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7日讯】被视为世界地质奇观的“藏字石”也叫“亡党石”,于2002年6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浮雕般突出于石面。有世外高人透露了贵州“藏字石”真实来历。

根据中国著名地质学家们于2012年实地考察得出的结论,该“藏字石”上的字,位于距今2.7亿年左右的二叠统栖霞组深灰色岩中,没有人工雕凿及其它人为加工痕迹。

2004年8月2日,中共央视制作的专题节目《揭密“藏字石”》在央视首播,后多次重播。大陆各媒体都报导了该新闻,但都只提“中国共产党”5个字,隐去“亡”字。

之后当地政府借“藏字石”开发以“救星石”为核心、“红色文化”为主题的旅游项目。 2006年4月底,掌布乡风景区成了国家地质公园,景区门票上醒目地印着贵州“藏字石”图案。

贵州“藏字石”也叫“亡党石”,被认为是上天示警:中国共产党即将覆灭,中国人退出中共保平安。历史上凡要出大事前,上天必以瑞兆示吉或以凶相警世。

世外高人透露“藏字石”真实来历

说明:本文所述是一段久远的真实历史。现在的人可能把它当作神话故事,其实是真实的。神也是真实存在的。信与不信,信到什么程度是读者自己的事。

但是位于贵州“藏字石”上,雕刻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是真实存在的,既看得见又摸得着,它位于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的“藏字石”风景区。

下面是峨眉山高人透露贵州“藏字石”真实来历:

我师父在峨眉山习禅静观一百余年,数年前,他用异能招我进山,让我把天人共睹的一件大奇大变之事,转告世人知之,亦不负师之告慰嘱托!

师言:平塘奇石神字显,大陆民众闹嚷嚷,惊奇乎?天意乎?吾在山中习禅百余来年,静观红祸(邪党)来,现今又观气数尽,来来去去,不过百余之年,却屠(杀害)无数生灵性命,实乃大恶奇观。害世最深地域莫过中原一隅,人人受毒害,户户遭祸殃。但那时戾气正紧,天象不归使然,也徒然叹息尔!

吾师又言:今载几年,红祸渐消,灾星四起,新主临照,万象更新,时辰已到,老衲便假(借)汝(你)之手,告知世人这段缘由,亦了吾百年之夙愿矣!所谓天道无疏亲,唯与善人。

奇石在平塘 预言中共亡 千年已注定 明人细端详

列位看官,大凡人世间的历史兴衰,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乃天意所定,所谓人定胜天实乃骗人之妄言。小如人生在世,生老病死谁能抵挡得了?大至改朝换代,亦是造物主的神力所为,岂能按统治者的意愿所为?闲言少叙。

话说九千一百八十一劫(一劫为二十亿年)时,主圣(即弥勒或转轮圣王)与十方一切诸佛、诸主、诸天及三阳圣人与马关张诸将等一时聚会在龙华玉清宫。

三清玉帝问主圣说:“下方南阖浮提(今中国大陆及东南亚一带),孽气冲天,尘业滚滚,世墙日下,奈何?”

主圣回言道:“上戏竭了,下戏初开,稍去千年,吾观那时下界众生与世人齐坠阿鼻地狱墙下,百道已尽,梵王无福,千魔夺命,红兽无缰,赤龙该消,此乃劫定,万劫不复中吾三字真言(即“真善忍”三字)该解道立法了!”

玉帝又问:“主圣一去,需转动法轮多少年!”
主圣道:“依上约言,前后二十年!”

(注:转轮圣王即主圣目前已在人间正法)

玉帝身边天佛开言道:“主圣此去掌立乾坤,我等皆愿尽力同助同往。今命诸佛诸天,七十二贤一切圣众先往。以便到时当正法弟子,助您正法!”

主圣道:“然。该去已去,还有稍谒千年,只留关张二将,命他们二人先查凡人间,以完天命!”玉帝与天佛答然,忙命关、张二将下凡查视人间来了。

话说关张二将来到人间,摇身变去,现出一僧一道二位真人,东游西逛。那时正值唐末五代十国时,天下大乱,各路烟尘称王争霸,天下苍生甚苦。二位真人的善恶薄上不知记下了多少善恶不平之事。

一日,二真人驾云往南海查视,一边叹息着人间万事无常。忽然,一股白气冲了云角,脚下响起一阵嘹亮的歌声:

