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9月25日讯】香港特区政府日前以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为由,禁止香港民族党继续运作,创下香港主权移交21年来,政党遭取缔首例。有评论指出,这是中共打压香港自由的新标志,将来恐怕有更多民主运动团体遭到查禁。

9月24号,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以维护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公共秩序为由,引用香港主权移交前针对黑社会组织的《社团条例》第8条,下令禁止主张香港独立的香港民族党继续运作,即日生效。

在这个命令下,香港民族党从9月24号开始就是一个非法社团。据台湾的《苹果日报》报导,该党干部或党员恐将面临7.8至39万元台币不等罚款(约等于1.7万至8.7万元人民币),以及1至3年不等监禁,而任何为民族党付款、捐款、提供活动场地,甚至上脸书社团按赞的人,都有可能面临处罚。

这是香港主权1997年从英国移交给中共以来,香港第一次取缔政党。

香港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表示,港府滥用《社团条例》,同时也侵犯《基本法》所保障的言论和结社自由。港府必须证明,民族党严重的、即时的破坏公众秩序、公众安全,立刻使得国土的完整受到破坏,才可以用法律来限制权利的行使。

香港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根据欧洲人权法院,根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判例跟声明原则,你去检视民族党的影响,根本就完全没有可能接受它造成认真的、立刻的、严重的公众秩序跟公众安全的危险,如果你是强行要取缔它,就是严重的侵犯我们受到《基本法》保障的言论跟结社的自由了。”

旅美时事评论员蓝述:“在香港回归中国之前,如果有这么一个政党,大英帝国的民主制度会取缔它吗?不会,它绝对有言论自由。所以这一次中共取缔了要求香港独立的政党,只能说明中共没有实践香港保持50年制度不变的这个承诺。”

香港民族党成立于2016年3月,主张香港脱离中国,成立主权国家。旅美时事评论员蓝述表示,港独这个主张,其实是中共逼出来的。

蓝述:“当年大英帝国统治香港的时候,香港人没有要求独立吧?香港回归到中共的这个体制不到20年,这个要求香港独立的政党就出现了。它(中共)在过去的20年里逐步改变了香港社会本来非常自由的环境,让很多香港人觉得受不了。”

梁家杰谴责港府的做法是打击港人的政治表达自由,是开启坏的先例,担心政府日后可以随意打压政党。

梁家杰:“今天的红线划在所谓的港独议题之上,明天可以把这个红线移动到任何不拥护一党专政的人身上。此例一开,就是你谈什么政治理论,就是单单用口来讲,不是用手来行动,你都不容许吗?如果是这样,根本就再没有言论、结社的自由了。”

主张香港自决的本土派政党“香港众志”也表示,港府过度解释公共安全,未来恐怕连公民抗命等政治理念也会被曲解,借此以言入罪。

蓝述指出,取缔香港民族党是中共打压香港自由的一个新标志。

蓝述:“中共一直是在打压香港的民主,公开取缔不喜欢的政党,只不过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变本加厉的行动而已。它(中共)不仅仅是通过收买的方式去剥夺香港社会的自由,它现在是已经采取强令的方式,强制性地取缔香港的这些自己组成的政党,这个是香港会进一步失去自由的标志。”

梁家杰也表示,如果港人因为不支持港独的主张而做壁上观,不去监督政府,不去争取受《基本法》保障的人权自由,中共肯定会得寸进尺,得尺进丈。

采访/常春 编辑/陈洁 后制/陈建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