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习近平直指“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 为挂出“江核心”铺垫

离美国大选投票还有几天时间了,川普和希拉里到底谁会赢现在搞不清楚了,川普性骚扰丑闻曝光后,希拉里大幅领先了;但现在FBI重新调查她的电邮事件,领先幅度又减少了。这对希拉里而言是没有任何时间回旋的沉重打击。

这次大选充满了“想不到”,所以有人问我“涛哥,谁能获胜?”我说不知道。就像昨天美国职棒大联盟MLB世界大赛一样,芝加哥小熊终场8比7险胜克里夫兰印地安人,夺下睽违108年的冠军。

比赛中本来克利夫兰队已经以三比一领先了,再胜一场就能拿下总冠军了,结果被小熊队连赢三场。当我看到第六场最后一局的时候,小熊队教练派上了一个高高大大的黑人投球手时,他给我的感觉就不好,懒懒散散,没有那个气质,怎么也想不到会让他压场,真的还就是不行,又把他换下去了。

结果昨天夜里,第七场,又是派他最后压场,当时芝加哥六比三领先,马上就要赢了。这个哥们一上场就被克利夫兰连追三分,一下成了六比六了,观众们从现场到酒吧里那个反应就是不可思议的懊恼,看上去哭的心都有了,明明马上就要赢了,你就稳稳当当的扔过去就完了。结果成了悬念了。不过,芝加哥最后还是扛过去了,赢了。很有趣,电视直播镜头最后一直停留在了丢了三分球的那个黑人投球手身上。那个哥们一点也没在乎,一点没想:整个比赛差点输在我头上。

美国大选就像这场棒球赛一样,没人知道结果,没人知道在最后的一瞬间会发生什么。没有知道是否会出现逆转,如果小熊队108年才赢得冠军的话,这支队根本就不是什么超强队,没有那么强的实力。但人家就成了,这就是命运的概念。在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中,人是控制不了的,但人又在控制,大家都在以最大的努力控制场面的时候,就是一个人无法控制的场面。

习近平昨天传出了消息,国内媒体报导了,《习近平亲揭六中全会内情两次谴责党内野心家阴谋家》中说:“11月2日,中共喉舌媒体新华社全文刊发了习近平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就党内《政治生活准则》和《监督条例》起草的有关情况,向全会所作的说明。”

在上星期四10月27日结束会议,10月28日就召开记者会,中组部副部长在会上说“党内极少数高级干部有政治野心,阳奉阴违,”,到了11月2日突然出现了习近平的六中全会全文讲话,这很反常,从2013年到15年,三中全会到五中全会之后,习近平在会上的讲话都是推迟很久,后面才传了出来,不是像这次这样的大规模刊登出来。

而在习近平讲话刊登的同时,《争鸣》杂志报导说,在9月30日5天8次政治局扩大会议的表态上,刘云山不承认自己是阳奉阴违。

我昨天节目中说,看来习近平是想肃清十八大上来的江泽民和曾庆红的代言人。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挂出刘云山、张高丽和张德江或者是江泽民和曾庆红,这些党内的野心家、阴谋家已经有一个具体的时间。打个比方说,11月13日到15日,或11月14日那一天都是保不齐的。11月14日是2012年十八大结束的那一天,如果选择在11月14日把江泽民挂出来,意思就是说,我用了四年的时间干死了江泽民,前三年个人反腐,最后一年给你上升到野心家和政治阴谋家。

习近平重点介绍了起草上述两个文件的三点考虑:第一,是完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需要;第二,是深化全面从严治党的需要;第三,是解决党内存在突出矛盾和问题的需要。

“从严治党”就是里面的高级动物谁也跑不了,现在天冷了,很多南方地区就开始做腊肉了,无论驴肉、螃蟹肉和蛤蟆肉都可以给挂出来了,挂之前得把皮扒了。

习近平进一步指出了中共党内一个时期以来出现的一系列“亟待解决的突出矛盾和问题”。

习近平曾在讲话中说,党内近20年以来存在严重问题,就是1997年邓小平死,江泽民上台的时期。1998年逢江发水,陈希同死了,江泽民正式掌权。今天是2016年底,间隔近20年了。北京人说话得听那个味儿,关键是话背后的那个意思。

高级官员在内的党员、干部“独断专行、弄虚作假、庸懒无为”;

高级官员就是政治局以上的官员了,就是够资格参加9月30日到10月4日参加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人,是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包括国务委员和人大的副职,所有国字号的官员才有机会参与,才被《政治生活准则》所控制。习近平上面的描述打击的是个人。谁能“独断专行”?江核心肯定算一个。刘云山掌控的中宣部门是江泽民剩下的完整一条腿,这条腿肯定跟习核心对着干,那也叫“独断专行”。

个人主义、宗派主义、山头主义、拜金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问题突出;

这打击的就是帮派,北京帮、山西帮、云南帮,我们知道最大的帮派就是江家帮,上海帮,

任人唯亲、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拉票贿选现象屡禁不止;滥用权力、贪污受贿、腐化堕落、违法乱纪等现象滋生蔓延。

