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12日讯】近日,10年前移居加拿大的资深媒体人“小S虫虫”发表的一篇文章,引发海外华人网友热议,大家纷纷表示他们在海外久居回国后,也深有作者所说的体会。

据“小S虫虫”介绍,今年五月底,他们全家从温哥华去日本度假旅行,恰逢家里表外甥大婚,就顺道回上海几天。这是她在加拿大出生、一岁半的女儿第一次回中国。

她写道:之前我身边不少带孩子回过国的朋友们抱怨,国内的空气,水质,食品都让这些出生在国外,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下飞机就开始咳嗽发烧,上吐下泻。

他们纷纷劝说,孩子太小,别带回去受罪了。甚至连我们的家庭医生也不赞成。

家庭医生在读博期间曾参与过一个关于亚洲儿童药物使用的研究调查,其中,她在中国儿童的用药问题上一直不放心。

一再确认我们会回中国后,她专门列了个药单让我们备齐带着,并叮嘱万一娃生病了尽量不要随便使用国内的药物,有任何不清楚的问题可以随时保持联络。

老实说,我和先生觉得有点小题大作,如果空气和水都糟糕到让孩子生病,而病了吃药又有问题,那国内的孩子怎么活?

这个问题立刻得到了国内朋友们齐整的回应:家里有娃,空气净化器是标配。雾霾天关窗,少出门,家里待着。咳嗽发烧?那就搞台家用雾化机,不用去医院家里就能治疗。

净水器当然也是标配。直接饮用肯定是瓶装纯净水,还在喝奶的,建议去买针对性更强的婴幼儿专用饮水。

至于药,处方药没法子,但有进口当然用进口的。日常用的非处方药,谁家不从国外代购些回来?说起来你这次回能帮忙带点药回来吗?

好吧,连国内娃都得这么装备,何况我们这种没经过“风浪”的温室花朵。所以出发前还是给上海家中多添置了台空气净化器,订购了两箱婴幼儿专用水,带足了一箱子的儿童食品和药。

心想,这么万全的准备,带娃回上海的行程,总该妥妥当当的了吧。

可后来的诸多事实证明,还是我们想得太简单。在上海这短短几天,是三周行程里最令人身心俱疲的一段。

总也坐不了的电梯

在日本度假两周十分愉快,主要是公共场所各种贴心的硬体设施到位,带娃去哪里都很便利,无愧为著名的“baby friendly”国家。

而说起这些公共场所的硬体设施,我原来对上海十分有信心。因为家人有不少从事建筑业,每每谈起近年来上海新建的公共建筑,都说是按照国外标准来设计的,类似无障碍设施,母婴专用空间,老年人便利通道等,只要国外有,上海也一定有。

可飞机一落地,还没来得及“品尝”雾霾的味道,号称中国最大空港的浦东机场就让我们全家见识了什么叫太傻太天真。

我们从日本到上海的航班,需乘坐摆渡车到达航站楼。下了摆渡车,得从地面去往三楼的国际入境处。

大多数乘客走到自动扶梯直上三楼,我们则推著女儿的婴儿伞车,打算使用无障碍电梯上楼。同行的还有一家推著孩子的日本人,和一家推著老人轮椅的中国人。

这个入口惟一的电梯就在自动扶梯边上,可大家却发现它处于关闭状态无法使用。

先生转身询问自动扶梯处的工作人员,是否可以开启这台电梯供大家使用,谁知那工作人员不耐烦地挥挥手,“开电梯要密码,密码只有领导知道,我们不知道。”

使用无障碍电梯还需要领导才知道的密码?!

我家先生天生性子温和,继续和气问,“你看我们这里有孩子有老人,没法用自动扶梯,您能不能给你们领导打个电话,问下电梯密码呢?不然您说说,我们怎么上楼呢?”

那工作人员反倒笑了,“怎么上楼?你们自己想办法呀。你看人家不是自己下来走了么?”

