广东惠州维权人郑志鹏因为坚持维权,十一年来受尽政府打压制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4月27日讯】新唐人网站收到大陆民众投书,现全文刊登如下:

广东惠州维权人郑志鹏因为坚持维权,十一年来受尽政府打压制裁,因此还受到北京和地方的司法不公;被政府长期高压维稳自己以及家属、亲戚等也被牵连···遭受政治和司法迫害

于此通报情况,曝光黑暗与罪恶,寄望各界关注;事件分为二个情节:

●事件情节一:【事件的起因:我和医院与我的“故事”】

我在2008年4月因为工作原因导致盆骨骨折不能走路,惠州市相关劳动部门不作为,因此只好自费到广东省惠州市平潭镇人民医院检查。

由于惠州市相关卫生行政监管不力等原因,造成平潭人民医院,在没有医疗条件和专业人员的情况下,没有经过任何批准和手术条件:非法开设“腰牵引”手术,并且以传销形式拼命发展他人去做“腰牵引”手术,以此长期非法手术牟取暴利,并且因此造成数额巨大的众多无辜者被手术形成残废(腰牵引手术只要一旦做了,就会造成不同程度的残废;

严重的断脊柱、骨架散,肩膀掉到腰位置都有;法人代表院长严佩荣后来升职到惠阳区疾病防控中心做副主任;涉案其他一些人都升职了;···);我是事件揭发举报人、也是受害者,本来纯属是盆骨折、腰椎正常的,但无牌无证没有培训过的x光检查室主任香某光,违规操作x光机检查不骨折情况下、当然不肯放弃我这个送上门的“病人”,因此他开

了所谓疾病证明把我叫去做“腰牵引”手术。

骨科兼“腰牵引”手术的主任医生朱某友,没有履行责任查看骨片的责任、也没有说明“腰牵引”手术的危害,就也把我安排去做“腰牵引”手术,和其他无辜“病人”一样由他没有培训过的老婆和隔壁闲着的性病科医生以及社会人员对我进行手术。

手术做了一个多月,造成:原来的盆骨骨折更加严重,另外:没有任何问题的躯主骨架,被手术床拉散架了,大面积肋骨异位变形、腰椎、脊柱变形、腰关节等等骨折老化腰骨爆裂、脖子到肩胛骨周围的肋骨胸骨也异位松动,因此连起床也困难、支撑两个手的骨架松脱了因此两手麻木、举手投足受到相当限制异常痛苦···我一身好好的主骨架被“肢解”报废。

惠州市卫计局、惠州市中心医院局于利益或者政治压力也显然助纣为虐,另外:医疗伤害不公开这个应该是潜规则,因为CT骨片显示我骨架散架···可去鉴定反而被进一步伤害,惠州市和广东省的两级医学鉴定都进行鉴定,他们都和卫生行政一样,睁着眼睛说瞎话包庇了这些罪恶、因此形成腐败串案:把出事医院责任推脱得一干二净!导致无法维权,因此对于我生存生活与家庭无疑是灭顶之灾!

另外:被这医院非法手术,本来健康骨架的因为这个手术形成残废的无辜者数不胜数!尽管当时那个医院和卫生行政部门领导私底下承认、惠阳区政府领导与市和驻省相关领导后来也相继知晓:除了我个人被这个人民医院谋财害命活生生地拆散架了骨架、以及还有其他许许多多无辜的人被骗去做“腰牵引”手术造成不同程度的残废,可我多方要求冻结名单进行调查这单位犯下谋财害命的滔天罪行竟然无人管···

2009年11月中,惠州市卫计局的牌给我砸了,既然腐败到连谋财害命也习以为惯并且积极去包庇滔天罪行,这样的单位留有何用呢?!

