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南海仲裁火爆时 江绵恒双手被“剪”外交虚内忧实

乱象持续著,在美国黑人街头游行持续抗议,有的抗议者还阻断了高速公路。英国脱欧,整个欧洲乱象已经显现。南海仲裁今天已经出结果了,美国之音的报导中说:“联合国下属的国际常设仲裁厅星期二针对菲律宾在2013年对中国提出的起诉作出中国的九段线主张非法无效的最终裁决。裁决认为,中国的历史权益说不成立;礁岩不构成专属经济区;中国侵犯菲律宾专属经济区;中国造岛活动损害海洋环境;中国的行动不利于解决争端。”

我在节目中对南海仲裁一直是非常小心的,因为爱国主义能让一个人暴跳如雷,我认为中共也是在利用这个情绪掩盖着什么,因为它知道一定会产生作用。结果,今天我看到留言中很多人骂我的,大体的意思就是“共产党坏,你也不能不爱国。”这一点我当然赞同,但既然知道共产党坏,它成了的所谓国家,政体的内涵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就不能想得高一点?

举个例子,陕西公安,军队中立了二等功的军人下到地方做特警,结果没有指标,只能叫“工人警察”,不是正式编制里面的公务员。而他们的工作是镇压和打压老百姓,过去几个月来,打压老百姓的活儿干了,结果中共老板没给工资。他们在打压老百姓的时候,对老百姓说:“你为什么要上街游行?你为什么要给社会增添不稳定因素?你为什么不通过正规渠道,却上街捣乱?”结果这帮人打完人,替共产党维稳了,人家不给钱,他们也上街头了。

党是坏的,里面人也是坏的,但你不能给社会添麻烦,所以就不能上街抗议。这和“党是坏的,你不能不爱国”的道理是一样的。

再来看看党做的事,考拉赵威非得说自己出来了,自己的丈夫竟然都不见,接受了《南华早报》的采访,意思就是自己真的出来了。但她老公不知道她在哪呢。也就是说,她老公要确定自己的老婆是否安然无恙要看报纸。你说这是国家还是政党做的事?

但要让“爱国主义”充斥头脑的人理解这些真是太难了,就像洪水一样忽的一下就起来了,里面当然总是掺杂着五毛,说话不忘把妈带着。还有人骂我不爱国,通篇用的竟是英文。你说这爱国主义是什么东西?但在中共体制下真是管用了,它就是中共拴著老百姓的绳子,叫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老百姓不能有自己的准则,只能以党的准则,否则就是不爱国。

现在南海仲裁结果出来了,依著党的方式做也行,现在中国的舰队在南中国海,你打他,他打你,就这么打,爱国主义不就是打吗?那就打。但你要一这么说,他们又说了,打仗的时候一定是老百姓吃亏。

真打仗靠得就是实力了,2012年左右在南海的岛上中共开始建设军事基地,惹起越南和菲律宾这些国家的摩擦。正如俄罗斯打乌克兰抢占了一块地方,俄罗斯确实有这个实力,非说那块地方是他的,道理很简单,乌克兰当时不给俄罗斯那块地方,整个俄罗斯的黑海舰队就出不去了,当时这场仗就打了,那就是凭借实力说话了。

我一直强调南海事端一定会顶起来,主政的人要利用的是大家的心态,我认为国内是要出事了,这些事情都是同期进行的。

BBC报导《原中国电信董事长常小兵被“双开”查办》中说:“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星期一(7月11日)公布,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常小兵因“严重违纪”遭“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常小兵完全就是江泽民儿子江绵恒的“白手套”,有消息披露出来江绵恒在5月14日被干掉了,而常小兵并不是昨天被抓了,今天就砍了,而是被扣留了很长时间,选在今天拿出来用。常小兵在整个电信系统行使权力的过程也就是江绵恒赚钱的过程,完全是江绵恒在后面拿钱,但你没看见江绵恒的手,只看见常小兵这只手上的白手套。


“常小兵58岁,曾历任安徽省六安地区邮电局技术员,江苏省南京市电信局、江苏省邮电管理局网管中心工程师,江苏省邮电管理局电信处副处长,南京市电信局副局长。
1996年6月之后,常小兵历任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局长、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局长。从2004年11月起任中国联通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中国联通背后的创始人就是江绵恒,江苏是江泽民的老家,常小兵最得意的那段时间就是江泽民最赚钱的时间,是江泽民垂帘听政的高峰时间。常小兵后来调任中国电信董事长,但“据外界猜测,常小兵在中国电信任职不久,他遭到查办可能还是因为他在任职中国联通董事长期间的行为。”

所以打常小兵目标还是江家父子,而且选在7月11日把常小兵双开,这是完全故意的做法。和海牙仲裁南海事端是同一天。南海冲突引走了所有媒体的注意力,而且五毛全出来了,一定会把爱国主义情操给炒作起来。而我认为当权者真正的目标还是江家帮。

而据报导7月5日军纪委从中共空军前政委田修思家中将他带走,他的妻子被几名女工作人员架著一同带离。在外学习的田修思秘书也随即被“拿下”,这是继徐才厚、郭伯雄后被查处的第三名军中上将。

我认为这个时候杀田修思的目的就是震慑军队,随着江家帮的倒台一定有军中上将随着他们一起倒台,田修思在江家之前倒台一定是为了震慑现在的江家帮的上将和中将。

而这一段时间人们的眼光都集中在南海冲突,中国和美国会不会打仗,同时中南海的水正在被抽干,为的是平了上海滩。

德语《时代周报》网站周一以“用尽一切手段的宣传”为题,关注了在南海仲裁案前夕,中共当局多管齐下的宣传策略。

“央视的宣传主要针对的是中国人。而北京当局还在努力改变国外的看法。就在今年6月,中国外交官频繁在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印度的报刊上撰文,甚至还刊发到了美国的《华尔街日报》。而这些客席评论的基调都非常一致:中国当然占理,面对美国威逼的北京只是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

就是在外媒例如《华尔街日报》上买版面,刊登自己的内容。

“即便是《华盛顿邮报》的读者也无法幸免。自从2010年起,该报就同亲官方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进行广告合作。插页虽然标记为‘广告’,但其内容却与普通报纸无异,文章涵盖经济报道、熊猫轶事,现在还包括南海争端的消息,比如‘专家呼吁菲律宾和中国谈判’这样的标题。在《华盛顿邮报》的网站上,《中国时报》也设立了一个专区,文章标题都紧靠中国的官方立场:‘联合国代表认为中方行为合法’、‘必须阻止菲律宾’等等。”

这些内容转到国内的时候,就变成了外媒报导,而且外媒上是中国字,针对的是中国读者。对外国人无所谓,所以这些舆论烘托的是爱国主义情操的氛围,这种氛围会树立起大国强硬的形象,为今天主政的人使用。

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大笔大笔往外扔钱,而很多中国学生没饭吃,都是穿山越岭上学。

武汉被水淹成那样了没人说话,埋怨这个,埋怨那个,但被淹的还是老百姓。但爱国主义一出来,内忧怨气一股脑转为对外国的愤怒了,所以在中共的体制下爱国主义依然管用,也是唯一管用的、能够把人的情绪调动在一起的东西,靠它来稳定中国社会,统一中国人的思想和情感,也是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思想基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