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3月05日讯】赵培:2017年12月20号,南非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突然宣布要修宪,主要是两点,一是搞土改把白人手中的土地没收,二是把南非央行(SARB)收归国有。消息传出来之后,南非的货币兰特大跌。本来咱们就当看个笑话,但是2018年,南非激进派“经济自由斗士”的头头提出,“允许没收白人拥有的土地而不必给予赔偿”。2月27号,南非国民议会通过了这一议案。

据说,南非开始闹土改之后,12000名美国人要求总统川普允许南非的白人移民到美国。我觉得这些白人就是共产主义的难民,美国应该接受,加拿大、欧洲也应该开始接受。

南非的邻居辛巴威就是闹过这样一场共产主义的闹剧,没收白人的农庄分给黑人,但是请注意,共产不是每个人平均分配,那是在统治集团高层之间的共产。2002年,辛巴威总统穆加贝的老婆全国巡视农庄,终于看上了“铁面农庄”,两个农民想卖也得卖,不想卖也得卖。

搞完土改之后的辛巴威也就开始重复中国、苏联的悲剧开始大饥荒了。这事如果搁在北非也就算了,但是辛巴威气候好呀,曾经号称“非洲的粮仓”、“非洲的面包篮”,这都能搞出大饥荒了,这是谁的错呢?搞共产的错呀,当然辛巴威的货币也破产了。

今天,南非也开始搞土改就是在走辛巴威的老路呀。“公民权利组织非洲论坛”的副执行官对南非的事情表示,“这项议案违反了种族隔离制度结束时达成的协议”。这个事情真的只是种族主义的错误吗?在种族主义的背后是不是还有其它见不得人的玩意儿呢?辛巴威的穆加贝是中共的老朋友、马列信徒,1962年入辛巴威非洲民族联盟(ZANU),信奉毛泽东思想,“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大家一直认为南非的曼德拉是自由战士,一个浓眉大眼的好人,他死后的国大党咋成了一个搞共产的玩意呢?这要说一下共产主义的早期渗透了,早期的曼德拉与穆加贝一样受到了共产主义的影响。国大党从1927年起就与南非共产党合作,直到今天。原因很简单,共产主义利用民族解放等各种名词来骗人,咱们中国人当初也是被共产党宣传的解放、自由、民主给骗了,共产党上台之后只有政治运动与饥荒。

接着说南非,曼德拉与穆加贝不同的是,他是正规英国教育培养出来的,他看出了共产主义的部分谎言,所以1964年,曼德拉在法庭说,“通过阅读马克思主义文献和与马克思主义者交谈,我得到了这样的印象:共产党人认为西方的议会制是不民主和反动的。但是,与他们相反,我却是这种制度的崇拜者”。所以,他能够领导南非的民族和解,但是国大党却被共产主义附体、渗透得很深。今天才能做出这种蠢事来。

当初的中国国民党也被共产主义渗透,恰恰是蒋介石先生挺身而出清党,领导中国人取得了抗战的胜利,蒋介石也成了中国近代最后一个政治伟人。可惜的是曼德拉身后没有一个蒋介石,南非从一个发达国家跌到了发展中国家,现在更进一步滑向辛巴威的深渊。在历史开始清理共产主义毒害的时候,历史人物将会被重新审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