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3月14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4年03月15日讯】【中国禁闻】3月14日完整版

提要
民间呼吁罢免大法官周强
人大代表呼吁问责冤案“女神探”
微信屠城﹗传箝制言论黑手延长

陆媒再爆周案重要涉案人

尽管中共总理李克强的“两会记者会”,没有提及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案,但是,大陆媒体对“周案”的持续曝光并没有停止,3月13号,《21世纪经济报导》又爆出一个与周永康儿子周滨案有关的重要涉案人。

据报导,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原成都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孙建成被免职,除了与李春城案有关之外,也涉及“神秘人士周滨、周锋案”。众所周知,周滨是周永康的大儿子,而周锋则是周永康小弟周元青之子。

报导说,孙建成与周氏堂兄弟有“隐秘的交集”。目前,这篇报导在《21世纪经济报导》网站上已无法打开。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囚禁中去世

被中共警方长期关押导致健康恶化的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14号下午4点左右已经去世。

据英国《路透社》报导,曹顺利的代理律师刘卫国表示,将会和曹顺利的家人商量,起诉北京朝阳区看守所。

“国际特赦”组织也谴责说,中共当局“手上沾著鲜血”。

曹顺利去年9月14号在北京首都机场准备出境前往瑞士日内瓦的时候,被中共警察带走,后来当局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她。曹顺利被关押期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但家属和律师多次提出的保外就医申请都被当局拒绝。今年2月19号,曹顺利因昏迷进入999急救中心抢救。

《天网》负责人黄琦遭警方连续传唤

大陆《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3月14号,继续被前往成都的北京警方传唤,这是黄琦第二天被传唤。

前一天,中共当局查抄了他的5台电脑、手机和其他一些设备,并将他从家中带到成都市火车南站派出所,传唤了6个半小时。警方传唤的理由是“寻衅滋事”,传唤证由北京市公安局签发。

黄琦对《美国之音》表示,北京警方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传唤他,主要是针对已被刑拘的王晶、柳学红和邢鉴三位《六四天网》的公民记者。这三位记者在中共两会期间,报导了天安门广场疑似自焚事件和一些访民的维权活动。

编辑/周玉林

民间呼吁罢免大法官周强

广州和北京几名被当局非法除牌的律师,3月13号联名签署了一份“罢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的民间呼吁书。呼吁书认为,周强日前在参加中共“两会”的湖南代表团审议“两高”报告时,以辽宁摊贩夏俊峰杀死城管的案件为例,提出的言论极不适当,周强必须为他的违法渎职言论谢罪,并引咎辞职!

这份《罢免周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民间呼吁书》表示﹕周强宣称不杀夏俊峰这种人就非常危险。他说﹕“就好像两个人关起门来吵了一架,你把人杀掉了,如果这样也是正当防卫,这个社会就会天下大乱。”

呼吁罢免周强的民间人士则认为﹕“夏俊峰案件是不是正当防卫,无论是辩护律师、法学界,还是社会公众,都发表了洋洋大观的‘正当防卫’之法律意见,夏俊峰案的经办法官对此充耳不闻,否定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皆是维稳思维在作怪,政治需要和维稳需要成了判夏俊峰死刑的终极考量。”而,“周强的‘天下大乱’说是毫无根据的胡说乱说,依法治国、独立审判不但不会天下大乱,相反还会天下大治。”

广州被非法除牌律师刘士辉﹕“作为法官的一个职业道德,一般来说不得随便评论案情的,全国人大的场合,(周强)说了那么一番话,举例失当,逻辑错乱。就是说,首席大法官这个角色,他讲的不是法律语言,反而是出于维稳需要用的政治语言,那也是违法的。”

这份罢免周强的《呼吁书》开放给法律界人士和社会公众联署。第一批联署人有88人,包括广州被非法除牌的律师刘士辉、唐荆陵、吴镇琦,和北京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等多名律师,以及大陆各地学者、公民等。

呼吁书指出,“周强大法官的言论极不适当,周强必须为他的违法渎职言论谢罪并引咎辞职!”

