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雄儿媳作风豪放 郭家长辈称“我家没这人”

【新唐人2015年03月18日电】 近日,有媒体起底了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的儿媳吴芳芳经商沉浮经历,和她与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的那庄几乎不被郭家承认的婚姻。

媒体起底郭政纲的商贾妻子吴芳芳的奇特婚恋史

3月2日,中共军方权威部门对外公布了14名军级以上干部重大案件查处情况。其中,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涉嫌违法犯罪于2015年2月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的消息特别引人瞩目。

2015年3月16日香港凤凰网以《“最年轻少将”和他的商贾妻子》为题转载了凤凰周刊日前发表的一篇关于郭政纲及其第二任妻子吴芳芳的报导。

据报导,吴芳芳是典型的草根出身,老家是离杭州500里外的杭州淳安县威坪镇黄金村,这是千岛湖水库形成后典型的库区村。吴芳芳的父亲叫吴开四,是地道的朋村村民。吴开四50多岁患肝癌去世后,从小在朋村长大的吴芳芳就与其老母方水英相依为命。这位其貌不扬的女子却颇能“折腾”,虽然从商20多年未有太大成就,有人却称她有一定魅力,公关社交能力出众,能让很多圈内人围着她转。而最令认识她的人大跌眼镜的是,吴芳芳在年近五十之际,竟然从平民门第突然嫁入郭氏豪门,吴芳芳的经商历程和奇特婚姻引起了外界特别的关注。

据称,吴芳芳上世纪90年代初和第一任丈夫——杭州司法系统的一名资深法官结婚。当时吴招工分配在桐庐县分水镇医院,而她前夫在淳安工作。两地分居的吴一度想调到淳安千岛湖老家,几经努力,淳安医院已同意接收她,但分水镇医院却不肯放行。吴一气之下辞职下海创业,曾先后做过柴油生意、开过饭店,期间有赚有赔。但吴芳芳与前夫的感情这时出现了问题。

报导引述吴军产项目建设方的一位项目经理透露,吴芳芳与一位20多岁的富阳小伙有一段短暂的感情。那位何姓小伙是给吴芳芳开车的,后来成为吴芳芳公司的副经理。在吴结识权势更大的郭正钢后,两人遂闹分手。那小伙狮子大开口,要吴给他一部车子,600万元,再在杭州富阳当地造一幢别墅。此时吴手里正好有大量的投资款,就基本满足了他。

2007年6、7月份,位于杭州下沙九堡地块的浙江省军区农副业基地土地对外招租。当时年届不惑的吴芳芳想法取得一块地的租赁权,又以很高的利息向绍兴柯桥的三个老板借了3000多万元,从其他企业转手获得了另一块军用地。而这笔债据称至今尚未还清。

吴芳芳在并无资本实力情况下,几乎以空手道手法获取偌大的军产项目,背后是否有权力的影子作祟,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吴芳芳自从2007年介入下沙军用土地开发后,她的事业似乎大开大阖起来,前期顺利的招商,吸引了大量中小业主的投资款,吴芳芳也一夜之间从一个普通小商人成为身家亿万的女浙商。

因为租用军产搞开发,吴芳芳开始频频接触军界人士,与当时已空降浙江舟山警备区当警备区政委的郭正钢开始熟悉起来的。接近吴芳芳圈子的一位商人说,吴芳芳能吹胡侃,善于交际应酬,作风豪放。已近天命之年的她,还常穿红色高跟鞋、超短裙和低胸上衣。

2011年11月初,吴芳芳与结婚21年的前夫离婚。离婚后,吴芳芳与郭正钢开始了一些实质性接触。

报导引述某知情人士称,郭吴在一次应酬后开房,结果40多岁的吴怀上了孩子。“吴一度带着她的老娘挺著个大肚子跑去省军区郭的办公室,要求对方给个说法。”而这时据说郭和前妻还没离婚。

郭的这一绯闻发生后,在军内小范围内传播,但很快得到有力的遏制。郭正钢此时正完成国防大学进修,等待晋级上升的关口,为了避免负面舆论对郭的仕途产生不利影响,郭正钢与第一任妻子离婚,并于2012年12月与吴芳芳办理结婚登记。此后,吴芳芳改名为吴宥萱。

