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明月:中国国情 “允许适度腐败”

【新唐人2014年1月18日讯】一边声嘶力竭地反腐倡廉,却又死捂著官员的财产任凭人民千呼万唤也不肯公示;一边歇斯底里的打老虎,却又放任苍蝇嗡嗡扰民不堪;一边鼓吹社会主义的无比优越世界第一,官员的妻儿子女却又争先恐后奔投到资本主义的邪恶怀抱里;一边煽情“党和政府”养活十多亿人民的不容易,如此大恩大德却又时刻恐惧民心的背离,一提普选心惊胆颤;一边四出招摇“扶贫、惠民”,高楼大厦竟是贫困县政府的办公室,“贫困户和受惠者”的名单从不敢向民众公布……如此的颠三倒四,虽然国际社会无所适从,但是一旦冠上“中国国情”的字样,所有的凌乱马上变得合情合理,因为在中国,“要允许适度腐败,民众应理解”——党喉《环报》曾就“允许适度腐败”事宜特向国民坦诚相告。闻《环报》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欣慰之余,耳边响起崔健的小曲《一块红布》:“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遗憾的是,这一块红布太小,蒙不住世界人民的双眼更蒙不住世界的天,功亏一篑。

当著名房地产“保利公司”拖欠辞职员工工资两三个月之久时,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人力资源社保局声称符合该公司的规定,认同公司之说并不存在“拖欠”之虞——公司规定优于国法?中国是“法治”还是“党治”?当该公司肆意克扣或以打折的方式支付辞职员工的工资时,受害人向乐从镇人力资源社保局检举,要求调查“黑规”并给予取缔以免继续为害人间。然而,乐从镇人力资源社保局却推说公司已付清受害者的工资所以不再受理揭发和举报——真有这鸟规定?中共竟然给揭发举报设“门槛”?执法部门如此奋不顾身地争当企业的保护伞,难免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自2013年5月31日投诉乐从镇人力资源社保局执法渎职至今,佛山市政府不理不睬,顺德区人力资源社保局宣称这不是渎职,所有心安理得的腐败皆得力于中国国情——“允许适度腐败”。适度的腐败是允许的,腐败一下没什么不可以。“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外交部的姜大姐如是说。

习近平说过:鞋子合不合脚,只有穿的人才知道,国情合不合适,只有人民才知道。老百姓弱弱的问一句:在中国,企业克扣、拖欠员工酬劳的流氓恶习已成为人人谈之色变的国情,有劳无酬恶意拖欠泛滥成灾,这是合了谁人的脚?司法不独立自家人监督(包庇)自家人,谁说这等“国情”是合人民的心?违法者长年累月在法制之上翩翩起舞,是谁为犯法者提供了犯法的舞台?难道又是“阴谋搞垮中国的西方敌对势力”干的好事?

一个法治国家不在于它是否拥有完备的法律,而是在于能否让法律实实在在发挥作用。一个社会,只要弱肉强食成性,鱼肉百姓成风,就是草尼马的“黑社会”!铺天盖地的对黑暗残暴歌功颂德只能充分说明“社会黑”!世间岂有“维稳费用”高于“国防费用”的太平盛世。枪杆子里出太平?杀20万换20年稳定?呵呵,中国人都知道。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