刘士辉﹕“那么,他(夏俊峰)该不该判刑,是应该按照他犯罪的事实,以及有没有因为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这种情况。我们认为他(周强)这种特殊身份,他说这样的话是非常不适当的,那么他必须为自己失当的言论来负责任。”

自称为“权益维护者”的湖北公民陈健雄,他也签名参与了罢免周强的呼吁。

湖北权益维护者陈健雄﹕“我只能说,作为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他就不该说这个话出来,你说这话的话,你把人民当什么?你把法律当什么?看到都很气愤的!”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成员陈树庆,也对周强提出看法。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成员陈树庆﹕“(周强)他在湖南当省委书记的时候,李旺阳被上吊自杀,这个案情的真实情况,他管辖的湖南当局一直是阻挠民间的独立媒体参与对案情的调查,而且,在整个的过程中,还采取了一些暴力措施,限制李旺阳的亲属、好友人身自由,当然目地也是阻碍他们对案情进行调查曝光。”

另外,在湖南代表团全体会议上,有来自医院的代表谈到“医闹”问题,周强也说,今年将加大对“医闹”的打击力度。

评论人士熊永立撰文抨击﹕“夏俊峰该不该杀,医闹该不该严惩,是法律说了算。你说要杀要严惩,就杀就严惩吗?这是典型的以言代法、典型的专制思维。”

陈树庆﹕“夏俊峰也有防卫过当的问题,应该要承担法律责任,但是一个有良知的法官,就给夏俊峰判个死缓啊,或者是什么更轻一点的(刑责)。(周强)他并不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而就是当权者包庇一方,比如包庇司法人员打击民间。最简单的一个对比例子,薄熙来的老婆薄谷开来用毒药毒死人,因为她是权贵,薄谷开来就可以免于死刑﹖因为夏俊峰是一个平民,不杀不足以维护特权?我觉得这样的人不罢免的话,中国就没有司法公正可言。”

熊永立表示,司法早已沦为政治的附庸,需要我们拿出勇气进行彻底而坚决的改造,而不是继续充当保驾护航的刀把子。

采访/朱智善 编辑/周平 后制/李勇

李克强承认2014年经济面临严重挑战

根据国家统计局周四发布的数据,2014年1-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8.6 %。从环比看,2月份比上月增长0.61%。英国《路透社》认为,这标志着中国工厂产出,自从2009年四月份以来的增长速度,呈现最差表现。

而零售业的增长也达到三年来的最缓慢。一、二月份同比增长11.8%。

作为经济活动的一个重要驱动力的“固定资产投资”,表现的更差。它在今年头两个月同比增长17.9%,这是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冯兴元表示,中国经济形势这几年不是特别好。投资增量不断往下走。究其原因还是所谓的产能过剩。实际上就是“凯恩斯主义”那一套做法本身它有局限性。“凯恩斯主义”认为,要维持一定的经济高增长,就必须不断增加投资。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冯兴元:“这意味着不断的促进需求,拉动需求。他这种逻辑本身是有问题的。你怎么能不断的拉动需求,把这个作为整个社会整个国家生活的目标?经济增长当然是好事情,但是纯粹为了增长而增长,不断的想着一定要通过拉动需求这种做法,这个想法,这个理念本身是错误的。”

冯兴元表示,中国的经济结构性失衡在2008年以后加剧。政府为了维持高增长,抵御来自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可能带来的波及后果。中共政府搞了四万亿大规模刺激经济的一揽子方案。

冯兴元:“主要的资金走向了中央国有企业,地方国有企业,还有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也就是‘三国’渠道。这样投资的结果主要是国有部门拿到了钱,民营经济的生存环境是恶化的。这种格局下面,结果就是整个经济的结构性失衡加剧。”

一些经济学家相信,今年的增长目标可能达不到。

《路透社》报导,法国“兴业银行”中国经济学家姚伟在周四数据出炉之后表示,中国的经济“势头真的相当疲弱。”“第一季度的GDP增长可能已经低于7.5%。政府将可能推出一些宽松政策。”她预计,央行将减少银行储备金50个基本点。