●情节二:【和地方政府以及领导发生的事件;我被列入影响社会稳定分子-稳控红A级黑名单,接下来发展到北京与地方对我的司法不公;北京、广州、惠州三个看守所都进去了,在里边都受到酷刑和殴打伤害致残!同样无说法;而被拘留被政府软禁的次数多得已无法统计:长期被剥夺人权、饱受政治高压管控、司法迫害!】

事件起因实质是因为地方卫生行政监管不力、渎职、甚至默许这医院长期非法做手术牟取暴利:造成医院谋群财害众命事件发生,被我揭发后在惠州引起波澜:辖区政府不准我出门举报曝光出门就打或者暴力控制、长年累月日夜派人密切监控、手机被定位,如果北京和地方有什么活动或者敏感日子就进行软禁等;医院、卫生行政、政府和公安机

关、社会人员等等,都对我以及家属进行恐吓,卫生行政和辖区政府领导等等对我家属说:“要是搞得他们没有官做,我是活不了的···”还说:“就算把他们都被抓去枪毙,又对我有什么好处?!”···

另外:天天白天晚上有各种来历不明的“三教九流”人也同时游走在我家周围制造恐怖。

事件接下来经过媒体初步曝光后,整个地方也有点顾忌,于是:2010年6月9日,当时任惠州市惠阳区政府副区长、宣传部长(抓教科文卫—她当时也直接抓卫生的、并且对举报的事件处理不当,因此她也是有一定责任的)的张*兰,和惠阳区主要职能部门领导到了开所谓“旁听会”:我把情况反映给他们,要求他们冻结不计其数的无辜者(健康骨架被医院骗去做手术造成残废)名单和停止平潭医院非法“腰牵引”手术专案、进行立案处理,而我的个案还我一个说法。

可是没有立案也没有下文···后来政府人和卫计委的领导说作为人道赔偿点钱给我作为了结,不肯正视问题不肯立案。

辖区政府官员和惠阳区卫计委还恐吓我说:“要是事件闹大了相关人员被判刑、撤职,我是没有就会说话的!"惠州市惠阳区政府纪委派驻惠阳区卫计局纪委组长陈*玲更加直接说了:“自己人(犯罪违纪)是不会处理的!其他人受到伤害不要提因为不关我的事!”辖区政府常委说:“你要是闹下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凡事要给他人和自己留条后路。”

我因为没有屈服其强权,因此继续被政治高压管控,身体受到重创无钱去落实治疗、更加无法谋生,绝望无奈之下:我只好网上发帖曝光求助,有时候趁看管我没有那么严的时候就溜出去惠州和广州拉横幅,因此:我外出更加被常年禁止了,溜出去通常很快就会被政府抓到殴打后带到派出所或者抓到外面非法拘禁起来虐待等等。

▶维权被羁押在第一个看守所:2010年8月24日广州市亚运会前,地方高度戒备:更加大范围清理不和谐声音和现象,我当时在广州越秀区广州电视台对出高架桥墩上拉横幅维权曝光,被抓去广州市萝岗看守所羁押,戴手铐戴固定脚镣(见过其他被酷刑的手脚长期掉在水泥床板外边缘下,只是腰掂着地,吊了几个月脊柱都变形、全身汗斑好像斑马纹)接下来被广州市劳教委员会发到东坑劳教所劳教1年!

•羁押在广州市萝岗看守所期间被酷刑、劳教期间因为身体伤残原因军事训练不达标被打坏左耳然后拖去关禁闭酷刑、虐待,蚊子太多无法睡觉,拍蚊把左掌骨手啪骨折了无人管,禁闭完拉出去上生产线,完成不了标准任务他们会用电击来提升劳动速度!工作引起一些被手术松动的肋骨都更加异位动弹痛苦一直发炎发热。另外:当然不立案处理打我导致残废的肇事者,释放出来后维权也没有结果!再陷入地方政府高压管制,一身骨伤骨游离连医疗都无着落,2011年9月19日南方都市报记者过去医院询问情况,接下来被强权恐吓威胁而不了了之;

▶【在广东省人大自杀不省人事了:省人大和地方政府不抢救,接下来地方政府更加残暴的常年连续软禁】:身体被手术散骨架是极度痛苦的,况且责任没有落实下来,医疗和生存无望,另外政府政治高压打压、365天日日夜夜被看管在家,然后24小时任意虐待酷刑···在分分秒秒都被精神折磨暴力虐待的极度绝望之际,于2011年10月10日上午,再度去到广东省人大门口,致电给省人大信访厅主任曾*、杨*科长(既往接触过他们知道的)后,横幅放在地上接着吞服大量安眠药倒在广东省人大门口,后来知道:是一直到了下午下班以后省人大才有人才过来,不省人事但没送我去医院抢救!他们只是通知惠州市政府这边派人过去领人(尸?),辖区政府后来过去了把我丢上车拉回我家门口路上直接丢下就不管了···

