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才厚電話讓價值幾十億煤礦被奉送?

十年前,在「軍中大老虎」干預下,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國營躍進煤礦蹊蹺「易主」,為遼寧春成工貿集團董事長王春成控制經營。隨著徐才厚王春成被查,400多名礦工獲得前所未有證據。這足以支持價值幾十億元西烏旗躍進煤礦「回歸」國有,進而解決礦工安置問題。但在提起訴訟后卻接連遭遇不予立案(2014年9月27日中國經營報)。

2003年12月,擁有400多職工國營躍進煤礦前景非常好,卻被西烏旗法院以地質枯竭、負債總額683.2萬元通知破產。西烏旗政府無償劃撥土地,煤礦房屋設備折價98萬元,煤礦探礦權、採礦權等資質無償轉讓給董事長王春成的遼寧春成工貿集團。春成僅接手第一年生產規模即達150萬噸。這是一場被設計好了的「破產」;正是原煤礦負責人與當地官員一起操作的「破產」。資產評估記錄造假;人為炮製600多萬元「假債務」;資不抵債及地質枯竭說法完全屬於「無中生有」。如果說資源枯竭,王春成何以又開採十年不枯竭?王春成從躍進煤礦至少獲利20億元,這更進一步證實躍進煤礦被「破產」的荒誕性!

或許僅是因「軍中大老虎」徐才厚一通電話,價值幾十億元的西烏珠穆沁旗國營煤礦就蹊蹺「易主」。因徐才厚的一通電話,從內蒙古自治區到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層層級級官員,將價值幾十億元的國有資產拱手奉送給一個遠道的民營企業。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層層級級官員,豈能不知道這背後牽扯巨大利益輸送?然而,在更大的高官更大的權勢者面前,他們沒有任何原則,沒有任何爭議,更沒有任何礦工利益的考量。他們有的則是盲從,有的則是媚上媚權。他們竟竭力為權勢關照的民營企業奔走效勞。高官的權力似乎可以摧垮一切政策、法規!

當時,整個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官場,急王春成所級,想王春成所想。他們向王春成奉送一個幾十億的煤礦資源還不夠,西烏旗政府還無償劃撥土地,奉送上原躍進煤礦一應房屋設備,躍進煤礦煤礦探礦權、採礦權等資質,一切都是無償轉讓。他們當然不是為了向王春成獻媚,他們是向王春成背後的徐才厚獻媚。他們當然知道這背後涉及徐才厚大量利益。王春成掠奪躍進煤礦只是「幌子」,背後的徐才厚才是真正的「主子」。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相關官員不惜奴顏媚骨地獻媚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搭上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這棵高枝;是為了自己個人向權力高峰攀登!當然,徐才厚不可能去經營煤礦,但是徐才厚一定可以從躍進煤礦經營中獲得大量利益!顯然,一筆一比生意去賺錢收益太慢;還有比掠奪國有礦山資源更賺錢的生意嗎?

或許僅是因「軍中大老虎」徐才厚一通電話,躍進煤礦礦工被強行趕出礦區,領導層和400多礦工集體失業,許多人陷入無房、無收入困境。該礦職工「一年裡上百人次反映問題」,其中不乏群體事件。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層層級級官員,不知道會出現這一難堪的場面嗎?他們不會幼稚到預見不到這一切,只是為了向高層獻媚,他們顧不了這一切。他們不會顧及煤礦礦工的艱難困境,也根本不會顧及煤礦礦工上訪和群體事件。個人仕途發展,已讓他們不顧一切!這樣的社會問題只是「老虎們」貪腐的附屬品!

當然,這一切自然是徐才厚一通電話引起的結果,人們需要追問的是,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層層級級主政官員,在這裏沒有起著助推作用嗎?如果不是他們推波助瀾,僅憑徐才厚一通電話,王春成豈能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這些推波助瀾官員哪一個不想藉助徐才厚勢力向上爬?徐才厚、王春成被調查了,當初向徐才厚拱手奉送價值幾十億元煤礦的,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層層級級相關官員不該被查嗎?

2014年春天,兩百多名礦工接連前往各級政府反映問題,群情激動,險些出現惡性事件。隨著徐才厚被帶走,王春成被調查。礦工們發起對包括西烏旗政府、西烏旗經濟信息局、遼寧春成集團等民事訴訟,請求法院認定西烏旗政府和遼寧春成2004年簽訂協議為違法無效,並要求王春成公司賠償損失。然而,錫林郭勒中院未受理,內蒙古高院在推諉中。礦工尋求法律途徑內維權,卻因接連不被受理而陷入困境。目前,近百名礦工已聯名向有關單位寄送實名舉報信,舉報六名官員存在嚴重瀆職的違法犯罪行為,礦工們希望通過此舉倒逼官員糾正十年前那場錯誤,查清真相。推進躍進煤礦「回歸」國有。人們需要追問的是十年前政府違法違規無償轉讓,今天怎麼依然放任國資流失繼續擴大損失?是誰繼續將這一現象遮蔽?這是要繼續維護誰的利益?徐才厚落馬了,是不是徐才厚的爪牙們依然在維護他們的主子!

反腐熱潮中,人們欣慰于「老虎」被打,但我們更應看到,老虎及其爪牙多年「苦心經營」造成的諸多社會問題,留下的諸多遺案,遠未隨老虎被打而消弭。這些群眾反響強烈的疑案如何解決,是大規模反腐之後各級政府、公檢法機關需要認真面對的。人們不知徐才厚製造多少這樣的社會問題,但各級政府、公檢法機關也不能不解決「老虎們」遺留的社會問題!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