冯兴元指出,如果不进行金融改革,单纯推行宽松货币政策发挥不了很大作用,因为资金还是很难到达民营企业手中。

冯兴元:“现在很多钱实际上是从金融部门转几手,大家都分些钱,到要求利息率很高的时候才放到需要者手里。包括资金在国有银行再转到国有企业,或者上市公司,再通过委托贷款或者信托贷款,再放到民营企业家手里的时候,要求的利息率,或者管理费都已经非常高了。所以单纯推行扩张的货币政策没有用。”

冯兴元指出,在中国巨大的金融部门里面循环著大量资金,经过多次循环之后,才能到达实体经济。效率非常低。他认为,需要发展更多的中小银行。单纯的扩张货币供应量,也许还会制造其他麻烦,比如通货膨胀。

李克强在新闻发布会上暗示,他将容忍低于目标的GDP增长速度。他说,“GDP增长目标大约是7.5%。‘大约’意味着有一些弹性,我们有一些容忍度。”而“增长的底限必须确保创造就业。”

但是,亲GDP增长的“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周三说,7.5%的目标已经是政府的底限。

而在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公司”的五年债券上周五未能支付利息之后,李克强也暗示,政府将允许更多的债务违约。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黎安安

人大代表呼吁问责冤案“女神探”

中共“两会”代表日前在讨论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的例行年度工作报告时,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提出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中共人大常委王乃坤呼吁,对制造“浙江张氏叔侄冤案”的所谓“女神探”聂海芬进行追责。

3月11号,周强在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对此,审议报告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王乃坤说,对冤假错案要纠正,更要防,对那些刑讯逼供、明知有疑点还要坚持判决的人员,还要追究责任。

王乃坤提到,“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杀人案”中的所谓破案“女神探”聂海芬,之前,她被广为宣传的快速破案经验,最后出来的是一个冤假错案,“多大的讽刺啊!”她呼吁“这些案件,应当追究背后的责任人。 ”

2003年5月,浙江杭州发生一起“强奸致死案”,嫌疑人张辉、和张高平叔侄两人被二审定谳,分别被判死缓和15年徒刑,张高平被送往新疆石河子监狱服刑后,年年申诉。

直到去年3月26号,浙江高院对张辉和张高平所谓的“强奸”案,进行再次审理,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并作出国家赔偿,支付张氏叔侄220多万元赔偿金。

随后,当年主持“浙江叔侄冤案”的所谓的“女神探”,也遭到中共当局的调查,网路上要求对聂海芬追责的呼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社会各界都在呼吁追究她的责任,甚至要将所谓的女神探绳之以法,浙江叔侄把人家耽误了一辈子,而且还要花去百万公款赔偿,那些也都是民脂民膏对不对?因为她的胡作非为,造成了纳税人来给她买单,这是没有公理了。”

去年4月上海《东方早报》报导说,2003年5•19命案后,以聂海芬为首的杭州警方办案人员在没有物证和目击证人的情况下,“突审”张氏叔侄,获得了张氏叔侄的认罪书。

此外,身为“二张”错案的审核人,聂海芬同时又是同案疑凶勾海峰凶杀案的审核人,但在之前的审讯中,她“未曾发现勾海峰具有作案嫌疑”。

更具讽刺的是,聂海芬2006年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当局还宣称她在5年内牵头主办的特大案件达350多起,准确率达到100%。当时《央视》更是推出“浙江神探”系列报导,讲述聂海芬参与侦破张氏叔侄案中,如何在没有找到任何物证的情况下,通过“突审”,获得了所谓“无懈可击”的证据。

中国资深法学专家赵远明指出,中共许多执法人员可以说是法盲,他们没有什么职业伦理和专业素养,他们破案多是靠严刑逼供,再加上政法委干预司法独立,造成中国冤假错案遍地。

