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临近 大陆农民工喜中带愁

【新唐人2017年01月11日讯】每逢临近新年,大陆农民工们既盼望又害怕,一年到头终于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同时,他们却又为几件事担忧。

据陆媒报导,火车是大部分农民工交通工具的首选,可买票是个大难题,现在时兴网路购票,票一下就被抢完了,有些打工的不会电脑,买不了。以前去车站排队还能买到票,现在排队也买不到,早在网上卖光了。

飞机是不敢坐的,辛苦一年,家里就指望着这些钱生活,哪舍得。坐汽车就怕天气不好,下雪堵路上,年三十还回不了家。

记者近日发现,在北京西到赣州的列车上,老张和老王缩在车厢过道的一个角落里,24小时的漫长旅途,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家都在赣州,在一个建筑队干活。好不容易买到票,却是无座的,但价格和有座的一样213元。

在这趟火车上,随处可见农民工或蹲或坐,每一个角落都被他们占据。洗漱室的一角,一个农民工在呼呼大睡,另一个在玩着手机,腿坐麻了,站起来舒展下筋骨。

他们背着大包小包,蛇皮袋是他们的必备,因为能装好多东西,孩子的玩具,老婆的新衣,老人的年货,等等。

再就是工资问题,每年都有农民工追讨工资的事情发生,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就指望着年底的工资带回家,老板不发工资,怎么回家呀,家人就靠这点钱生活。最坏的就怕钱要不到还被打。

2016年,河北定州的一个工棚内,重庆农民工赵家友拄著枴杖,心情沉重地望着窗外被阴霾笼罩的天空。因为讨要工程款被殴打,赵家友的腿被开发商的工作人员打伤骨折。另有4名工人和他一同被打伤。

除开这些不说,农民工们好不容易回了家,欢欢喜喜的和家里老人孩子过大年,没出正月又得走上离家的路。隔代教育,缺少关爱的留守孩子,依依不舍的和父母离别,盼望着下一次重逢。未来,他们也许还将重蹈覆辙,继续著父辈的生活。

而远行的父母却在担心着工作的问题,因为农民工流动性大,工作很不稳定,不知道过完年还能不能有事情做。

(记者罗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