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俄罗斯人享受免费医疗让谁尴尬?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讯】中国网10月8日讯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10月6日报导,俄罗斯政府宣布付费医疗的终结,公民可永久享受免费医疗。

俄罗斯卫生部长在全俄医疗媒体论坛上援引宪法规定,宣布保证俄罗斯公民在俄罗斯联邦所有政府和市政机构免费享受医疗服务。

卫生部长表示,这项条款现在不会变更,以后也不会改变。所有包含在国家保障计划下的医疗服务,自每一位元俄罗斯公民出生便可享受。且医疗服务专案每年都会增加。因此俄罗斯不会再有付费医疗。

这样的消息,让中国人或者说中国的官方媒体最为尴尬!人们大都还记得,8月初,新华社重点刊载了一篇揭露“微博”上的天使、导师和公知的文章,文章题目是《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这篇文章是以在俄罗斯流行“民主的恐怖、以外国为例”这样的格式撰写的,文章只是各大官媒同类系列文章中的一部分。文章坦言:苏联在民主口号下解体,结果使俄罗斯变成了一个落后的、贫穷的、二流的、濒临衰亡的国家,在世界上不再有威望。如果中国步其后尘,那么结果将更惨,因为中国不像俄罗斯拥有可用于出口的资源。

俄罗斯人对此类在中国主流媒体上刊载的有关俄罗斯的系列文章感到震惊,而且是在联合军演、战略问题磋商和战略伙伴关系的声明背景下。

为了完全论证民主和私有化的恐怖情景,这些文章使用过时的、颠倒是非的和被歪曲了的资料。新华社转发的文章中,将整个苏联的粮食产量和2008年俄罗斯的粮食产量相类比,将苏联外债和俄罗斯2008年的全部外债相比较;文章谎称俄罗斯的军事预算每年仅为50亿美元,人口以年60万到90万的数量在递减。文章指出“俄罗斯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甚至还将俄罗斯的平均工资荒诞地换算成多少公斤土豆。

今天的俄罗斯人在苏联崩溃后究竟过上了怎样悲惨的生活?只有俄罗斯人最为清楚!真正怀念苏维埃专制统治的,恐怕只有极少数既得利益者,而绝大多数俄罗斯人,都在适应和拥抱“普世价值”所认可的民主制度

尽管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在中国能够享受免费医疗的只有极少数的特权阶层。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曾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健康产业论坛上,公开了中国每年上千亿医疗卫生支出的去向,中国财政每年投入的庞大医疗经费,80%都花在了党政官员身上。2006年,中央政府投入公共卫生经费1190亿元,其中的952亿元,用在了850万党政干部身!另外的13亿人只分享了区区的238亿。

1998年前,拥有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正式编制的人,才能享有公费医疗的权利,其他的,都是自费医疗人群。现行的医保方案虽然是全民医保,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和不公,只有公务员才由财政兜底,可以实报实销;而城镇职工、城镇居民(俗称一老一小,指没有工作单位的城镇居民)都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8亿农民就更没有这样的福气了!

于是,我们看到,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在遭遇疾病时求助无门只能仰天长叹。很多家庭往往因为一个亲人身患恶疾就倾家荡产,更多的农村老人有病只能抗著忍着,根本不敢去医院。也就是说,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都存在着一个规模日益扩大的群体,他们陷入了生不起病、看不起病、吃不起药的境地。把他们放在今日医疗水准日趋现代化的大背景下,就会看到这个群体“小病扛、大病拖、不怕穷、就怕病”的心酸。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