中国资深法学专家赵远明:“中共的法律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是为了上层,为了统治者服务的,所以真正你看它叫的法治原则: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叫是这么叫,但是你看江泽民在任的十几年,然后镇压法轮功,把中国的法制完全给破坏了。318实际上中共邪党是冤假错案最大的一个制造者。”

有外媒引述《法制日报》驻浙江记者陈东升12号的话透露,聂海芬早就被撤职了,包括她在内,公安系统一共处理了10名官员。当地媒体人说,“浙江有关方面可能就怕网友对此揪住不放,再起波澜,所以不让报导。本来想摀住,没想到在全国人民面前抖搂出来了。”

赵远明指出,从法律上讲,任何制造冤假错案的人,都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除撤职之外,这个案子应该重新审理,追究这些人的刑事责任。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钟元

微信屠城﹗传箝制言论黑手延长

13号,在中共“两会”闭幕的同时,网路传出大批网络及时通讯“微信”的账号遭到封杀,其中包括一些大陆知名评论人士的账号。这一事件被网友称为“微信屠城”。有消息传出,这与中共展开的新一波箝制网络言论自由有关。

周四,一些大陆网友在“推特(twitter)”,和大陆社交网站发帖说:“微信屠城,血流成河,自媒体营运者都疯了。”据说,一大批“微信”账号被封锁,而且直接封死,无法恢复。 一些网友还张贴照片,来证明许多微信账号被封锁。

这些被封的账号中,包括大陆知名媒体人罗昌平等个人媒体—-“自媒体”的“微信”账号。罗昌平曾举报中共“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贪污舞弊。

根据“记者郝成”账号发布的网路截图显示,他的账号已被永久封禁。他说,这是突然的封杀。“记者郝成”在《新浪微博》众号(jizhehaocheng)就这么封禁了? ”

新疆维权人士张海涛:“我关注的这些微信账号里边也有好多被封掉。说明它为了维稳已经不择手段。它不检查下自己有没有法认证为“《中国经营报》记者”。他13号发微博说:“微信啊,我这有17000人订阅的微信公治,有没有保障人民的人权。它这个维稳相当于把监狱的墙加高加厚。 ”

微信(Wechat)是中国大陆“腾讯公司”推出的手机社交通讯软件,自2011年初推出后,目前使用人数超过5亿。

对“微信”大批封号,有人认为是中共在“两会”后,对网路言论展开新一波更加严格的箝制。“腾讯公司”则宣称,因最近在扫荡利用“微信”从事不当销售的用户,而采取封号的措施。

但一些大陆网友质疑,为何那么“巧合”的封掉一些知名的维权“自媒体”呢?“腾讯”则没有提出说明。

移居马来西亚的大陆华侨谭女士:“我觉得它(中共)最主要的是封闭一些比较敏感的东西,它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东西。比如说它迫害信仰,还有它也是不想让人知道它的贪腐,还有就是人权的问题,它也禁止你去讨论。简单一句话,它做所有的这一切就是为了权力,权力的后面就是为了金钱。”

加拿大“全球自由信息运动”创办人张新宇:“有良心的知识份子你们想(中国未来),它(中共)不想,它就想他们的后代,红二代或者统治阶级那些。所以,(封杀微信)有什么好处?你要说好处,就对他们有好处。对中华民族没好处。”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温云超表示,在随时存在高度内容审查政策风险的国家搞“自媒体”营运,结果,在开始时就已经注定。此次中共当局封锁微信,只是它整体布局中的一步。

温云超:“去年宣传部长工作会议上面已经确立了一个要坚持党对舆论的引导,也就是不能搞独立媒体和‘自媒体’这些东西。如果微博在此前已经被封杀,跟它类似情况或性质类似的微信公众号,自然不能够长期的(存在)。更何况确实有官方认为的所谓‘不良信息’。”

不少《新浪微博》用户感叹,“微信”被盯上的速度比“微博”当时要快多了。也有网友表示:“管制言论的黑手,终于从微博伸到了微信。”