晚上农村没有车,加上我家父母因为平时被地方卫计局和医院恐吓得过度惊慌(以前卫计局还对老人家说过:既然要告他们,以后就生老病死都不要去医院了!),于是只能把我从家门口路上拉弄到床上静静期待我能够苏醒过来。一天多后我终于醒了过来,好几天后清醒到一定程度发现头部等等痛觉明显,原来脑袋和脸等部位,是惠州辖区政府在广东省人大把我直接丢上车一路“磕磕碰碰”到车体造成的。——接下来到2012年尾整整1年多,我基本上是从年头到年尾都被地方政府派人软禁在家和酷刑状态;只要逃出去不远就会被及时被政府抓住非法拘禁殴打···父母被连带折磨的心脏、血压都不行了;只能网上发帖曝光求助!!我在省人大轻生不省人事,他们和政府都不进行抢救,可见其心可诛!

2012年2月上旬,惠州市惠阳区公安局警告我发帖不能指名道姓和批评他们上面的政府领导!辖区政府更加、医院还警告我不准暴露有其他有多少人受害、什么滔天罪行“不关我的事”就闭嘴···一路被删帖被网上攻击的。

▶【被外媒关注询问事件,堂堂大政府领导吓得连夜召集人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进行“扑火”】:接下来:医院等等罪恶情况被一外媒网站关注了,外媒记者要向地方政府核实情况,引起惠阳区政府与领导惊慌,怕事件被揭发,因此他们连夜召开紧急会议,现任惠阳区卫计局副局长的严*海(原职务是镇政府抓维稳的委员)和其他人说是上面政府和领导受到了外媒的敲诈!我是不是发帖到境外一个姐妹网站去了?

3月20日我出逃到惠州市火车站准备到北京投诉,被惠州市和辖区政府、村委、公安机关等等车队扑过去暴力拦截下来!

2012年5月初,辖区政府、政法委在广州市郊抓住我塞上车一路殴打,车里座椅都是血,还把我带到深山野岭,叫我喝农药、扒光我衣裤侮辱、还要我跳楼···

抓住无数次的,不是带到外面拘禁药物迫害(政府对我药物迫害在北京和地方都对我下过手)就是带回派出所虐待或处罚。2012年6月6日逃到北京进行举报,从此与北京接触起来,到2013年:中纪委、国家信访局、卫生部等等都受理案子,由于是属地管理原则,因此还是发回惠州市,自然不会处理问题了。

2012年9月29日中午和晚上23点半后,惠阳区良井政府公职人员开着司法字样的车粤L·Y9223”辖区政府白天晚上开著“司法”安装了警灯的车带着黑衣人,白天和晚上到我家放鞭炮声称要杀我全家!我父亲同样被维稳:他去小店打牌散心也被公安抓起来,并且行走都被跟随管制。

2013年我穿包青天戏服或者状衣游走在大街小巷······2013年10月中,在广东省委信访局大院穿着包青天戏服曝光信访北中央以及地方各信访部门形同虚设,设局一起踢皮球忽悠访民,造成无处申冤还倍受政治打压···获得在场访民们一致共鸣!再次被省委信访局暴怒叫辖区政府把我抓回遣返拘留处理······2014年2月前后,穿着包青天的戏服在何家劲的劲家庄门口连续求助(他是包青天电视剧的展昭、担任惠州市形象大使、政协委员等),没有获得他的接见;

2014年3月5日,在广州市解放桥江面桥墩穿着包青天戏服曝光,当时珠江台和报纸媒体播报。2014年6月到广州环市曝光以及到美国大使馆门口举旗求助;2014年8月到10月骑双层自行车插著标语旗【见图】在广东省各大城市流浪曝光,白天慢慢骑行晚上睡荒山野岭与蛇虫鼠蚁或者坟墓为伍。2015年1月在惠州郊野大面积涂鸦曝光,后来惠州市知道因此标语被城管全军覆没。

