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6月30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4年07月01日讯】【中国禁闻】6月30日完整版

提要
香港公投结束 舆论指向中共非法性
他国在南海开采石油中共为何不管?
张志军访台遇公民力量 对台政策转变?

一天开除四高官党籍 中南海决战起?

6月30号,中共官方公布开除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党籍,并移送军事检察机构处理。

同一天被中共宣布开除党籍的还有前中共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前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和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原副总王永春。

早前媒体广泛报导,这四人都与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关系密切。中共高层是否借助这个所谓的党内反腐高潮,而剑指更大的老虎周永康,成为中外媒体关注焦点。

徐才厚被指是周永康、薄熙来的盟友,在江泽民派系的政变密谋和“活摘器官”罪行中,负责协调军方的力量。

有评论分析,徐才厚落马,可能预示著中共高层决战即将开始。中国大陆知名评论人士李承鹏也在微博上,以世界杯足球赛隐喻说﹕“什么时候踢决赛,全国人民都很期待。”

抗议“南周事件” 郭飞雄被控罪

因参与2013年“南周事件”的街头抗议行动,而被中共警方拘留十个多月的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日前受到中共当局“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指控,他的代理律师张雪忠最近向《美联社》透露,案件不久前已经移送到了法院。

张雪忠表示,郭飞雄在事发现场并没有煽动群众,相反,他曾呼吁示威活动参与者应该遵守秩序。中共的指控完全是编造出来的。

不过,张雪忠认为,尽管郭飞雄没有触犯法律,但是根据中共打压活动人士的情况看,基本可以确定郭飞雄会被判有罪。

人权观察:中国人权持续恶化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6月30号批评中国人权状况持续恶化,呼吁中共政府要停止在全中国范围内对活动人士进行打压、指控,同时应当让活动人士有权会见他们的律师。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李察逊(Sophie Richardson)说,近几个月来,大陆当局对异议者的容忍度已经缩小,且愈来愈严重,和平演说也被视为犯罪。

“人权观察”表示,尽管天安门屠杀事件25周年已经过去,但是中共对民权的打压仍然不减。很多在“六四”周年日之前被拘押的人仍然被当局关押,而且一些人被正式逮捕。

编辑/周玉林

香港公投结束 舆论指向中共非法性

29号结束的香港“占领中环”公投显示,有超过78万人参与投票。其中提出的“2017年特首候选人同时由公民、政党及提名委员会提名”的方案,获得了最多的票数。为什么北京认为非法的公投,却被舆论指向中共的非法呢?一起来看看究竟。

香港首次由民间发起,针对特首普选进行的全民公投,于29号晚10点宣告结束。参加投票的人数大大超过了组织者、参与者和舆论的预料。

承办香港公投的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组织公布,这次有超过78万人参与投票,得票最多的方案则是“2017年特首候选人同时由公民、政党及提名委员会提名”。另外,87.8%的电子投票选民,支持立法会可以否决港府提出的任何不符国际标准的普选方案。

旅美时事评论员蓝述:“最重要的意义就是:它直接用自发的投票的方式,向全世界宣布了中共这个政权存在的不合法性。因为在中国的领土内,它完完全全的被中国的民众排除在民主程序之外。民众就认为中共这个政权是非法的。”

香港公投结束之时正好“七一”来临,“七一”是中共所谓的建党日。“占中”发起人之一的陈健民6月29号呼吁香港市民“七一”上街游行,“让香港政府、让北京政府、让全世界看见香港人对于民主的决心”。

据报导,今年港人“七一游行”的主题是“争取公民直接提名”和“捍卫港人自由、无惧中央威赫”,主办方“民间人权阵线”期待游行人数超过2003年的50万人。

大陆很多民众高度关注香港公投,他们中已经有人公开表示“香港公投点燃了大陆公民渴望已久的民主愿望”,而且“同是中国大地,香港要公投,湖南也要”。他们还喊出“爱国、爱民主、进步”,“为子孙后代的理想国代言”等口号。

大陆原安徽检察官沈良庆:“中共其实很害怕,怕对内地有示范效应。这个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民意调查,已经非常直接反应了香港民众政治上这种诉求。香港反二十三条那个游行,本来港府正在进行二十三条立法,结果就被阻止了,已经成功了。”

