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为:命变法拉利 至少两个恶

一.“定罪”躲不过,索性共正视

为什么要研究“定罪”?

因为。这是一党专制的党国家,历任领袖为清除“对手”、“政敌”,僭越法律,广为文明世界诟病的核心特征。也是鉴别自习李勇敢提出的“依法治国”真假,“依宪执政”真伪,根本绕不过去的坚固体制障碍。

如何给落马的“正国级”“副国级”高官定罪,是中共独有学问。也是特色政党独家专利。须遵循很多规范、潜规,稍有不慎即涉自抽嘴巴、自毁长城之嫌。

为什么是这样?

中共激烈血腥之内斗。从来不见诸报刊。薄熙来定罪、周永康定罪、徐才厚定罪,苏荣定罪,都须遵循统一罪状。即人民反映最强烈的贪腐。

而。“政治对手”由现代文明认定的真正的罪,比如。阴谋替代习总的“政变罪”,被“联合国决议”通过的“活摘器官罪”,“贩卖尸体罪”……,及很多根本拿不到台面上说得种种前任领袖“政治遗产”导致的“恶”。

同时。也根本没办法正视并告诉,舆论管制与封锁状态下的愚昧国民。

这是一个大问题。

国民思想混乱的源头,通常能追究追溯到这里。

特别是“第五代”,不能再为前任继续背负已经十分沉重、遭到全世界诅咒与国内大面积旧债命案。它理应并完全可以抛弃忧心忡忡顾忌,从此实现切割。与全国人民一道,共同荡涤尘埃。走向国家更新和民族复兴。

大不了重来。

二.令计划正重复“定罪”的“套路”

令计划的“罪”,中纪委的“查”,也必须遵循“套路”。即,先清外围,水落石出。从仰仗令的权力始,查糜集在令权利周围的家族朋党“腐败”。事实上,中纪委侦查也是从“兄弟贪腐”,“西山会”结党等,起获“定罪”证据。

一般一查一个准。绝无“冤假错”。

为什么“定罪”,是一党专制的“特色”“专利”与“学问”?

因为。

第一,“伟光正”逻辑不能违逆。党绝不能显现任何“渺暗错”。

第二,国民越来越不好骗。特别世界已经互联,舆论全球共享,两岸三地日益一体。垄断树敌,四面楚歌。

第三,中宣部越来越自身难保,管控日渐乏力。自中纪委派驻中宣部等党的核心机构,它自身屁股上的屎,越来越亮光在两岸三地全球华裔前。很多违法违纪官员,无暇东顾专注自保。纷纷不能自定,胆战心惊。

龌龊的“国家宪兵”颓势,渐行渐近的王者帝国正在衰败、没落与逝去。

最后疯狂中。令计划的“罪”。只能“重复过去的故事,用一张旧船票登上‘高官沦陷’的破船”……

与其费劲措辞,不如索性正视。

与其把国民当猪,不如自己照镜现形。

习李王。体现中国前进方向。

三.令计划是个“好孩子”,是在某种条件下变“坏”的

凤凰网从全球海量报道中,曾概括出全球聚焦令的“十个焦点”。

第一焦点为“法拉利车祸”。即:24岁北大研究生令谷惨遇车祸。是红的发紫“好孩子”令计划唯一儿子。

命变始于劫波。

面对车祸:这个中共“大内总管”、“隔代指定晋常”接班人、曾经的“好孩子”,发生了两个举世皆知的恶,露出中共遭遇天谴的两个怯。

网路密集的大量材料证明:令计划曾经是个“好孩子”。其中。刚上学时的令计划是个好孩子。刚参加工作时的令计划是个好孩子。刚进入团系统时的令计划是个好孩子。进入团中央的令计划依然好孩子。进入中南海坐拥胡锦涛办公室主任时,仍旧是个好孩子。

然而。令计划在“法拉利”面前,表现得很坏。他比“叛徒”周永康,实在强不到哪。尽管新华社公布的措辞讲究。《人民日报》在一个旮旯里发布。

区别仅仅在于坏的性质。对国民而言,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到底是什么,让“好孩子”变成“坏孩子”?

