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习近平清理团组织 斩断共产党血脉

【新唐人2016年05月17日讯】【今日点击】(2533-2)

提要
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已悄然展开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 石涛评述。跟前两天的节目一样,这集节目是我们预录的,外出还没回来,所以预录的节目呢,时间性没有那么强,但往往触及到都是大的问题。

在我们的节目当中,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大家分享,就是随缘吧!就是说节目中我们看到的是事情,但跟大家分享内在的核心呢,是我个人浅薄的对生命的认识。

就像梦想成真,这是我们一般说的形容词,在现实环境中,我们看到很多梦想成真的故事,对吧!

那有些人说我不敢梦想,我只能一步一步的来,因为梦想跟成真的距离很,有点大、有点艰苦。但是梦想成真,成为了人们一个形容词,而在我今天能理解当中其实梦想成真,在某种程度上不是形容词,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的真实反应。

它只不过是在不同的空间,随着时间的流失;在不同的空间,显现出来的时间的分隔性。梦想成真,作梦的时候怎么着睡着了,睡着了什么特点?人这边他是老实了,往那儿一躺就一块肉了,呼噜呼噜打呼噜,对不对?那也就是说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我们这块肉处于一种松弛的状态,处于一种思考停滞的状态,结果作了梦了。

如果我们人的生命,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灵魂和肉体,那我们睡着了就是肉体休息了,那我们灵魂处于什么状态呢?不知道吧!可是我们有时候作的梦非常的真实,那我能不能理解梦想的一切,所谓梦想的一切,是站在人的肉身的角度的观念、文化去形容的。但是如果站在生命的角度来讲,是我们灵魂真实存在的过程。

人睡着了、肉睡着了,停止活动了,所谓的停止活动,但实际是我们的灵魂,有机会摆脱肉体,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如果我们自己的灵魂,在另外一个空间做的事情,是那个空间不被我们肉体所认知,但却是我们真实存在的生命中的一部分。

梦想成真,如果一个人自以为是的东西太强,他就把自己梦想的那部分,其实是他灵魂本来已经经历过的部分,在人的这一面,在现实生活的一面,给它肉化了 这块肉肉化了。所以这个人活着,就是猴儿吃麻花蛮拧,他永远跟自己较劲,他永远觉得别人在整自己,他永远觉得周围的环境不顺应自己,他永远坐在那儿胡思乱想,他永远。

他胡思乱想的原因,实际就是自己的观念,在拧著自己的灵魂,那多使劲啊,玩命拧自己。那螺丝拧凸了算,所以明白的人就得看了哥们还拧啦,嘿嘿,拧死你自个儿,那脑袋拧一会儿下来了。那时候不就这么回事,还拧,劝不了的,劝不了。命,谁跟命劝不了的,所以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其实相当一部分,是跟着生命的纽带的关系。

正是这种理解我也跟大家讲过,没十九大了,没了。在讨论谁,王岐山退休啊,不退休,这都是瞎掰,这都是面子活,不是它真实的那一面,因为在它的过程中走到今天,一定就显现出这一面。

可是在现实的环境中人们太利益了,人们自然在讨论的,表面的十九大的来去。所以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很多人在讨论十九大,我们在节目中从来没讨论,很少讨论。但是呢因为讨论的人多嘛,在现实环境中讨论的也多嘛。

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已悄然展开

这集节目跟大家分享一篇文章,法广的,十九大,文章题目这么说的: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已悄然展开。很多这东西都是这么表象啦,那我的眼睛里认为有没有十九大,都很难说啦,对不对?如果这一段节目大家看过来,包括第一集,我们跟大家分享的,石涛评述的那一集,如果习近平已经在讨论的,政治局常委都要被砍掉的话,十九大跟我们原来以为的,中共体制的十九大、十八大、十七大 十六大,已经完全不同了,本质上已经完全不同。

它的本质的不同是指,中国共产党它的权力机构,在国家的当中的位置。我一直形容一个词,就是习近平在夺党的权,原因就是十八大他上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权利,就是个傀儡,所以在他上位之后,不愿意成为第二个胡锦涛,展开了夺权过程。

反腐的过程是习近平夺权的过程,从江泽民手里夺取权力的过程,从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夺取政权的过程,真实权力的过程,其他都是假的。首先它引用的是世界报的社论,世界报的社论提到说:中纪委4月25日,对共青团中央书记处通报整改。

直接说团中央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要害问题。4月14日政治局常委确认通过,将停办团中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本科班的方案,有分析认为,这是团派的大本营被清剿,断其血脉,那共青团社会主义接班人功能褪色的征兆。

我自己认为这不是团派大本营被清剿,团派本来就没实力,对不对?本来就没有力量,清剿不清剿无所谓,根本就无所谓。但是这里说的很清楚,共青团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功能褪色的征兆,斩掉了社会主义的血脉,斩掉了中国共产党下面的血脉,而不是团派的血脉,对吧!

共产主义接班人被斩在先,中共政治局常委将要被取消在后,两头掐,先砍尾巴, 后砍脑袋;先砍腿,后砍脑袋,就剩下中间这肉咕噜段,这是中国共产党。所以我认为不是这里评论的说法,这是共产党还在的说法,我说的是斩断共产党的概念。

文章还提到说2012年底,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接班之后,不断采取措施抑制,和不再重用团派干部,明里暗里打压,将团派官员闲置,这都胡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团派官员,什么闲置不闲置的,就那么回事,对不对?完全就那么回事。

团派是中共官僚体系中一个重要的派系,历两期成员遍布各级党政部门,这是原来中共体制当中,固有的团干部,团支部书记上去就那样,对吧!而不是团派本身的概念。团派本身的概念都是民间的说法,媒体人忽悠这些事情的说法,团派从来没有力量,它最早的是胡耀邦,成为了力量,结果被邓小平,喀,干了,对不对?

所以在我来说围绕着团派的说法的很多人,这是真正的政治的概念。而这一份政治的概念,就觉得,我觉得它站的角度很狭隘,就像我说的团派就是苹果派,永远是被人吃的,永远被人吃的,它是不是个东西?它绝对是个东西,但它这个角色就是被人吃的,而不是拿出来打别人的。

在中共官僚的体系内部,平民出身的团员干部、团派干部与红二代和太子党矛盾很深,形成抗衡势力,太子党妒嫉团派中的能人,认为他们不属于正统,嗤之以鼻为奴才,这都是很多文化人网上作家形容的。

因为团派本身就起不来,也谈不上能人,唯一我们说的能人,正常的胡锦涛算不算能人,是被邓小平利用,存心恶心江泽民的,然后跟它的派别是我们现在的总理,对不对?

那总理在这个背景之下,在薄熙来遭到狙击的情况下,结果曾庆红推出了习近平,习近平不知道是个套,压住了李克强,而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吵闹的 对不对?李克强也好、胡锦涛也好,没有任何反驳的力量。它说而团派则看不起太子党的无能傲慢,但又缺乏自信和无奈,如胡锦涛不折腾的哲学。

文章最后说:那习近平要从制度上,切断团派上位的香火之意。团派根本就没香火,没有什么切断不切断的,否定共青团,是否定中国共产党,能要习近平命的是中国共产党,而不是什么团派。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