香港公投期间北京多管齐下,包括﹕官方媒体一再批评公投有西方支持却没有拿出证据﹔网路投票连续被中共国家级骇客攻击﹔港府老调重弹,说公投没有法律根据﹔公投组织者在大陆订制的投票箱被中共海关扣押﹔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入港后立刻遭到遣返等。

蓝述认为:北京因为把香港做为向全世界演出中共特色的民主窗口,所以不敢公开干涉。然而公投本身已经说明,中国老百姓抛弃中共,认清它政权的非法性。

蓝述:“这个政权完完全全被排除在这个民主程序之外,那么就说明中国的老百姓认为:中共没有资格进入一个民主程序。大家已经在心理上宣布了中共这个政权的非法,那么你为什么期待它?等待它?”

香港大学教授钟庭耀,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负责人,他赞叹近80万市民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达意见“是香港人共同创造了历史”。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学联)秘书长也表示,“今天是香港民主的里程碑,告诉中共政府和特区政府,香港人才是香港的主人。我们的前途由我们抉择。”

蓝述:“这个不仅仅是里程碑,而且是向国际社会直接宣布了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香港这次投票是在时间上距离中共的解体又靠近了一大步。实际上是《九评共产党》出台近十年,在中国社会持续发酵所带来的直接的后果。”

2004年底,美国《大纪元时报》发布《九评共产党》社论,深入揭示了中共起家、杀人、迫害民众等历史,尤其是谎言与暴力的基本特征,引发了至今超过1亿6千万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的民间“三退”运动。

采访编辑/唐音 后制/舒灿

不满金正恩?习近平先访韩国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将于7月3号和4号出访韩国,成为上任后第一位还没访问朝鲜,就先访问韩国的中共领导人。分析人士指出,习近平此举凸显了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不满,也希望借此拉近与韩国的关系,削弱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

6月27号,中共外交部在例行记者会上宣布,习近平将于7月3号至4号对韩国进行国事访问。近20年来,中共领导人一向先访问朝鲜,再访问韩国,这一次,以国家主席身份访问韩国的习近平,将打破这一惯例。

韩国青瓦台27号也发布声明说,习近平和韩国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将就包括朝鲜核问题在内的朝鲜半岛问题,商讨合作的方式。

中国是朝鲜主要的援助国、及外资来源和贸易伙伴。美国《华尔街日报》引述分析人士的话指出,北京不满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没有对北京展现“应有的尊重”。而习近平此行,让金正恩知道,谁才是中、朝关系的主导者。

旅美政论家伍凡:“金正恩上台3年了,中国的领导人没有访问平壤,现在习近平正式要访问韩国,这就是说明,中国和朝鲜的关系非常坏、非常僵。金正恩不愿意跟中国友好,他一而再、再而三在中国门口要搞核试验,中国劝他,他不听,并且叫嚣要打美国、打日本、打韩国,总的来讲,他是战争的一个祸源。这一次习近平先去访问韩国,就是给小金胖子一个颜色看。”

6月29号凌晨,朝鲜在江原道元山一带,向朝鲜半岛东部海域发射了两枚短程导弹,射程500公里,疑为飞毛腿系列。

韩国军方认为,朝鲜在习近平访韩前夕发射导弹,可能是一种“武力示威”,朝鲜也试图以此吸引有关各方的关注。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朝鲜这次发射导弹,表面层次就是告诉中国,我并不听你的,我会按照我的利益行事,也对中国一直也没允许金正恩访问北京的一种愤怒的宣泄。深层次的来说,朝鲜发射导弹,其实是向美、日,尤其是美国喊话,要知道朝鲜的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需要大量的外援,所以他就想和美、日搞好关系,尤其是和美国搞好关系。”

最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供奉了二次大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献上祭品,而他对慰安妇的态度同样惹怒了韩国。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指出,北京急于利用韩国和日本的紧张关系,来削弱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

华颇:“美国重返亚太,他要加强美、日、韩、澳大利亚,还有东盟的战略同盟关系,但是中国看到了,韩国和日本存在着历史和领土争端,所以中国从韩国寻找突破口,拉近和韩国的距离,让韩国不要加入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防导网(防御导弹网)。”