去年开始,中共瞄准了网路影响力巨大的微博“大V”名人们,警告那些张贴所谓“诋毁性”评论文章,并且被转发500次或点击5000次的网民,将面临三年监禁。

于是,在去年的9月15号,就有了美籍华裔“薛蛮子”铐着手铐,出现在《央视》“认罪”的画面。尽管公众普遍认为,中共不过是想通过抛出“薛蛮子”,以达到对期待言论自由的大陆民众,起到“杀鸡儆猴”的恐吓作用。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舒灿

警告勿提周永康 揭两会新闻死因

中共“两会”后,最后记者招待会,遭到舆论抨击,外媒形容记者是跑龙套,敏感问题、实质问题都没有涉及。事后不少记者曝光,他们在记者会前,已经被警告,不能涉及周永康等敏感问题,否则会上“黑名单”。有评论指出,中共一方面对记者进行打压来控制舆论,另一方面使用假记者、和假记者会制造舆论自由的假象,已经威慑到整个人类的安全。

据香港《南华早报》英文网披露,中共外交部和政府新闻办公室,在记者会前告诉记者,现在提问周永康问题还太早,谁这么做了就会被列入黑名单,不会获得再提问机会。

13号,600名中外记者出席的记者会上,15家提问的中外媒体,没有一家媒体涉及最受各界瞩目的周永康案。 而中、日紧张关系,新疆西藏及人权等国际关注议题,也没有记者提出。

《德国之声》形容这场记者会,记者是在大型表演秀里,跑龙套。

采访过“两会”的海外记者向香港《苹果日报》透露,“两会”会务组新闻办手中有一份所谓“友好媒体”及“可信赖记者”名单,记者会前,官员会假装“了解舆情”,问记者“会关心什么问题”,只有当记者的问题符合当局期待,才可能列入候选。

官员建议被选中的记者穿得“鲜艳醒目”一点,记者会上,官员还派人陪记者占醒目位置,方便主持人“点中”。另一方面,“违约”记者将被列入黑名单,以后不但无法采访两会或总理记者会,甚至可能无法获得驻京采访签证。

前《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指出,在中国要想冲破中共的钳制,披露中国的真实问题,不但要具备记者的责任感,还必须有无所畏惧的勇气。

前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我不做中共的记者(后),进行独立的采访,被拘留、被打、被骂,被收了照相机,最常见的办法就是在互联网和电话上监控,进行破坏和捣乱。还有跟踪,敏感时期被带出去,派别人监视我,劳教等等都有过。”

马晓明家里的网络从2月22号开始,一直持续到“两会”结束,不能上网,而记者打电话时,他的电话一直是忙音,5小时后才接通,马晓明说,他一个电话也没打过。

原《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因揭露当地官员的腐败,被冤判12年, 2006年服狱8年出来后,尽管当局承认冤判,却至今还没有恢复他的工作。

前贵州《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各种限制、种种的捆绑,一个是让你不说,或者一个是让你说假话,这个就和你的做人的品格,和记者的职业良知是冲突的,非常痛苦的。”

去年12月,中国当局拒绝更新美国《纽约时报》和《彭博社》24名驻京记者的签证,迫使他们离开中国,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在北京采访时,摄像机被警方暴力毁坏。

去年11月8号,中共政府又拒绝给《路透社》驻北京资深记者慕亦仁发放签证,拒绝他回北京。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中国要做记者的话,西方的记者越是独立性越强,越想问些尖锐的问题的,中共政府根本就让你采访不到任何东西,对记者的摄像器材进行破坏,人身进行攻击、伤害,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生存处境也非常艰难。”

据报导,在政协某记者会上,曾有日本记者“无意”拿到提问的麦克风,刚开口要问“禽流感”问题,主持人打断他说“不是给你的”,喝令他交出麦克风。

夏明:“西方的国家应该共同地捍卫他们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同时必须让西方国家的所有的老百姓明白,如果他们的记者没办法准确地把中国的信息报导到西方国家来的话,不仅是损害中国人的利益,其实也损害西方人的利益。”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指出,中国的未来将影响到世界其他国家的安全和稳定,另外,西方国家的很多资本投在中国,他们有权利了解中国的状态。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李智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