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永跃为何要“快杀”聂树斌?专家析原因

【新唐人2016年12月06日讯】聂树斌案沉冤22年后,中共最高法院日前宣判聂树斌无罪。对此,舆论界掀起了反思和追责的声浪。当年究竟是哪些人、什么原因制造了这起冤案?为何当时的河北省政法王许永跃胆敢下令“要杀,而且快杀”?舆论认为,在“恶官当道”的背后还有着更深层的原因,那就是中共邪恶的体制滋养了这些视人命如草芥的恶官,如果不从制度上进行彻底改革,类似的悲剧可能还会重演。

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判,改判聂树斌无罪。至此,沉冤22年的聂树斌案有了最终的结果。中共官方媒体在反思聂树斌案的同时,欢呼平反聂树斌案是“迟来的正义”、“法治的胜利”。

但是美国之音认为,中共媒体发表的各类反思文章使得这个话题变得更加沉重。为什么一个本来无辜的年轻人会被迫做出强奸杀人这种人命关天的口供?为什么真凶2005年已经浮出水面,可这起冤案平反昭雪竟然还要走过如此曲折而又漫长之路?

聂树斌冤案从最初形成到最终平反,其中暴露的种种体制性弊端到底是“法治的胜利”,还是这种制度的失败?

面对上述种种疑问,12月6日,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展开了讨论。

北京历史学家,独立时评人士章立凡对此表示,导致聂树斌冤案的关键在于中国司法不独立。

章立凡说,聂树斌案不仅是办案人员的所作所为,更多是上层官员的庇护和体制滥权的恶果。甚至还有媒体加入,中央电视台便借助采访所谓分析人士对聂树斌做了污蔑性的报导,总之是动用各种力量来陷害无辜的人。而体制是造成这一切不公平现象的根源。

2005年真凶王书金浮出水面后,聂树斌的冤案不但迟迟得不到平反,反而被当时的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人死死摀住。对此,章立凡认为,张越上面还有人在操控著这个案件。

章立凡说,1995年聂树斌案案发时,河北公检法机关曾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聂树斌只有口供没有其他证据,要求改判。正是时任中共河北政法委书记的许永跃下令“要杀,而且快杀”。

舆论认为,聂树斌案暴露出的诸多弊端触目惊心,发人深省,许多人惊呼,在当下中国,你知道得越多,你就越痛苦。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网上发文说,如果把平反说成是“迟来的正义”,这种正义不如去死。

对此,章立凡表示,通过法律的方式对无辜者进行20多年羞辱,现在的平反不过是停止羞辱。正义迟到了21年,没有反省制造冤案的体制,反而加以歌颂,难以服众。

最初披露聂树斌案真相的大陆媒体人马云龙此前曾说,有一种力量一直抵御著聂树斌案的复查、平反。因为“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涉及到的背景太黑暗,涉及到的人官儿又太大。”

“司法不独立是冤假错案产生的原因。”马云龙此前接受陆媒采访时感叹,“中国的司法改革如果不进行,中国的冤案还会有很多。”

(记者文瑞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曲铭)

相关链接: 聂树斌案惊心内幕:律师被逼出家 关键证人险被灭口
相关链接: 章含之换肾内幕恐怖 李庄:聂树斌器官可能还活着
相关链接: 聂树斌案曝重大隐情 前国安部长批示“快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