石矶山上平阳歌,石矶山下岁月嗟;
当年焚身今犹叹,一念忘却两茫然。

二位真人心中了然,相视一笑,接落云头,白雾散去,脚下露出一座高山来,此山巍峨险峻,怪林丛生,刚才那阵歌声便从一丛怪草下发出。

二位真人寻迹前去,不料一阵罡风迎面而来,二尊者齐声呵斥:“孽障!魂死千年,还愚顽不化么?”谁知那风在真人面前滴溜溜转了几圈,便化作一个青衣童子跪倒在二真人面前,俯首泣言道:“石儿不知二位尊者驾到,实在罪该万死,还望二位尊者开恩!”说罢连连叩首。

二真人一愕,忙问:“你是此山那洞童子,为何慌张在此?”

童子道:“石儿不敢相瞒二位尊者,我师父乃石矶娘娘,当年殷周争霸之时,我师父被太乙真人的火龙罩烧散魂魄,散落于此。我与师兄把师父埋于此间,日日哭泣,感动上宫女娲娘娘,怜我二人一片真心,一日驾临此山,告诉我与师兄说,要用此山地精百草之水一日三次,灌润师父石身,直到石身长苔,百年后此苔绵延数里,聚成丛丛怪草,方保吾师石身魂归有望,到那时自有人相助成全!我与师兄日日守在这里不知过了多少岁月,近来时有歌声从吾师身下发出,且伴有喘息声,故此知道贵人就要来了,今日果然碰到二位尊者。”

二位真人看他口齿伶俐,也觉喜爱,遂问道:“你师兄呢?”童子答道:“近来山水渐少,师兄下山引水去了!”说罢起身退后。

二真人看到面前一块大石上覆着千年怪草,走向前去道:“石矶呀石矶!一念之差,毁去你千年道行,令尔魂归无著,可悲可叹呀!既然女娲娘娘慈悲,希望你改恶从善!童儿,后退吧。”

二真人叹罢,正要施术,只听得山下有人大喊:“何人大胆!擅动我师尊?”只见一道童身背水葫芦,步履轻盈,从山下飞奔而来,瞬间到了跟前。

石儿见状,急道:“师兄且莫莽撞!这就是我们俩时常念叨的上仙真人呀!!”
道童一听,“呀”的一声,吓得慌忙跪下,求二位真人开恩。二真人笑道:“不知者不罪,你且起来!石矶顽愚,难得收得俩个好徒儿!”

“上仙,”道童恭敬的向二位真人叩了三个头,站起身来道:“当年女娲娘娘临去时,嘱我兄弟二人看守师身,又送有锦囊一个,说等上仙来时,方可解囊一验!”说罢伸手从怀里掏出一物递了上来。

二真人接过来,解去黄绫,打开锦袋,里面有天机《推碑图》三卷,嘱某年某日置南海。又有黄鹃丝一片,上面有几行字:

撒旦千年现东方,赤龙未兴有关张;
石矶魂死身犹在,千年亦应孽党亡!

二真人看罢,知其天机使然,也不便与二个童子说知,命他二人退后一边。张真人手执一把回阳伞,关真人手握一支定魂针,二仙离草丛覆盖着的巨石三丈开外站定,踏坎离,运五行,念动真言,同喝一声“起”,只听“忽喇喇”一声响,怪林异草纷纷向四周飞去,一块透著五光十色的巨石缓缓升起,升起三丈多高开始转动,越转越快,越升越高。

张真人手中的回阳伞射出一束橘红色的光,关真人手中的定魂针发出一束蓝色的光,两束光照在越升越高的巨石上,与五光十色的巨石互相映辉,把整个山谷照得通明,直吓得千鸟惊飞,百兽远遁。

约一刻钟,巨石下落却越收越小,等到核桃大小时,一下子坠入回阳伞内,二真人收起法器,拿出炼石细观,不觉抚掌大笑,你猜怎地,这块几米见方左右的巨石,经过二真人的一番造化,变得晶莹惕透,如水晶一般大小如意,且石中赫然现出闪闪发光的六个混体(正体混著简体)大字来:“中国共产党亡”(注:“党”为党的简体字)。看得真人身旁俩个道童目瞪口呆。

张真人观赏良久,手抚掌中炼石,对它道:“天与尔机,造化不息,石矶魂死,奇石当立。我等二人只保得尔一劫无恙,千年后,只等主圣转轮到人间,那时百恶澄清,天地复明,自会给你一个安身立命之处!”那奇石说来也怪,慢慢从中间一裂两半,忽又复原,只留下一条淡淡的裂纹。

一阵笑声从石中朗朗传出。

二童子见师尊复生有望,不禁又双双跪倒,眼含热泪谢二位真人,关真人见状,命二童子起身,对二人说:“汝师剥极必复,遇难呈祥,须有千年风霜历炼,千年后有一件大事业应在汝师身上,那时汝师功德圆满,方可缘归圣果,你们须记了!”