▶维权被羁押在第二个看守所:2015年4月尾,我被地方政府软禁完后到北京投诉无门,绝望中爬北京西城区莲花池东路西客站北侧乘务楼顶上的塔吊末端曝光···一小瓶水坚持了差不多3天,心跳慢了下来人也不会怎么动了;接下来被判刑半年。羁押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因为是维权上访的,在里边长期日夜不停受到虐待,8月尾一个早上6点被值班的用脏水淋醒来,后来大家起床以后,我稍微提起这个事就被监室牢头狱霸们围殴,导致多处残废,其中耳朵被打坏、气管伤得特别严重(到现在还不断流血脓),看守所不肯立案处理人,没有医疗条件也不肯带我到外面治疗,要求保存视频和治疗反而被看守所领导管教等等进行长期残酷酷刑!因此病情加重,在后来去西城区法院开庭的时候向检察院的公诉人和主审法官反映求助无果,回来更加遭到酷刑:是一分一秒熬下来的。被看守所虐待酷刑到心跳紊乱、视力障碍···

•刑满释放后,我到西城区检察院办理此案,被北京西城区检察院联手广东省惠州市政府驻京办暴力抓起来非法拘禁和遣返,甚至往后到北京法院通知我诉讼立案等,都被惠州市政府驻京办暴力拦截,导致诉讼中断。案子经历资讯公开申、告,追究责任申请等,申请伤残医疗赔偿经西城区公安分局、北京市公安局行政覆议、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北京高级法院···都被他们枉法裁判驳回申请,剥夺我合法权益,我连治疗费也赔不到!原因应该是:我是被稳控对象,要经济制裁政治打压,因此法院也依法办案。

司法没有独立,公检法是维稳的重要力量。本来是非常简单的赔偿和追责案子,因为政府要制裁我,因此在看守所里面被暴打酷刑、责任公安机关连救命的钱也不给、还被北京法院“依法”剥夺合法诉求!——现在: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被围殴虐待酷刑形成的多处伤残相当级别,特别是气管,差一点被拧断,遗留下的伤因为看守所没有治疗还长期酷刑,因此不会好起来,支撑脖子异常痛苦吃力,每一次呼吸都异常痛苦,还一直在不停地流血和分泌物···如果平躺下来不到一分钟,分泌物就堵住气管咕噜噜的,因此睡觉以前要少喝水好一点时间、以及侧压住伤处才能够睡得了长一点时间,在省市的大医院专科医院检查治疗花光了所有,检查的时候晚上是睡天桥的,因为没有钱住宿。不知道什么时候癌症化?15年8月尾伤到现在流脓血不止···

地方政府领导以前就说过:不会补贴给郑志鹏一分钱急救医疗救助和生活费,切断他一切生活来源;因为怕他有点钱就外出维权,搞得政府“家无宁日”,弄不好还丢了乌纱帽。还说:郑志鹏你最好尽快在家自行了断···

•因为坚持维权亲戚也被长期维稳受害:因为舅舅和我有来往,也被无辜牵连(他长期也被政府不停的整,因为与我

有往来;较突出的这事):

2016年2月27号到3月中,我摆脱倾力了软禁,到广州检查治疗这些新伤残不在家,惠州市惠阳区政府、公安局、城管、辖区政府、黑衣人等等多辆车,把在村口以及堵在我家门和围堵我舅舅家,因此搞到村民都有意见。我家成为他们日夜喝茶聊天24小时上班的据点,而我舅舅家也相当残酷:车辆围堵住后政府和黑衣服人日夜虐待酷刑我舅舅与他家人,他要外出,政府就暴力拦住和拔掉车钥匙,在家就敲打门窗不给休息···许多黑手段都用上去了!舅舅后来被迫举家到深山老林去躲避这些政府高压打击迫害。

•看看地方政府与“法院”:2016年8月30日下午,我骑摩托车外出,被惠州市惠阳区良井政府公职人员开着单位车(粤L·JT285)一路狂奔进行围追堵截,在一个荒废的工业区郊区处,他们几乎把开着车的我连人带车拖倒在地上···后来我持证据告到法院,政府反驳我:是看到我开车摔倒了好心过去扶我,反而被我讹诈、另外:暴力软禁我说成是下来我家和我解决问题!而法院法官不分青红皂白:完全支持政府的辩解,并且教育我说:政府扶我起来,是不能恩将仇报反过来进行讹诈的,政府下去看望你,要知恩图报:要好好地感谢政府!

