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然:中共为什么注定战胜不了法轮功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开始镇压法轮功的时候,曾宣称:“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他信心满满的下令“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扬言对付不了法轮功,简直是 “笑话”。然而,十六年过去了,中共国认定的所谓最大 “敌人”法轮功,不仅未被消灭,反而影响越来越大。法轮功学员的声音传遍世界,越来越多的民众对法轮功抱以同情和敬重。擅长折腾和各种运动、在镇压民众中屡次得手的中共强权,这次成了真的笑话。

事物皆有定数,政权亦如此。反观中共镇压法轮功的这段历史,把中共和法轮功的做一些简单的对比就知道中共镇压法轮功,是一个注定失败的结局。

一、用恶与用善

中共镇压法轮功采取的所有手段都是以恶为基准的,这是其作恶起家、靠作恶赖以维继的行为惯性。近来流传甚广的名著《九评》对中共的恶劣本性有精准论述。迷信斗争、暴力和专政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将中共几十年运动和折腾中积累起来的邪恶的手段悉数用到迫害法轮功上,这些手段包括:邪、骗、煽、痞、间、抢、斗、灭、控。

在诸多的镇压手法中,开动宣传机器造谣、栽赃、抹黑;动用国家机器抓捕关押、关洗脑班、酷刑折磨,以营造社会恐怖;控制经济手段如罚款、经济处分、开除公职以控制个人生存空间;加强监控、谈话、威胁、骚扰等以造成心理恐惧;甚至在种种非法手段强制转化的同时,盗卖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牟利,将人类文明史上的邪恶推向极点。

中共之所以敢对修炼人下如此恶手,其中一个原因是基于所谓的“调查研究”。在其搜罗证据,准备加害法轮功时,混到法轮功学员中的中共情报人员调查中得到普遍印象是:法轮功学员修善,崇尚真善忍,信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党魁江泽民的一个逻辑是:法轮功学员好对付,在中共的斗争哲学中,“善良”几乎就是弱者的代名词。所以凭中共邪恶的能力,它们相信对付这群崇善的人群简直易如反掌。

然而恶贯满盈的中共,怎懂得善的力量?法轮功学员修善,不仅体现在个人生活中,更体现在面对邪恶的迫害上。

法轮功学员们的所有做法,都平和理性,没有任何暴力和极端的倾向。他们按照法律程序找各级政府部门反映,向人们介绍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体会;向国家各职能部门写信,表达自己对不公正处理法轮功的看法,希望政府改变不公正的做法;在所有合法途径全部走不通,中共根本不想收手停止迫害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所谓“反击”行为是劝人们“三退”,即劝民众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告诉人们心理上摆脱中共,解除对中共发的毒誓,在天灾人祸到来的时候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自救,从而在老天惩罚中共的时候远离灾难。

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应对同修被迫害,行为同样和平理性。他们通过正常途径向国际社会的人权组织呼吁;向各国政府说明情况,告诉他们什么是法轮功,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为使更多的人民众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他们自发办报纸、电视台,创建网站,给中国大陆打电话,参加海外的社区游行,甚至组建歌舞团,所有做法都在正常社会合法渠道中进行。在世界范围内,法轮功学员的智慧和能力,向世人展示了大法的祥和与美好。

中共用恶,法轮功用善。中共的恶表现在目标上践踏信仰的基本权利,行动和手段上违反宪法和法律的程序,后果上全面践踏中国社会公平正义和社会正常运行的秩序。相比之下,法轮功学员在行动上遵循合法的程序和途径依法表达,在目标上为争取法律赋予的基本权利,方式上通情达理循规蹈矩,客观上成为维护社会正义的强大力量。

善恶有报是世界各种文化普遍的信念,在越来越多的民众明白了迫害惨烈的真相时,那是人们良知和正义与邪恶决裂之时,也即是法轮功赢得民众的认同和道义支持,唾弃中共之际。

二、用骗与用真

为了让老百姓相信,中共拍脑门所做的草率决定具有合法性,中共的一贯做法是骗。中共的骗术登峰造极,不仅编造历史,吹嘘美化自己;而且歪曲篡改社会事实,对自己造成了所有失误涂脂抹粉竭力加以掩盖,同时对自己定义的“坏人”栽赃陷害,行骗是中共绑架老百姓的惯用黑术。

在连篇累牍的造谣攻击中,最广为人知的骗人故事是二零零一中央电视台推出的自编自导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中共找几个不练法轮功的人,到北京天安门前去自焚,然后用各角度的摄像机,按照电影表现手法,剪辑合成一个所谓的新闻片,向社会播放,以达到对法轮功学员抹黑诬陷的目的。

中共编造的“一千四百例”所使用的手法和伪自焚一样。官方通过收买和威逼,罗织一些不练法轮功的人来冒充法轮功学员,让他们扮演练功受害致死的角色。那些一千四百例中许多人的亲友证实,那些人根本不练法轮功。

