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未闻 《炎黄春秋》曝晋绥土改骇人酷刑(慎入)

【新唐人2016年02月29日讯】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中共为了吸引更多的农民为共产党卖命,在其占领控制的“根据地”发动了抢夺地主财产进行再分配的所谓“土地改革”(简称土改)。中国大陆知名的《炎黄春秋》杂志曾发表过一篇对当时晋绥土改的纪实报导。其中,几位历史亲历者讲述的那些“斗地主、分浮财”的斗争所采取的暴力手段,极端残酷、惨烈,骇人听闻。

中国当代人文学者智效民在《炎黄春秋》2013年第2期上发表的《晋绥土改中的酷刑》,提到了他曾看到的两份关于土改的材料,其中记述了1946年之后的几年内中共在晋绥地区搞“土改”时的惨烈情况。

第一份材料是著名民国史专家李新的回忆录。这篇文章中回忆录1946年夏,薄一波主持晋冀鲁豫中央局工作时永年县的土改运动。当时,李新被派到永年县县委书记,他一上任就遇上斗争汉奸宋品忍的大会。

据李新回忆,当时参加大会的人数以万计,会场内外贴满了标语。斗争对象宋品忍被绑在前台柱子上,成千上万的群众高喊口号,气氛异常激烈。批斗会进行到最后,一个老太太突然上了主席台,一边哭喊著,一边从怀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尖刀,先敲了一下宋品忍的脑袋,然后非常利索地抓住宋的耳朵,嚓的一声,耳朵被齐根切断,顿时鲜血飞溅。这时全场沸腾,人们一致高呼:“把宋品忍千刀万剐,碎尸万段!”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局面,李新立即召开临时会议,对与会的其他领导人说:群众的愤怒可以理解,但这样做影响不好,应该出告示将该犯枪决。没想到宋品忍被枪决后,等到人群基本散去时,李新在现场看到宋的尸体只剩下几根骨头。(《回望流年——李新回忆录续篇》第5-7页,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8年)。

第二份材料是中共党内部自相残杀的事例。

据《牛荫冠纪念集》中记述,曾经担任晋绥行署副主任、党组书记的牛荫冠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一个“晋绥党史座谈会”上发言时曾讲了下面这段话:“我记得晋绥党校搬家时,从兴县搬到宁武,沿途发现被打死的区乡干部不少,其中有一个区长(名字记不清了)被绑在树上,用树皮刮他的肉,满身流血,刮到骨头,最后刮死。听说,这个区长过去的工作是非常好的,抗日工作很积极,对人民很热爱,对上级党的指示积极执行,可是,这次运动中,他被活活刮死了。”(《牛荫冠纪念集》第321页,中国商业出版社1996年)

这段话说的是1947年底或1948年初的事,当时已是晋绥土改运动的后期了。

曾任《山西文学》编辑部副主编的鲁顺民,曾经利用回乡过年的机会,采访了一位74岁的张老汉。之后,他在2004年第4期《山西文学》上发表了《关于土改,我对你说》。

据这篇采访手记的叙述,受访者张老汉是河曲县城关人,1947年土改时,他才十六七岁。他三叔参加了贫农团,要他也去闹土改,因此亲身参与了这场残酷惨烈的运动。

据张老汉回忆,土改一开始时,村里先成立了农会临时委员会,对当地所有的人划分阶级成分,包括“普通地主、化形地主、破产地主、普通富农、生产富农、富裕中农、中农、下中农、贫农、雇农、恶霸”等等。

定好成分以后,就开始斗争了。斗争的目的是“起浮财,挖地财”,就是要抢夺地主富农的一切家产,包括粮食、家具、衣服和住宅,要将地主富农藏起来的财产(主要是现金和金银财宝)全部挖出来。于是,整个县城每天都能听见打人斗人、呼号连天的声音。在开会斗的时候,对被斗的人采取的酷刑主要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方式叫“磨地”。开会前,先在会场的地面撒上有棱有角的炉渣,没有炉渣就撒些六棱八角的锋利的菠菜籽。开会时,先把被斗争的人一把推倒,然后让两人提住被斗者的脚后跟一上一下来回拉。到了后来,又发展成将把被斗争的人脱掉衣服,光着上身正面拉反面拉。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什么人也禁不起如此折腾。如果家里有点财产,早就全部招了。