二童子又顿首而谢,张真人又道:“今亦有一件功行事,汝二人那个可愿往?”道童忙答愿往。
“此去西南二千二百余里,有一个掌布河谷,你须把汝师携至云贵平塘掌布河谷南岸,用此帖封在悬崖峭石上,千年后那里山奇水秀、风景绚丽,是一个游人如织之所在。你要在彼处辈辈轮回照望,千年以后雷击字现,方显我佛法力无虚!那时你要除杂去草,成为奇石奇字发现者的第一人,也算你功德一件。”说完取出咒符和奇石交给道童。

道童又道:“上仙,我师弟取名石儿,可我无名无姓,到那时我以何姓名出现?我师弟又身归何处?”

二真人沉吟道:“那时赤祸乱华已近尾声,屠龙宝剑出,退党如潮,天要灭它,你应潮而动,就起名亡国夫吧!至于你师弟只管放宽心,他与峨眉真君今生有约,就送与他处做徒儿吧!”

二道童授命欢天喜地地到一边互相珍重道别。末几,道童把师弟扯了一把私语道:“师弟,师父腹内‘中国共产党亡’那几个字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师父肚子里?”

“说不准,也许是我们经常吃的野胡萝卜吧!”

“胡说……”师兄还没等师弟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中国共产党怎么是胡萝卜那玩意儿呢,好像是一个精气哩!”

“我看还是像胡萝卜。”师弟仍坚持他的意见,“你看这满山遍野的野胡萝卜一年比一年少了,现在几乎绝迹。师父阳气渐透,一定是师父采地阴之气时连野胡萝卜一块吸进肚里了!不然怎么炼出这几个字呢!”

“最后那个‘亡’字呢?”

“‘亡’字就是胡萝卜我们吃不到,没有了!”

看官莫笑二童的稚愚,这几个字当时在他们心里,就像三百年前你去问一个古人电视机为何物一样不懂罢了!

关张二真人远远听到,莞尔一笑,任凭他兄弟二人瞎猜疑。二道童道别完毕,道童亡国夫直奔云贵掌布河谷而去,石儿便随了关张二真人来到南海拜毕观世音菩萨,二真人就把他送到峨眉真君那里去了,千年一转,那石儿便是当年吾师的一个玄祖了,这是后话。

二真人人间诸事事毕,听见天鼓响,便冉冉驾云,亦升天述事去了。

后记:

几百年后,天雷震震,掌布河谷巨石裂变,沉睡草间。历代占卜卦翁,文人雅士都在揣测这赤祸赤龙的来历动向,等到瘟疫一样的共产主义祸乱漫延全球,给人类造成无数灾难,仅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大陆一地,短短几十年,就屠去七、八千万人的性命,人们才发觉这个毒如蛇蝎的邪灵才是历史上闻风丧胆的赤祸,远不是人们想像的领劳苦大众走向人间天堂的那般美好,但亦有不少被赤龙的人间代言人──中国xx党洗过脑的人,仍然痴迷不悟,把豺狼当爹娘,实在可怜可叹,追根溯源,上千年前就是在荒山野岭游荡的一条红色恶龙作孽而已。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恶多端必自毙,二00二年五月,一块上嵌“中国共产党亡”的天然奇石,在贵州平塘县桃坡村掌布谷被一个叫王国富(亡国夫)的村支书发现并报导出来,正应了千年前的这段掌故,真乃天意。紧接着《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犹如九柄利刃直刺邪恶腐败透顶的中共心脏,震撼全球,至此,人们才如梦醒一般认清中共这个邪灵,于是中国人纷纷声明退出党团队邪恶组织,退党大潮如巨浪拍岸般冲击著大陆人,红祸当灭,这是千年前就注定了的。

有今人赋词《山坡羊》为证:

山坡羊(元曲)

——揭中共画皮:

九头妖怪,迷人拥戴;昧了我五千文明遗血债。
神风来,退党也;脱脱洒洒恶灵败。
你退,免灾!我退,福来!

(责任编辑:古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