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8月5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4年08月6日讯】【中国禁闻】8月5日完整版

提要
美联社指:中共垄断新疆事件话语权
吉林大学副校长被调查 被指涉活摘器官
浙江教案升级 信徒被打 牧师遭拘

刑满倒计时 各界呼吁释放高智晟

8月7号,被关押在新疆沙雅监狱的大陆律师高智晟刑期将满,但是中共当局是否会如期放人,外界都很担心,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一个月前就开始在网上倒计时,现在,终于可以以小时计算了。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导,高智晟的兄长高智义为了迎接弟弟出狱,目前已经到了新彊,但是,是否可以见到弟弟、把弟弟带回家,他并没有信心,感到忐忑不安。

高智晟的好友,中国维权人士胡佳接受《BBC》中文网访问时,也对高智晟出狱的事情表示担心,他说,最坏的情况就是高智晟出狱后立即“被失踪”,再被当局人员带走,再次被“人间蒸发”。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8月5号,台湾多个公民团体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中共当局准时放人,还给高智晟真正的自由。

美国旧金山地区的中国民运人士和法轮功学员,也呼吁中共当局如期释放高智晟,让他与妻儿团聚。

在此之前,国际人权组织、美国国会都发表了声明,要求中共如期释放高智晟,还给他真正的自由。

现年50岁的高智晟,因在2004年到2005年间,多次发表致中共最高层公开信,要求停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而接连遭到中共当局的绑架、和酷刑折磨。2006年8月7号被判三年徒刑、缓刑五年。2011年被撤销缓刑,投入新疆沙雅县监狱服刑。

云南地震伤亡严重 被指涉“人祸”

云南鲁甸县2天前发生的6.5级地震,已经造成四百多人死亡,两千多人受伤。在救灾的同时,舆论也分析造成严重伤亡的原因。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一名在云南地震灾区救援的人士表示,严重伤亡的背后,依然是劣质建筑的人祸因素,和政府对当地危房排查的不作为。

中共巡视组到河北 数千警戒备

声称要“向群众广泛征集问题线索”的中共第六巡视组,上周已经进驻河北省,不过,却断绝与民众沟通的途径。

当地访民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河北省大批访民聚集省会石家庄,要向巡视组伸冤。巡视组下榻的酒店外,有大批武警戒备,访民不断遭到地方官员阻挠丶软禁丶截访丶迫害。巡视组公布的电话则始终无法打通。

编辑/周玉林

美联社:中共妖魔化维吾尔人

日前,中共官方将新疆莎车县7月28号发生的暴力事件,定性为“境内与境外恐怖组织勾连丶性质恶劣”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不过,与此同时,民间也出现了截然不同的版本。《美联社》指出,中共垄断著新疆暴力事件的话语权,更容易把不利于它独裁统治的敌人妖魔化。“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亚洲项目协调人表示,中共当局应允许独立媒体进入新疆采访。

8月4号,《美联社》在一篇报导中说,维吾尔人抱怨遭到中共当局的迫害,然而,中共当局利用广泛的控制手段和宣传工具,维持着对新疆地区的垄断性话语权。这样一来,局外人对不断升级的新疆种族骚乱的了解就是片面的。

《美联社》援引“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亚洲项目协调人迪兹(Bob Dietz)的话说,“在没有独立媒体报导的情况下,政府更容易把敌人妖魔化。”

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阿里木:“像中国共产党这种一党专制的国家,它用的手段是两种,第一是靠暴力,也就是武装军警来打杀维族人,然后用它的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来把维族人魔鬼化,然后它们垄断,控制信息,不让外国记者、外国外交官,或者是联合国调查组来调查发生的事件真相,所以它可以用暴力消灭维族人,用它的媒体来欺骗中国和世界人民。”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表示,尤其被当局称为暴力事件的报导,完全被官方垄断了对事件的解释,还有评论,民众没有一个正式的渠道来发表看法,同时媒体也没有自己的独立报导。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在中国,类似这样的报导,缺乏公信力,缺乏一个完整的、客观的证实,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对官方的报导进行质疑。”

