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围选手郑登富:用心跳舞才能感动观众

【新唐人2016年08月03日讯】“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蔚蓝色的天空,就是天空本来的颜色吗?还是距离太遥远,没看见它的最深处呢?拿下2015年台湾飞舞奖高中职组第二名的郑登富,8月1日参加新唐人第七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亚太区初赛,他精湛的舞艺让他顺利进入复赛。这次,他透过中国古典舞将脑海中庄子的《逍遥游》,做出自在光明而大气无垠的演绎。

“如果不参赛,就对不起自己。”就读于云林县立茑松国中飞天艺术实验机构高三的郑登富表示,“中国舞注重内涵,着重内心的刻划,舞蹈的呈现,就是人物在舞台上讲述故事。五千年的文化、内涵,故事,都可以藉由古典舞呈现。”郑登富说出自己几度参加舞蹈比赛的初衷:“只有藉由比赛的方式,才能透过古典舞,把中国传统的文化呈现给大家。”

“在熟读中国古代史书、熟悉人物传奇故事的过程中,都能让自己变得更有内涵。”2014年到纽约参加“全世界中国古典舞”进入复赛的郑登富强调,古典舞的比赛过程,为自己带来非常大的收获。曾把杨六郎演得相当传神的他举例,“只有深入了解其中的故事背景,例如古人忠、孝的观念,才能演出那种悲壮的心情,自己不自觉就会想效仿古人的那种精神、事迹。”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为了能够演绎好庄子的逍遥心境与无垠境界,郑登富在练舞时,心中同时也建构著一个完美世界,“我想像自己就身处在一个美好的世界中:光明、蓝天、绿茵、花草,然后尽量把真实的自我呈现出来。”

“有别于武将的阳刚,这是一只表现出行云流水的舞蹈”,由于郑登富笑之前跳的都是武将,而且同学们都说他比较严肃,曾经质疑《逍遥游》这支舞蹈,会不会不适合他,郑登富笑着表示:“但这将是我在茑松艺术中学最后一次的参赛机会,因此想要做一点突破。”

“跳这支舞时,人物呈现古怪的表情,表现好奇、玩耍、开怀的心境。”刚开始时,郑登富做不出这样“开放”的表情,他坦承说道:“因为自己以前都演武将,也较习惯于严肃悲伤的表情,所以做不出来这些。”

但在观摩多年来世界古典舞大赛选手参赛的录像后,郑登富选择顺其自然,在自己的舞蹈世界中擎开沧海,出入乾坤,“就是在生活中,将自己真实的内境表达出来,”他最后惊喜发现,“原来,这就是舒服,一种自在、逍遥。”


新唐人第七届“
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亚太区初赛8月1日在台北举行,图为少年男子组参赛选手郑登富表演。(陈柏州/大纪元)


新唐人第七届“
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亚太区初赛8月1日在台北举行,图为少年男子组参赛选手郑登富表演。(陈柏州/大纪元)

坚持到底,克服一切困难

“台上10分钟,台下10年功”,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学舞至今7年,郑登富也不是一帆风顺,也许是身体天生条件比别人好,常能得到老师特别的指导,但也因此,练舞时爱偷懒,直到国中二年级被老师当头棒喝后,他才痛下决心好好练舞。

正当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时,郑登富手受了大伤,有些动作无法做到位,感觉进步比别人慢,不过老师没放弃他,咬著牙,郑登富走过学舞过程中最大的挫折,如今,不管遇到什么挫折,他心中只有一念“坚持到底,克服一切困难”。

2014年,郑登富远赴美国纽约参加第六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有幸进入复赛,当看到全世界最顶尖的中国舞选手在舞台上的表现时,郑登富形容自己真的是井底之蛙。

回到台湾后,郑登富拼命练习舞艺,每天除了学校的基本练舞时间外,他还额外自练2~3小时,也就是说,他一天练舞的时间将近 8~9个小时,他笑着说,“我都是最晚回宿舍的那批学生。”

说到中国舞给他最大的改变,就是揣摩角色时,常需要阅读大量历史故事,找出扮演角色的生平事迹,从中了解到古人他们的内涵与精神层面,这给郑登富很大的启示,比如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使他学到,“不能为了利益成为忘恩负义的人。”

跳了7年的舞,“只把心放在舞蹈上,”这是郑登富认为跳舞最难的部分,他也强迫自己努力做到,“我在跳舞时,尽量做到不要太在意周遭的事物,专心在跳舞上”,“如果只注重外在的动作,看起来也就是动作到位而已,但是如果用心跳舞的时候,观众会被你的舞姿所感动流泪。”

经过6个小时的比赛,郑登富顺利入围,将于10月前往纽约参加中国古典舞复赛,他笑着表示,“非常期待可以与世界中国舞顶级好手一起学习切磋舞艺。”


第七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亚太区初赛8月1日在台北举行,少年男子组选手上场表演。郑登富初赛风采。(白川/大纪元)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清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