究竟哪些东西,把令计划变坏的呢。

不论两岸三地如何偷偷乐,还是全球华裔愈发清晰地看出,抑或国内率先富裕起来的“社会主义建设者”,不断抢先加快著向“资本主义”国家的移民步伐……

“政治体制”恶劣,乃全球共识。

“魔鬼”慢慢附身,“法拉利”实现突变。

四.开“家丁”擅动军队先河:第一恶

令计划并没有像刘源那样经历过被“政敌”“暗杀”。由于长期在领袖身边工作,也不可能去犯些“路线”“方针”“政策”错误,造成危害一方的“完成”效果。

“法拉利”是个突发事件。没有“突发”,很可能像薄熙来没有王利军一样,现在已经并排座“常委”席。成为“第五代”核心——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

面对突发,令计划“第一时间”“第一表达”完全非人性化。他比常人更快地抑制“悲痛”。打起“笑脸”。利用“大内”身份,服务“领袖”便利,为自己生成了第一邪恶。即,“调动军队”。

可以十分方便地任意利用国家公器、公帑,是共产党国家独有“怪物”。

特别是随意“动”军队。性质尤为恶劣。当代中共领袖为“解决对手”,曾屡屡动用军队。毛泽东动过,解决“林彪”“大小舰队”;叶剑英、华国锋、汪东兴动过,果断处置“四人帮”;邓小平决策,动“野战军”平息“暴乱”;周永康谋反,曾经3.18动过……。

所有动军队的人,无不以国家名义、巩固政权或民族大义,救党保国。动的对象不是“野心家”“阴谋家”,就是“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人”。

大家共同在一个名义下“随意”:“党指挥枪”。

好孩子“大内”胆儿忒大。为封锁“豪车”“美女”与“龟儿”信息,顺势而为使用“禁卫军”封锁现场,以为正当防卫。仅仅一件“职务行为”而已。

他。就差拿下“胡锦涛”,挟天子令诸侯,破天荒为中共建政以来绝无仅有。

他。由此首开中共当代党史,以“家丁”身份用军队为自己谋私之先河。

他比毛泽东牛,比邓小平牛,比周叛徒还要牛。

了不起啊!

而。更严重的荒谬还在,竟然“没人管他”。第一,知道的没人“敢管”;第二,中南海里竟然没人知道。如果不是“刘源、刘亚洲、张海阳,各自上书中央”,主子“老胡同志”,恐至今蒙在鼓里。这恐怕也是为什么习总“十八大”前,隐身半个月“发难”,不拿下“周、令”,“我就去做调研员”之原因。

荒唐至极。

却。笑不出来。

四.为仕途卖主求安议价“叛徒”:第二恶

距令的仕途到顶,仅一步之遥了。命降“法拉利”成为天意。一方面,为天灭令发诏书。另一方面,也为周与令的媾和,天赐契机。在中国共产党内,发生了一般老百姓决然不敢想,在民主制度下,决绝不可能发生的事实。

“为掩盖儿子死因,令计划与当时政法系统负责人达成某种政治约定”(财新网)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约定”呢?

据《中国密报》2014.21期报道,周永康向令计划提出诸多要求。主要有:

1。全面封锁车祸信息,支持令的仕途。回报是:

2。确保中央不再追究周,顺利切割其与薄、谷谋杀案关联(薄、谷、王交代都称周“大老板”)……

3。只对薄腐败指控,永远掩盖其参与“活摘”与“贩卖尸体”,由习李继续背负前任“遗产”……

4。利用英国无死刑制度,免除谷开来谋杀海伍德死罪……

面对“儿丧”第一时间,除使用公器、公孥;还能与“叛徒”联手,进一步扩大“罪恶”——“封锁消息”,必须合谋周永康。这个权力已经大大超越“被裹挟执政十年”的胡锦涛。

“交易”也好,“密谋”也罢。他们共同联手的罪恶之花:成功进行了“舆论管制”。直指“谣言”“六人”发布者,抓捕“传播者”“网民”,“查封十六家网站”“多达3100家网站遭“行政处罚”……

“好孩子”命变法拉利,至少两点恶。曝露的是制度“腐朽”。

而非令计划“个人品质”有多坏。令计划绝对是个“好孩子”,从他上小学开始。一直到“大内”,谨小慎微、战战兢兢,从“团干事”做起,一直做到党的“书记处书记”,基本也从未发生过失足“沦陷”绯闻。

“命变法拉利”深刻说明。在令的成长路上,邪恶,是客观的;你能不能成功躲过邪恶,对你最后的命运轨迹影响巨大。

这不是一个安全的制度。

而。处处充满陷阱、残缺与罪恶昭昭的制度。

能成功躲过的人,未必是好人,躲不过去的,也未必全是坏人。

这是“命变法拉利”,明确留下的提示。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论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