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马晓力:红歌会为文革张目 给中央挖坑

【新唐人2016年05月13日讯】【今日点击】(2528-1)

提要
红歌会”事件惹争议
马晓力:红歌会为文革张目 给党中央挖坑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在做这一集节目的时候,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大火,在砂油田的重镇那个地方,它过火的面积一宿之间扩大了一倍,现在已经烧到了它临界的萨斯卡通省。现在的天气极其高温,干燥、大风,那就一点儿招都没有。我看包括香港媒体,和世界其他的一些大媒体,都在报导这件事情,眼睁睁就看它烧,一点儿招都没有。

这是香港有一个人,写了一篇东西就提到说,有关世界气候峰会,要把世界的温度控制在,就是世界的温度,它的上升不能超过2℃,在一定的时间里面。他特别提到在工业化革命之后,大概到了,我忘了是到了,是到了上个世纪末还是什么时候,世界的气温,平均气温升高了1℃,就带来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场面。

而阿尔伯塔省的大火燃烧的地方,是靠北部,加拿大的北部,那个地方是冻土层。黑龙江的人肯定知道什么叫冻土层。在它的一年四季当中,在它的地下一定的厚度的时候,它温度长期在零度以下,所以那部分土是冻土。但是随着气温的升高,这部分冻土本身就开始融化。他提到一个, 他说如果这些冻土,大面积冻土融化的话,他举个例子,比如说格陵兰岛靠北,如果它的冻土的本身全都融化的话,那它自身会产生众多的甲烷气。

而这甲烷如果产生的话,要超过我们现在看到的,人工造成的所谓二氧化碳,它就直接给整个地球的温度,带来了相辅相成的恶作用。那就会在更多的地方,出现了类似现在在阿尔伯塔省,加拿大发生的野火,自己著起来了。一旦烧起来,没人能控制。其实换个角度来讲,科学给予了我们一切。而按照世界气候大会的讲,那正是工业化革命,正是二百年前左右。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人们延长了自己的手臂,这是柯云路写大气公司时候说的,延长了自己的手臂,却摧毁了自己大脑的智慧。

那柯云路写过习近平,新星这个电视剧,电视连续剧。那柯云路当初他采访过很多大气公司,所以让他非常吃惊的,让他的结论就是,这世界的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就是一张纸从桌子上掉下去,它都是被安排好的,它都是在另外空间已经发生的事情。那如果是事情被安排好的,那在现实人的生活中,出现了这种突如其来,失去控制的事情,正是人们过去的所作所为,给今天在人间带来的反映。

而在人大会堂的红歌会,德国之声有篇评论,文章题目这么说的:红歌会事件惹争议。被质疑文化大革命再现的大型交响演唱会,在希望的田野上,引发争议。

主办方和审批方相互发表声明,指出与中宣部无关。我跟你说中宣部死定了。我记得有一个有钱的人说出事儿了,是个什么女婿,然后一定贾庆林的女婿,一定要找了星岛日报的记者,陪着他从香港进了深圳,从深圳又回到香港,没事儿,没管他。然后不接受星岛日报的采访,又刻意把跟共产党死磕的,苹果日报的记者叫来,进行专访,说我没事儿,你麻烦大了,就这么回事儿。

“红歌会”事件惹争议

你别看很多人赚了钱了这个那个,我跟你讲贪生事儿的时候,它就这样,就是这样。这里拼命说跟中宣部无关,我跟你说中宣部死定了。观察家认为,该事件为中共最高领导层,内部政治角力增添了新的材料。宣传系统会引发一场地震的,谁都明白。那文章里特别提到说,在音乐会的舞台的背景宣传画当中,特别打出了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比金胖三儿还狠,这都真的。