●2016年10月10日:穿包青天戏服曝光惠州市政府驻京办的恶行;曝光完拍了照片后,陪同伴一起到惠州市信访局,那时候也破天荒接访了我;谁知道,这又是灾难升级的开端:

在2016年10月10日,当时任广东省惠州市市长(现任广东省市场品质监督管理局局长)麦*猛,在市长接访日接待了我,他说明了解情况,问我事情希望怎么样解决处理,我要求市委和他认真处理问题,他当场受理批示了!关于提到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被打残废,被市政府驻京办多次暴力拦截无法到北京诉讼,在场的惠州市中级法院院长表示诉讼资料可以在他法院转过去(荒唐);我以为市长重点批示后,会有什么大的动作,会立案平反我的事件,谁知道:地方政府没有任何动静,而是不断加强维稳我。到2017年春节左右:辖区镇政府领导说明我拿些钱作为赔偿,作为了结(不会处理那些官员和责任人了),是不会给我翻案和调查事件的,态度十分傲慢嚣张。

•2017年也是维稳的严峻年,我更加接二连三的继续被暴力软禁起来全家人被酷刑虐待,软禁我以及维稳全家人,老父亲外出也被跟随吓唬,我走到院子门口就被暴打以及毁坏手机照相机等等。我个人认为:因为是市长接手我的事情因此也怕我弄出意外影响到其仕途,因此更加严控。

▶全家人患心脏病高血压,因为地方无休止无底线长年累月虐待酷刑:

2017年3月16日中午,我父亲被多年的打压虐待患上心脏病高血压等等、经历20多天日日夜夜残酷折磨后病情恶化倒地不起要急救,我要求政府和维稳队让我送父亲去医院被暴力拒绝,就连救护车来了也阻挠我扶其上车,导致延误急救!去医院抢救也是他一个人去的,后来会吃东西了不知道他弄到饭的还是一直饿著?!

▶另外:而以前我母亲也被地方政府高压维稳虐待,折磨得心脏(心血回流等等)不行去医院救治,那时候她抓住我手叮嘱(遗言一样):“就是因为政府年年累月日日夜夜无休止的迫害恐吓造成心脏不行的!”而我也被地方长期折磨酷刑等等造成心跳紊乱高血压等等。政府对我说:“要想你和家属长命几年,就停止举报曝光!

▶维权被羁押在第三个看守所:2017年4月中我被迫无奈去外面拉横幅求助,回来路上被辖区政府抓去惠阳区公安局,在局里整到不省人事后被特警架到三和医院,不知道打了什么针后更加神志不清···(问参加暴力看守我的辖区政府公职人员,他们恐吓我说不要指望出去了,要打神经针打到到我不认识父母和自己为止,看还维不维权!)处理然后监外执行拘留,惠阳区公安局对我折腾到月尾,副局长李**叫我出去找领导解决问题(—意思是政府给点钱就算了,不要去讨说法而影响到政府和领导;之前3月份自称是惠州市市政府督查办(麦市长接手我的事件后的反应)的人也去过我家,听说也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有一个说法给我我也死不瞑目!!惠州市政府市长这样处理问题就是乱作为!!接下来他们更加疯狂报复了:接着一带一路维稳期间接着软禁!又进行软禁酷刑到5月16日,然后惠阳区公安局把我抓去看守所,判我8个月!理由是说我既往网上发帖写的都是假的,惠州市公检法也睁着眼睛说瞎话,掩耳盗铃枉法裁判。

▶▶这事件:我认为完全是惠州市麦市长(现升职为广东省市场品质监督管理局长)接手处理我以前反映的滔天罪行后,为了防止我到北京或者在外面搞出事端、以及报复我网路上批评市长麦*猛,接手批示我的事件后,消极作为、乱作为,从而构陷被被枉法裁判!出了状况事情,会导致他被问责影响仕途(19大等等大事件,我这种情况如果出现“状况”,市里与他也要负责人的;另外一方面也是执行稳控我在当地的政策、打压我网上言论),所以他违纪违法处理问题而干预司法、而下级捏造是非颠倒黑白构陷我!10年来没有人敢否定我举报的医疗等等滔天罪行事件,这一次被政府官员构陷法院掩耳盗铃枉法判决!试问:没有市领导指示,谁又敢如此胆大妄为??