前不久,在互联网社交平台“推特”上,一名莎车县维族人的信息经翻译后传出﹕中共军人为阻止维族人进行信仰活动,屠杀当地50多名妇女和小孩,并以袭击派出所名义,抓捕前去抗议的人们,最终爆发警民冲突,多个村遭到屠杀,造成至少3000名维吾尔人死亡。

据《自由亚洲电台》维族语的报导,莎车县当地官方工作人员都以接到命令,无法回答为由,拒绝记者采访。一当地人说:“所有人都在讲,死了很多人,2-3千都不止。杀戮主要是在14,15,16,22等5个村。街上围观的都杀,6岁小孩也杀,任何手里拿农具的都杀。”

朱欣欣:“官方所谓的报导,完全都是一边倒的,单向的一个宣传而已。它现在对暴力事件的报导,完全是统一在它们的口径之下,它希望怎样说就怎样说,它通过它的报导来左右,尤其是国内,还有包括国外的社论的看法,同时也是为它们自己所谓的反恐的行动来提供借口。”

据《新华社》报导,新疆和田公安最近根据民众举报,1号中午,在墨玉县普恰克其乡一玉米地发现了暴徒踪迹。公安和3万多名群众合力围捕,最终击毙暴徒9人,抓获1人,公安和民众无一人伤亡。

但是这个报导遭到网民质疑,因为官方资料显示,墨玉县普恰克其乡总人口不到3万人,而且《央视》播出的警民围捕暴徒的视频,也看不到任何与3万人围捕有关的场面。

不过,北京《新浪网》报导,3号下午,墨玉县举行表彰大会,对参与“8.01”围捕行动的集体和个人、以及举报重要线索的民众进行奖励,共计发放奖金423万元人民币。

《德国之声》指出,希望对大陆相关报导作出独立验证的媒体,很容易受到当地安全机构的阻拦。

报导说,最近,《美联社》一组记者抵达新疆阿克苏机场进行报导,从他们降落在机场的那一刻起就遭到跟踪。记者们发现,与他们交谈过的民众,事后都遭到询问。

采访/陈汉 编辑/陈洁 后制/舒灿

专家:中国7.4%经济增长需20万亿代价

日前,大陆社科院一份报告指出,中国经济今年要保持7.4%增长,需20万亿资金支援,另外新增贷款规模,也可能首次突破10万亿大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共靠“4万亿”投资拉动经济的模式,给中国带来的苦果还没有偿完,要达到中共总理李克强设定的,今年7.5%的GDP增长目标,中共势必还要以超过以往的规模,继续加大投资推动经济。来听听专家的分析。

中国社科院7月25号在北京发布“经济蓝皮书夏季号: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13—2014)”。报告预测,今年经济增速为7.4%,是24年来最慢增速。

社科院经济所副所长张平表示,今年经济要保持7.4%的增速,没有20万亿资金下不来。

根据央行数据,今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为10万5700亿元,比去年同期多4146亿元。其中,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5万7400亿元,同比多增6590亿元。

张平预计,今年社会融资总规模将达20万亿元,而新增贷款规模可能超过10万亿元,超过经济刺激力度最大的2009年,创出历史新高。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20万亿也很吓人,因为中国在2008年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以后,一下子投了4万亿,4万亿到20万亿已经翻了若干倍了。”

大陆财经评论人士牛刀:“贷款超过10万亿。关键问题是,它在哪里拿那么多钱出来?现在拿的钱都是印钞的。印钞的钱是很危险的,印钞是一种负债,这种债务总有一天它要还。”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认为,造成中国货币投放居高不下的原因,是中国经济整体运行成本高,包括中国企业运行成本高、货币的成本高,还有党政运行的成本高。

大陆财经评论人士牛刀则表示,中共为了政权的利益,从来不按牌理出牌,采取的很多手段都是不正当的。

2008年金融海啸席卷全球,中国出口回落到负增长,工业生产大幅下滑,大量中小出口企业关闭、出现失业潮。当局担忧经济下滑可能动摇统治,出台所谓的“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放水救市”。

