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纯清:所谓群众路线就是中共邪灵附体路线

【新唐人2013年11月3日讯】有报导说,《新快报》记者刘虎因涉嫌制造传播谣言而被刑拘的案件,现仍处于调查阶段。日前,她妻子在腾讯微博发消息称“公安到单位来找我,让我做刘虎的证人,我拒绝了,公安很生气。”网友们纷纷批评公安的做法缺乏人性,破坏家庭伦理。

此前有报导说, 长沙天心区教育局组织人事科发出一份通知称,“天心区铜铺街小学:你校谭双喜老师的婆婆为枣子园专案拆迁对象,经指挥部工作人员多次上门协商,一直未能签订拆迁协定。目前,该项目的拆迁工作进入了最后阶段。为保证该专案的拆迁按进度进行,按照区委、区政府及枣子园专案拆迁指挥部的要求,请临时调整谭双喜老师工作岗位,安排谭双喜老师至枣子园专案拆迁指挥部工作,直至其婆婆签订拆迁协定。”长沙小学教师谭双喜将10月25日收到对这份工作调动通知发到微博上后,引起强烈反响,被网友评为史上最无耻的官方文件。

另有报导说,10月31日,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县政府为达到征地目的,晋城镇领导再出新招,向广济村村民做公务员、教师和个体户的家属施压,要求他们说服家人同意政府征地,如果不能说服家人的,将扣发奖金或调到偏远地区工作。

有人注意到,这样三件事情发生的时间,正是在中共所谓群众路线教育开展之后,问:“这些,难道就是中共所谓群众路线教育的成果吗?”这一问,触及到一个要害问题,那就是中共所谓的群众路线到底是什么?

其实,上述三件事,尽管不完全是中共这次所谓群众路线教育的成果,但它所体现出来的东西里,却包含着中共所谓群众路线的实质。那么,中共所谓群众路线的实质是什么呢?

中共对其所谓群众路线的包装纸层面的广告性解释是,“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显然,这只能算是其包装纸层面的广告性解释。在其操作的层面,它自己的解释是所谓的“宣传群众、发动群众、教育群众、组织群众”,说白了,也就是欺骗群众、利用群众,挑动群众斗群众,也就是利用中国人打中国人,利用中国人整中国人,而其利用人整人的最残忍、最极端的表现,就是教唆、煽动骨肉相残、人斗人、亲整亲。这一点,并不是现在才有的。只是由于中共刻意掩盖真相、篡改历史,致使很多年轻人不知道,由于中共蓄意不断洗脑、制造遗忘,致使很多人忘了。

事实上,从阴谋夺权的所谓“人民战争” 到维护恐怖统治的所谓“群众运动”,乃至今天正在进行中的迫害法轮功、强拆和净网抓大腕,中共的所谓群众路线,一直都不过是其恐怖统治邪恶手段的代名词而已。像在统战中利用杨虎城的妻子、其身边的共产党员参与策动西安事变,利用傅作义的女儿策反其父,利用薄熙来批斗其老子薄一波,是这样。通过株连家人、单位和上级领导、片警、居委会、村委会等强推对法轮功学员和上访人员的迫害,更是这样。通过侵害家人包括孩子向高智晟律师、陈光诚律师施压,等等,都是如此。在其恐怖统治中,中共还把群众路线叫作什么“群策群力”、“群众监督”、“互相监督”、“群防群治”等。所以有人说,“中共的群众路线,就是群起攻之,众多手段,不择套路,没有底线”。其目的,就是通过所谓的“最大限度地利用一切积极因素,并尽可能地化一切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千方百计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并积极创造条件”,藉以“最大限度地孤立和打击敌人(敌对势力)”,也就是最大限度地制造恐怖气氛,使人人陷于人人参与制造的,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极端恐怖之中。

纵观中共历史,从井岗山时期发现人们怀疑“红旗还能打多久”,赶紧喊吵“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结果导致江西省人口有两千万锐减至一千万,到延安时期农民诅咒“怎么不把毛泽东霹死?”急忙打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幌子,结果导致延安资源枯竭和生态彻底破坏,至今未能恢复;从文化大革命国民经济被折腾到了崩溃边缘,危机邪党自身生存,匆匆敲响“先解决温饱问题”的讨饭碗,结果只是让一部分太子党先富起来,到六•四屠城丧失民心后,慌忙重弹“加强党和人民的血肉联系”,结果却是工人下岗,农民失地,公知失声,法轮功遭灭绝性迫害,访民被置于怨声无道可载的绝境。

可见,每次对所谓群众路线的强调,都是中共自身遇到危机的时候,都是它需要根据群众的容 忍程度调整其红色恐怖的力度,变换操控花招,以避免其失控的时候,也就是对群众进行再洗脑再愚弄的时候。所以,谁如果对中共还抱有幻想,谁就会在所谓“换脑筋”之后继续稀里糊涂地跟着它走。

怎么摆脱呢?办法已经有了,那就是抛弃党文化,从邪党的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的角度,审视、识破其所谓群众路线的实质。

九评之一指出,中共具有“邪灵附体的特征”:“附体,需要绝对控制被附体者的精神以获得维持自身存在的能量”。“共产党组织本身并不从事生产和发明创造,一旦取得政权,便附着在国家人民身上,操纵和控制人民,控制着社会的最小单位以保护权力不致丧失,同时垄断著社会财富的最初来源,以吸取社会财富资源”。“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这种古怪的附体结构,在人类历史上,有时候在社会局部出现,有时候在整个社会短暂出现,却从来没有像共产党社会这样彻底、长久而且稳定持续”。

可见,中共的所谓群众路线,实质上是邪灵附体路线。而今它为什么又来这一套呢?还是为了自救,不过,这回它自救不了了,怎么都躲不过去了,因为天在灭它。但是,这不等于它就不怎么折腾了。恰恰相反,大家已经看到,它折腾得更厉害了。当然,它折腾得再厉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现今的中国,貌似繁荣,但社会危机已经积累到了空前的地步。按照中共的习性,或许将再一次施展其过去的伎俩,这包括再次做出某种程度的妥协,对六四事件当事人或者法轮功等反正,又或者制造出‘一小撮’敌人,以继续供其展示暴力恐怖力量”。(九评之一)中共这次所谓群众路线教育的根本目的,正在于此。有人还对中共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抱有那么一点幻想,可能与还没有看清这个问题有关系。其实,那会马上就要开了,方案结论已经有了,“三八三”:散吧散。这不是说笑话。不信,往下瞧,中共垂死挣扎的笑话,说不定会一个接一个。

“在未来的危机中,中国人无可避免地需要再次进行选择。但无论如何选择,中国人都必须清醒,任何对这个现存的邪灵附体的幻想,都是对中华民族灾难的推波助澜,都是向附在身上的邪恶生命输注能量。

唯有放弃所有幻想,彻底反省自己,而坚决不被仇恨和贪婪欲望所左右,才有可能彻底摆脱这一长达50多年的附体梦魇,以自由民族之身,重建以尊重人性和具有普遍关爱为基础的中华文明”。(九评之一)

具体咋办?

一句话,两个字:三退,摆脱邪灵附体(也只有三退才能摆脱邪灵附体)。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