“拉票贿选”就是打击张德江,贿选这个现象哪都有,但抓出来辽宁400多名人大代表拉票贿选,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必须负责任,辽宁是习近平以塌方式的方式打掉的,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已经被打掉了,辽宁也是薄熙来和王立军起家的地方,也是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做尸体展起家的地方。

然而,习近平有能力把这些现象揭示出来,并不代表着他有能力把这样一个党变成一个好党,这完全是两回事。就像诸葛亮本事大,但统一三国的不是他。中国传统文化在告诉着人们如何面对现实的环境,不是诸葛亮有本事就能统一天下,曹操很霸道,能够挟天子令诸侯,但也不能一统天下。最后拿下天下的不是孙权、曹操和刘备三个人,折腾热闹的是风云人物,但不一定是最终的结果。

这么浅白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被今天的很多文化人们所忽视,他们就会一竿子插到底,很绝对。

特别是高级干部中极少数人政治野心膨胀、权欲熏心,搞阳奉阴违、结党营私、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谋取权位等政治阴谋活动。

“谋取权位”就是能杀了他习近平的人,高级干部没几个,到了政治局常委了,已经几乎到了顶端了,但还有政治野心,那目标就是习近平一个人了。上面的罪名就是集团罪名,意思就是这个集团给中国带来的灾难,今天经济的衰败和环境的败落都是这个集团一手造成的。

习近平自己说有人“野心膨胀”,当他在最高级的会议中讲出来,第二天向公众公布的时候,这些人其实早已经失去自由了。习近平现在所做的就是在烘托氛围,等著哪一天把它们都挂出来。

习近平说:“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人严重违纪违法案件,不仅暴露出他们在经济上存在严重问题,而且暴露出他们在政治上也存在严重问题,教训十分深刻。”

在处理上述几人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判的轻了,我跟大家讲,不能以个人的罪名杀死他们,我在2012年3月份就说周永康死定了,当时薄熙来被拿下来之后,2012年4月份的时候,陈光诚跑到美国领馆,我的节目的题目就是周永康死定了,他“死了”之后,我分析为什么不能给他判死刑?就是一定要治他们的政治罪名,以个人罪把他们拿下,打掉江核心的实力派人物,为了保证社会和党派的稳定,在内部不发生分歧,在全部打掉了他们的时候,回过头来算他们的账。把政治罪名算在江泽民和曾庆红的脑袋上,现在不就是算账吗?

周永康等四个人都死了,还在说党内还有人想谋取政治权位,明确指出这些人已经是高级领导干部了,他们都是一伙的。所以,根本不存在“当代四人帮”,说有“四人帮”就是要杀到那里就停了。

2014年到2015年初很多人说不会打到江泽民和曾庆红,说出很多理由。但我的节目说,江泽民死定了,共产党死定了,曾庆红死定了。今天日子都已经定了。

六中全会就是要完成年初中纪委六中全会的任务,现在看来已经完成了。

有网友给我留言说,涛哥这个蛤蟆汤怎么还没喝上呢?我说,现在喝太燥了。等天再凉凉。

辛子陵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说北京会设立特别法庭年内审判江泽民,辛子陵原来是军事出版社社长,大校官衔。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两个文件,包括《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被视为中共党内的“紧箍咒”。特别是在处理江泽民的问题上,辛子陵说:“有这两个文件,很多人都得下岗,就得受审查了,就进不了十九大的班子了,就被卡下来了,他就起这个作用。追责这一条很厉害,做了坏事造成严重后果,不能说是过去就算了,要反过来追究责任,这一条就厉害,特别是对江泽民,我估计,处理这件事情的声势会更浩大,甚至牵动国际上的一些民主力量。”

他说得直截了当:

你想这个大概是6月10日,江泽民被软禁,6月13日,美国就通过了343决议,美国国会就是强烈谴责中共,实际上是谴责中共江泽民活摘器官这个罪行,要求严办,这实际上是对习近平一个支持。现在,所有国际上谴责中共活摘器官反人类罪行的,应该怎么看呢,实际上,就是对习近平要按照宪法和法律,追究江泽民责任的一种支持,一种声援。所以,我想将来要处理这件事情,声势会很大。将来处理江泽民的问题,不是动用个人的权威,不是动用国家元首或者习核心的权威,而是动用宪法的权威,动用法律的权威,用宪法和法律处理江泽民,不是习近平和江泽民个人过不去,是要用法律和宪法解决江泽民的问题,体现中国将来要走向法制,不像毛泽东时代,对一些大员、党内先抓起来就处理了,最后还迫害死了。

突破口在哪,就是先叫法轮功学员你们可以告状,向最高检察院状告江泽民,这个先例一开,这20万状子就来了,所以你既然是通过法律程序来,你最后的结局,也只能通过法律程序审查,不能光是党内做出处理,把江开除党籍就完了,那不行,要进行法律处理,像江这样的人物,当然是根据过去的先例,就是要组织特别法庭了,不是一般的法院能审得了的。

他认为一年内会公审江泽民,从时间的角度上来讲,从中共系统来讲,一定会在党内先干掉江泽民和曾庆红,我说过,用国家宪法和法律对付江泽民和曾庆红统治时期的整个共产党的罪恶,树立国家形象,从而因为江泽民的所作所为让大家看到共产党完全是灭绝人性的,把其剥离国家权力中心,这很可能是2017年的中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