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当代版牛郎织女 续写动人的奇缘与气节故事(下)

【新唐人2015年12月10日讯】(新唐人记者唐明报导)天津造价工程师周向阳和唐山的李珊珊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他们经历了三面之缘七年等待的特殊情缘和婚后的不平凡六年,在这接近十三年里,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三年,被外界喻为“当代版牛郎织女”。夫妻俩的奇缘故事,曾经感动了许多民众,有多少人为他们呐喊,也有多少民众营救声援而签名盖手印,还有多少民众在监狱外迎接李珊珊共同齐声呼唤:“珊珊,出来!”,呼喊声响彻监狱令警察瞠目结舌。

可是,这一次夫妻俩才相聚一年多,今年3月他俩再次被非法绑架,目前正面临非法开庭。夫妻俩不屈的气节催人泪下,他们的感人故事至今还没有结束,再次写下新的一笔,引起社会上的广泛关注。让人们看到了这类痛断肝肠的故事不仅发生在河北这片自古称为燕赵的大地上,在大陆各地也正发生著;也让世人看到了中共丧失人性的、极端邪恶的丑恶面目。


天津的造价工程师周向阳和唐山的李珊珊多次被非法关押(网络图片)

一位母亲的伤痛

周向阳的母亲王绍平曾经控诉说,江泽民从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16年了他们家只过了四个团园年,他们家不知翻了几个底朝天,炕都拆了,害的一家人聚少离多,向阳在劳教所和监狱度过了十余年,他吃尽了常人想不出来的苦,九死一生,身上脸上满是疤痕。人也差一点生离死别,向阳被迫害几度生命垂危。

2000年在天津市北辰双口劳教所,一天,警察王瑞芳对向阳大打出手。被管教用电棒电得皮开肉绽,嘴肿起老高,脸被电的直流清水,耳朵也被电破,他们在劳教所见到向阳时吓一跳,几乎认不出来。她看着孩子一个劲流泪。

周向阳在天津大港区港北监狱(现滨海监狱)受到“地锚”酷刑迫害,其承受的痛苦不仅令周向阳的母亲十分心疼,也令世人震惊!


周向阳在天津大港区港北监狱(现滨海监狱)受到“地锚”酷刑迫害,其承受的痛苦不仅令周向阳的母亲十分心疼,也令世人震惊!(网络图片)

周向阳曾经向外媒明慧网披露,2005年12月,在港北监狱禁闭室,他被犯人包夹施以“地锚”酷刑。就是将身体强行扭曲一种姿势,固定的锁在地上,“地锚”就设在禁闭室3平米的房间里,没有窗户,阴暗潮湿,密不透光。屋顶上挂一灯二十四小时亮着,地上一侧二米长的地方铺着高约二、三十厘米的木板。他被仰躺在木板上面,两个胳膊成‘V’字形向外张开(屋宽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铐在地环上,膝盖以下小腿部位和脚悬在水泥地上,坠着脚镣,脚镣是锁在地上的,手铐和脚镣没有活动的余度。头顶板凳上坐一个包夹犯人,手稍微一动就用脚踩住胳膊,腰也一点不能动,把半截腿拉到板下悬空增加他的痛苦。每天只能在保持地锚姿势的状态下闭眼三小时,其余时间一闭眼就会被打被骂。每天被二十四小时都这样,日复一日。时间稍微一长,腰、胳膊、大腿剧痛难忍,这种痛苦远远超过其他酷刑。

王绍平说,2009年7月28日向阳获得保外就医,回到老家的时候,身体极度虚弱,脸色苍白,心跳微弱,体重只有七十八斤,原来一米七五又高又壮的个头瘦得完全脱了像,牙齿全都是黑色的,说话声音很小,胃萎缩了,只能吃一些流食,耳朵后面、手上、腿上都有高压电棍电击过留下的伤疤,走路很缓慢。母亲王绍平说:“每当想起我儿向阳我总是流泪,何止是流泪,简直是在流血啊!”


周向阳的亲人在天津港北监狱探监被据之门外(网络图片)

王绍平讲述他们一家如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王绍平曾经病魔缠身,从腰部至大腿肉都疼,不能坐不能躺。中医西医都看过,按摩烤电也没用,哪个大夫也没有说出是什么病。就这样好几年,别人晚上睡觉,她只好在被上跪着,还有脑神经疼,妇女病。她不到30岁得了严重的腰痛,家里就像小药店一样。那时她活着真没劲了,是为了孩子们才坚持活着。

1996年他们老俩口开始炼法轮功后,她的病全都好了,老俩口的身体也健康了,都没吃过药、打过针。向阳因受无神论和大学所学的现代科学影响,不相信法轮大法祛病的神奇。他每次下班回来看到家里人在学法炼功时总是绕开,有一天,他也好奇地听听讲法录音到底说了些什么,就这样他开始看《转法轮》,看完后令他感到震撼,从此就再也放不下了。也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向阳参加工作后,有工作能力,用心、出色、奖金最多,领导同事都喜欢他,他也曾经对父母说过“我如果不学大法,每个工程有红包啊,还是大包呢,可是我从来没要过,比我来单位晚的都买了三栋楼。”

他们领导也来过王绍平的家,说向阳是个出色的青年,高级工程师,自己函授大本毕业,并对向阳的父母说:“你知道你的儿子是什么身份吗,是造价师,全国才三十几个人。他工作能力强,兢兢业业的大家都喜欢他,也需要他。很出色是人才。”


