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清:黑血暗流

水,生命之源泉,大地之血脉。繁衍生息着人类的发展历史的沉浮,滋润生长著中华民族数千年的璀璨文明。

成滩成泊成渚成洼成溪成涓涓细流潺潺涌泉,滋养万物济哺天下。

成湾成湖成潭成江成河成涛声千里海纳百川,托载万舟瑞发千祥。

多少文人墨客才子佳人,春潮涌思绪秋波泛情愁,临江垂钓碧湖荡舟诗情画意,捕鱼捉蟹渔火柳岸渔歌晚唱。

多少古圣先贤豪杰英雄,铁马冰河家国天下,沧浪横流把酒凭栏,铜锤铁鼓玉琵琶放歌大江东去。

然而,俱往矣。这一切如歌如诗的美好画面只能定格在历史的记忆中了。伴随着年复一年以排山倒海之势推进的土地沙漠化土地污染以及日益肆无忌惮的雾霾空气污染,真正将中华民族至于断子绝孙死地的灭顶之灾——水污染已然兵临城下。

中国大小河川总长42万公里,湖泊7.56万平方公里,水资源总量28,000亿方,人均2,300方,居世界121位,为13个贫水国之一。全国六百多个城市中四百多个缺水一百多个严重缺水,每年城市缺水60亿方。全国土地沙化速度已提升至每年3,400多平方公里,与此相对应的是,水资源总量在持续下降,北方河流大都干涸,黄河于1972年有史以来第一次断流,到1997年达到226天的水准,近700公里河床裸露。上世纪50年代以来,长江上游20多条河流平均萎缩了37.1%。世界自然基金会发布报告,已将长度及水量均为世界第三的长江列入世界面临干涸的10条大河之一。海河300多条支流,无河不干无河不臭。

华北地区地下水由于杀鸡取蛋式的严重超采,形成了世界最大的7万多平方公里的地下水漏斗区,地面下沉,海水倒灌。

现在,除了人迹罕至的雪域高原深山老林,中国几乎所有的江河湖泊几乎所有的地表水都被不同程度的污染。水利部最近公开的2016年1月《地下水动态月报》显示,全国地下水普遍“水质较差”,90%的地下水源遭受污染,有64%的地下水源被重度污染。问题何以如此严重?

欧美的自来水标准高可直接饮用,中国的自来水一直采用低水准的沉淀、过滤、加氯消毒生产方式,面对如今水源污染日趋严重的局面,自来水不但不能直接喝,烧开的自来水也是非常不安全的。其中大量的农药、化肥、重金属、洗涤剂残留物以及多种化学污染物,仅靠烧开根本无济于事。

中国一个新行业悄然诞生——打枯井、挖渗坑。皆为排污所用。就是说,大量工业企业除了直接向江河湖泊排污污染地表水外,还以深井或渗坑的方式直接向地下排污,有的井深数百米,有的井深上千米,用高压泵将剧毒工业废水于神不知鬼不觉间直接排入地下深层夜以继日年复一年。

可怕的是,企业直接向地下排污不是个案,而是一个普遍现象,遍及黄河两岸大江南北。

例如,几年前发生的广西龙江河严重的镉污染案,肇事根源就是企业直接向地下溶洞排放工业废水。

例如山东菏泽,大小化工厂林立却没有一个技术先进设备完善治污达标的污水处理厂,众厂家纷纷打深井排污,无声无息无踪无影。

再如,长江以南浙江境内的杭嘉湖平原、甯绍平原和江苏境内的苏锡常平原,雨量充沛,河网密布风景如画史称江南水乡。而如今,污水横流鱼虾死尽水草不生,在江南水乡人们要喝上一口干净的水成了困难重重的奢望。

问题的可怕之处还在于,越是乡镇企业村办企业,监管越不利技术越落后标准越低排污越肆无忌惮,而这些小化工小化肥小纺织小水泥小钢铁小矿业小作坊在全国号角连营千军万马。

中共治下不到七十年改开三十年,大好祖国江山便已是满目伤痕污水四溢千疮百孔体无完肤。究其最直接的原因,便是中共的腐败体制所赐:独裁专政长官意志,以牺牲环境生态平衡为代价的粗放式经济发展,公民人权百姓民生以及民族子孙后代的长久利益无人顾及。官员的升迁与其政绩挂钩,而政绩主要看地方GDP,地方GDP主要指望当地企业了,于是污染、贪腐、GDP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怪圈,污染越厉害排污越严重说明其GDP越高,企业利润越大给各级官员腰包塞得钱越多,企业家们越受褒奖,官员的乌纱帽也越稳当,而作为其中一环的环境污染就只能成为企业和官员联手合作共同应付的问题了,企业需要做些表面文章,官员则负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睁著的那只眼不是近视就是散光,近处看不清楚,看远处一只狗两个头。

中国的污染到了今天这般局面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这就是社会道德基础全面塌陷。如今的中国人天不怕地不怕神不怕鬼不怕,不信六道轮回善恶有报不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信头上三尺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完全丧失了心法的约束使得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不断下滑,盗贼四起诈骗丛生,官商勾结鱼肉天下百姓,权钱交易祸害民族社会,假冒伪劣似污水横流遍及四野八方,食品安全问题如大河决堤泛滥成灾,最甚者便是将欲置中华民族于断子绝孙死地的转基因粮油大量进口和生产作为百姓主粮的国策以及把地下排污作为GDP上马石的黑心冷血恶行,真真天良丧尽大逆不道。

而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共无神论数十年如一日的全民洗脑愚民教育,彻底颠覆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传统信仰传统道德伦理,被摧毁践踏的数千年文明废墟上斗争哲学拜金主义成为中共治下不同阶段的主旋律。

一位日本环境学家悲观的预测,中国地下水污染的治理需要1000年。

中共两会刚刚开启帷幕,如转基因和地下排污如此重大生猛的问题会受到关注吗?可以断言:不会。

因为中共的核心利益是维权维稳,两会是为了走马观花收买天下,为了假代表之口粉饰太平歌功颂德。即便有不识时务者硬是要提交此类提案,提交了也会被高层压下。高官们吃着特供喝着特供,关心的仅只是手中的权杖永固,而对于真正的民生大计民族的久安善策无人顾及。

1000年!没有人愿意等,没有人能等到。看来,人是治不了,只能等天治了。跪下祈祷上苍吧。

而今,真正天治时刻即将来临,中共的累累罪行斑斑劣迹桩桩血案都将被彻底清算,以无神论为核心基础的党文化将被彻底铲除,在邪恶被荡尽中华传统文化真正复兴之日,便是中华民族新生大纪元开启之时。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