至于其它数量庞大的所谓报道、伪证和攻击,更是在不允许法轮功学员辩解,剥夺了法轮功学员言论权的情况下的单方面诬陷之词。如所谓海外敌对势力支持,法轮功和党争夺人民群众,美国给法轮功学员开工资等等。但对中共违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有做法严加保密,对法轮功学员的合法申诉不予理睬,对非法的抓捕、经济、肉体与精神的各种非人对待予以鼓励和奖励。

法轮功信仰的一个重要原则是真。在中共铺天盖地宣传下,面对不了解自己的组织和民众,法轮功在这种一边倒的舆论环境下,任何一个微小的不实之词都可能严重损害自己的声誉,不仅影响追随者的信心,尤其影响对自己报以同情的民众的信心。所以,法轮功唯一稳妥的能应对原则只有用真。这也是法轮功学员在过去被迫害十六年所有努力的一以贯之的线索,他们向世人将述法轮功传播中真实的故事,告诉人们认为法轮大法好的真实的理由,纠正法轮功被中共歪曲的描述,还原法轮功袪病健身的本来面貌。

现代社会传播途径丰富,每一种媒介的用户,几乎就是一个求证者。在他们有足够的信息可以自己判断的情况下,中共习惯用骗的伎俩越来越易于被识破,谎言维继越来越困难。而法轮功学员所讲的真相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自古以来人们相信,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随时间的推移,真相必将浮出水面。靠谎言和造假起家的中共已经越来越难忽悠老百姓,人们对中共无恶不作的秉性的忍耐也达到承受的极限。而用真的法轮功及其修炼群体,却随着在对真的一贯坚守中赢得并积累著愈亦广泛的社会信誉。

三、用钱与用心

行恶是要付出成本的。这些成本包括有形的,如:迫害执行者的工资、奖金和职务,再如监视法轮功学员的窃听设备和工作人员;还有许多无形的,如:维持谎言迫害的舆论环境,老百姓认识真相后对中共和政府的心理厌倦。在中共没有准备停止作恶的情况下,中共依赖的主要成本是钱。

中共将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一用于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些老百姓的血汗钱,本可用于改善中国人的教育、卫生、住房,扶持贫困地区百姓就业;改善全民福利,提升公共设施等等,总之可以做很多利国利民的正事。但中共把老百姓大把的血汗钱用来对付修善的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按监控器,建关押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大把地撒向国外去收买、渗透海外媒体,派特工到法轮功学员内部探听所谓情报,渗透到海外各种组织和机构,以达到阻止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目的。

面对国家机器做后盾的流氓政权,弱势的法轮功学员可用的资源是自己的心,用每个人微小的努力以改变不公正的对待,用修炼大法给自己带来的智慧和毅力去维护自己的基本权益。

在受到中共宣传误导的许多中国人的脑海中有一个神话:认为法轮功学员无论是在领馆前静坐抗议,在街上发真相传单、劝三退等等,都是因为拿了美国政府的钱。而且他们认定,没人发钱,人就不会做事,他们认为法轮功学员亦如是。因为只看重钱的思维方式想像不出其他做事的出发点。

这样的误解表明,许多中国人偏信中国的谎言,且对国际社会民主政体,尤其是美国政府如何花钱并不了解。退一步讲,即使美国的民选政府通过合法的途径,征得自己纳税人的同意资助给法轮功学员用于抗议中国政府,那中国大陆的学员几乎完全没有途径领到这笔钱,他们为何具有同样坚定的心,以改变人们对法轮功的误解,停止中共非法镇压的不公对待,为自己争取一个合理的评价呢?唯一的解释应该是:法轮功学员用心做事,才能以不屈不挠,一当十。

无论是写文章,办报纸,做网路,发真相资料,向人们讲述受到的不公对待,还是征集反迫害签名,劝人们远离中共邪恶做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自己时间和能力范围内,做力所能及的事情。需要钱和必要的资金,他们就从自己有限的收入中挤。而崇尚金钱,用钱办事的中共根本没有智慧预期,没有受到任何组织和团体金钱资助的法轮功学员,用心反抗迫害、捍卫自己信仰时,会有如此强大的耐力和如此持久的毅力。

四、力量的对比

十六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历了巨大的磨难,在逆境中,他们没有逃避、没有消极沉沦,也没有背叛自己的信仰,在持续的讲真相中,人们认识了法轮功的智慧和力量。相反,中共志在必得的迫害中,充分现出了丑陋、邪恶、伪善的原形。法轮功在反迫害中获得了越来越多正义的呼声,唤醒了越来越多民众对真善忍信念的正信,多个国家、团体和无数民众开始向中共对法轮功的人权迫害说不,他们意识到,对邪恶默不作声就是与邪恶为伍,最终损害的是自己。中共战胜不了法轮功已成定局,而中共却在维持迫害中,积累著奔向末日崩溃的力量,法轮功却在广大民众心中乃至人类和平抗暴的历史中书写了伟大的丰碑。是非善恶终有报,在中共末日指日可待的今天,人人都需要在这段历史大幕拉上之前,做一些静思默想,对生命的终极意义有一个全新的梳理与诠释。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