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绝望招附体 手捧宝书看3天 苦去甘来好幸福!

【新唐人2016年01月05日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个世界究竟“有神还是无神”?世界有神佛存在的,神奇真实的事情发生在大家生活中,只是你信不信的问题。如果你真的相信,你也会得到神佛护佑、善报、福寿的。神奇的事实用现代科学没有人能解释得了。

每个人在地球这块土地上生活,吃五谷杂粮都有生病的时候,劝大家不妨试一试,有句话请记住:“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又不要你多付出什么,你也会收益多多。真心希望大家也能像例子说的那样。你看明白了,不但去病了,还会得到一个健康身体、有一个对未来美好的选择。请看明慧网的报导,详细内容如下:

绝望中得遇大法 修炼三天病症消

〔大陆重庆来稿〕我出生在农村,家里姊妹五个,田地不多,一家人生活很是清苦。十一岁那年,为了减轻父母的压力,我辍学在家,参加劳动挣钱了。挑煤炭卖、贩水果、种菜卖菜,半夜起来搭个板凳推磨,做好豆腐,天一亮挑到县城去卖。十二岁时上过一年初中,十三岁又辍学了。从十四岁起,我正式做起了各种小生意,还帮人打工,什么赚钱我就干点什么。挣点钱以助父母供养一家大小。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做生意?要是现在,十四岁的孩子还在撒娇呢!

我知道自己的命苦,人家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一点都不假。记得四、五岁时,父母干活去了,我一人在家,有两次掉入粪坑中,农村的粪坑都是一、两人那么深,父母回家后没有看见我了,到处找我,最后从粪坑中将我捞了起来,幸好还有一口气,死里逃生捡回了一条小命,两次都很危急!

还有一次最危险的,那是在我读小学四年级时,学校要修建,我们全校同学去小河边给学校搬沙,我们几个女生手牵手过小河时,我不慎掉入了小河之中。湍急的河水把我冲走了几十丈远,冲进了名叫龙潭沱的深潭里,那里水很深,只要是从这里掉下去的,从来没有一个生还的。但是我被冲进去之后,被那里面的漩涡漩入了龙潭沱的潭底,凭我的直觉知道,那潭应该有十多丈深吧!因为当时我好像没有迷糊,意识清醒,落入潭底后我心里想着,我得出去呀!这么想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果真就自己像走平地一样走出了水面,走到了岸边!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我死而复生,特别是我自己就这样走了回来,让全校搬沙的几百名同学惊奇万分;他们说:水淹你的时候,我们都吓坏了;你活过来了就更吓人了,你就这样自己回来了?真奇怪,太好了!你没事了!只有班主任老师狠狠训了我一顿。

人们常说,人不该死终有救;三尺头上有神灵;一点也不假!当时暗暗感谢神灵!现在想来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一、婚后病魔缠身

我二十三岁时结婚了,婚后曾因病卧床不起长达五年之久,吃的药渣吹点儿牛有一大车。特别是到了二零零五年,我也三十八岁了,又患了重病,医生说是乳腺增生,胸部肿块很多,连两腋窝也长满了,两个手臂不能上下活动,双脚不能走路,走路只能脚在地上慢慢的移动一小点,多移动一点身上就要抖动一下,这一抖动就感觉身上钻心的疼痛,所以那段时间都是亲人们轮番的两个人扶着我慢慢的走动。我自己去找了一个熟人医生,我不经意的问他,乳腺增生是什么症状?乳腺癌是什么症状?因为他不知道我得了此病,他就一一给我做了解释,我一对照自己的症状,我才知道自己已经属于乳腺癌晚期了!我绝望了。但还不死心,到处找人治疗。

不久听一个朋友说,有一个会××功的老师很灵,你要不要去试一试?我说行。这样,我就跟这个会××功的去学了。结果招来了大蟒等十二种祛病健身的症状,我像疯了一样,到处乱跑,神魂颠倒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我随时都能看见我的沙发上、桌子旁,到处都是很粗的大蟒蛇,吓得我大惊失色,不敢在家里住! ××功老师也拿我没有办法了,一直陪了我一个多月,不敢离开我,怕我出事,这个时候,我对治病完全失去了信心!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还是乱跑乱动。