报导说,自从朝鲜上次进行核试验以来,中国学者和官方媒体开始更为公开的批评朝鲜。但是,外交人士和相关专家向《华尔街日报》指出,中共对朝鲜的政策并没有根本性变化,中共军方仍视朝鲜为对抗驻亚洲美军的重要战略缓冲带。

另一方面,报导说,韩国总统朴槿惠曾在去年6月访问北京,她将改善与中共的关系,作为韩国的外交工作重点。不过,韩国官员在渴望与北京加强联系的同时,也担心中共在亚洲的行事会更加强硬。去年11月,中共设立防空识别区,但这一防空识别区与韩国此前设立的防空识别区有重叠。而且近年来,韩国与中国的渔业纠纷不断。据《韩联社》报导,截至5月12号,今年因非法捕捞而被扣留的中国渔船共有80艘,罚款总额达12亿韩元。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学会(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会长咸在凤(Hahm Chaibong),他向《华尔街日报》表示,韩国仍在探索与中共的关系。

采访/朱智善 编辑/陈洁 后制/陈建铭

张志军访台遇公民力量 对台政策转?

中共国台办主任张志军6月28号晚上乘机已返抵北京,提早结束了在台湾四天三夜惊心动魄的首次访问行程。期间,张志军除遭遇“如影随形”的抗议外,还受到抗议者“泼白漆、洒冥纸”的待遇。评论人士指出,台湾社会公民力量的崛起,成为抗议中共官员的主导力量,这一重大变化,将使中共改变对台政策,重新部署战略。

自中共国台办主任张志军访问台湾,他所到之处,抗议群众“如影随形”。28号最后一天,台湾官方一连取消了张志军参访的三个行程。张志军一行人提前三个小时到桃园机场候机离台。

27号晚间,张志军在在野党“民主进步党”的大本营—-高雄市,与中华民国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主委王郁琦见面。

在此之前,张志军遭到台湾民众和社团组织的激烈抗议,抗议民众高喊“台湾、中国一边一国”、“张志军滚回去”等口号。混乱中,有示威者对张志军车队泼洒白漆、抛洒冥纸。

中国流亡作家、法学家袁红冰:“张志军是代表中共强权、中共暴政来访问的,是中共的使者,台湾人已经开始意识到共产党统战阴谋的最终目地,就是把台湾国家事实独立的状态消灭掉,然后控制台湾。”

台湾警察大学公共安全系副教授董立文:“(由于)中共对台湾的文攻武吓,台湾的人民藉由这样的机会来对中共散发对中共的不满,是想要对他伸张我们台湾的主权。”

中国流亡作家、法学家袁红冰教授表示,6月10号,中共发表的香港白皮书,凸显了中共在香港的倒行逆施、言而无信、不遵守国家承诺的表现,使台湾人民现在越来越觉醒。

台湾“民进党籍”的高雄市长陈菊,去年8月前往河北天津市交流时,张志军特地从北京赶到天津相会,27号他与陈菊第二次会面时表示,愿意听取台湾各界声音,并藉交流缩短两岸的所谓“心理距离”。他还表示愿意尊重台湾人民自己选择的社会制度、和价值理念、生活方式等。

而在台湾招收陆生人数最多的“义守大学”,张志军对学校师生表示,大陆服务业快速发展,他希望将这样的机遇首先给台湾同胞分享,没有想把台湾经济“吃掉”。

台湾警察大学公共安全系副教授董立文认为,张志军的姿态是在为统战做宣传,塑造政治形象。而,“想吃掉台湾”正是两岸存在巨大“心理距离”的原因。

袁红冰表示,台湾和中国之间是“自由民主”和“集权专制”两种水火完全不相容的政治制度。张志军既不承认存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是一个独立的政体,也不尊重历史,所以他更不会尊重台湾人民的选择。

台湾团结联盟党主席黄崑辉也向媒体表示,在过去10年,中共对台军事部署上有增无减,中共根本就是一手笑脸迎人、一手扩大对台军备。

董立文:“为了缓和目前的这种形势,它(中共)不只是两手策略,它是三手策略,它一手硬、一手软,还有一手是暗着来,那就是对台湾的渗透。”