我们这才发现,那家子中国人已经把老人从轮椅上搀下来,女的扶著老人走上自动扶梯,男的扛起轮椅跟在身后。

一脸懵圈的日本夫妇用磕巴的英文跟我们交流情况,终于让一旁另一个工作人员意识到我们可能是外国人,讲不通又“拎不清”,才拿起对讲机开始请示领导:“两个外国小孩,说电梯不开上不去”,然后让我们稍作等待,说处理的人马上过来。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我们等来的不是电梯密码,而是八条壮汉。他们4人一组,把两个外国娃,连人带车,走楼梯,抬轿子一样稳稳抬上三楼。

我们和日本夫妇都无语地看着这一幕,再想想刚才自动扶梯上那位快90岁的老先生孱弱不稳的背影,或许荒谬比无语更能形容此刻的心情。

依靠人力来弥补设备的不足。武汉地铁某站点因为未设有无障碍电梯,两名工作人员正合力搬抬一部婴儿车。

可更没想到,比起需要密码才能使用的电梯,一台正常运转却永远上不去的电梯是不是更令人抓狂呢?!而我们在上海的每一天,都在经历这样的事!

朋友盛情饭局,什么来大众六楼,龙之梦八楼,统统都是恶梦。

推著娃,在一楼想坐直达电梯上去,门一开,满满腾腾多一个人都塞不进,何况一台婴儿车?

咬咬牙,学习机场工作人员的做派,跟先生合力把娃连人带车抬到B2最底层,起点站总不会塞满人了吧。却不想,我们推车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身边那些不顾不管抢著挤进电梯的人群。

没有人排队,没有人讲究先来后到,更没有人会像我们在加拿大、美国、日本等国家那样,在任何场合优先谦让老人,孩子甚至女士。

如果最后不是朋友过来帮我们抬车抱孩子一层一层上八楼,估计等到饭店关门都还进不了门。

也有朋友“骂”我们,你们怎么脑子这么不转弯?推什么车?孩子抱手里坐自动扶梯多方便?

对不住,我也想骂人,这么危险的举动在加拿大育儿手册里被严令禁止,大陆新闻里大人一个没站稳孩子脱手摔坏了又不是编出来的,也许您觉著这种倒霉事轮不到您,但我怕啊!

总之,但凡出门,只要推婴儿车,就是各种不方便。电梯进不了,地铁上不去,公交车就更别提了,连在马路上走一走都要做好人力抬车的准备……


华人:不想再带孩子
回国,有比雾霾和水更糟糕的原因。(pixabay.com)

无处可去不是因为雾霾

两天后,我们果断放弃了推车出门,可我们家这只在加拿大天天室外放养的“猴子”精力旺盛得无处发泄,不推车抱不动又走不远,幸好发现附近有个小公园,想必总该有些儿童游乐设施可以玩。

但外婆却意兴阑珊地嘟囔了一句,我看最好还是别去了,意思不大。

等带娃到了那儿,才懂了母上的意思:滑梯上坑坑洼洼,扶手锈迹斑斑,中间还断了老大一截,切口锋利得很。边上的攀爬架上,一堆堆无人清理的狗屎,满地的垃圾。

好吧好吧,我安慰自己,公共免费场地,没人清理维护很正常,而且室外有雾霾,孩子待久了也不好。那咱就花钱,去室内儿童游乐场,总行了吧。

打车去到附近最近的一家商场,正好有家看着高大上的儿童游乐场,168元一次,但只能进一大一小,还是优惠体验价。再进个大人,还要再花50买张陪同票。如果还要停车,10元一小时,玩半天至少得花个小三百。如果还在里面吃饭,那就真没底了。

就这价格,场子里的小孩满满腾腾跟下饺子似的,加上一个娃至少有一个家长看着,拥挤程度可想而知。

先生不禁感叹上海人民真有钱,而大温村民只有雨季才去的室内游乐场,三层1000多平米,一个小孩付8块,陪多少个大人都行,没有其他任何收费,还有免费小点心供应。惟一的要求就是穿双袜子。

但来都来了,先生“自我牺牲”带娃进场,说给我放2小时假休息休息。谁知只过了半个多小时,就被叫了回去。

原来女儿排队等著玩滑梯,但不断有其他大一点孩子动作迅速地在她面前“插队”,说话还不利索的娃气鼓鼓地对着一个插队的四五岁男孩大声说,“line up(排队)!”,却被他一把推倒在地,哭了起来。

熊孩子不是生出来的,是教出来的

未曾想,先生还没开口说什么,一直护在男孩身边的奶奶先开口,“动作这么慢,自己不好!”

