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聂树斌案卷入中南海搏杀

【新唐人2016年12月06日讯】【今日点击】(2705-1)

提要
聂树斌案背后的中国司法困境
中国媒体淡化川普蔡英文通话事件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昨天在一集Radio节目当中,跟大家分享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呢,到了今天就多少又有点新的发展。邓小平的孙子,唯一的一个孙子,那邓卓棣,在今年7月分的广西平果县的,新的班子上台当中呢,名单当中没有他了。而我们知道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据说他要任平果县的这个县委书记,原因就是他据说他要走习近平走过的路。习近平1982年在河北省的这个正定任县委副书记,县委书记,到2012年成为了中共总书记,30年。所以邓卓棣在他一个没有被证实的一封信中说,是习近平亲自安排他,要从他爷爷闹革命的地方,百色嘛,广西百色,从那做起,走他爷爷的路。

他爷爷那路不好走,那爷爷的路给他爷爷整得七零八落的,所以说也要30年最后给他总书记。邓卓棣挺逗哏说,说我在官场中啊,怎么混下去呢。混了一段时间觉得太险恶,他是美国人,他说他要回他的家,回他的出生地,再也不回来了,信是那么说的啊。咱先说好了这封信有待证实,但是他里面说的,说的说法很有趣。他说是因为中共官场太险恶,他适应不了。他实在吃不准30年后会是什么样,还有没有总书记给他当,所以他跟家人商量商量的时候,说ByeBye吧,我还是回我的出生地吧,他要效忠美利坚合众国。他说以他的家族的实力,以他的本身的概念呢,他会不愁吃不愁穿。人说这是实话了,所以讲这么一段故事。

所以这里面我当时提到跟大家分享,就是说他作为邓小平的唯一的孙子,那作为孙子他认为,没戏。30年,说谁等他30年做总书记,他说这事不好说。那中共的体制,中共的环境,是完全不可预测、不可预知的,而且官场极端险恶。他被说要干30年,搞不好3年他就死在官场上,保不齐的事。

所以昨天一集节目我们提到说,所谓的十九大的改革计划,什么改革计划,习近平在试图把党的体系到党的官员,就是党领导一切给打碎了。如果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省长、市长,你乃至于官到副总理级的,和军委当中的副主席的,都可以不是党员的话,那这个计划,就是打碎党领导一切的概念。在党内他是核心,在国家他就变了,把党当成高级动物要踢出去了。

所以聂树斌的案子,提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范例,这个范例就是最高法院,再重新审理它时,完全从司法的技术角度,完全摒弃掉党领导法院的概念,拿出来的重新审理的概念。所以它涉及到活摘器官,涉及到滥杀无辜,涉及到政法委体系的邪恶,涉及到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涉及到在江泽民领导时期的,整个中国共产党,高级动物,灭绝人性的一个,渗透在老百姓社会当中,家庭当中的具体事情。

所以从你一个案子,能够看出整个中共的邪恶,和中共官场的邪恶。那也就为真正当党从国家的体系中被踢出去的时候,提供了一个具体的范例和理由,所以这是配套而来。那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报导,聂树斌案子的背后的法律上的问题和疑惑。文章题目这么说的:聂树斌案的中国司法的困境。最高法院改判,一个在1995年因谋杀罪被处决的人,无罪。这是该国法律制度,不公正方面的一个戏剧性的例子;也是当局开始解决这些问题的艰难的尝试。戏剧性的例子,所以这是我说聂树斌的案子本可以不碰,但一旦碰,碰了就是聂树斌当时这个案子,为什么能出现和它真实的一面,对吧。碰这个案子,是为了兑现依法治国、依宪治国。所以它是完全一个政治上的需要,中南海搏杀的需要。

聂树斌案背后的中国司法困境

文章讲了相应的事情的本身,也谈到了2005年一个叫王书金的人,承认是他杀的。聂树斌不是第一个在遭到处决多年后,被中国法院宣判无罪的人。但是我们无法估计有多少人被误判死刑,每年被执行死刑的人数是国家机密。那国际特赦组织认为呢,是应该有数千人。在今天主政者的领导下,中国政府在努力进行刑事司法的制度的改革,推翻错误的判决,是这个关键的一部分。中国检察官,几乎总是确定有罪,被告往往是在威逼之下被迫认罪的。所以它在讲,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一种社会,就中国社会面临的状况。因为这直接碰击到,在中共司法体系过去当中,整个的邪恶。为党服务的过程就是屠杀人性,灭绝人性,屠杀生命的过程,它在讲述著这么一份故事。

文章也提到聂树斌的父亲聂学生,当他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呢嚎啕大哭,第二天给儿子上坟。但他发表了一段政治声明,说谢谢习近平主席,你依法治国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为你点个赞。那儿子怎么样他也是死了,对不对,有什么可感谢的,有什么可感恩的呢,这本来是一个从高级动物,走向正常人的社会的应当的做法,谈不上感谢的,对不对。那其实真正感谢,应该是习近平感谢聂家,因为前面的邪恶,给今天习近平有这样的机会,来表达他做人应该做的那一面,而不是反过来。所以这是我跟大家讲了,中国共产党的灭绝人性的一面,彰显出人是有等级的。而生活在最下层的人,任人宰割。儿子被人杀了,杀完之后后面那官说,对不起杀错了,结果这当爹的赶给他下跪。人失去了尊严,不知道怎么尊重自己,这是一个具体的表现了。

所以这里头没有谁对谁错,这是这个制度的邪恶,给人们洗脑之后的自然表现。所以最后提到说,正当中国当局努力向公众保证,法律正变得更加公正时,由于政府对弱势群体代理案件的律师们,却展开了打压性行动,导致人们公开不公正事件,就他提出的诉讼手段,出现了一种限制。那最近刚刚发生的,就比较典型的就是江天勇律师的失踪,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对等的概念出现。聂树斌的案子出现了,但是维权律师,包括黄琦,又更新的被打压的表现。

所以这完全都是一个对垒的过程。这种对垒的过程,既显出那聂树斌的案子,是来自于中南海政治权斗的需要。而如果是政治权斗的需要,自然江天勇这些人的被抓,黄琦的被失踪都故意挑起国际社会的争端,都是中南海搏杀的表现。所以这是在我看来,聂树斌的案子,如果牵扯到这样的政治背景,中南海的政治背景的话,那它的背后的可能延续出来,在政治斗争中,撕裂中共的这种概念就更加清晰。

那另外一个消息,就是川普蔡英文通电话,这成为了世界各大媒体的,完全头版头条的消息。那法广登了一篇文章,提到中国媒体故意淡化这件事情。它讲说星期日,川普再次在推特上,针对中国货币贬值,和在南海修建大规模军事设施的行为,发出指责。在北京做出正式反映之前,那中国媒体表现得非常审慎。那环球时报只是在它网站上,就南中国海问题表示立场,说这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那其实这件事情已经发生3天了,但中国方面对川普的做法,采取了淡化的立场,却向台湾发出威胁,就这么回事。

中国媒体淡化川普与蔡英文通话事件

就是我刚才说的,邓小平他孙子要回他的出生地美国,做一个顺民,不再回共产党控制的中国了,对吧。川普就这么来了,我问你中国会怎么样?你切断跟美国之间的贸易往来,你来吧。你家曾经的领袖的核心的孙子,愿意做美国孙子,都不愿意做你中国共产党的王,你说谁是孙子? 其他都是扯蛋。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