张老汉讲了一个极其惨烈的事例:贫农团知道县城东门外有个姓周的药铺掌柜有钱,就开始斗他。周掌柜开始时“拒不交代”,就被脱光了上衣开始“磨地”。当两个贫农团成员用手提着他的脚后跟在场上拉来拉去的时候,还有人往场里扔了两块青石蛋蛋,只听见周掌柜的脑袋在青石蛋蛋上磕的嘣嘣乱响。一两个回合后,周二掌柜只好坦白了藏钱的地方。贫农团按照他的坦白交代,找到两三百块大洋。但他们认为不够,就继续拿周掌柜“磨地”。这时,一个叫张毛女的女人在周二掌柜的肚子上放了一个小石磨,然后自己坐了上去,指挥说:“拉上走,看他说不!”

于是几个人把周掌柜拉出大门,又拉出城门,绕着城墙转了一圈。后来,当张毛女从磨子上下来时才发现,周掌柜不仅早已咽气,就连后脑勺也被磨塌,脑浆流了一路,后脊背的肋骨全部裸露在外,一根一根白生生的,就像打场的链枷一样。

第二种方式叫“坐圪针柜”。这种办法是先把放衣物存粮食的大躺柜抬出来,抽去中间的挡板,活像个长方形的棺材。然后在柜子底上均匀地撒上剁碎的酸枣树圪针,再把被斗的人脱光衣服,赤条条地扔进去,盖上盖子。外面的人再往柜子底上放一根檩子,从两头上下颠来倒去。于是里面的人便从这头晃到那头,再从那头晃到这头,直到里面的人说出藏钱的地方为止。

第三种方式叫做“扔四方墩”。当地人把长城的烽火台叫做“四方墩”。贫农团把那些“顽固不化”的人押到三四丈高的四方墩上往下一推,摔死受刑的人。有时候扔一次怕摔不死,就再扔一次。后来人们不愿意费这力气,就干脆从上面往下面扔石头,照受刑的人的脑袋上砸,直到他死亡为止。

据张老汉回忆,当时有一位姓韩的教书先生,被打成化形地主。贫农团的人看到他老婆每天提个篮子捡料碳,认为她是有钱装穷,便把她捆了起来。韩妻是个性情刚烈的女人,不肯配合,于是她受尽折磨。韩妻先后经受了火钳子烫、磨地,坐圪针柜等酷刑。最后,她被带到四方墩,被剥光上身的衣服往下推的时候,一个姓田的少先队员为了留下她穿的裤子,将她的裤腰带松开,然后揪住裤腰带把她推了下去。第二天,这个姓田的人将那条裤子卖给了地摊。

张老汉的外祖母是个寡妇,因为经营了磨房、当铺、粮库和两只渡船等一摊子家业,土改是也遭到非人的折磨。张老汉说:“土改时,她被捆起来打过,火柱烫过,磨过地,最后还在耳朵里钻上捻子点灯——,最后,还是被枪崩了。”

张老汉清楚地记得,当时“冰天雪地,斗死的人都不允许去收尸,谁要收尸就认定是狗腿子,一旦定成狗腿子,斗争起来比真正的地主还厉害。后来,那些被斗死的,被抢毙的,都赤红溜棍扔在野地里,远远地就看见一群狗围着尸首争抢……尸体上的衣服早被人脱光了。”

张老汉说:“这种混乱局面大概持续了三个多月,一共打死多少地主,不知道。但仅我知道的就有十多个。”

相关视频【禁闻】中共“消灭”地主 台湾土改没死一人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