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7月09日讯】2018年7月3号,川普政府宣布取了消欧巴马时代对学校执行平权法案的指导原则,这对华人来说是好消息,可是很多中文媒体扭扭捏捏不肯给人家点个赞,你们是站哪头的?共产党还是华人,出来走两步呀。

咱们详细说一下这个《平权法案》,这个法案是1961年由肯尼迪总统签署通过的法案,要求美国雇主不能歧视任何员工或申请者,这包括了种族,信仰,肤色或者国籍等因素。后来这种平权的概念包括进性别,也就是不能歧视男女雇员。这个初衷是非常好的,但是在50多年的漫长时间里,共产主义开始渗透进来。

共产文化中的平均主义渗透进平权的思想,把对等权利的概念给扭曲成了平均的概念,这就是今天的平权内容,美国大学的入学名额要按照人种进行平均。这就造成了亚裔入学难的问题,因为咱们在美国占的人口比例少。目前亚裔是教育平权思想最大的受害者。维基百科上举了些例子,普林斯顿大学的录取中,亚裔的录取者的SAT成绩需要比白人、西裔、非裔的成绩分别高出50、235、280分。哈佛大学的录取中,亚裔需要比白人、西裔、非裔分别高出140、270、450分。

与这个形成对比的是加州大学,没有实行平权原则,2013年入学的大一新生中36%是亚裔。这个对比大家看清楚了吧,平权原本的原则就是一样的高考成绩,不论你是什么种族都应该进大学,而不是共产文化搞的平均,各个种族按照人口分上大学的指标。

其实,东西方的共产文化是一样的,都是否定人类的传统文化,在阶级内部平均。中共在改革开放之前,教育平均怎么搞的呢?不要教育,让所有人都无知,这就平均了,甚至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取消大学教育。中共的想法是大家都不学习传统文化,就没有人知道它在做恶了。文革之后,中共考大学要推荐的,上大学名额在所谓的工农兵这些阶级中平均,当时叫推荐,有指标的,至于地主、富农的子女是没有受教育权的。

改革开放之后,邓小平恢复了高考,大家才可以考试,大家发现中共骂了半天科举,还是传统文化最公平。即使这样,中共的高考还是根据户口本进行平均,这个就不用解释了吧,看看各省的高考录取分数线与北京的不同,大家就明白了。再后来,江泽民搞了教育产业化,那就是用钱进行平均了,寒门子弟就很难出头了。美国的这种平均主义搞到最后,上大学的指标不是根据工农兵,而是根据人种,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共产文化中的平均主义。

共产主义这种平均主义的教育后果是人才的凋零、社会道德的下滑。有人可能质疑我说,你说的太严重了。咱们做个对比,大家就知道。广东有个南海县,明朝的时候出了进士从军的袁崇焕,清朝的时候出了“公车上书”的康有为,这两个人都是读书人,南海——书香之地。

共产党时代呢?这个地方叫东莞了,色情泛滥,这是谁的责任?共产党。咱们华人不论在东西方都好,都受到共产文化的欺压,抛弃共产才是华人的出路,至少现在看来,咱们孩子上大学的概率大好多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