要说先生真正好性子,把女儿扶起来,居然还是心平气和对老人家说,“我家孩子动作是慢了些,但你家孩子插队肯定是不对的,推人也是不应该的。”

那老太太面无表情回击,“又不是我小孩一个人插队,那么多小孩插队,凭什么就只抓着他一个人说?!小孩子推推搡搡多正常,他那么小懂什么,你一个大人好意思跟小孩计较什么?再说你有什么证据看到是我小孩推的?!”

娃爸终于给惹毛了,立刻把管理员叫来,要求一起看监控视频。

或许是先生跟娃一直讲英文安抚她情绪,让刚才在一旁的一名工作人员意识到这是两个老外,才主动向管理员证实,是那个男孩插队并推了我家女儿,并喊来一个卫生员帮忙检查下女儿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待众人起身准备去办公室处理这件事,却发现老太太和男孩早已溜之大吉,不知踪影。

我见到女儿的时候,小东西还挂着泪痕,一脸认真跟我说,“He did not say sorry to me!”(他没有跟我说对不起)

那个瞬间,我才想跟女儿说对不起!

对不起,孩子。妈妈本来想对你说,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可看看身边到处都是那些争先恐后不讲礼貌的大人和孩子,妈妈更不想对你撒谎。

比水和空气更糟糕的东西

一个多伦多的朋友说,她5岁的儿子在北京商场里扶起一个跌倒的小女孩,被对方家长不由分说顺手抬手就给了孩子一巴掌。

另一个蒙特利尔的朋友说,他4岁的孩子在广州街头,被陌生人一句“你妈妈摔倒了我们过去看一看”就领走了,万幸他及时追回。

还有温哥华一个朋友,她11岁的孩子已经拒绝同父母再回北京,说那里的厕所又脏又臭,满是烟味;很多孩子都没有礼貌,不讲规则,很难相处。

坦白说,比起糟糕的空气和水质,我们这些第一代移民,更怵这样的场面。

我一直很害怕有一天被女儿问,妈妈,到底什么才是对的?为什么在你的家乡,明明做错事的人占了便宜不被惩罚,没有做错的人反而饱受欺负委屈受伤?

这些问题,在很多年前,我还是一名记者时,就一遍遍拷打过我的内心。

好比那个插队,推你又不道歉还逃跑的男孩不是天生如此,是他所处的环境,家人也好,社会也好,教会了他这样活着才不至于“吃亏”。

部分国人边界感很弱,没有边界感的行为很容易引起他人的不满。

虽然身在海外,每每看到国内那些关于“熊孩子熊父母熊老人”的社会新闻,或者关于那些“从小深受宠溺,长大后杀同学杀朋友杀亲人甚至素不相识的幼童”的悚人新闻,我们这些做父母的,都一边庆幸自己还好远离了这些“垃圾人”,一边又在担心,万一哪天回国,我们这些在加拿大已经待“傻”掉,更没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孩子,如何才能层层防守,让他们尽量不遭受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冲击和伤害?

海外华人网友热议:

@Yvettez:“非常有感,今年头一次到上海停留几天,那里的硬体已经是超越了想像中的进步,但是每天出门感受到的是不文明的社会。电瓶车骑上人行道,插队的却先骂人眼睛瞎了看不见有人吗?坐大众运输礼让给下车的人先下反而被后方的人推挤骂说有病不上车。”

@FeliciaFeng:“舒适的地方呆惯了,回来肯定不习惯的……国内的人已经温水煮青蛙习惯了……”

@回国就变胖:“深有同感,更为可怕的是,多数人对此安之若素。”

──转自《看中国》有删节

(责任编辑:李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