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崩盘:下一波危机将是大陆广大县级

【新唐人2015年06月23日电】福建宁化,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山区农业县,近年来也卷入了疯狂的房地产发展漩涡当中。一个不足10万人的县城,却有数十个楼盘平地而起,使数十亿民间资本卷入了这场风暴当中,难以自拔。

据《经济观察报》报导,宁化房地产的危局或许代表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县级城市,房地产老板、债务人纷纷“跑路”,大量资金沉睡到在那些尚未建成的烂尾楼中,它们吞噬了无数人大半生的积蓄。宁化县因房地产疯狂而引发的债务危机,正是中国县级城市房地产疯狂后果的缩影。

过去数十年,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造成严重过剩,这种过剩可能是超乎人们的想像。可怕的“后遗症”已经凸显,它带来的后果超乎了这座边陲小城所能承受的压力。

债权人林旭(化名)说,现在他的生活目标完全改变,一天到晚只有一件事—“讨债”。每天都和几十个债权人聚在一起,商讨著下一步的行动。

退休后,林旭攒下了一笔积蓄。为了让这笔钱保值增值,他想了不少办法,直到房地产业兴起。2012年,他将自己的积蓄和外借的几十万元,筹集了150万元,通过一个叫钟运生的中间人,借给了一名来自福建沙县的房地产开发商,三明市海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海云。现在,林旭成为了一位愤怒的“讨债者”。

又一债权人罗昌豪说,他也先后凑了90万元,通过钟运生转借给了来自沙县的开发商罗海云。可罗昌豪万万没想到,当初他确信有“特殊背景”的项目很快变成了烂尾楼,“中间人”钟运生也难觅踪影,90万元的债务无处追讨,他自己也成天被人追债。

据了解,开发商罗海云通过钟运生这条线总共借了2460万元,涉及76位债权人。

报导称,而在诸多项目的招投标中,很多举动也让人不解。比如在宁化县某项目招投标过程中,宁化县政府将场所选在离宁化县千里之外的湖南长沙某宾馆,而不是在宁化县的宾馆举行。而且,招标的信息刊登在省外的媒体,而不是宁化县的报刊。

一位福州的房地产老板张永(化名)表示,这些房地产企业要么被高额的利息压垮,出现兑付危机,要么房子买不出去,资不抵债。张永说,下一波危机的重灾区将是中国广大的县级城市,那些地方的房地产开发充满危机,无论是搞商业住宅,还是搞商场或者各种形态的经济开发区。

报导指,如今福建宁化县的讨债者已经开始不再期待拿回钱了,他们开始打起了以物换债的主意,只要房地产开发商能用房子抵债,他们也就不追究了。这或许是他们在绝望中的最后一丝安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