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百姓为房而活 贾敬龙因强拆而死 中共的罪恶

美联储已经明确表明要在年底加息,美国现在的经济状况迫使他们必须要这么做,美联储主席耶伦也明确讲,如果加息会给世界经济带来相当大的冲击。

我们看到包括欧洲货币的汇率都被压得很低,英国因为退欧造成英镑历史性的衰退。俄罗斯经济也一直处于低迷,只能依靠出口石油。

人民币汇率已经被贬到6.9。都说中国人有钱,你知道从6.3跌到6.9,许多人赔了多少钱?一美金差了6毛钱人民币,10万,100万美金要差多少钱?特别是对出口外汇的企业,压力会非常大,而国内工人的工资还要往上涨,否则工人不会干的。两头这么一挤,你就知道有多麻烦了。

所以,美国人出于自保,保证国内金融系统处于平衡,美元即将加息,在此冲击之下,欧洲和中国都受到影响,一些经济学家预测这可能会造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无论预测也好,预言也好,当没发生的时候,人们就看着,当真的发生的时候,人们就傻眼了。

现实生活中我们一些奇特的经历,别人也未必会相信。我20多年前在北京工作的时候,觉得很烦恼,周末喜欢去钓鱼。有一次,我跑到圆明园那里去钓鲫鱼,手杆一般有两个钩子,当鱼一咬钩,鱼标一动的时候,就喜欢那个感觉。结果那天我鱼竿上的两个钩子竟然钓上了三条鱼,其中一条也许卡在两条鱼之间了。那时也没手机可以随时照相,告诉朋友竟然没人信,以为我糊弄他们。但当时和我一起钓鱼的都看见了,他们能够接受。

而无论别人接受不接受,这是在我生命当中确实发生的。从这件事情,我也懂得了,一些事情你不用非得让别人相信是真的,或期望得到别人的赞赏,你自己只要能够欣赏这个过程就行了,体会到生命内在的那种含义。拚命向别人证明你是正确的是一种愚蠢,是自我的彰显与狭隘。一个人不用生活在别人的眼睛里,嘴巴里和耳朵里,别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是他们的事情,对你不应该有任何影响。所以要会尊重自己,尊重别人和整个生命过程。

但太多的人生活在别人的嘴巴中,别人说什么,他就跟着走。

中国大城市的房地产狂飙,德国之声的报导《中国房价疯狂老百姓麻木不仁》中说:“对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说,在城市买房成为一种奢望。中国大城市的房价几乎与伦敦、巴黎或者苏黎世等欧洲昂贵城市的房价没有区别。今年上海、南京和深圳等城市的房价比去年几乎上涨30%。”

说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已经根本控制不了了,我说过,中国的经济没人能够控制,这不是个人意志所能转移的。今天中国的主政者无论怎么揽权,他们解决的问题只能在其外,喊口号一点也没用,人的内心一点也没变。

大城市房价飘升的时候,谁还能买房子?钱从哪里来的?

大多数中国人的目标是,在上海或者其它大城市拥有一套住房。上海的一名公司职员吕康(音译)说:“买房的愿望人人皆有。”他说:“大多数中国人的观念是,你在一个地方是不是成功,就是看你有没有一套房子。如果你来到这个地方,有这个能力留下来,而且有稳定的收入,有稳定的工作,并且组建了家庭,我觉得买房子就是一件必然的事情。”

我认为房子当然应该买,但不能把自己的全部生命成功的概念倾注在一栋房子上。

吕康今年34岁,已婚,有一个一岁半的女儿。他在一家法国奢侈品制造公司担任部门经理,每月税前收入约合4800欧元。用他自己的话说,在上海他属于中上阶层的一员。今年初,他和妻子买了一套100平米的住宅。他说:我们的房子是670万元,首付30%,也就是200万元现金。加上各种税一共加起来240万左右。

他的首付就是34万美金,这个钱在美国某些地区也能买到一栋房子,他在上海却是首付,房子只有1千多尺,却花近90万美金。

吕康说,对他来说付这笔钱问题不大。因为几年前他用比这少很多的钱买了2套房子。现在他卖掉了房子,盈利丰厚。一些专家仍发出警告:中国面临着危险、巨大的房地产泡沫。

大家都坐着过山车在滚,大家想到没有,当你卖了房子,再买了房子,这种崩溃就在眼前。老百姓的麻木不仁推动着整个社会这种畸形。老百姓为什么会麻木不仁?就是生活在别人的眼睛里和嘴巴里,自己到底能不能承担得起,是否真的需要已经不重要了。别人瞧得起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最关键的问题是一个人失去了生活的真实一面。年轻的时候用生命去换钱,年老的时候用钱换自己的生命,从来不去问自己的生命是谁,

很多人把一生的命运全都拴在房子上面。对很多人来说,没买房的人反倒是幸运,买了房子反倒给自己拴了一个套。

人们为什么会缺乏自主性?其实人们缺少的是灵魂,缺少对自己生命的认识。认为自己的命就是一栋房子,没了房子就没了命。所以一个冤枉的年轻人贾敬龙被杀了,中共高等法院把反抗强拆的人给杀了,自然会引起这个社会的更多冲撞。这种冲撞来自社会最底层。