2013年正月初三,高龄产妇吴芳芳为郭家添了一个男丁。郭正钢儿子出生百天的时候,按照民间习俗,郭家在杭州摆了一个庆生宴。“一共三桌酒席,二十来个人。”

即便为郭家族生了孙子,吴芳芳在郭家地位也很尴尬。原兰州军区47军的一位军官称,吴的婆婆只承认郭的前妻,吴芳芳也不往北京去。据称,大陆一位商界人士曾专程去西安登门拜访郭正钢的长辈,言谈中“提及吴芳芳的名字”,对方勃然变色,从凳子上腾地站起,连声大叫道,“我们家没有这个人。”

2013年以后,嫁入豪门的吴芳芳搬进西湖边吴山广场附近一处军队家属大院,这一带的住宅楼每平方米均价在5万元以上,所住居民非富即贵。吴开始深居简出,出入座驾也由原来的红色宾士换成一辆凌志军牌越野车。

2013年4月,郭正钢以省军区政治部主任身份在浙江省的一个公开会议上首次亮相。

少将夫人的生意风波

从2012年瑞纺市场投资户维权开始,郭的家丑渐为人知。吴芳芳当初操盘的瑞纺市场项目烂尾,商铺无法交付使用,之前承诺的返租无法兑现,于是投资客穿了特制衣物在市场和城市的要道聚集维权。

数百市场投资户车轮战式的维权,使得郭正钢的家事几乎路人皆知。吴芳芳所开发项目将郭正钢拉进漩涡。尽管如此,丑闻似乎并未影响郭的职务升迁。2015年1月14日,郭正钢现身浙江省军区党委十一届九次全体(扩大)会议时,已佩戴少将军衔,职务也由原来的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改任省军区副政委。

几个军地项目经营不利后,2012年开始,吴芳芳想介入杭州城区四季青面料市场的承包管理,这是一个发展近20年成熟的黄金市场。因为广大业主强烈抗议抵制,2013年1月,江干区政府曾明确出公告四季青面料市场停止与吴公司的合作关系,中止一切合同。但2013年11月,在一片反对声中,吴芳芳又突然宣布正式入驻四季青,一口吞下这块她觊觎已久的“肥肉”。

当地媒体报导,吴芳芳承包接管后新市场方迅速开出价码:把四季青面料市场摊位的租金从原来的18000元每年增加到75000-82000元每年,增幅高达465%,付款方式从原来的一年一付改为五年一付,每个摊位一次性至少要缴40万元左右。

在杭州下沙,吴芳芳除了现有的两个军产项目外,中国五金装饰城的东面、江干区德胜东路2539号还有一块吴租得的土地,同属军用地。

吴芳芳甚至将手伸向浙江以外的部队军产经营管理上。2011年5月,她一度染指苏州驻军部队的几幢酒楼的餐饮承包经营,但不到一年,吴芳芳退出并转租他人。去年4月,吴芳芳被当地驻军告到苏州法院,法院依法判吴支付租金、违约金等费用共计近400万元。

2013年开始,吴的军产项目——杭州市郊下沙九堡几处市场因大规模拖欠投资户返租、材料商建筑商工程款、合作伙伴的投资款等,相继爆发群访群诉事件。吴芳芳手头的几个军产开发项目的获得程序也被重新检视。2014年前后,总后先后派出两拨人马到浙江省军区进行专门调查。

2015年1月1日当天,在与西湖仅隔一条马路的浙江省军区大门前,近百人聚集在有节奏地高喊:“郭正钢,还钱!”

这些聚集维权的人都是吴芳芳在操盘的中国五金装饰城的商户,由于该项目烂尾,这些商户要求吴芳芳退租还钱。他们每逢周末或约定的时间便聚集在省军区门口,投资户有时分兵堵住军区大门和侧门,高呼郭吴“还我血汗钱”,直至被警察驱散。搞得浙江省军区门口如临大敌,各类障碍物层层架起。

浙江某建筑公司的一位项目经理称,今年2月10日是吴芳芳承诺给建筑商偿还部分工程款的最后日子,他们都等著领钱回家过年,但当天上午,他等来的消息是吴芳芳老公被抓了,吴本人也联系不上。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