这对于年轻40岁以下的朋友,根本就不知道这什么东西,说什么,那这是。40岁以下的,1976年之后这东西都没了。那这里提到马晓力,这是红二代了。马晓力在社交媒体上直接讲,这是开历史倒车。主办方五十六朵花文工团,团长陈光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说,我们只是演员,对我们来说我们做好自己的艺术,唱好自己的歌,这对我们来说是更重要的。我们可能对别的事,包括团办组织之间的一个事情,也不一定很明白或者很清楚,还是请最终官方说明为准吧,我们自己就什么都不说了,我们只是一些演员,有些东西我们是不能回答的。

如果你是女的,别人给块糖,你跟他走不走啊?在家里妈教育女儿都这么说喔,这女孩子啊,别人家给块糖跟着就走了,对不对。一句话,我说的意思,你什么都不清楚,我真的不知道,什么的都是人家办的事儿,这事儿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你干嘛来了?你干嘛去了?你是傻了,你是拧了,你是呆了,你是刚从安定门医院出来的,没错吧?但最后他说了一句实话,有些东西我们是不能回答的。那你是演员吗?但是这话呢话里有话,你要给我放在案板上,剁死我的时候,我一定叫,这在北京混的都这样。

明报引用知情者的消息讲,这个办公室是中宣部的临时项目。中宣部都有临时工,不仅人有临时工,连项目都有临时工。所以临时工的概念很简单,出了事儿就没了。这是什么社会?共产党,我一直说共产党不是人。有人说你就会说这两句,用说别的吗?那文章介绍说,中国歌剧院西城区,出于舆论压力而撇清关系。绝不是舆论压力,它根本不怕,但它怕栗战书,它怕习近平,对吧。而马晓力的话说,这场演唱会无论政治上,和经济上都有问题,必须严肃查处,肃清影响力。

那观察家认为,这给北京最高层内部的权力斗争,增添了新的料。很清楚的可以意识到,那当局一定会对它进行调查。中宣部,刘云山,那这一条线就下来了,对吧。那收了钱了,那收了钱,钱上哪去了?谁收的?当初你们谁策划?

这事就故事就多了。所以这里关键的问题就是说,在红歌会上,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唱完这个歌,就唱歌颂习近平的歌,所以就把毛泽东、习近平、文革、封杀,跨在一条线上。在这件事情上又出了事情,而这条线是过去4月分、3月分,春晚之后,人们在网络上探讨最多的。

马晓力,那据说这件事情之后,她通过媒体有个说明。马晓力是马文瑞的女儿,马文瑞是政协副主席,所以她是标准的红二代。她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么说的:公开信,写给栗战书的公开信,她说是我写的。为什么写这封公开信?她回答挺有意思,她说她反对的是文革的气氛。她经历过文革,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所以她极端的敏感。

马晓力:红歌会为文革张目 给党中央挖坑

她讲说我第一眼看见这东西,就很不舒服,我感觉回到了文革。那文革是什么?

他组织者要利用这个活动干什么?她说这其中包括了个人崇拜、个人迷信。那在党的历史上,无数的历史经验都证明,凡是搞个人崇拜、个人迷信的,都没有好结果。凡是搞这个东西的人,必定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和政治企图和有野心。马晓力讲说我毛骨悚然,让我觉得一夜之间,回到了文化大革命。

记着问她,你在人民大会堂演出的话,包括像现在一些抗日神剧,和红色经典再现,是用极左思潮来赚钱吗?她说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在这个地方,在人大,在大会堂演节目,没有部一级的证明,没有他们的放行,是根本进不去的。那这里说得很简单,那这是中宣部的部长一级的,对不对。他们通过,才有机会进入这个人民大会堂演出。她说我自己就是从中职机关出来的,我知道那工作是怎么做的,把这个责任往下推,为了赚钱太肤浅了。我是冲着他们,是不是要往文化大革命的回头路上引导,释放信号已经很明确了。而到现在这个时候我不会让步的。

我跟大家讲过,在如果你品到文革的风声,文革真正的实力,真正的力点,在于毛泽东打掉党内所有的敌手。那习近平让你们,让大家伙说把他给骂成纯粹就是习左的包子。骂完之后,他一翻手就能把这些人砍了。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