我被羁押在惠阳区看守所更加受到虐待酷刑,6月6日被管教民警亲戚打断右胸骨!骨断和异位(连呼吸也很痛苦,手动弹不得,稍微动一下胸部已经被打脱离的骨头就跟着动!),当时看守所也不立案不处理、不处理打人者,还酷刑我,另外:因为胸部骨折没有做固定和治疗的情况下:还被看守所民警等等长期强迫增加大量的劳动任务,因此:连接背后的肋骨也因此掉了下来!!

▶在2017年6月12号和20号:惠阳区公安局的人以及看守所领导:还企图把我骗去做配合精神病鉴定,说这样子不用我坐牢,叫我去鉴定时“装疯卖傻”更加好,说那样子不用坐牢···(为领导“排忧解难”,还是执行上面的意思?一劳永逸的动作:这样一来,以后我说的做的地方与领导都不用担忧、负责任了!其心可诛呀。)

释放后我再反映到检察院、惠阳区公安局和惠阳区政府、政法委,以及惠州市政府、市检察院等等,但是他们不作为,众所周知的事件,居然说没有这么回事!因此就连治疗费也无法落实。

2018年1月15日刑满释放后,辖区政府以及公安还继续天天上门来变相监控,就连年夜饭他们也“参加”!被弄得家无宁日。

在2018年2月28日地方政府和员警使用暴力和警械破门入屋,确定我在家后进行暴力软禁;

3月17日傍晚,政府派驻的暴力软禁者又无底线欺凌侮辱酷刑我家进行取乐:把泥巴沙石从厨房的窗户撒到我家晚饭的饭菜里面!说他们,换来他们猛烈的攻击我,砸东西、还持长刀飞舞冲过来···长时间用长砍刀敲打我围墙房屋墙壁折腾!

●2019年两会提前几个月维稳我:在2018年10月初开始进一步严管;公安天天来我家骚扰,惠阳区公安局也无端端过来找我麻烦,我在2019年1月上旬趁机会逃离家在外面漂,最后在两会期间到国家信访局和中纪委交投诉材料,到3月15日两会结束晚上潜回家,才逃避这个残酷的软禁酷刑期。这几个月里:我家被地方政府等等翻个底朝天(应该是希望找到违禁品什么的,把我再度搞进监狱),吓得我母亲晕倒,父母每一天都被政府骚扰盘问多次,快80岁的患重病老父亲还被带到惠阳区公安局进行审问、手机等等被拿去化验;

政府怕他们为我喊冤,我父亲甚至到医院他们也贴身跟踪到底!户口在外面的姐姐也被惠阳区公安机等等人问讯以及盘查其住所。连我舅舅家也同样被波及被盘查;亲朋受到骚扰;全家人被维稳、控制。在我家房前屋后(连厕所那边)都安装了摄像头!!出动的人员大致有:惠州市政法委副书记、惠州市信访局,惠阳区信访局长、惠阳区政府宣传部长、惠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辖区政府和黑社会,跨市搜查、至于惠州范围更加···自称为惠州市政法委副书记刘*阳,也到我家问讯我家人,找不出我的情况下,2016年3月6日再联系我父亲,企图套出我的下落和麻痹维稳他。

我回到家以后,地方政府和公安等等也一直不断恶意找我和家人麻烦!现在:既往老问题惠州市政府更加不作为了,依据是法院判下来了,就算补偿我治疗费生活费也没有余地!

我举报的事件直接涉及平潭人民医院的谋财害命滔天罪行(单位医疗重大责任事故犯罪负责人等等犯罪),原因是医疗行政监管不力造就,事件被揭发后卫计局不思改过纠正错误竟然一起积极恐吓我和家属和打压、积极去包庇,还有:省市医学鉴定共同串案对我下假结论包庇医院。连惠州市中心医院也对检查结果下假诊断共同包庇!···事件暴露后:政府、公安机关、相关维稳部门等等,积极参加打压举报、借维稳的名义。发展到惠州市市长麦**,涉嫌为了仕途,干预司法干预包庇事件、以及连同下级捏造是非颠倒黑白构陷我,然后惠州区和市公检法为了维稳和遵旨,不分青红皂白掩耳盗铃对我以上举报进行否定,枉法判我刑罚,形成新的冤案。