袁红冰表示,中共实际上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个方面,来围堵、打压台湾。

袁红冰:“中共不允许任何一个有价值的经济体和台湾签订类似自由贸易协定,这类的双边协定,也不允许台湾加入一个多变的自由贸易区,目地就是在国际上筑起一个围困台湾经济的柏林墙,把台湾困死。”

袁红冰还指出,这次台湾社会的公民力量,担当了反对、抗议张志军来访的主导力量,这是中共以前始料未及的一个重大变化。他表示,台湾公民力量的崛起,会让中共从新判断局面,在对台政策上,中共将做出新的战略部署。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李勇

他国在南海开采石油中共为何不管?

南中国海一些产量最大的油气矿藏,位于马来西亚沙巴州和沙捞越附近海域。日前,一家国际能源财团宣布在马来西亚海岸附近发现了天然气资源,中共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而马来西亚多年来也一直在南海开采石油,中共也没有做出任何抗议。外界认为,这种“平静”,与中共和越南前一阵子的南海领土摩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中共的态度差异为什么如此之大,下面我们一起看看。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目前在中国主张主权的南中国海,至少有九个油气区块处于开发阶段,预计将在两年内投产。这些石油开采投资者,包括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 RDSB.LN)、和总部设在美国的“墨菲石油公司”(Murphy Oil Corp),以及“康菲石油公司”(ConocoPhillips, COP)。

6月22号,一家国际能源财团公布在马来西亚海岸附近发现了天然气资源,这一区域距离马来西亚沙捞越海岸约144公里,恰好处于中国声明主权的水域之内。而“墨菲石油公司”表示,他们从1999年开始,就在这个区域勘探。同时,多年来,马来西亚也支持在这个地区进行大规模油气开发。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的信息,马来西亚多数天然气田产量来自这个区域。

《华尔街日报》评论说,北京没有对这些石油开采行为做出公开抗议,这种平静与往北1,000公里水域上的中、越主权争端,形成了鲜明对比。

美国《中国事务》杂志总编辑伍凡:“是不是意味它(中共)默认了,那是你的东西,不是我的。”

时政评论员蓝述:“跟越南打起来,它不会冒跟美国对立的危险,另外它也不怕越南,其他东盟国家还有其他亚太国家,你和人家闹的冲突越厉害,人家就跟美国走的更近,选一个越南转移视线也就罢了,它绝对不可能跟所有的这些国家都闹对立的。”

今年初,中共在中、越都声称拥有主权的水域,部署了一个钻井平台,5月初以来,中、越两国的海警船与渔船一直冲突不断,越南人还焚毁了大量中国在越南的工厂。另外,据中国海事局消息,6月13号起,中国三个钻井平台将在南海进行钻井作业。

蓝述:“不解决争端的话,你那个石油是拿不回去的,石油是个易燃易爆物质,那个钻井平台在海上就是个固定的靶子,什么时候都可能被人家打的,如果真想要石油的话,共同开发是个最好的办法,它之所以这样闹,它实际上不是真正的想要石油,它要的是一个争端,利用这个争端去做文章,解决国内矛盾。”

除了越南之外,菲律宾与中国之间的主权争议也正在日趋升温,而在东中国海,中、日两国战斗机和武装舰船,也频繁发生对峙。去年9月,中、日在东海钓鱼岛附近撞船,激发了两国主权纠纷后,中国宣布将把钓鱼岛附近海域的巡逻常态化,战斗机和大型轰炸机不断飞临中、日中间线附近,和钓鱼岛附近海域。

蓝述:“一个是为国内的矛盾转移视线,另外高层争夺对军队的控制权,大家都在讨好鹰派,所以出现了在南海,在日本这些纠纷,但是这些纠纷,它要选那些能够挑起民族矛盾和民族仇恨的,比如日本它有侵华的历史,这个民族仇恨很容易挑起来的。”

