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敬宾:扫除权力雾霾 方得清新呼吸

当名人效应、数字化传播与严峻的现实危机三者合一,会碰撞出怎样绚烂的花火?柴静用一段独立制作的视频为人们呈现了答案。其实,中国人的焦虑与伤痛之剧,是多么需要那些有影响力的人物能够不辜负他们的能量,承担起他们应承担的社会使命,为大众之生计、为社会之公正、为重重阻力闭塞著的话语权勇敢地站出来,为那些“沉默的大多数”打开一个通往真相的突破口啊!一部讨论中国雾霾问题的个人化色彩很强也还远不够专业的《穹顶之下》,瞬间成为席卷全国的舆论焦点,其关注度远非煞有介事的“两会”可及,这不仅是柴静的荣耀,也是一次民众集体意志的明确表达,感到羞愧与尴尬的应该是那些庙堂之上的“代表”们,他们应该知道:民众对他们的忽视就是一次无声的投票。

回归到《穹顶之下》作品本身,褒奖作品支持柴静的人们认为,柴静以一己之力,认真甚至执拗地去探寻导致中国大面积空气污染以及为什么无法解决这种严重污染的原因,单就这股劲头与勇气就足够令人钦佩;同时,也有专业人士或技术专家从各自的角度对《穹顶之下》中的调查方法、数据使用提出了不少的质疑与批评。客观说,有质疑与批评既属正常,也并非全是坏事,它有待于深入关切中国环境问题的人们在柴静的制作之后,做更细致的研究探讨,去进一步纠错与完善。但不管怎样,《穹顶之下》都有着其不可否定的价值,至少柴静在这部作品中揭示了一些尖锐而又直接导致中国大气污染的问题。这些问题长时间来业内人士心里都有数,柴静的到来却似乎是给了他们一个将这些问题向公众坦诚交待的一个机会。而一旦一些长期秘而不宣的话题被公开化了,它也就必将带给人们进一步思考与追问的方向,这就是柴静的贡献。穹顶之下,霾气沉沉中的中国人应该携起手来共同努力,为包括自己在内的中国人的整体争取一片身与心都可以自由呼吸的朗朗乾坤!

沿着《穹顶之下》中提到的一些问题深入思考下去,人们会发现:中国社会权力阶层的阴霾密布是自然界雾霾肆虐的根本原因。要想治理好自然界的雾霾,就应该从治本开始,扫清附着在权力上的重重瘴气,只有让社会权力清洁起来,改变现时中共政权无法无天、肆意妄行的局面,把权力规范、约束在社会运行巨系统的框架之内,只有这样,才可能使中华大地头顶上的天空恢复其本有的清朗与明净。

视频中,柴静把快速发展经济与加速城市化建设作为对能源的无节制消耗与滥用的一种较为合理的解释。但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与西方世界现代化崛起有着本质上的差异:西方的现代化过程是自由社会受到工业文明猛烈冲击后自然呈现出的社会衍变,而中国1949年后的现代化过程,则基本是在一个强权政府人为操控下进行的。西方进入现代社会过程中也出现过许多混乱与错误,但因为政府是开放于社会,接受社会监督并致力于完善社会秩序的机构,在社会出现危机的时刻,政府必然是与社会各种力量团结在一起,为解决危机而共同努力,所以尽管很多社会问题很严重,但一旦被发现,总是可以在较短时间内经由政府与社会各方在博弈和讨论中去加以解决。

中共政府与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政府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无论这个政府在口号上多么自称是“人民的公仆”,它都彻头彻尾是一个非民选的、凌驾于社会其它组织之上的、全面专权的专制政府。不仅如此,这个政府还带有着极其怪异的与人类正常价值观不相容、又与全世界正常的社会形态相对抗的政治主张。因此1949年后中国的经济建设,从最开始就有明确的政治目的,它就是为了能在全球对其的反对中争得自己立足的一席之地。

为了巩固“共产主义”这一错误的意识形态模式,中共政府必须强化它的集权专制统治。而在这种错误的思想模式的指导下,在极权的蛮力操控下,中国的经济发展一直都是走在一条变异的非理性的道路之上。从最初的勒紧裤带拚命发展重工业、兵工业,到后来的疯狂的急功近利的城市化建设,从来都是用表面上繁荣,掩盖着内在里的破败和凋敝。这种完全失衡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共产政权为其权力不惜拿整个中国作牺牲的结果!为了短期的表面的经济辉煌,这个政权连人命都可视为草芥,更何惜破坏性的开采自然资源,也就更无须理会什么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对小小的环境污染更更是不在话下了!柴静在影片中一再表达对环保部门有名无实因而无所作为的状况的不满,她其实也很清楚,“环保”之所以卑贱到只是一个摆设,是因为这个政权的眼里根本就没有“环保”这两个字。

同时,“中共”制造出来的绝对的权力又在中国滋生著绝对的腐败。一些自由主义者愿意把中共政权类比于古典中国的王朝政权,然而两者之间其实存在着质的差异。古典皇权时代,自皇帝至庶民都秉奉著一致的价值观,那就是“天道有常”、“善恶有报”、“天理昭昭绝不可诬”,天下之人,各守其份,各安其职,依理而行,于心自安。数千年的古典时代,虽也有很多昏聩残暴腐败的政权,但那也属于人类历史长河中峰谷交替的自然规律。

中共政权则不然,它的建政思想从根本上就是反“天道”,反自然规律的,从根本上是宣扬人性的私利与物欲,是以自私为其理论基点的。自其创始者马克思开始,嘴上说的“伟光正”,却一直是“斗”字当头与社会为敌,目的其实是自私的,不过是为了一己之权力。无论是苏共政权还是中共政权,其执政过程中都是暴行累累并且迅速腐败,就是其理论有违“天道”,因而必然短寿的明证。

《穹顶之下》已明确中石油、中石化因为其作为“国企”的垄断地位,已经构成了大气治理的阻碍力量。但即使柴静的调查有理有据,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两个企业依然可以对此不理不睬,甚至依然可以冠冕堂皇地抵赖反驳。这说明什么,“有恃无恐”,这个词用在这里也许最为恰当,因为它们是垄断企业,它们是中共政权一手培植起来为自己捞取资本的支柱产业,只要中共政权要继续下去,就必须维持其专制式的政治统治,要维持这种专制统治,就必须纵容这样巨型垄断企业的腐败。

当人们谈起环境保护,以为可以绕开政治话题,为国人争取到一点点政治以外的生存空间。可是,中共已然把握著中国社会的发展命脉,已然把它的政治染指到社会的各个角落。这样的时候,政治,就会是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根本无法回避的话题。

从《穹顶之下》被官方放行并有意推动,到影响巨大,反而危及中共政权之稳定与核心地位,中共紧急刹车全面封杀,整个过程不过三四天。然而,这个过程并不会真正削弱柴静与《穹顶之下》这部作品的影响力,反而会让更多人看清楚,一个小小的环保视频,就可以掀起动摇中共政权根底的风浪,中共政权现在真的已成为毫无信誉、脆弱不堪的纸老虎而已。这不是诅咒,这只是一个完全没有争议的判断:中共的末日已经来临。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