·地方政府长期株连九族文革形式维稳:地方政府从08年中,事件被我揭发开始10多年一来:采取各种手段实行稳控政策,控制在当地严管虐待;春节维稳、两会撬门入室软禁、地方拜祭廖仲恺、文明城市复检、习近平活动、五一、五四敏感节、接下来的青岛峰会、六四、七一、青岛、北戴河会议、P2P全国等等联动防控、一带一路会、北京高峰会···还有地方的许多活动,因为被列入“社会不稳定分子”“红A级维稳物件”,更加全年稳控在当地的基础上、敏感时期还进行软禁、板块隔离;平时严厉警戒监控、公安、政府、黑社会三天两头闯入我家恐吓骚扰我与家庭!

当我在各种敏感时期“逃出去”不在家的时候:政府和公安机关以及社会人员通常24小时驻在我家,还日夜不停“传唤”我家属到政府“接受政治教育”和派出所“供述错误”侮辱酷刑他们… 2019两会,地方政府超前几个月维稳我,我外出躲避和维权,父母也同样不愿意了:要我留在家里,说如果我外出了,政府整他们,不出一个星期就会一命呜呼!因为政府向来要报复和高压维稳他们;我可身不由己了,生死由命听天由命···

另外:因为舅舅和我有来往,也会被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黑社会”没日没夜折磨。他家尝试过为了逃难,全家人尝举家到外地躲避这些“敏感时期“就会必然降临的灾难,现在舅舅家和姐姐等等不和我家来往了,以减轻受到“灾难”的牵连!家里父母被整出心脏病高血压等等重病,全家人心脏都被折磨得不行。

“你要揭发、监督我们,我们就把你当成不稳定分子来打压你?!既然监督政府就是没有生存下去的希望和机会。就算天塌下来了还是我们说了算,你既然要讨说法我们随时可以找个借口或者捏造是非送你进去监狱···”

还有:全国联网制裁我:连北京的公检法也对我不公!政府把我作为影响社会稳定分子、重点维稳对象,因此是没有法律保护我的,我全家人被长期维稳,就连基本人权、生命健康权等等权利也长期被剥夺!

现在:我个人因为平潭医院的非法手术,造成主骨架散架、整条脊柱变形关节老化、腰骨折、大量肋骨异位、支撑双手的肩胛骨和胸骨也异位······连呼吸都难受呀!另外:在广州市萝岗看守所、北京西城区看守所和惠州市惠阳区看守所,被虐待殴打分别造成的耳朵残废、气管破裂不愈合···虐待造成的视力障碍等等伤残、以及胸部软骨骨折恶化。·还有就是惠州政府10多年的暴行、虐待酷刑造成全家人高血压心脏病、心跳紊乱心血回流······等等重大疾病,都是需要紧急治疗为极可能病情恶化而无药可救!可是:惠州政府变本加厉,惠州市政府综合作诸多力量高压管控紧锣密鼓、杀气腾腾!

从市政府到区政府到镇到村委,10多年以来数不清的官员,上下一致,长年累月无法无天进行打压;我家属被折磨频繁轮流进医院求治经济山山穷水尽,被暴行虐待得生不如死,母亲不管怎么跪求哭泣他们放过我家停止迫害,也也无法动摇地方的残酷酷刑、与打击报复、势必要赶尽杀绝的雄心!事件已经牵连到市领导与公检法纪,全盘腐败罪恶串案,一目了然。

全家人等等被10多年政治迫害、酷刑患下相对应的重大疾病,奄奄一息苦苦挣扎在极端绝望的环境、死亡线上,投诉无门、叫天天不应!为了防止我网上发声:他们一路杀气腾腾、刑事方面:捏造是非颠倒黑白打压网上言论把我送进看守所然后打残废还差一点被精神病;现实社会里:公安局多次警告恐吓威胁我言论自由。要我默默把这些遭遇咽进肚子,发言就有罪!!

另外,说说我个人赔偿方面:惠州政府在以前(以上内容里有相应描述)说给我点钱补偿:其实说白了就是只肯赔偿一点医药费给我!让我情何以堪呀?!