周向阳的父亲和母亲在天津港北监狱探监被据之门外(网络图片)

周向阳目前绝食200多天

今年3月2日,周向阳、李珊珊夫妇俩再次被非法抓捕入狱后,外界对他们在监狱里的情况非常关注。

周向阳的辩护律师李仲伟告诉新唐人记者,关于李珊珊的情况,他不太了解。但周向阳的情况令人担忧,在开庭前的11月20日,他去天津东丽看守所会见了当事人周向阳,见他仍然双手被背铐著,行动极其不便。李律师认为这是违法的,他对此进行了投诉,控告看守所使用酷刑虐待周向阳,但警方一直没有回应。

李律师认为,这种背铐其实是一种很严重的酷刑,令周向阳无法睡觉,无法侧卧和仰卧,只能坐着靠在墙上。因翻身只能靠肩支撑,且周向阳的胳膊无法活动很容易受伤,因此他的肩部已经扭伤。


在开庭前的11月20日,律师去天津东丽看守所会见了当事人周向阳,见他仍然双手被背铐著,行动极其不便。(网络图片)

李律师还透露,从5月4日周向阳就开始绝食至今已200多天。周向阳绝食遭到强制灌食,并不是医生来进行,而是同监室的犯人来做。律师认为,周向阳的情况相当严重,一旦这些犯人中有人使坏的话,周向阳生命都可能不保。因看守所嫌插管麻烦,为防止周向阳自己拔掉食管,管教就将他的双手背铐,有很长一段时间还给他用上束缚带,牢牢拴住他的双手。律师表示这也是投诉的重点内容。

近年来,在天津、唐山等地民众,敢于在中共严酷的高压下为营救李珊珊、周向阳等法轮功学员签名盖手印,中共的迫害还没有停止,民众的签名盖手印至今仍然此起彼伏。

一个大娘曾经哽咽著说:“因为这个夫妻感人故事,我难受了一夜都没睡好。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还被入狱?共产党太邪恶!联名按红手印是每个善良人的责任。”

一位妇女当得知民众正在联名时说:“我签,叫你大伯也签上,我不怕它共产党找来。给我儿子也说说,让他也签上。”

另一位中年妇女在街上大声说:“我们村都炼法轮功,全村的道德早好了,我们全家都签名。”

一位老师说:“要说进监狱,共产党的官员个个都够格!中共颠倒黑白是非。”

一民众说:“我活这么大岁数了,签了那么多名,就唯有这一个名签得有意义。”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婆婆说:“这么好的人还要给判刑受酷刑,这是什么世道!这社会完了……”


在天津、唐山等地民众,敢于在中共严酷的高压下为营救李珊珊、周向阳等法轮功学员签名盖手印。(网络图片)

拯救善良 灭亡中共

据了解,2014年湖北公安局局长赵飞升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后,一手策划、制造了天津“3•02”大抓捕案,赵飞曾在会议上宣称,抓一个法轮功赏金一万。

近一年来,大陆大事件频发,而天津成了这些事件的中心,比如天津“3•02”大抓捕案;“7•09”律师大绑架案,而律师多绑架关押在天津;“8•12”天津大爆案炸;今年法轮功学员纷纷控告江泽民后,天津法轮功学员遭到的报复性绑架骚扰案也几乎是全国最重之一。


天津市公安局局长赵飞,一手策划、制造了天津“3•02”大抓捕案,赵飞曾在会议上宣称,抓一个法轮功赏金一万。(网络图片)

据大陆消息披露,中共一些官员早已开始“留后路”并私下整理收集文件,以证明自己是被迫执行“六一零办公室”的迫害命令。许多党委、书记、公安、国保大队人员纷纷弃暗投明,私下帮助法轮功学员脱离迫害。明白真相的官员、领导、雇主、学员的亲友甚至开始学炼法轮功。加上近期高层诸如周永康、李东生等等迫害法轮功的高官纷纷落马,许多地区的官员都在收手了。

但仍有血债帮的高官利用新任官员穷凶恶极地蓄意制造大案。据悉,天津背后有中共常委张高丽等江系势力操控了天津旧部,实施对法轮功的加大迫害,天津公安甚至延伸到北京抓捕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批捕判刑,都在显示出天津政法系统正在制造著影响当前形势的大事件。

翻开中共的历史,这一切都不是偶然。《九评共产党》总结了中共的“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基因,揭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共选择它的魁首的标准就是要必须符合这邪恶基因,符合中共的邪恶本质。当局尽管打掉一批欠有血债的大老虎,但是,又有新的邪恶官员正如赵飞这样的恶徒跳出来,继续助纣为虐。只要中共这个体制存在,其恶行就永远不会停止。

环顾当今的世界,民主大潮已经成为历史必然,谁能顺应这个潮流解体中共,结束迫害,实现真正的民主宪政,谁就将名垂青史。习近平要想依法治国,只有抓捕迫害元凶江泽民,彻底清算江泽民集团的罪恶,其挽救民族危机的政治抱负才有可能实现。愿千千万万个像周向阳、李珊珊这样的普通民众,能够真正享受合法权利不受侵害的生活。
相关链接
燕赵当代版牛郎织女 续写感人的奇缘与气节故事(上)
燕赵当代版牛郎织女 续写感人的奇缘与气节故事(中)


当代版牛郎织女续写动人的奇缘与气节故事(网络图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