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成报》批江泽民心腹刘云山张德江 “港独”之总祸根

昨天晚上去买菜,现在北美的菜价和房价一样飞涨,没觉得买什么东西,结果就40多元。我到华人超市去买菜,一算账超出我的想像,我以为也就20多元,就不自觉的说了句“呦,这么多。”收银员小姑娘说,“你不信吗?这是电脑计算的”。我说:“没不信,只是觉得这东西真的挺贵的。”小姑娘一脸不屑,“你可以用手机算算,有人就带着计算器在边上算账呢。”把我一顿埋汰,意思就是你吃不起就别吃,嫌贵别进来。

这是很多人日常生活中碰到的。你知道,在现实环境中人被摧残了作为一个人本应该拥有的品质的时候,自然就会恨人有,笑人无。就像有朋友对我说,“石涛,你不用瞎白活,你回国去看看,你看看金融街什么样了。”

我离开中国的时候,金融街还刚刚建成。我可以告诉你贵宾楼那时候一瓶轩尼诗卖多少钱,燕莎后面的日本人歌厅里一瓶蓝带卖多少钱,那时我正年轻,今天走到现在,玩的还是这些,没有什么别的花样,如果你今天告诉我,涛哥,北京人都拿着倒立在街上走了,那我还真得回去看看。

当一个人已经失去了基本道德准则的时候,已经不会尊重别人了,其实就是在侮辱著自己。以侮辱他人来表现自己的存在,来表现自己非凡的一面,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样子,其实就是在人的品质上已经完全缺失了。

这样的人你无法说清楚道理,我认为这就是高级动物的表现。但这种表现是因为人内在品质被共产党或类似共产党的宣传完全给干掉了,这种品质需要恢复,就像人受伤了一样。恢复的过程就是人能够认知的过程。我们现实的环境其实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改变的机会,也是一个走向改变的过程。

香港《成报》昨天头版头条点名刘云山、张德江是江泽民的心腹,今天香港的混乱就是他们两个人做的,他们俩这么干的原因是对垒习近平,替他们的主子江泽民说话。

这个说法真是和我们的节目有些相似了,当然我的节目有我们的背景,但《成报》不是,这份报纸已经77年了,老板是大陆的生意人,来看看他们怎么说的。

《乱港四人帮之操控舆论 刘云山张德江玩火种祸根》,这篇文章来的很应景,香港立法会新议员宣誓就职的时候,一些年轻的议员在宣誓词中加入了一些新的词汇,直接拒绝中共,在香港本土成为很大的一件事情。新的香港立法会刚出现的时候就展现出了动荡。很多人会针对这件事情去说,但《成报》直截了当的讲这祸起刘云山和张德江。

“‘乱港四人帮’等利益团伙在香港所作的滔天恶行,市民有目共睹,深痛恶绝。香港乱局实是‘人祸’,不彻底‘换人换思想’,根本无法拨乱反正,让香港人重回正常生活,缝合撕裂的社会。笔者撰文希望中央大员明察秋毫,挖出一批蛀虫,铲除祸根。”

说得非常直接,而在文章的说明中说得更加有趣了:


“笔者在重阳登高,眺望北京八宝山,顿感一片腥风血雨,料添‘亡魂’!‘祸港黑手’全是出自江泽民心腹,除了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张德江外,还有长期把持文宣系统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他们联手‘玩火’,搅乱香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特首梁振英,以及‘西环喉舌’《文汇》及《大公》等推波助澜,天天高调谈‘港独’,大搞所谓‘排独’确认书,虚虚掩掩,把被非建制派广泛认定是‘伪港独组织’的‘青年新政’送进立法会捣乱,两名成员梁颂恒及游蕙祯大演闹剧,昨天在立法会以英文宣誓时,竟公然辱称‘China’(中国)为‘支那’的发音,全城震惊。刘云山及张德江祸根深种,纵容乱港程度已近疯狂,愧对香港社会,愧对中国人,‘丑’出国际,对国家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这个作者认为六中全会前后,有人会“死”的。中共最上层两个核心的对垒必须铲除掉一个核心,没有别的出路。

在2014年雨伞运动最激烈的时候,都没有“港独”的说法,也没有“本土派”的说法,这些说法是2016年出现的,而且迅速崛起进入了立法会。这些年轻人进入立法会立刻出现了拒绝中共、拒绝大陆的说法。作为香港媒体和梁振英控制的人都说这是“港独”。这篇文章的作者明确说这是梁振英和张晓明,以及刘云山、张德江、江泽民和曾庆红(以前就提出他)一手造成的,是这些人故意制造这些事情。

