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中纪委终身问责制专门“伺候”江泽民 监察法伺候

昨天看了美国金球奖的颁奖,我曾在以前节目中讲过,美国大选显示出美国已经分裂,从今年金球奖获奖者感言中你会感受到,本该是纯艺术类的活动中,人们却利用全球聚焦的平台,表达对人、社会和环境以及政治的个人理解,能感受到越来越多的美国演员对现在的社会和人文环境发表自己的感叹。

最令人吃惊的是美国著名女影星三次奥斯卡金像奖的获得者史翠普,她曾7次获得金球奖,因此在本届金球奖中获得终身艺术奖,发言了6分多钟,直接抨击在美国大选中所表现出来的现象,以及对美国社会造成的影响,她获奖感言的本身就代表着美国的分裂,这种分裂已经不是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分裂,而是纯粹的社会理念、人文理念和人的生命理念以及政治理念的根本分歧。她的发言内容在推特上热传,人们探讨她提出的很多细节,也成为了今天世界很多媒体的头版头条。


入围30次金球 梅莉史翠普获终身成就奖( Alex Wong/Gettyimages)

史翠普说,如果利用手中的权力去侮辱他人,那我们就全完了。我认为这话说得非常到位,今天的中国社会从上至下,便是以“侮辱”的方式存在着,是中共党文化之精神,以灌输的方式,渗透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家庭、个人,这是共产党灭绝人性的一种最直接、最邪恶、最根本的特征之一,身在其中的相当多的中国人却毫无感觉或认识。

中纪委破天荒的开了第七次全会,BBC报导《纪委官员腐败中纪委称将加强自身监督》中说:“中纪委在进行为期三天的第七次全体会议之后对过去一年的反腐行动作出总结,并为2017年部署新任务,提出“信任不能代替监督”,对纪检官员本身的监督特别受到关注。”


BBC报导(网站截图)

BBC这篇评论纯粹是为了报导而报导,没有过多的评论,我认为“监督”是中纪委职能重点,突出监督本身是突出中纪委是党的内部机构,它不能代表法律,不能跨越在法律之上,突出监督的意义实质上在弱化中纪委的权力。中纪委不能代替司法,不能有双规的概念,不应该限制人身自由,不能对被监督的人采取询问和拘禁,甚至酷刑对待。这些都是对法律的侮辱,所以这次会议中首先明确了中纪委的责任,就是监督包括中纪委成员自我的监督,同时弱化了中纪委在过去四年以来曾经拥有的权力。

六中全会是一个标志,与三中全会的地位绝对是等同的。三中全会开启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全国深化改革小组,六中全会结束,这是习近平和王岐山在被推到党和国家的权力巅峰位置之后,利用三年时间,夺取权力的过程。反腐,是他们夺取权力的手段,在六中全会之后,从党的权力向国家体系的权力转移,标志就是监察委员会的成立。

《成报》也没有过多的评论,只是把中纪委三天会议的内容提炼出来了,《中纪委全会闭幕反腐败争成绩迎接19大》中说:“公布指出要强化监督和问责,坚持依规治党和依法治国,修订党内监督条例、颁布问责条例,设定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方案,确认时间表及路线图,在北京、山西及浙江省部署试点。”

“依规治党和依法治国”就是把党和国家分开,在新的地方政府中,宣传部长和统战部长不在政府的常委中,地方可能也没有政法委书记了,纪委人员还在地方的常委中,但纪委人员和当地反贪人员的工作要融合,向监察委转移,这次会议也明确讲,要在省市县建立监察委员会,所以监察委员会从中央一直到地方,到三级政府和四级政府,建立完整的监察体系,把中纪委废了,只作为党内的监督机构,政法委没了、宣传部和统战部也没了。对应着刘云山没了,政协主席没了。这些全是党的系统,从上至下,在政府部门中曾经不可缺少的官位,都从政府的系统中被剥离了。

单独成立的监察委,上与人大和国务院平行,下到县级单位,这就是真正的权力转型,党与国分开。

我认为2017年3月人大开会的重点一定在监察法,国家监察法,就是在国家体系中成立了法律,有着对等的司法机构,结束他被党体系侮辱的过程,就是剥离了共产党体系的整个建架结构。

“今年工作总体要求有七点,第一是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强化党内监督,严明换届纪律。纪检机关要履行党内监督专责机关职责,以党内政治生活准则和党内监督条例为尺,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决维护党的团结统一。”

大家要明白,中纪委就是监督党员的,这是它真正的职能,其他的都不应该存在。

“以强而有力问责督促各级党组织,履行全面从严治党政治责任,严格执行问责条例,加大问责力度。”

问责,是从中纪委的五中全会和六中全会开始的,特别强调终身问责,这就是弱化中纪委的司法权力,转移给监察制度,用问责制度清除党内的野心家和阴谋家。到了中共六中全会,习近平列出了党内周永康等与他对垒的力量,所以他是在压倒性反腐的背景之下,极端强调问责制,后面就不是个人反腐了,而是追缴他们的责任。在江泽民统治的整个党的系统当中,对中华民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这份罪恶让很多中国人缺失了做人的道理、尊严,这些人应该被问责。这就是2017年反腐的真正目的。江泽民、刘云山和曾庆红死定了。


江派人马(网络图片)

中共历来就是以侮辱他人的方式来彰显自己的力量和权力,真正的目的是获得自己的利益,满足自己的欲望,所以这不是一个人的社会。一个正常的人在正常的环境中才可能有深刻的思考,才可能有着艺术的造诣。在正常社会中,大家都认识到了拥有权力的人对人的侮辱,就是对所有人的侮辱和这个社会的崩溃,也就是说拥有权力者本身缺少著对自己生命的认识,对自己生命的约束,缺少著对人的基本尊重,侮辱和自己同样的人就是对自己的侮辱,但在中国的环境中,中共的体制完全颠倒了人对人尊严的认知,这样自己才能为非作歹。

我曾举个例子,明媒正娶娶老婆,这是大家开心的事情,上外面找人那是被人唾弃的事情,但都行夫妻之事。中共的理由就是我嫖娼就是正当,和娶妻一样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它抹去了人与人之间互相尊重的内涵,只注重外在物质的表现,这就是中共对中国人洗脑之后,中国人遵从的所谓最实在的道理,它确摧毁了人的基本道义和准则。失去了对人基本道义和准则的认知能力,我觉得这是关键所在。

拥有权力去侮辱他人这就不是人的社会,是高级动物的社会,只要共产党存在,任何对共产党抱有改革希望的人,都是对共产党的生命认知有所欠缺,都是被共产党灌输的理论造成了自己错误的认识。

但中外国家凡是社会出现大的变更,你都会看到一些人从旧的体制转向新的体制,他们能够这么做都是因为内心的善念和良知,从而带来整个变化。这些都是能够在历史上留下重重一笔的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