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1月24日讯】中共屠杀自己人的手段,不仅有30年代“整肃AB团”的大规模肉体屠杀,还有40年代的肉体和精神双重折磨。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专题报导,我们就来看看“先杀灵魂,再杀肉体”的延安整风运动。

1942年2月,毛泽东为清除党内异己及自由主义思潮,以整顿学风、党风、文风“三风”为名,发起“延安整风”运动。

整风初期,要求每个人写反省笔记、思想自传;紧接着又要求每个人反复填表,交代个人历史,在不断挖、不断写、不断填的过程中,人人为了自保,相互出卖。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沈志华:“一提整风,人就想起1942年了,那就是整人啦,每个人交代自己的历史问题、他的祖宗八代,然后弄个肃反队把你看押起来,然后写材料,不知整了多少人。”

很快整风转入审干、肃反,之前每个人供出的材料成了清除各机关、学校里“特务”的证据。

1942年夏秋,“张克勤反革命特务案”被炮制出来。年仅19岁的知识份子、来自甘肃的中共地下党员张克勤,在三天三夜不让休息的轮流审讯中,精神崩溃,承认自己是特务,并指控地下党是为国民党服务的特务机构,同时为了立功赎罪,他还供出了十几个“特务”,包括他的朋友。

1943年4月,整风继续扩大,来自国统区的城市青年知识份子成了肃反的目标。

在以所谓的“抢救失足者”为名的运动中,数千人被逮捕,关进黄土山深处的窑洞中,遭受张克勤一样的精神折磨和捆绑吊打等24种酷刑,许多受刑者在极大的心理与肉体伤害下,精神失常。

更多的人被关押在各自的机关或学校,由卫兵把守戒严,禁止会客、出入。被关押的人被蓄意折磨,不给吃饭,或在饭里加盐,不给水喝。还要抵挡各种说服利诱的劝诫

整人者还发明了被称作“雷公劈豆腐”的整人模式,就是先集中迫害比较软弱的人,然后再打击那些坚强的人。

“抢救运动”达到高峰的7、8月期间,中共军委三局电讯学校200人中揪出170个“特务”;“延安抗大”总校则在1052个排以上的干部中,挖出602个有各种问题的人,占总人数的57.2%。而行政学院“除了一个人以外,教员、职员全部是特务”,学生中过半数人也都是特务。甚至连绥德师范学校6岁的小学生都被打成特务。

时任《解放日报》国内部编辑、后来成为毛泽东秘书的李锐也被同学供出,作为特务重犯遭到逮捕关押。1949年,他在整理国民党一个官员的日记时,查到1942年8月23号那天延安整风的情况:

毛泽东的秘书李锐:“现在延安的情况很混乱,可惜我们没有一个内线,我们特务如麻,延安是几百的、几千的、几千人打成特务,而国民党反特务工作来人说‘一个内线都没有’,我就彻底了解我们过去在这个问题上错误到这个程度。”

据中共党史资料记载,到1943年12月底,延安的知识份子总数四万多人,而《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一书披露,“1943至1944一年内,仅小小的延安就清出特务一万五千人。”

从1942年2月-1944年中旬,两年的恐吓和洗脑后,人们完全丧失了自我。1944年6月,有记者访问延安时观察到:“以同一的问题,问二三十个人,从知识份子到工人,他们的答语,几乎是一致的。”

据文献记载,整风进入高潮的“抢救运动”,直接导致了数千人的死亡,自杀成为这些人摆脱恐惧的唯一途径。

逃亡苏联的中共早期领导人王明,曾在他的《中共五十年》一书中说,延安整风是文化大革命的“演习”。而整风运动发明的整人模式,成为此后共产党历次运动的样本。

编辑/易如 后制/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