让我想到新疆“东突”的说法,按照中共的说法,那些是动乱份子,恐怖份子。“东突”是从2013年云南昆明的砍人事件来的,最挑头的事情是新疆火车站爆炸。现在你看看云南上下官场,从白恩培一直往下全被杀了,白恩培,70岁了,被判“活死刑”注定死在监狱里,去年出台的法律,对头不到一年,用在他身上了。而在新疆,我们看到新疆王乐泉,后来成为政法委副书记,云南和新疆的两三届的省委书记都在政法委体系干过,张春贤掌控时的新疆,习近平去了差点没被炸死。

这么看来,“东突”不存在,谁是东突?政法委。云南和新疆体系的政法委杀害和迫害普通的中国人。中国人要反抗就是恐怖份子。

《成报》对“港独”的说法,和我刚才描述的所谓“东突”的概念是一样的,完全来自于中南海内部的权斗,完全来自于习近平能够控制政治局,控制不了省部委、局级、和地方,但他依然不放松强力反腐,为什么?他就是要把天安门广场公共厕所的大便盆给擦干净,擦干净了党就没了。

有人说习近平是“红二代”,所以一定会抱着共产党,你想想,他的父辈闹革命是为了建立“新中国”,大家明白吗?建立一个国家。走到了今天,他要完成父辈遗愿的话,只要国家存在,他就能把党废了,根本就没有违背父辈的遗愿。

一些人被共产党洗脑之后,即使反共也是用共产党的理论,反倒成为了它存在的理由。在政治层面上反击共产党,而不是生命层面上,这种反击就会成为共产党存在的理由。因为你生命理念已经成为共产党的一部分了,那么你就是它的一个组成。你以为无神论就那么简单,无神论斩断了你生命的根。

文章接着说“刘云山是不懂民情土包子”,以及他掌控的《环球时报》,还提到了2014年610《一国两制白皮书》乱港,挑起了6月22日香港的公投。

我一再强调2014年5月14日曾庆红在韩正和江绵恒的陪同下露面,5月23日和24日,江泽民怂恿普京露面,恶心习近平。然后江绵恒利用习近平在上海的机会和他照了一张照片,刘云山媒体拿出来的文章叫做“江绵恒陪同习近平视察上海”,玩死习近平。

习近平2014年一声不出,他那个时候没有能力,别看香港闹到那个份上了。2014年8月31日张德江人大释法,再过一个月,9月28日他们逼迫习近平在金钟开枪没能得逞。这是在香港,同时间在大陆把股市和房市推起来,因为在那个背景之下,习近平控制不了香港,同样控制不了金融和房市。他只能集中力量打击政治局,那时三中全会过后刚刚几个月。

一路走到了今天,老炮儿就是老炮儿,习近平、王岐山和栗战书都是经历过北京文革,我也是在府右街,西皇城根长大的,我们那时候打架,很少动嘴,上去一板砖就完了,在北京胡同里都是这么岔架。他们也都是这么打出来的。所以今天的文化人根本就看不明白他们在干嘛,就是不愿意放弃自己被洗脑的观念。

《成报》这篇文章非常长,宗旨就是打击张德江之后,拿出了刘云山。距离中共六中全会只有10天时间了,集中火力打击刘云山,在往前10天,集中火力打击张德江。《成报》今天扮演的角色就是六中全会的主使人让他这么做的,它已经不是报纸了,而是在干一件大事情。

《成报》拿出这个内容之后,《环球时报》跟《成报》干上了,

《环球时报》10月12日的文章说:“《成报》究竟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变故,只有谷本人和报纸的少数核心人员最清楚。但外界的一些分析却是合乎逻辑、值得一听的。那就是:谷一直试图说服内地司法机关‘放过’他,但没有成功。他恼羞成怒,通过公开恶毒攻击中央负责香港事务的领导人等泄愤,施加压力。他还可能想通过展示这样的对抗,为自己一旦今后去美国等西方国家寻求政治庇护积累条件。”

《环球时报》站出来替张德江说话,《成报》又把刘云山也挂上了,《环球时报》的理由是《成报》老板想要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但它证实了一个消息,今天你只要拒绝中共,退党、退团、退队,办难民的你有机会留在美国。我不是开玩笑,人家《环球时报》就是这么登的。

《成报》同一时间说《环球时报》劣迹斑斑,文中说:“张德江及刘云山等团伙透过‘政治抹黑’及‘人格谋杀’是惯常手段,大约两周前,有政圈人士告之笔者,‘西环’及刘云山等利益团伙会反扑,向《成报》老板等人员‘扣帽子’,说报社与法轮功有关云云,而所持的‘证据’,就是看见《成报》评论文章受法轮功追捧。笔者听罢,不禁失笑,慨叹国家的舆论机器水平之低,无人能及。若果单凭‘备受追捧’就当作有关系,这样的逻辑推论,岂非‘男同性恋者爱看张晓明,就证明张主任是搞Gay(同性恋)吗?’。”