目前,越南和菲律宾等国家,正在寻求向北京发出更为强硬的联合回应。以前一直站在中共一方的中国亲密盟友柬埔寨也在发生变化。柬埔寨国防部人事局副局长乔萨帕中将一行,6月24号访问了越南。乔萨帕表示,支持越南反对中国在越南海域非法架设钻井平台等“不法行为”的做法与立场。

《华尔街日报》引述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高级研究员斯托里(Ian Storey)的话表示,面对中共一直在提升马来西亚附近的军事存在,马来西亚可能将不得不重新调整南中国海政策。他还补充说,也许马来西亚应该尽早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钟元

疑因反共标语 《点金胜手》突遭禁播

日前正在大陆热播的一套《香港无线》电视剧集《点金胜手》突遭禁播,有播放版权的中国视频网站《优酷》也不再更新集数,甚至删除《点金胜手》的剧集,引起舆论关注,有分析认为,《点金胜手》被禁播,可能与剧中一个抗议场面中,出现反对共产党及保卫法轮功的标语有关。

《点金胜手》是《香港无线》电视台晚上黄金时间播放的时装剧,以股票市场的尔虞我诈为主线,大陆的“优酷网”去年起购买了这部剧集的播放版权,每天紧贴无线播放后,在第二天更新。但从27号开始本应该更新的19集、20集,不但没有更新17、18集也被删除了。

针对《点金胜手》禁播的原因,目前仍没有确切的说法,有网友猜测,可能与剧集中讽刺大陆“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要求香港更改管制条件,以便“阿里巴巴”到香港上市有关﹔也有网友认为,《点金胜手》被禁播与暗讽大陆公司和大陆官员有关。

还有网友猜测,《点金胜手》可能和之前的港剧《天与地》一样,因为牵涉到敏感话题,所以遭禁播。

2011年,《香港无线》播出的电视剧《天与地》第10集中,出现了港人在街头举著写有:“彻底解体中共”以及影射“六四”等标语的横幅,因此遭中共禁播。

深圳网友李小姐说,她一直在《优酷》上追看这部电视剧,但看到第19集突然就不播放了。

深圳网友李小姐:“我不明白怎么回事,然后上网看到大家都在说,可能跟第17集中,有一个一闪而过的那种抗议画面有关系,现在就听说这部剧正在重新调整,然后调整好可能会上映,希望可以尽快能看到吧。”

《点金胜手》第17集中有一段影射“比特币”的“C-Coin”跌价,令股民受损的抗议场面,镜头远处出现的横幅写着﹕“我系香港人,我系中国人,爱国爱港不爱共产党”、“创立(政改特区)救中国、香港模式就是中国政改模式、扩大香港特区、北移深圳试点”。

目前在《香港无线》网站翻看这部剧集,之前的“反共”横幅画面已被删除。

香港《明报》引述《香港无线》企业传讯部副总监曾醒明的话说,“现在这部剧集,我们已经处理了”。曾醒明还说,《无线》剧集或节目会营销外地,在不同地方播放时,需要符合当地的法律规定,如果有镜头不符合当地法律,便会作出适当处理。

原《香港联合报》文艺专栏作家张成觉指出,由于中共长期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思想自由的禁锢,许多影射中共黑暗面的港产片、外国剧在大陆都是禁播的。

原《香港联合报》文艺专栏作家张成觉:“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愚蠢的作法, 它只能暴露了当局管宣传部门,主管宣传部门的人的心态,就好像要尽量的把公众的知情权要加以限制。”

香港民主党社区主任周伟东表示,真相是无法掩盖的。他认为这件事暴露出中共当局最怕的一件事,那就是它害怕事实真相。

香港民主党社区主任周伟东:“中共是怎样上台的,真相它不让老百姓知道,它没有抗日不让老百姓知道﹔它在六四屠杀了很多人也不告诉老百姓,它现在还在很残酷的镇压法轮功,它也不告诉老百姓知道,这些真相它很害怕老百姓知道,因为当老百姓真正知道它全部的基础,就动摇了、就会崩溃。”

目前,在大陆各大剧集网站上,或主演这部剧集的艺人黄宗泽的微博中,都聚集了大批网友讨论禁播一事。不少网友表示,原本还没留意到这一“反共”镜头,如今反而知道了。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孙宁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