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博茂集团”首席顾问陈志武,在今年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说,“中国的4万亿,实际上不仅仅4万亿,就湖北一个省刺激方案就超过4万亿了。”他表示,这些钱已经造成了长期结构性破坏。

巩胜利:“当年中国投放货币4万亿,它不是以银行的形式投放的,而是以中国政府的形式投放的,这就告诉人们,中国的拉动经济是靠政府的投放。只要货币非常规的投放了,它就是一种放水。”

巩胜利分析,在拉动中国GDP增长的“三架马车”——投资、消费、出口中,今年以来,出口的比率一直在下降,而中国老百姓太穷,消费能力也非常低。

巩胜利:“唯一靠的是投资拉动,就是投放了大量的货币,拉动中国经济,没有投入,7.5的GDP是没有办法完成的。货币的投放是中国目前来讲实施最大的。”

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中国广义货币M2暴增到14.7%。新增信贷在5月基础上延续高增长,并创五年来同期新高,社会融资规模环比也大幅上升。

大陆《21世纪经济报导》7月21号报导,央行对“国家开发银行”采用一种全新的有别于“再贷款”的货币投放方式——PSL(Pledged Supplementary Lending),也就是抵押补充贷款。注资万亿,用于支持所谓棚户区改造项目。

牛刀表示,中共“4万亿”过程中产生的产能过剩还没解决,现在又采取“再贷款”、“定向降准”、“调整存贷比计算口径”以及“回购商品房”等等各种手段,放水救市、加大投资拉动GDP,目地都是为了政权不垮掉。

巩胜利也表示,中国经济如果没有新的拉动,中国的GDP就会立刻掉下来,就会造成更多负面阴影,包括中国经济的稳定、和产业链的中断。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肖颜

吉林大学副校长被调查 疑涉活摘

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8月3号发布消息说,“吉林大学”副校长王冠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值得注意的是,王冠军从2004年12月至今出任“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院长。而这所医院设立的地下器官移植中心,早在2006年就被披露,参与移植大量来历不明的肾脏。

王冠军是“吉林大学”排名第五位的副校长,兼党委常委,是一名医学博士,分管医学教育、医疗服务和公共卫生管理。据《明慧网》提供的多项调查线索显示,王冠军执掌的“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及现任泌尿中心主任傅耀文,深度涉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

由于人体移植经济效益可观,2006年初,原“吉林大学联谊医院”————“吉大一院”成立了移植中心,将傅耀文及原科室护士长和一些医生同时引进,并且在广告上宣称,傅耀文完成同种异体肾移植2,600多例,自体肾移植20多例。

《明慧网》2006年8月18号介绍,傅耀文的妻子孙苏平,是长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院长,她与吉林省公、检、法、司等部门的关系都通,掌握了大量器官来源。

由于妻子掌握了大量的器官来源,傅耀文垄断了吉林省的器官移植市场。而几年来,傅耀文作的2,600多例手术,绝大部分器官不能说明来源。

而去年中共官方媒体报导,自2010年3月成立公民自愿捐献器官试点工作至今,只有1,000位公民自愿身后捐献器官。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7月29号在旧金山一个研讨会上透露,一星期前,中国某大医院主治医生被中共当局逮捕,罪名是“滥用器官移植”。这名医生从事器官移植多年,发表过多篇论文,曾亲口承认﹕参与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手术。

吉林省吉林市居民彭振河表示,看来,中共承认“活摘器官”了。

吉林省吉林市居民彭振河:“有这个意思。原来死不承认这个事,看样子这个事是确实存在了。共产党就是这样。一开始不承认,一点一点再承认。不过承认也是好事,也说明了江泽民快完蛋了。”

2006年11月13号,《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发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肾移植中心设于阴暗的地下室。当记者询问肾移植科主任王钢,器官移植中心如此重要的科室为何被安置在见不到阳光的地方时,王钢回答:“跟你没有关系,没有必要告诉你。”

而医院护士向记者透露,肾源很多,每个月手术有20多例。供体离体时间短的几个小时,长的十几个小时。

彭振河谴责中共当局道德沦丧。

彭振河:“这是严重侵犯人权的事。太残忍了,一听这个事。中国人权不用说了,统治当局太道德败坏了,对异议人士镇压太残酷了。真希望中国赶快走向民主,法治,自由,人权的社会。”

