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周事件”周年 广州当局惊慌

【新唐人2014年1月6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汉采访报导)日前,广州民主人士张圣雨和贵州访民马胜芬去朋友阿基(梁颂基)家里相聚,遭到石围唐派出所警察抓捕。5日,刘士辉等律师去派出所了解情况,再遭扣留。据网友表示,广州警察惶恐扣押他们跟南周事件一周年有关。葛永喜律师告诉《新唐人》记者,会就此事件启动司法程序,控告广州警察。

4日晚,广州民主人士张圣雨和贵州访民马胜芬去朋友阿基家里聚会、聊天,刚进门就来了几个警察敲门。警察先是要阿基去石围唐派出所喝茶被拒绝;接着要求阿基开门,在阿基要求他们拿出搜查手续时,警察就开始撬门,被阿基拿一把实名菜刀吓跑,结果晚上来了大批警察把阿基等人抓走。

网友公民小彪对对《新唐人》记者表示:“马上就到了南周事件一周年了,去年正好是元月5、6开始的,7、8、9号开始发孝。”

5日,有吴魁明、刘仕辉、葛永喜、随牧青、吴镇琦、陈进学6位律师去石围唐派出所要人,结果遭派出所副所长无理对待。

葛永喜律师:“今天早上刘士辉他们打电话说,被当地公安抓了,关在了石围塘派出所。他就说他这里有一张张胜雨委托我的授权委托书,让我一起去石围塘了解一下情况。大概是上午11点半左右(我)到石围塘派出所,找到了办案警官范警官,范警官向我们告知了一个情况,就是张胜雨他们是今天(5日)凌晨被市国宝给逮捕了。带到越秀公安局这边,我们问他具体关在哪里,他说也不知道。”

张圣雨4日傍晚6点半发出的消息说:“今天下午,我和马胜芬去朋友阿基家里玩,刚刚进门就来了几个警察敲门,警察要阿基去石围唐派出所喝茶,阿基拒绝喝茶,警察要求阿基开门,阿基要他们拿出搜查手续,警察说你不开门我们就拆门了,说完警察就开始撬门。

阿基大怒从屋里提一桶水泼出去,又拿一把实名菜刀守在门口,终于把他们吓跑了。现在是民主转型非常时期,奉劝各地维稳国宝和警察,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现在维护的是一个流氓政府,不要为独裁政权舍身拚命。在维稳过程中你们死了将遗臭万年!我们死了将名垂青史!所以,不得以执行维稳任务的时候尽量温和一些,机灵一些!不要与人民为敌,不要做历史罪人!”

晚上9点,到现场的深圳民主人士贾榀发出的消息说:“阿基、张圣雨、马胜芬、肖青山都被抓走了。我刚到楼下看到马胜芬被两个警察扶著走,不远处的警车里传出张圣雨“打倒独裁政府!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声,随后几个警察把肖青山从楼上抬了下来塞进警车,然后警车全都开走了。”

葛永喜律师告诉记者,他分析张圣雨他们应该是被行政拘留,关在大东派出所。但在了解张圣雨他们被关押情况的过程中,刘仕辉律师被警察扣留。

葛永喜:“我准备等明天早上办完手续,就去越秀公安局这边要求会见张胜雨。但是刘仕辉(音译)律师就去另一案子的资料在越秀公安局这边,了解到张胜雨大概被关在大东派出所。刘仕辉就到这边来了解情况,谁知道那个警察就扣着他,不让他走,现在还在大东派出所。”

葛永喜表示,要告派出所警察的违法行为。

葛永喜:“吴政勤律师就在里面喊刘志辉,刘士辉答应了。而且我们问刘士辉有没有传唤手续,他回答说,没有,什么都没有。后来它那副所长出来就问他,你没有传唤手续怎么能扣着人不放。他说‘如果你们觉得我们违法了就可以去告他们’。

我问他是不是他们现在违法犯罪已经不怕告了?是不是在执法?对得起墙上“严格执法”这几个字?他就不理,就去办公室了。我们现在还在坚守着,刘士辉还在里面关守着。主要情况就是这样。”

葛永喜透露,派出所副所长带人在没有开执法记录仪情况下,给他们照相。

“刚才那个大东派出所的副所长徐祁宏(音译)带着几个人,带着摄像机就给我们照相。我们律师就在抗议,他们是不是在执法?在执法就应该开执法记录仪,他们也没有执法记录仪,只是自己的摄像机,一直在这里拍,拍完了之后,徐所长就让他们上去,给他们一个打电话的手势,估计是给他上级打电话请示怎么处理我们,我们现在还在这里。”

葛永喜对记者表示,目前来说,警察已经违法,肯定会启动司法程序控告他们。

“第一个我们肯定是坚守;第二个,他不怕我们也要告,这个毫无疑问的。我们想一切都要回归到事实,法律这个层面上来,如果不讲法律的话,我想任何人都不会得到保护。公安部长都被抓了,薄熙来都被抓了,之前有没有想过他们做的事情,就是因为不遵守法律才会有今天,如果遵守法律我想人人都是安全。不遵守法律的话,人人都不是安全的。”

最后葛永喜律师证实,石围塘派出所的范警官跟他们说,张胜雨是被公安带过来了,大概是关在大东派出所,但是是不是人转移了,对他进行了刑事拘留还是刑政拘留还不清楚。陈进学律师得到口头通知,梁颂基是妨碍公务,已经被刑事拘留,关押到看守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