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三中全会经济难改革 特殊利益集团阻挠

【新唐人2013年10月2日讯】(新唐人记者柳清综合报导)中共18届三中全会,将于11月在北京举行。有媒体报导,中共领导人将在三中全会上制定一个转型中共经济的计划,但是如何做仍然有许多疑问,因为受中共强大殊利益集团阻挠,许多改革议程仍然是中共内部激烈争论的问题。

内部陷激烈争论

路透社9月29日报导引述知情人说,在中共将要宣布的一个长长的改革清单当中,财政,土地和户口改革—中共扩大城市人口的关键元素—成为主要胶着点,政客们在争论如何实施变革,并且他们也面临来自强大的利益集团的阻力。

一个政府智库的一名参与起草改革蓝图不具名的高级经济学家说,“焦点是经济改革—金融改革,税收和财政改革,资源价格改革,并且将有相关领域的改革,比如社会福利和收入分配。”

报导说,“出口型和投资型模式”的道路已经走到尽头,期待允许更大的国内消费来驱动增长。

这些计划的一个主要部分是旨在吸引数亿中国人搬迁到城镇生活的城市化计划。为了做到这点,中共需要改革土地和户口政策,但是许多农村人不愿意搬迁。

目前,当局阻止农民工和家人在家乡农村之外获得教育和社会保障。并且农民不能自由出售他们的土地,而且常常只从地方政府那里获得市场价格的一部分作为赔偿款。许多人不愿意离开农村,因为担忧地方政府抢走土地用于开发。

对于投资者和观察者来说,这些改革细节的进展可以作为判断中共承诺的大转型是否将或者多快将成为现实的线索。

土地改革三中全会前被毙

中共国土部人士称,因地方政府激烈反对,新土改或无缘三中全会。之前中共当局欲对国企改革,也因相关利益集团阻挠而破产。

9月17日,据大陆媒体报导,中共国土部内部人士透露,“中央层面担心集体建设用地流转会造成农民大量失地,形成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因此国务院方面一直未对土地流转有过明确表态;另一方面,若集体建设用地进行流转,势必破坏地方政府垄断土地的平台,各地反对声音比较强烈。”

报导说,一旦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放开流转,它就可以不经政府征地转为国有土地,直接入市交易,土地市场的高度垄断从而被打破,房地产价格将由市场重新发现。这恰恰是动了中共地方政府的“乳酪”,导致中共各地方政府激烈反对。

国企改革也受阻

此外,据北京消息透露,因中共高层无法达成共识,在11月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推出经济改革措施中,将不包括国企改革。

9月6日,中共总理李克强主持中共国务院常务会议,李克强在会上高调强调,尽快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和公用事业领域推出一些项目,引入民间资本投资,全面清理有关民间投资的法规,为民间投资“松绑开路”。而上述领域及行业恰恰为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家族利益集团所把持,早已将其势力和利益扩充到相关行业的每个角落。

有分析认为,习近平李克强对中石油的开刀或可视为对江派利益集团的打击,并且稳固自身对中共政权的控制力。2011年,油价高企下,“两桶油”仍高喊炼油业务巨亏,并进而“缩量供应”,导致山东、重庆等多地民营加油站“油荒”。美国芝加哥一家期货经纪公司老总曾对此事感叹称,“中国的‘两桶油’不仅庞大,而且强大,他们手中的权力甚至已经超越了国家发改委。”

用收权进行放权改革?

广东省一位官员私下表示,三中全会将要求政府放权,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但具体的内容却是中央收权,这种以收权进行放权的改革最让地方政府官员们不满。“这不是南辕北辙吗?”他质疑说,“这种改革可能只是为了北京高层的利益”。

一位相当熟悉北京政情内幕的分析人士认为,三中全会的改革方案,是过去两年中国大陆热议的所谓“顶层设计”的一个结果。中共高层认为,邓小平“摸著石头过河”的改革已经达到极限,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

不过,北京某高校一位教授认为,中国幅员广大,各地发展极为不平衡,中央的统一政策在各地形成的治理效果极为不同,如果要全面发展,北京反而应该下放更多社会和经济长远发展的决策权力,使得不同地区和地域发展出和当地水平适应的长期策略,甚至可以包括不同的税收政策。

但他也认为,在大一统的惯性思维之下,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