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特别是高官,大都有一句口头禅,称自己死后“到马克思那里去报到”,而他们的追悼会上最高的殊荣就是“杰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云云。真可谓“生为马列人,死为马列鬼”、“效忠马列,作乱中华”、“马列为魂,中华为皮”啊。

中国的毛粉红粉,发了许许多多高举马列鬼幡、为马列招魂、恨不得子子孙孙为马列传种接代的帖子。不知道中华文明历史上是不是有过这样的自我作贱的贱货群体。

最近,看到一则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帖子,不妨摘来看看。说的是周恩来妙对美国记者的提问。美国记者问:“你们中国明明是人走的路,为什么叫马路?”,被红粉崇敬的周恩来这样回答:“我们中国走的是马克思的道路,所以叫马路”。这样的回答是为中国人争气争光吗?恰恰相反,丢尽了中国的国格和中国人的人格。

根据一般理解,中国古代交通工具多为骑马或坐马车,也是有身份人的代步工具。因而修出比较平整宽敞的道路便于骑马和马车的通过,久而久之,城镇中宽敞的大路被叫成了马路。虽然这个说法没有经过严格的考证,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几乎属于常识的范围。

但经周恩来这一“豪情万丈”的解说,中国人的常识被踢开了,只剩下赤条条的对外来马列主义的孝敬表忠了。这与其说是中国人的自豪,不如说是中国人的耻辱!

马列主义是什么东西?这个前世纪在欧洲产生的极端思潮,经过所谓共产主义革命演变成了一场巨大的人类灾难,对人类生命尊严的践踏,对自然生产力的破坏,对优秀文明传统的毁灭,已经成为腥臭血污的罪恶记录留在了历史,半个世纪前发生的文化大革命,不过是其一连串罪恶的顶峰记录而已。

如果在马列主义甚嚣尘上、如流行瘟疫在世界上发生、人们还没有免疫力的情况下,受到感染发作,那可以原谅;如果在一个持续封闭的环境中被唯一的“理论”反复灌顶、“别无选择”而上当受骗,那也无须厚非。但是在一个已经被实践检验过为谬误,已经被其发源地国家人民扔进历史垃圾箱里,在已经打开门窗融入世界信息四通八达的当代,依然抱着马列的僵尸亡灵不放,甚至自甘充当那个西方破败极端理论的“掌门人”,在中国召开什么“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那就无法理喻:他们究竟是中国人吗?他们为什么离开马列主义就不能活了?不就是人们常说的“邪灵附体”的超级变态吗?不但如此,这个超级变态自己头顶马列垃圾,还骑在中国人的头上强迫中国人为它头上的马列垃圾背书——“抄党章”,其中最为奇葩的变态要数“洞房里面抄党章”了!

27年前的八九运动和六四大屠杀,可以简单归结为,觉醒起来的中国人试图挣脱马列桎梏回归中华的努力,遭到了异化为马列邪教门徒的变异中国人的疯狂镇压。这个案子是一定要翻过来的!

大道至简,正邪一线。

当下,每个中国人都回避不了这个基本问题:你究竟是中华儿女,还是马列子孙?!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