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爆炸后 污染到底有多严重?

【新唐人2015年08月23日讯】新闻周刊(489)天津危险品仓库爆炸至今,谁是这次大爆炸的肇事者和责任者,至今当局还是没给说法。目前关于爆炸后带来的毒化物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当地的居民更是担心。虽然天津政府当局一再重申,爆炸后泄露的化学品已经得到控制,对公众没有影响。不过,北京军区某部队按指挥专家的指示,将活生生的动物,包括兔子、鸡和白鸽等装在笼子,放在化学品爆炸核心区,说是用来检验现场是否适合人类生存。有评论说,后续的氰化物污染问题恐怕更将会是场大灾难。

8月20号下午,距离天津港爆炸中心大约六公里的岸边,突然出现大面积的死鱼,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恶臭,当地的居民说,这个地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规模的死鱼情况。

天津爆炸后头七当天,一阵下大雨过后,地面上出现异常大量白色泡沫,民众接触雨水后皮肤有灼热感,连路边的植物也枯萎了。

中共环保部声称,在天津爆炸警戒区内进行水检测,结果发现26个检测地点中,有19个点验出氰化物,其中8个点出现超标,最大值超过人体可忍受的356倍。

当局开始清理天津爆炸案现场,包括汽车、集装箱等残骸,但中共军方也进入调查,清查爆炸地点有无存放军火武器、弹药、燃油以及化学毒物与炸药,引发外界格外关注。

中共喉舌央视《焦点访谈》说,侦检队员16号在距离爆炸核心区500米的集结地,发现氰化钠和神经毒气两种气体指数,都达到最高值。

报导引述北京化工大学博士门宝的分析表示,“神经性毒气一旦人吸入,可以与神经细胞作用,使酶失活,另外,可以导致呼吸系统心脏等骤停进而导致人死亡。”

央视说有毒,新华社说没毒。新华社采访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几位研究员,他们表示,“事故现场根本没有产生神经性毒剂的可能”,并暗示现场的测量仪器不够权威,可能出现了误报。

中共两大喉舌媒体各说各话,矛盾的让民众无所适从,真相是什么?到底有多毒?他们未来要怎么办?现在的他们,只能走上街头。

天津居民谢小姐:“因为我们损失的,一直都没有公开的一个回复,我们作为老百姓也是很着急,所以现在只能自己站出来,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在爆炸地点直径3公里内分布的住宅社区都受到了不小冲击,玻璃、家俱被震碎,超过5600个住户无家可归。

天津居民:“将来会不回再发生泄漏,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可能住在一个定时炸弹附近。而且我们认为,政府在2011年,他们在相关的地方,建立储存危险化学品的时候,应该让我们有知情权,如果政府不知道的话,他们是不是在失责了?”

刻意隐瞒真相,不告诉人们这些剧毒带来的后果,就是对人们的谋杀。

“绿色和平环境保护组织”8月18号发表报告指出,天津港爆炸事故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仅仅今年就已经在江苏、福建和山东省发生了13起类似爆炸事件。事实上,上个月南京一家化工厂就发生了爆炸,并且波及附近的3个化学品仓库。

“绿色和平”报告指出,天津爆炸事故揭示了多年来,中共当局忽视危化物管理政策的制定和执行。

《美国之音》引述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中国论坛主任吴岚(Jennifer Turner)观点指出,化工是中国的一个重要工业,而管理条例却没有跟上。吴岚还说,不仅是化工厂,还有有毒废料的非法排放、非法储存和事故等,已经持续很多年了,而相关条例却没有跟上。

事故的背后总是会发现黑影幢幢,而无辜的民众却要为此承受痛苦。

中国问题专家、资深时事评论员横河:“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办公厅有一个通知,说危险物品的生产、经营、储存单位安全管理人员由原来的‘先证后岗’,变成‘先岗后证’。原来‘先证后岗’是你要考核、符合标准了发你一个证,你才可能去做安全管理人员。现在改成先上岗再说,你先去做安全管理人员,然后再去培训、再去教育。这不是明摆着就是开了个出事故的口子吗?”

中国问题专家、资深时事评论员横河认为,在中国,即使制定了相关的安全管理条例,还存在着条例本身是否存在漏洞,能否严格、公正的执行等问题。

中国问题专家、资深时事评论员横河:“天津港的危险运输储备是不是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因为它什么许可都不要。是不是在天津港里面所有的危险物品都是处于这种状态,没有监管的状态?如果说是的话,我相信是,那么天津港是这样,全国其他港口呢?因为遵循同一个规定。这是一个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说不是它一家的问题。”

虽然中共的《国家安全条例》有规定,“禁止在公共设施、居民区和交通要道1公里之内设立危化物仓库。”但天津滨海爆炸现场的情况是:瑞海公司危化物仓库距离居民公寓、一条高速公路和铁路只有几百米,这是空有规定却不执行的典型例子。

天津大爆炸不仅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也导致巨大经济损失,国际信评机构评估,整起事故的索赔金额可能会高达15亿美元。加上现在传出“氢化物”等遗留的化学污染问题,未来还需要重新评估,预计相关损失恐怕不止这个数字。

撰稿:黄千容
剪辑:黄千容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