纽约时报《贾敬龙案引发愤怒:法律之刃为何总是砍向最弱者?》中说:


周云飞是一名技术业高管,在中国东部拥有一栋别墅,他与500多英里之外一个被指控用射钉枪谋杀村支书的贫困农民没有太多的共同点。但是当周云飞上周听说中国政府处决了农民贾敬龙时,他很愤怒。他认为这个迹象表明,执政的共产党正在对社会最弱势的群体施加严厉的惩罚,却偏袒有关系的权贵阶层。

在中共体制下,司法是权力者杀人的刀子。周云飞透过贾敬龙这个案子认识到了共产党的邪恶,共产党的邪恶一直存在,只不过很多人不承认,他们认为共产党没有那麽恶。但贾敬龙却因为强拆被杀了,因为房子他杀人了,房子能卖钱,房子在那个社会中是很多人的命。

那个社会中的人能让人尊重吗?在房屋市场中滚动着获取金钱的人,你吃的就是蘸血的馒头,贾敬龙就是馒头上的血。在上海买房子的人从来没想过贾敬龙这样的人能够有反抗能力,一旦这个社会愤怒爆发的时候,搞不好你家是第一个被烧掉的。他们内心的愤恨、妒忌和无力占有,有一天会爆发,因为这个社会就在愤恨中。

我曾跟大家分享过一篇文章,一个国内出版社的书记,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令人憎恶,因为他每天戴着面具生活,最后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司法体制并不公正,”57岁的周云飞说。他还表示,基层官员“走到了群众的反面”。

共产党其实就在群众的反面。一个缺失灵魂的高级动物的社会,一定是共产党残杀的对像。

习近平主席把恢复公众对中国法院的信心作为他治国的一个核心,誓言要在一个长期存在徇私枉法和滥用权力的法律体系中宣扬“社会正义与平等”。

那个社会对权力者才谈得上正义与平等,只要共产党存在,依法治国就是欺骗,这就是真实的一面,也是一个过程。

“有一种看法是:面对腐败官员,人们无能为力,非常脆弱,”香港大学法学院教授付华伶说。“令人惊讶的是,习近平上台已经四年了,这种看法依然没有改变。”

习近平上台四年是争取权力的过程,他的法律针对的是政治局常委,针对周永康这种最高官员,连省长他都管不了。这就是共产党的真实。如果能够在社会中改变,共产党就能存活下去。四年在社会中改变不了,共产党就死定了。

这种愤慨让一边弘扬公平理念一边致力于对法院加强控制的共产党处境尴尬。习近平一直在树立一种不惜把任何级别的腐败官员拉下马的人民利益捍卫者的形象。但贾敬龙案在民众中间,尤其是农村居民和城市工薪阶层人士里,引发了关于共产党官官相护的担忧。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和餐桌边的谈话充满愤怒之情,一些人主张对腐败官员施以更加严厉的处罚。

被捕的腐败高官中只有一个人被判死刑,就是内蒙古的赵黎平,因为他杀死了情妇。这就是一种撕裂的过程,少数人搞房地产发财,大多数人受损失。房地产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根基,它一崩溃,大厦就塌了。

我说共产党自然会崩溃,但所有买房子的人却认为共产党不会崩溃,就像世界媒体认为川普一定不能获胜,老天爷要听人指挥就不叫老天爷了。

当共产党灌输人们物欲就是人唯一需要的时候,林丹自然会找女人,女人也自然会找她。前不久,王宝强的老婆把把他耍了,就因为他是农村人但是又有钱。

林丹搞女人是被人抓住了,所以他道歉了,说伤害了家庭,不是他搞女人伤害了家庭,而是被抓住了伤害了家庭。你得明白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林丹有外遇真实的一面曝光了毁了家庭,真相毁了家庭,所以他道歉,他老婆又接受了他。

这是丑陋的社会出现的一种奇怪的现象。20多亿次的讨论林丹出轨的事情,有多少女人在傍著不同的男人?很多人说,“林丹这个傻小子怎么被人发现了,怎么不小心点?”如果这事不被披露出来,他能跟老婆道歉吗?你以为他有担当?共产党体制下的爱国者就是这样的。林丹是爱国者的标志。

剑道在剑外,今天习近平杀不杀江泽民、砍不砍曾庆红是他自己的事情,不管他认为如何而不做,这个扣已经拴死了他。

我曾经看过一个故事,一个老头买了一双鞋,挤公车的时候鞋盒子里的一只鞋掉到车下了,车已经开了,很多人惋惜。老人扭脸把手里还有一只鞋的鞋盒子丢到车下了,大家不解的问:“这么双好鞋怎么丢到车下了?”老头说:“那只鞋掉下去了,我已经拣不到了,我把另一只鞋扔下去,谁要捡到,也是鞋的福分。也有了归属。”

当人在扣中的时候,有智慧的人明白手心是手,手背也是手,愚蠢的人只看手心,只看占有的,惟恐自己失去。很多人一生就是为了房子这种身外之物,这是一个失去灵魂的群落。追寻着物质生活而毫无节制的残害自己的生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