《成报》是从自己的角度提出批评,但我认为这验证了一点,今天围绕中国所发生的事情中心的主题就是:法轮功。

法轮功是佛家修炼的上乘功法,秉承了三个字叫真、善、忍,我说过,一个人如果做不到真善忍也不能称之为人了。如果《环球时报》痛斥真善忍本身的话,那还是人吗?但它可以冠冕堂皇、大放厥词的这么去做,那不就是江泽民蛤蟆的环境、动物控制了社会才造成了今天的场面吗?斩妖除魔就是2016年我们所看到的。

有一个朋友给我留言,说涛哥,你怎么不谈谈你自己的修炼体会呢?我上个周有一个体会非常深刻,我在看师父教给我的东西,看着看着,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是身体,灵魂是灵魂,修炼中叫主元神,跟自己肉身能够分离开,我看师父东西的时候,是自己的元神在看,而不是人的一面在看,这是首次出现的非常奇妙的感觉。那个时候才亲身体会到我跟大家说的,当你站在灵魂角度上看问题时会迥然不同。以前,只是我认识到的道理,但现在我身体深切的体会到了。才体会到了佛家所说的大自在。

有什么深刻体会呢?就是人肉身所代表的一切,对自己的灵魂不产生任何约束。对于肉身和灵魂,我给大家举过一个例子,说高速公路上都是车,就像人的肉体,而灵魂就像坐在里面的人。几乎每一辆车都不一样,大家在奔波赚钱,在高速公路上,大家看到的都是车而不是人,兰博基尼、宝马、路虎等等各种车款,时间长了,大家根本不在乎车里的人是谁了,因为也看不到。

这跟红尘中的人是一样的,车是受控于开车的人,车表现出的是财富,车子的运行表现出开车人的品质。但光看这部车,对开车的人会出现巨大的偏差,因为每个人会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说人家。把车当成了这个人,真实的这个人是坐在车里面的。

看破红尘是一种说法,但对修炼来说是真正的提升过程,生命的境界。前提是你遇到明师,这不是光靠宗教的形式所能达到的。当你能够意识到自己能够有这个能力的时候,人不被诱惑才叫真正的自由。所谓的努力和奋斗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是扼杀自己生命的真实,你可以信,你可以不信,但我确实有这样的生命体验。我的节目没有做任何推广,我也没有这个能力。但今天这么多人看我的节目,别人能讲的,我能讲,别人讲不了的,我也能讲。这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需要非得自己达到什么目标。你自然就拥有这个境界,当一个人生活在自己灵魂当中的时候,他不会对任何其他人造成威胁,因为他不在别人的环境中。

我一直推崇一句话,男人就得做过明白人,那才是一个大写的人。当我有这样的感受,能够跟大家分享的时候,人之初性本善,指的是人的灵魂,人之初性本恶,指的是男女结合的肉体,如果沉溺于此,就是一个卖肉买肉的人。

这也是中国人之所以来到西方社会中,为什么人家不欢迎你的原因。很多中国人一到一个社区,邻居们都纷纷搬走,很多人已经没有能力去反思自己了,已经丧失了改变自己的能力了。

再讲个小故事,我拍节目的时间和学生上学是同一时间,在北美,校车在道路上拥有绝对优先权,任何其他车辆敢冒犯校车是非常麻烦的事情,不光在法律上有麻烦,在公共社会舆论上也会遭到谴责。孩子在社会中是第一受保护的。

我早晨开车在去工作室的路上经过校区,那里的路口都有人拿着牌子护着学生过马路,当孩子们过了一半马路的时候,一辆汽车左转就想抢过去,紧贴著举牌子人的后身。举牌人是位白人老人,非常愤怒,立刻叫停了那辆车的车主,四周车辆都停下看着,那位老人对车主说,你看到我的牌子了吗,你看到学生了吗?车主很年轻,一说话我知道是大陆人,他和老人说话的时候英文不好夹杂着中文。其实谁都有急事,你没注意,向人家道歉就行了,但很多中国人的习惯就是辩解,一定展现自己百分百的理由。

中国大陆温州坍塌了四栋楼房,非常感人的一幕是一个3岁孩子被父母用肩膀和手臂保护下来了,父母死了,孩子留下来了。据说,中共利用这个事件还进行宣传,在中共党的体制之下,死去的人成为了它教育人过程中的一种精神的传递。温州打工人自己都在努力生存的艰辛中,他们的行为却成为了党教育的结果。

而共产党的精神传递是把儿子和孙子变成外国人,控制外汇汇率,把中国的钱转移出去换成更多的美金,一边印钞票,一边换钱。他们也是为了孩子,但是在适者生存的背景之下。高级动物保护孩子和人保护孩子有所不同。高级动物只护着自己的孩子,而作为一个真正的人,是能够把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的爱护。

我相信中国人能够恢复到那个水平,因为那也是中国人本来的样子。但当被人指出来的时候,这个人得愿意改变才行,而不是盲目的高喊“爱国”,其实很多人就是来到正常社会中自己摔了跟头,知道需要改变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