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1月15日讯】近日,中共在浙江举办高规格活动,纪念55年前“发动群众斗群众”的“枫桥经验”。来看分析报导。

12号,中共政法委高官全体出动,开会纪念毛批示“枫桥经验”55年。

所谓“枫桥经验”,是1960年代浙江枫桥区发明的,一种发动群众来“监控、改造”“阶级敌人”的做法,宣称“十个人包夹改造一个人,矛盾不上交、社会改造”。毛泽东1963年下令推广。

滕彪:“枫桥经验”的实质是极权主义统治模式,中共的极权统治模式比较突出的特点就是“群众运动”,让一切人监督一切人。

在中共历史上,“枫桥经验”几次起起落落。1979年后,中共强调经济发展,淡化阶级斗争,“枫桥经验”一度被冷藏。但到1990年代,中共又重提“枫桥经验”,并以此为雏形,发展出中共维稳体制中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系统”。包括朝阳群众、红袖章大妈、网格治理员等等。

横河:维稳体制中有2个分支,“政法委”注重在用司法体系惩罚;而“综治委”强调群众专政。“枫桥经验”实质就是“群众专政”。只是在不同的阶段,专政对象变化不同。早期是“四类份子”,后来就变成了各类“不稳定因素”,也就是中共不断制造出来的新的敌人。

滕彪:从法律角度是非常清楚的,是一种运动模式。和法治的精神、规则的精神是背道而驰的。

最近几年,北京当局又高调重提“枫桥经验”。虽然当局宣称,当下的“枫桥经验”,具有了基层服务和基层矛盾调解等功能。但滕彪认为,其核心功能,仍然是对民众的监控、监督和管控。

滕彪:随着经济发展的放缓甚至危机,随着中共政治法治方面的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社会的冲突越来越浮现出来。从中共自身控制社会的逻辑,想到的就是群众路线这种“枫桥模式”。这是中共重提“枫桥经验”的大背景。

从1990年代以来,中共每逢“枫桥经验”的5或10周年,都会举办活动。但今年规模超过以往。而且主题定为,毛55年前要求推广枫桥经验,习近平15年前在浙江执政时,也要求延续“枫桥经验”。

横河:这次是强调了毛泽东和习近平的批示,我觉得至少有2个涵义,一个是在当前社会矛盾尖锐,民心不稳的情况下,它需要强调维稳的“基层专政”的功能,第二个是,它隐含着对邓、江、胡时代的淡化和部分否定,就是直接从毛泽东跳到习近平。

但是专家认为,“枫桥经验”无法真正缓解中国基层社会的矛盾。

滕彪:因为中国的(基层)冲突矛盾,最多的还是民众和政府、包括地方官员的冲突。涉及到腐败、拆迁、冤案等等。这样一个体制剥夺人的选举权利,剥夺人的言论自由,破坏人们的宗教信仰基本人权,所以它是不断的产生矛盾,积累矛盾。靠所谓的枫桥经验,是不可能缓解的。

新唐人记者林澜纽约报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