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宇:中共酷刑──拿邪

说起巫婆、神汉、跳大神之类的,老百姓都有所耳闻或目睹。这些不务正业者装神弄鬼的表演历来为民众所不齿。然而,中共恶徒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竟然也神五鬼六的据此搞出了一些专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酷刑,真是丑态百出。

“拿邪”这种酷刑,是山东省青州市“610”恶徒刘荣友发明的。刘荣友原是青州市基金会恶党支部书记。迫害法轮功前,曾学过法轮功。可是中共一迫害法轮功,他就见风使舵,迅速转向,积极加入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邪恶组织里去了。刘荣友施用拿邪这种酷刑前,还往往欺骗法轮功学员亲人参与,先对这些亲人进行恐吓,说不转化就得劳教、判刑,再欺骗法轮功学员的亲人,装神弄鬼的胡说法轮功学员身上有附体,接着就以“拿邪”为幌子,将已被迫害的无力反抗的法轮功学员摁到床上或地上,在其身上敏感部位乱掐、乱摸、乱捏,或用指甲犁等。刘荣友在施刑时还疯狂叫嚷:

“早死晚死早晚都得有人去死。”刘荣友用“拿邪”这一邪恶手段摧残人,多次掐脖子将人几乎掐死。他还借这种方式对女性法轮功学员耍流氓进行污辱。

这种酷刑非常隐蔽,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身体某些部位几个月都无知觉;有的被其折磨得面部严重变形,下腹部严重溃烂,医院都不敢接收;有的学员被折磨的神志不清,全身浮肿,走路都要摔倒。

青州“610”恶人曾唆使王兴源、王建萍、李兴义、钟玉香、崔春凤、王有斋及王有斋的妻子等七个恶人,将青州市神旺村法轮功学员李秀梅,骗到同一个村子的李兴义家中,实施这种以拿邪为主的酷刑。他们不让李秀梅睡觉,并掐她的脖子,把她按住用擀面杖在身上擀,致使李秀梅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夜里被迫害致死。

据李秀梅梅的亲属们说,李秀梅遗体脖子上有明显被手掐过的痕迹,大腿青紫有伤。法医鉴定遗体得出的结论是:除上述外部伤外,李秀梅的内脏也被打破了。

这种“拿邪”酷刑后来被传到了潍坊。潍坊市潍城区芙蓉社区法轮功学员于丽丽,二零零三年七、八月份被绑架到设在潍坊市工业干校里的洗脑班中。一阵折磨后,恶徒们就开始对她实施拿邪这种酷刑。四五个人一起下手,摁著头,从上到下针对全身穴位和敏感部位又抓又撕又拧,还一边大喊大叫着“拿邪”!于丽丽痛苦难忍!每痛得惨叫一声,恶徒们就认为那个部位里有邪气,便更加疯狂的针对这一部位使劲的再抓再撕再拧!还大叫着说:“抓到邪气了”!

这是多么邪恶和荒唐的事情啊!把哪个地方折磨得人叫一声,就说那个地方有邪气,这是什么歪理?这分明是变换着花样折磨法轮功学员!

这种酷刑在临沂看守所也被使用过。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山东临沂市兰山区白沙镇法轮功学员刘永进,被绑架到临沂市看守所。兰山区“610”恶棍邢永农与王明光、李君卿、段好渔等人连续七天七夜不让他睡觉,期间还采取各种方式进行迫害。他们疯了一样对刘永进连抓带拧,并恶毒的用荆棘刺他的脸和身体。他们称这种连抓带拧并用荆棘刺的酷刑为“抓邪”。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中,还有一种类似“拿邪”的酷刑叫作“组场除魔”。吉林省辽源市安时镇法轮功学员马春梅,被绑架至黑嘴子劳教所迫害期间,遭受过这种酷刑。六七个恶人围着她,有的笑、有的抓、有的踹、有的揪,嘴里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有的说着什么:“修罗道的鬼。”有的捏着她的手腕说:“可逮着你了。”真是群魔乱舞。一位二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孟燕喜,曾被用这种酷刑摧残得神情痴呆,生活不能自理。

马克思教他的信徒做无神论者,而他自己却十分相信邪灵的存在,他本身就是邪魔的化身,《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对此作了详尽的揭露。其实很多党徒,私下里也崇神信鬼的,不管做什么恶事也都希望得到神鬼的庇护。人们想不到的是,这些恶人竟然将这种装神弄鬼的“巫术”,改造成了一种专门摧残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这些所谓的拿邪除魔者,他们才是真正的祸害社会的恶魔。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