《希望之声》的采访发现,自2006年3月,多位证人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以来,各大移植中心在4月份24小时加班加点进行移植手术。巧合的是,“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正是在4月份,由原“吉林大学联谊医院”的移植科主任傅耀文,同原科室护士长和一些医生一起引进技术,正式成立。

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活摘器官是反人类的一种邪恶的行为,对任何生命都应该报以尊重,可是他们呢?无视生命,无视全人类的道德底线,这样在活人身上摘取器官,是人神共愤的事情。”

2006年3月31号,沈阳军区一名老军医投书美国《大纪元》新闻集团,揭露了中国大陆存在36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其中以吉林关押12万人的集中营人数最多﹔而长春地区修炼法轮功者为数众多,是受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李勇

浙江教案升级 信徒被打 牧师遭拘

中共浙江当局藉“拆除违法建筑”名义,大规模拆除教堂和十字架的行动,日前已经从温州市波及到其他地方,目前浙江有300间以上的教会全毁或半毁。8月3号,温州平阳县基督教牧师黄益梓也被警方以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刑事拘留,令“浙江教案”事态再度升级。

近几个月来,浙江温州市平阳县内多间教堂,连续遭到当局强行拆除,平阳镇“救恩堂”自7月12号险遭武警强拆十字架后,21号凌晨,当局再出动600多名武警闯入教堂强拆,与信徒们发生争执,10多名信徒被打伤,其中5人重伤入院。

8月3号,一直在网路上表达反对意见,并声援众信徒的温州平阳县基督教牧师黄益梓,也被警方以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刑事拘留。

信徒吴全全说,7月24号,被打伤的信徒家属们到镇政府上访,要求当局给个说法,当局硬说是黄牧师鼓动大家去的。

浙江基督教信徒吴全全:“很多人被打伤了,家属就去政府讨说法,然后他们就以这样的理由说黄牧师他们‘聚众去冲击国家机关’,家属是自己去的,黄牧师是后来去的,但他们就说是黄牧师带领的。”

与黄益梓熟识的北京律师杨兴权表示,在此之前,黄牧师也曾被传讯数小时。

北京律师杨兴权:“我觉得可能还是当地政府非常紧张这样的一些行为、语言,他们还是很心虚,因为十字架既不构成任何违章,对任何社会的其他方面都没有危害,拆除十字架显然是针对基督教的迫害。”

7月25号,浙江台州市温岭市最大的教堂“城关教堂”,被强拆十字架,信徒们日夜守护仍无法阻止。当局连续几天三度进场,共抓捕了100人左右。

浙江维权律师庄道鹤表示,教堂当初是当局让修建的,现在也是当局要拆除,不明白也想不通当局到底要做什么。

浙江维权律师庄道鹤:“这个教堂是原来政府同意的,被批准的﹔另外,政府也曾经把这个作为他们地方的一个业绩、一个亮点,因为这个教堂比较漂亮、比较大,比较醒目,现在突然又要拆了,我们也想不通,我们看不明白。”

一直关注“浙江教案”的北京基督徒刘凤钢说,今年温州地区搞调研,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从高速公路望去,说太多十字架,放着亮光,很不舒服,所以要求拆除。

北京基督徒刘凤钢:“开始拆的三自教会,现在家庭教会他们也要拆,政府对媒体说:这次拆违建,主要是只要谁违建了就要拆,不存在宗教问题。可是,底下有一个文件,专门对宗教场所的一个‘三改一拆’。”

7月28号,浙江宁波市一所建于1872年,被列为古迹的天主教堂,遭烧毁,起火原因不明,当天在温州的“三甲教会”,两名会友将自己绑在建筑顶端的巨型十字架上,誓死捍卫十字架。

