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中共想将聂树斌案件导向何方?

被以强奸杀人定罪并已枪杀的聂树斌,必是一个被中共枉法杀害的冤死鬼,这是众多关注此案的人士早已认定的。人们一再掀起舆论和呼吁的高潮,不过是要为此案申张正义及考量自身的安全。在奸杀案的真凶王书金供认此案的奸杀罪,社会舆论包括国际媒体的一再关注下,经过十年各种社会压力才出现一线转机:中共最高法院指令聂树斌案易地山东高院复查,允许聂树斌一方的律师查阅、摘抄、复制聂树斌相关案卷

这一复查立刻显现怀疑聂树斌案乃冤案绝非空穴来风,聂树斌案件充斥着随处可见的虚假伪造任意串改。例如已经被证实是聂树斌亲笔上诉状,落款时间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三日,而法院公布的聂树斌死刑执行日是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七日,也就是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十六天还在上诉。聂树斌律师初步阅卷已发现至少八处签名造假,包括聂树斌签名与其父母的签名。聂树斌案卷中只有被抓七天之后认罪供述,而前七天必然最密集审讯的供述不知所终。聂树斌的律师指出此案,仅从初步阅卷便可以看出,聂树斌一案证据不完整,程序严重错误。

目前舆论以为超越想像和尤为关注的是,聂树斌被执行死刑枪杀时的现场照片。照片中聂树斌身穿羽绒服跪在雪地上,现场有几名司法人员和雪地上的踏痕,以及被执行死刑后流出的血水和雪地被融化的状况。因为河北法院声称执行死刑是四月天气,经查阅当年气象资料法院声称的执行日气温二十五度多不可能有雪,于是河北司法系统回应质疑乃说是在白沙地执行的。同时中共央视焦点访谈的主持人敬一丹在她最后一档节目中,也大力宣传聂树斌死刑照片中的执行地是白沙地而并非雪地。

这真是将世人都视为可以任意耍弄欺骗的愚盲者,因为白沙地与雪地的质感是任何人也不难区分的。有三十多年摄影经验的摄影师刘景琦对照片进行了专业技术分析,并将分析的部位放大后放上网路供人们对照比较。刘景琦首先指出虽然聂树斌死刑翻拍照片像素低到四十左右,但是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出踏雪、雪融、血水浸溶和人员著冬装,并且指出粗看照片或许误认雪地的浅色细纱银滩,在大陆仅有北海和山东乳山等海边极少的几处地方,远离大海的石家庄根本不可能有海边也难得一见的银滩,而踩踏过的刑场有清晰可见的石子说明应是沙砾场地,所以聂树斌是在白雪覆盖的砂砾地被执行了死刑。

将白雪覆盖的刑场强硬说成河北绝不存在的银滩,这是当着全世界的面公然指鹿为马的邪恶行径。而指鹿为马的用意就是要人们在威胁下,对最简单明确的事物听凭和顺从强权说黑道白。而且在央视的焦点访谈中用采访网路总裁的方式,对全国网路进行恐吓与禁言的不掩饰警告,也说明这种来势汹汹的颠倒黑白大有来头,绝非只是河北省的司法系统可以达成的。因为央视只听命于北京中南海权势核心,小小河北省是断然无法指挥其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指鹿为马的。

这种黑云压顶的态势有多险恶和严峻,从聂树斌案的辩护律师和聂树斌亲属身上,有充分和极其说明问题的直接表现。在最初于山东高院阅读复印聂树斌案件卷宗时,不论是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还是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都以肯定的口气赞扬了山东高院给予的配合和协助,认为这是大陆中共前所未有的配合尊重律师的阅卷权,连带着也对聂树斌案件依法发展的前景表示昭雪有望。

然而听证会后仅一天情况便骤然巨变,聂树斌案的代理律师陈光武,在四月三十日的深夜于微博上表示,他可能已经陷入危险,并委托杨金柱、杨学林等五名律师组成为他维权的律师团,还委托何兵与贺卫方等学者组成专家顾问团,甚至还将自己的家人托付给杨金柱照顾。显然陈光武律师感到自己的人身甚至生命处于危险之中,而陈光武微博发出后就失联也显示他并非过度想像。

中共央视焦点访谈及特别邀请的所谓法律专家洪道德,完全无视事实和申诉方的证据的节目播出后,聂树斌母亲张焕枝也深感失望和无奈,张焕枝已表示要将肆意说谎编造的央视和洪道德告上法庭。究竟为什么原本蛮有希望的聂树斌复查案件,一时变成各方倍感失望甚至感到人生和生命都有危险?

首先是复查听证会并不公正公平和公开,貌似公正的听证会其实没有给双方同样的话语权。中共司法机构先有介绍案情的机会,充分介绍判处聂树斌有罪的观点和依据,后是运用聂树斌律师陈述完毕离场的机会,将夹于官方陈述中间的律师意见一一批驳,形成给外界完全不利于律师陈述的倾向。

其次中共的央视不仅是有备而来且预设立场明显,完全是一面倒的为河北司法机构判处聂树斌有罪背书,根本无视聂树斌律师有充分论据的一方陈述。而那位洪道德实实在在该称为哄道德的所谓专家,本是这次听证会山东法院邀请的参加者之一,其性质有点类似陪审员却在法院复查结论之前,作了绝非法律工作者的一面倒的为河北法院喝彩的强硬表演。这些作为有明显的舆论导向的目的,在为当年冤杀聂树斌的判决开脱辩解。

有一种看法认为聂树斌案件尽管枉法审判明显,但是当年办案公检法人员众多且早已升迁,因此抵制的阻力巨大而且涉及范围很广。这看法虽然很有道理但恐怕还是有所低估了,因为介入此案的恐怕还不仅仅是当年办案的司法官员。这样说第一是河北司法界流传出一种说法,即当年已经发现聂树斌案子有疑点准备判死缓,但是又突然改为死刑并且很快执行了,那么能够如此决定的力量必是当年河北省最有权势的。第二是流传的聂树斌的肾脏被共党名媛章含之所移植,而章含之所走的河北省关系也绝非一般政法官员。当年能够如此有势力的河北省的权势者,只要政治上没有犯所谓的站错队,今天必然还是极有权势一伙中的,所以也才能够在聂树斌案件的复查复审中呼风唤雨。

另外聂树斌案件复查中出现如此戏剧化情节,不能排除这从开始就是中共导演的一出戏。中共绝不情愿社会了解其残虐黑暗的真实司法状况,在内蒙古出现枉杀呼格吉勒不得不改判无罪后,比呼格吉勒案影响更大而且十多年毫无进展的聂树斌案,不得不有所表示但是让其看似公正的终结,应该是中共权势集团最理想最期盼的结局。而出现聂树斌案件易地复查、律师全面审阅案件卷宗和公开复查听证会,在这些获得肯定的做法之后,出现必是极有权势力量导演的央视一面倒的焦点访谈,以及毫无道德的洪道德的以专家名义的评议,毫无疑问都是预谋的中共想要的结果。聂树斌案件会不会复审以及复审结果如何,现在都是难以给出确切答案的。但是有一点却是非常简单明确的,就是中共权势集团直接插手和导演了此案,不会有真相大白和谋杀聂树斌的罪犯受到严惩。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