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4年1月24日讯】今天《法制日报》一篇题为《河南安阳副市长被查简历显示其13岁参加工作》的文章报道,官方资料显示,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的河南省安阳市副市长郭建华,1962年8月生,大学学历,198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1975年5月参加工作,历任确山县法院法警、执行庭庭长、副院长,上蔡县法院院长,中共上蔡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上蔡县委副书记。

中国的户籍管理、档案管理,据说是世界上最为严厉的,可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官员年龄造假、学历造假问题,却比比皆是,而有的造假手段十分拙劣,组织部门却长期视而不见。

笔者习惯于把官员“往好处想”,认为官员热衷于年龄造假,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是为了能够多“为人民服务”几年,希望通过年龄造假来实行“延迟退休”的目的,他们强烈渴望能在权力的位置上一直工作到“最后一口气”,以实现“死而后已”的美名,如档案记载55年出生的原临汾市纪委书记沈庆华,于2011年8月“全票”当选为临汾市第三届市委委员、常委,市纪委书记后,网上不但曝光其“13岁参军,15岁入党”,还贴出了1969年4月中共九大通过的党章“入党需年满18周岁”的规定,弄得当地组织部门很不好意思,任职两个月之后,山西省委常委会议决定免去其临汾市委常委、委员和市纪委书记职务。

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手中有更大的权力,以便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而不惜通过年龄造假以突破干部提拔中对年龄的限制。如石家庄团市委原副书记王亚丽,第一次是将出生日期由69年改为73年,后因为任职团市委副书记的年龄需要,又将出生日期改成78年。其实,如王亚丽这样改年龄的还真不少。《长治日报》2012年4月5日刊出组织部干部公示后,市民发现神童聚集。王瑞13.6岁参加工作,拟任副处级领导。赵耀华13.5岁参加工作,拟任正处级领导。李艳珺16岁参加工作。侯志军17岁参加工作。

这些“童子军”当初是如何进机关的?会不会曾经多年“吃空饷”?而最令人尴尬的是,有些官员顾头不顾脚,甚至把年龄修改得仅比儿子大几岁的程度。如陕西省武功县商贸局纪委副书记张凌燕,初中文化程度,以前是在县城农贸市场卖干鲜菜的,因为将年龄改小了10岁,最终导致其“14岁生子,16岁生女”的尴尬局面。

郭建华也是如此。郭自2008年11月到内黄任县委书记不久,就有人在网上发布他与其子更改年龄、伪造学历、参与工程建设牟利的帖子。郭建华年龄造假,肯定是弄得和儿子的年龄无法匹配,因此需要同时更改儿子的年龄。

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帖子不但没有引起组织部门对郭年龄造假的重视,而且也没有影响到对他的提拔,郭建华算得上典型的“带病提拔”了。而按照目前官方的年龄界定方法,郭建华其实是12岁参加工作,按照70年代的招工规定,即使某人父母、兄长等因公牺牲而需要照顾性安排工作,也至少等他14周岁之后。基于这么简单的道理,郭建华涉及年龄造假可以说是板上钉钉。

不可思议的是,郭建华这么一个完全不符合逻辑的档案年龄,组织部门怎么会长期视而不见?不说他们共同作假,至少应该有渎职之嫌吧?因此,对郭建华档案的管理者,及办理提拔、任用郭建华程序的组织部门工作人员,应该实施问责。

(网络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