7月30号,温州龙湾区“五溪教堂”屋顶的十字架,遭当局强拆后,又装到教会外墙上。

杨兴权分析,当局针对教堂建筑和十字架拆改的真实意图,是遏制基督教的发展。他认为,这次当局刑拘黄益梓牧师,表明“浙江教案”事态升级。

杨兴权:“浙江省是中国基督徒比较集中的省份,同时教堂也比较多,建筑风格、面积也比较大,以前它是针对教堂和十字架,现在开始拘捕相关人员,特别是拘捕牧师,这个显然是针对一些人员,有不同意见的,采取了限制自由,下一步有可能要被逮捕或者审判。”

据了解,温州是中国大陆教堂最多的地区,因此被称作“中国的耶路撒冷”,目前,温州已有130多座教堂被强拆,一些审批手续齐全的教会也未能幸免,今年以来整个浙江至少300间以上的教会全毁或半毁。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郭敬


两个失业率打擂台 发改委删数据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上周五表示,二季度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08%,不过在此之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的失业率数据,高出上面“人社部”的失业率一个百分点。诡异的是,发改委很快删除了这一数据。经济学家指出,中共官方公布的城市失业率毫无意义,因为不管经济好坏,失业率永远不会改变,总维持在4%。

在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第二季度失业率的前一天,美国《华尔街日报》就评论说,中共官方公布的失业率被广泛视为无用,因为不管好日子、坏日子,它几乎都不动。这个数字,只涵盖那些在本地福利中心注册的工人,而不包含大量的农民工。

中国浙江财经大学教授谢作诗:“整体来说,我们的失业率一直是在4左右,多年来,不管经济形势好坏,始终都是在4左右。所以首先这个数字真实性怎么样,大家有些想法。第二个问题是,它是一个城市登记失业,如果是农民工,他不进入这个口径,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失业率和国际上一般的失业率不是一个概念,它对中国经济形势的反映,就不那么全面,不那么准确。”

2008年,当全球金融危机摧毁3千万中国制造业就业的时候,这个失业率几乎没有怎么升高。大量农民工回到农村家乡,泄漏了失业的真实程度。

《华尔街日报》评论说,中国真实的失业率是一个国家机密。北京领导人每个月审视一个单独的就业调查,但是这个数据通常不公布。在四月份,一名官员说漏嘴,说失业率是 5.17%,这比官方公布的数字高出一个百分点。

中共总理李克强本人在去年9月一篇专栏文章当中提及失业率,当时他说2013年上半年失业率是5%。

“发改委”上周三公布,6月末,全中国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05%,这也是中共官方首次正式发布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发改委”声称,这个数字已经连续4个月下降。可是,这个消息目前已从“发改委”网站撤下,相关网页已无法打开。

中国“浙江财经大学”教授谢作诗认为,所谓失业率连续四个月下降的说法,跟民众的直观感受相差太远。谢作诗身边的企业家都在谈论裁员。

谢作诗:“短期现在经济形势困难,困难的话应该失业率上升才对,对大家的直观感受太差,就可能引起大家的怀疑,大家觉得你这个数据是不是真实的。我昨天还跟好几个企业老总吃饭,大家想到的都是裁员,其中有一个老总说,他再挺两个月不行,他要裁一百人。”

针对“发改委”删除近期的失业率,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段绍译分析说,或许这个数字对于官员来说仍然太过刺眼。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段绍译:“因为一个失业率的高低,它一方面反映经济的景气(程度),另外反映地方政府官员的政绩,中国考核指标有时候可能造成影响社会安定,数据太高的话,造成老百姓对政府不满,所以有些数据还是不宜让老百姓知道,他们不一定希望让老百姓知道。”

据《中国证券网》报导,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总数达到727万人,创下历史新高,堪称“史上最难就业季”。“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李忠介绍,上半年有97万求职者与用人单位达成就业意向,其中高校毕业生56万人。56万仅仅是727万毕业生中的7%,不足一成毕业生就业,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巨大。

澳大利亚杂志《商业旁观者》,7月21号发表有关中国失业率和劳工短缺的文章。作者根据一项全中国劳动力调查和就业辅导机构的统计数字,计算102个大城市的失业率,结果,在今年第一季度,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大城市失业率为8.7%﹔排除农民工的失业率为6.9%。而今年第一季度之前的失业率也接近这个数字,暗示高失业率一直持续。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肖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