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曼荻:美国人最忌讳和尴尬的话题

美国的尴尬

历史总惊人相似地重复著。两年前,英国小王子乔治出世之际,美国黑人少年马丁意外致死案在佛罗里达引起轩然大波,掀起种族话题。两年后英国王室再添小公主夏洛特喜庆日子里,美国黑人青年弗雷迪·格雷被押上警车后,不明不白丧了命,引发巴尔的摩大游行,甚而演变成暴乱,漩涡中的黑人愤怒地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待遇,让当地政府感到棘手,竟似以巴尔的摩贩毒以及警方行动为背景的美剧《火线Wire》所演绎的场景重现。

多年前,一些白人从非洲押运黑人到新大陆当奴隶时,从没想到过日后竟然给美国社会造成一个尴尬的命题:黑人聚集地变成了富裕美国的贫民窟。底特律因城中的贫困而破产;费城西部和北部有两片区域,被遗弃遭木板钉起来的烂房子比比皆是;连寸土寸金的曼哈顿上城区都有一片鬼城,大白天正经人都不敢在那里走动。其他大城市芝加哥亚特兰大圣路易斯都无一例外地面临城中烂区的困境。

这其实不是种族的问题,而是贫穷的问题,不过诡异的是,美国很多低级蓝领的工作都是外来移民在做,这些非法滞留美国者任劳任怨,只为下一代积累财富,让子女有更多机会享受美国的富饶。一些生为美国公民的黑人,领着政府的救济,却抱怨美国社会歧视他们。种族歧视,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政客们均想平复民心,不过从南北战争以来,这黑人的问题便是一个烫手山芋,上层建筑执政者谁都不愿意触及,连黑人都要说成非裔人。

虽然美国宪法开篇宣言“人生来平等”,其实这社会绝对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英国皇室添丁,刚出生的小婴儿便被万民瞩目,一生更是享尽锦衣玉食荣华富贵。杜甫早就吟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生为黑人并没有错,只是很多黑人自暴自弃哀叹命运不公便成了无解的命题。奥巴马父亲便来自非洲,有正宗黑人血统,却靠自己奋斗,贵为当今美国总统,美国实行免费十三年义务教育,其实人人都有机会通过学习改变命运。

黑人中,成功佼佼者在美国不乏其人。费城市长便是非裔,巴尔的摩当今女市长也是非裔。巴尔的摩事件中,有位非裔女政客备受瞩目,她便是当地检察官玛丽莲·莫斯比,她只有三十五岁,父辈均是警察,她从小立志要当律师,学习刻苦,上了法学院,成为当地最年轻的检察官,丈夫也是非裔却当上了巴尔的摩议员,她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告六名警官将被检控起诉,三名白人,三名非裔,可见弗雷迪·格雷之死,不是白人专为,黑人同胞可能涉嫌其中,这或许可以平息非裔人心中的怨恨。

据说巴尔的摩警方有一种“警车颠驾Nickel Ride”,某些警方司机以开颠簸车令被囚禁在其中的犯人感到恐慌无助而取乐。据CNN记者分析,格雷在警车中,没有系安全带,在警车颠簸中,头颅有可能被车内钢制护板撞击而死于非命,目前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真相终究会随着六名警官被起诉的审理过程而水落石出曝光天下,只是逝者已成过往,真相挽回不了他的生命,活着的,能做到什么呢?

很少有非裔人以此为鉴,改变生活态度,反省自我。得过且过好吃懒做,靠救济为生是美国大多数穷人的现状,年幼的单亲妈妈触目皆是,没有家教的下一代又被政府买单,穷人的窘困成了不良循环。这贫困非裔问题成了美国的尴尬和伤疤,谁都不愿意去揭开。

2015-05-04@美国费城坞木斋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