(我到现在没有收到一分钱医药费的,赔偿更加没有!网上喊冤还被判刑、还全国联网制裁我打压我权益)。

滔天罪行和窝案串案被我揭发后,地方政府各级进行“和谐”掩盖,甚至惠州市律师协会的、市司局的都参加维稳这个事件!

惠州市政府和职能部门以及下级:对10多年的迫害与司法迫害驾轻就熟明目张胆,并且越来越过分无法无天的地步!

而医院对我个人造成的毁灭性灾难:积极包庇和干预;08年事件发生开始到现在,但是政府和卫生行政以及医院,可能怕我的事情解决了,不计其数的被手术残废的受害者会蜂拥而至到医院去要求解决问题和去维权上访!还有:政府认为我好欺负,维稳我不会出事情,无上限的维稳费可以借机会贪下来拿得吃得放心。

我到现在:骨架因为长期没有得到医治还被政府虐待和看守所酷刑所致,骨架散架得越来越严重,手摆一下都痛苦!可是:我一分钱医药费都赔偿不到,还不止:还被全国联网严控制裁:北京西城区看守所的伤害致身体多处相当残废、广州市萝岗看守所的伤害致残废、惠州市惠阳区看守所严重伤害致相当残废,行政覆议和诉讼以及投诉到各级公检法,都得不到应有的说法可以说明问题!其他方面政策规定的补贴也一分不补。在社会上更加制裁打压我的任何生存机会。

还不能网上说话曝光罪恶与喊冤,不然就随时抓去判刑,说的是白的政府可以扭曲成黑的,然后公检法掩耳盗铃进行枉法裁判!

当医疗成为支柱产业,医院就是谋财害命的屠宰场:08年中起,我就一直维权到现在:一边到市、省政府和相应部门投诉,接着到中央纪委、信访局、卫生部等等反映问题;还有北京西城区看守所被虐打酷刑残废,也到各级公检法投诉、诉讼维权;惠州市前市长涉嫌违纪违法处理我的事等等,也再上北京反映。可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呀!问题要么不受理要么受理后从中央发回惠州,试问:因为地方不作为上北京反映的,而中央又把问题发回地方可以解决吗??信访部门门口,地方政府上去拦截上访的车辆、人员人山人海、地方驻京办变成拦截上访办公室!

绝望的投诉无门的访民又到北京这上面来信访、谁知道也遭到忽悠、踢皮球的恶性循环、不断陷入这些灾难深渊!另外:我到北京诉讼,被西城区检察院和惠州市政府驻京办联手暴力抓获进行非法拘禁和遣返,可见为了阻挠我依法维权,是如此的不择手段!可想而知我北京的伤害案,北京公检法(涉及枉法裁判违纪处理我案子的北京公检法单位:西城区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北京西城区法院、西城区

公安分局、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判我、剥夺我健康权、人权和合法利益等等,是这样的毫无法纪可言。

因此:事发以来我不断在外面进行诸多维权曝光活动,拉横幅、写标语、网路曝光等等曝光政府和领导、司法等等的黑暗、罪恶、贪腐、无法无天···换来政府无下限的更加高压管控打压!我变成了政府重点维稳控制的、高危、影响社会稳定分子。政府采取各种干预与手段控制:把我家画地为牢对我进行稳控住,然后进行无休止虐待!因为事件没有得到媒体的关注,所以10多年惠州政府、发展到北京与地方公检法对我与家的残酷迫害,已经到达丧尽天良的地步。全家人煎熬在被长期迫害造成的重病中、被政府无休止高压管制与酷刑中度日如年苦苦挣扎在鬼门关之中······投诉无门!!

权与法只是当权者为所欲为、制裁老百姓、掠夺利益的工具、为了所谓的维稳,作为一个人的人权甚至生命健康权又何在?天天说依法治国?从事件发生发展可以看到:医院谋群财害众命、职能部门、政府、领导为所欲为丧尽天良;北京与地方司法和相关是难于形容的黑暗···我的种种遭遇,反映了这个社会真实的本质、政府、公检法···的黑暗和罪恶。

期待社会各界关注与曝光;广东省惠州市维权人(长期遭政治、司法迫害者):郑志鹏 电话:18948590589 微信:GDHZ8964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