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18日讯】大陆前传媒大亨、北京“天上人间”前老板覃辉,在沉寂多年后,近日复出,其曾经所经营的“天上人间”夜总会旧闻再被翻炒。据报导早年“天上人间”的“头牌花魁”梁某被杀,从其住所内查获千万遗产,还有多名外省高官电话。传“天上人间”的大后台是江泽民的原侍长、前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

近日,已停牌半年的宇顺电子宣布复牌,且拟以约200亿元人民币收购星美集团旗下的成都润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100%股权。根据初步方案,交易完成后,宇顺电子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星美圣典或星美国际,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星美集团创始人覃辉

这宗收购案让曾因“天上人间”而红极一时的覃辉再次进入公众视野。陆媒纷纷回顾覃辉经营“天上人间”的旧闻。

1月17日,星美集团微信公众号发表声明说,大陆部分媒体对覃辉个人及星美集团的报导,出现许多不实之处。覃辉在声明中说,媒体引述“天上人间”的故事添油加醋,对星美的商誉和上万名员工及投资人的权益造成损害。

这是覃辉“失踪”多年之后,首次公开出现在公众面前。

现年50岁的覃辉,四川人有“民营传媒富豪第一人”的称号。

中共官方的《环球人物》杂志曾报导,1995年,覃辉买下了京城著名娱乐场所“天上人间”夜总会,并称“要让‘天上人间’变成北京最好的娱乐场所”。

“天上人间”鼎盛时充满奢靡之气,美女云集,贵胄出没,被称作京城最著名的“销金窟”。据说在那个年月里,进一趟“天上人间”最低消费都高达5000元人民币。

报导还说,覃辉也借这一交际场,结交了大批权势人物和社会名流。

“天上人间”原是位于北京朝阳区长城饭店的一家夜总会,曾被称为“京城第一选美场”、“中国娱乐至尊”,其经营的手段,主要是以年轻美艳小姐用色情招徕顾客,并吸引众多官商趋之若鹜。

据说,这里的消费是以“百元钞票的厚度来计算的”。

2010年5月11日晚,天上人间、名门夜宴、花都、凯富国际等4家北京顶级夜总会,遭突击扫荡,共查获有偿陪侍“小姐”557人。

随后,这4家夜总会被勒令停业整顿了6个月。

某外企员工何先生对陆媒说,20多岁、容貌靓丽、身材高挑,这是“天上人间”陪侍女郎的“统一标准”。

“天上人间”的消费:一瓶普通的355毫升啤酒,价格七八十元,一杯鸡尾酒200元;一瓶在普通酒吧最多2000元的“皇家礼炮”,在这里至少需要5000元。

“天上人间”从业人员草莓说,她从2003年起在“天上人间”上班,“只坐台不出台”,每晚收入在1000元左右。上两年班,花36万元在老家给父母买了一套房。

2011年12月,“天上人间”歌舞厅营业部副总经理、24岁的孙立霞因介绍卖淫罪,被判刑4年。

孙立霞向警方供述,其职责是为客人预订包房、介绍陪侍小姐与客人喝酒、唱歌、卖淫。小姐卖淫的价格一般是3000元或5000元。她从中提取800元到2500元的“介绍费”。

“天上人间”涉黄花魁被害

北京警方内部人士曾向陆媒证实两件真实丑闻:

一,1996年3月,正值中共“两会”期间,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的两名副局长,穿便服来“天上人间”消费,半小时喝了一瓶“皇家礼炮”,一结账8000块,两副局长嫌太贵,与经理发生争吵,经理呼来保安,双方动了手脚。

副局长们人少吃了亏,打电话调来两个分队的特警,把“天上人间”围了个水泄不通,可“天上人间”老板覃辉,竟然也迅速调来了一支极其强力的队伍,双方剑拔弩张,最终,副局长们乖乖缴了械。

二,2005年,被称为“天上人间头牌花魁”的梁某遇凶身亡。当时参与调查的警方人士说,在该“花魁”住所,除查获千万之巨遗产外,还有多个外省高官电话。

据报,中共国家药监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张敬礼曾是“天上人间”的长客。当年,国家药监局内部通报张敬礼的处理决定后,当场播放了一段视频,是其在“天上人间”被拍到的画面,内容不堪入目。

陆媒曾经多次揭露,“天上人间”背景神秘,无人敢碰,据说有专门的部门负责那里的治安,110和片警不敢管。

2010年,香港《前哨》杂志引用来自北京高层的消息称:覃辉前妻林菁是李先念夫人林佳楣的侄女,“天上人间”的大后台是江泽民的原侍卫长、前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此背景和大后台,据信也为覃辉多有利用。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