二、缘归大法

就在我精神快全面崩溃时,我打电话给在重庆的叔叔,他叫我修炼法轮功。他说,只有法轮功能救你!就这样,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天,我找到了当地修炼法轮功的一位退休教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教会了我炼功动作,当我双手捧著《转法轮》,我的脸上热乎乎的,感觉舒服极了,一边读著《转法轮》,累了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第三天,就三天,师父就为我清除了身上所有的附体状态;身上所有的病业,见到了法轮功,哪怕是癌症──还是晚期,也就小菜一碟;还给我开了天目──我能看见许多别的同修看不见的东西;感觉自己真的有顶天立地那么高;炼第三套功法的时候手像冲到了云霄之中;炼静功时,就看见我的周围,有好大的一片,好多好多的我在和我一起炼功;还常常看见弥勒佛,慈祥的望着我!我感觉好幸福!

感谢师尊为徒儿净化了身体、身心,还感谢大法给了我福报!我按照师父的教导,以“真、善、忍”为标准,处处为别人着想,现在我经营的生意,一直红红火火到现在,全家老少都跟着受益匪浅。

小女孩的不幸与幸运

〔大陆河北来稿〕妻子的一位同事,她的孩子叫小玉,去年因病在北京儿童医院住了半个月回家了,我们到她家去看望。孩子小脸蜡黄,窝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看着我俩。那种无助的眼神,似乎在告诉我们她在医院里承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

妻子的这位同事平日里说话大嗓门,今天一反常态,话语缓慢,声音很小,告诉我们:孩子病情非常严重,不及时治疗有生命危险,光治疗费就花了十几万。她们俩口子半个月都没怎么睡觉了,天天都得往医院跑,弄的真是精疲力竭憔悴不堪。孩子虽然回来了,还得在家里继续治疗,过一段时间再去医院检查。孩子的爸爸不在家,到北京给孩子买一种往嗓子喷药的仪器,当地没有,得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回来。

我们劝慰她不要着急,让孩子多休息增加营养,不要着凉。

孩子的奶奶修炼法轮大法,经常给他们一家子讲大法祛病健身的故事。孩子天真可爱,总是与奶奶念“法轮大法好”。可是作为外科大夫的父亲和大学毕业的母亲,总是认为有病必须得吃药,这种药不管事换另一种药,这种治疗方法不行换另一种,一直听不进去奶奶的劝告,奶奶也很无奈。

过了一段时间,又听说孩子的脊椎变形了,还需要再动手术。这可真是漏屋又遇连阴雨,这么小小的年纪,又要遭受手术的痛苦。

父亲作为一名医生却不能使自己的孩子身体强健,病却越来越多,身体越来越差;作为知识分子的母亲冬天怕孩子冻著,夏天怕孩子热著,饮食起居照顾的非常周到,可也没能换来孩子好的身体。因为孩子的身体他们经常吵架,他说这么办、她说那么办,孩子受了不少罪。作为父母的他们也非常苦恼。面对病痛中的孩子真是心疼,但又束手无策。

孩子受了这么多的罪,只能默默的承受着。一天我们夫妻二人带了礼物,又来到妻子的同事家,看到病痛中的小玉真是心疼。我和妻子劝慰他们:小玉奶奶也是医生,以前毛病一大堆,天天都得药陪着,自修大法以来从没有吃过一粒药,这是你们有目共睹的。为了孩子的身体健康,你们全家人一起学学《转法轮》,改变一下观念,免得天天为孩子的健康提心吊胆,吃不好、睡不好。小玉奶奶在一旁也说:一家人要都学大法多好。

就这样他们夫妇俩决定试试看。一家人拿起了《转法轮》孩子学的最认真。孩子天天与奶奶读《转法轮》,背《洪吟》中的诗。有时还与奶奶一起去发真相资料。

当我们今年正月再去他们家看孩子的时候,发现小玉长胖了,个子长高了身体壮实了,再也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了。他们说经检查不用再打针输液动手术了。

一天我给他家送去一些真相资料,她隔着门窗看到是我来了,蹦跳着过来给我开门,边跑边大声的喊:奶奶,奶奶,您看谁来了,好消息又来了,我们又有的发了。在我和小玉奶奶聊天时,她就像快乐的小鸟一样,骑上三轮儿童车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转自《明慧网》略有删节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