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才厚电话让价值几十亿煤矿被奉送?

十年前,在“军中大老虎”干预下,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国营跃进煤矿蹊跷“易主”,为辽宁春成工贸集团董事长王春成控制经营。随着徐才厚王春成被查,400多名矿工获得前所未有证据。这足以支持价值几十亿元西乌旗跃进煤矿“回归”国有,进而解决矿工安置问题。但在提起诉讼后却接连遭遇不予立案(2014年9月27日中国经营报)。

2003年12月,拥有400多职工国营跃进煤矿前景非常好,却被西乌旗法院以地质枯竭、负债总额683.2万元通知破产。西乌旗政府无偿划拨土地,煤矿房屋设备折价98万元,煤矿探矿权、采矿权等资质无偿转让给董事长王春成的辽宁春成工贸集团。春成仅接手第一年生产规模即达150万吨。这是一场被设计好了的“破产”;正是原煤矿负责人与当地官员一起操作的“破产”。资产评估记录造假;人为炮制600多万元“假债务”;资不抵债及地质枯竭说法完全属于“无中生有”。如果说资源枯竭,王春成何以又开采十年不枯竭?王春成从跃进煤矿至少获利20亿元,这更进一步证实跃进煤矿被“破产”的荒诞性!

或许仅是因“军中大老虎”徐才厚一通电话,价值几十亿元的西乌珠穆沁旗国营煤矿就蹊跷“易主”。因徐才厚的一通电话,从内蒙古自治区到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层层级级官员,将价值几十亿元的国有资产拱手奉送给一个远道的民营企业。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层层级级官员,岂能不知道这背后牵扯巨大利益输送?然而,在更大的高官更大的权势者面前,他们没有任何原则,没有任何争议,更没有任何矿工利益的考量。他们有的则是盲从,有的则是媚上媚权。他们竟竭力为权势关照的民营企业奔走效劳。高官的权力似乎可以摧垮一切政策、法规!

当时,整个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官场,急王春成所级,想王春成所想。他们向王春成奉送一个几十亿的煤矿资源还不够,西乌旗政府还无偿划拨土地,奉送上原跃进煤矿一应房屋设备,跃进煤矿煤矿探矿权、采矿权等资质,一切都是无偿转让。他们当然不是为了向王春成献媚,他们是向王春成背后的徐才厚献媚。他们当然知道这背后涉及徐才厚大量利益。王春成掠夺跃进煤矿只是“幌子”,背后的徐才厚才是真正的“主子”。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相关官员不惜奴颜媚骨地献媚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搭上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这棵高枝;是为了自己个人向权力高峰攀登!当然,徐才厚不可能去经营煤矿,但是徐才厚一定可以从跃进煤矿经营中获得大量利益!显然,一笔一比生意去赚钱收益太慢;还有比掠夺国有矿山资源更赚钱的生意吗?

或许仅是因“军中大老虎”徐才厚一通电话,跃进煤矿矿工被强行赶出矿区,领导层和400多矿工集体失业,许多人陷入无房、无收入困境。该矿职工“一年里上百人次反映问题”,其中不乏群体事件。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层层级级官员,不知道会出现这一难堪的场面吗?他们不会幼稚到预见不到这一切,只是为了向高层献媚,他们顾不了这一切。他们不会顾及煤矿矿工的艰难困境,也根本不会顾及煤矿矿工上访和群体事件。个人仕途发展,已让他们不顾一切!这样的社会问题只是“老虎们”贪腐的附属品!

当然,这一切自然是徐才厚一通电话引起的结果,人们需要追问的是,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层层级级主政官员,在这里没有起著助推作用吗?如果不是他们推波助澜,仅凭徐才厚一通电话,王春成岂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些推波助澜官员哪一个不想借助徐才厚势力向上爬?徐才厚、王春成被调查了,当初向徐才厚拱手奉送价值几十亿元煤矿的,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层层级级相关官员不该被查吗?

2014年春天,两百多名矿工接连前往各级政府反映问题,群情激动,险些出现恶性事件。随着徐才厚被带走,王春成被调查。矿工们发起对包括西乌旗政府、西乌旗经济信息局、辽宁春成集团等民事诉讼,请求法院认定西乌旗政府和辽宁春成2004年签订协议为违法无效,并要求王春成公司赔偿损失。然而,锡林郭勒中院未受理,内蒙古高院在推诿中。矿工寻求法律途径内维权,却因接连不被受理而陷入困境。目前,近百名矿工已联名向有关单位寄送实名举报信,举报六名官员存在严重渎职的违法犯罪行为,矿工们希望通过此举倒逼官员纠正十年前那场错误,查清真相。推进跃进煤矿“回归”国有。人们需要追问的是十年前政府违法违规无偿转让,今天怎么依然放任国资流失继续扩大损失?是谁继续将这一现象遮蔽?这是要继续维护谁的利益?徐才厚落马了,是不是徐才厚的爪牙们依然在维护他们的主子!

反腐热潮中,人们欣慰于“老虎”被打,但我们更应看到,老虎及其爪牙多年“苦心经营”造成的诸多社会问题,留下的诸多遗案,远未随老虎被打而消弭。这些群众反响强烈的疑案如何解决,是大规模反腐之后各级政府、公检法机关需要认真面对的。人们不知徐才厚制造多少这样的社会问题,但各级政府、公检法机关也不能不解决“老虎们”遗留的社会问题!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