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皇上玩残中国 秘诀在天天要用的枪杆子

【新唐人2013年9月18日讯】公安:天天要用的枪杆子

本文上篇说到,习近平看来的确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而棋眼呢,就在于扩张权力。有人喜欢问:他扩张了权力之后,要干点儿什么?是实行政治改革呢,还是重走文革老路?照我说,这问题问得不在点子上。很多掌握权力的人,权力本身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目的,他不一定要用这个权力去干点儿什么。人家就是享受当皇帝的那个派儿、那个份儿、那个劲儿、那个味儿,你们明白不明白?

不明白,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尝过权力的滋味,还在那里天真著、憧憬著、希望着、期盼著。右派期盼他大权在握之后当蒋经国,一声令下开放报禁党禁,所谓既得利益集团于是连个屁也不敢放,中国立马走上民主宪政道路──在我看来,这真是天真得可爱,幼稚得可怜。毛左梦想他集党国大权于一身之后,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斗私批修消灭走资派,把资本家和他们的大小老婆都他娘的捆起来随意搧他(她)耳光子,金条美元毛老头谁搜到谁拿走,有权有钱的家伙们只能老老实实,不敢乱说乱动,中国人民于是重回人民公社那天堂──在我看来,这也真是虚妄的到家,愚蠢的彻底。实话告诉你:习近平要集权、扩权、擅权,如果一定要说为了什么,也可以说就是为了对付你们这左右两种幻想和压力。人家说了,既不走邪路,也不走老路,你丫装听不见,非要做自己的白日大梦不可,还说搞不明白习近平到底要干什么。中国的事情没法儿讨论,就是因为这样的傻逼太多太多。

应该问的问题是:习近平他这权力要怎样才能扩张?我不敢说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咱们可以研究、分析。于是,下面试做分析如左。

还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要分析习近平的权力如何扩张,必须问问“什么是权力”。人事权,这个不用说,人人都知道它的关键性;掌握组织部,因此也就是党魁的必然动作。这个方面,习近平比胡锦涛强。胡锦涛第一任期,是贺国强当中央组织部长,贺不仅不是胡的亲信,而且与胡甚至没有什么渊源。当时的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是赵洪祝,那是曾庆红的亲信。要到第二个任期,胡锦涛才算把中组部的权力完全拿到了手,部长、常务副部长两个关键位置,都换上了团派大员,那就是李源潮和沈跃跃。习近平强在哪里呢?强在第一任期就在中组部扩展了自己的权力:部长赵乐际,有团派的影子,也是江泽民、曾庆红在任时得到迅速升迁的人马,但毕竟也是习近平的陕西老乡,所以,虽然算不上习的亲信,但毕竟还是有些渊源的;常务副部长陈希,这个不用说了,习大学时期的哥们儿,铁杆“习党”。其实,也正是强力把陈希放到中组部主持常务这个动作,透露了习对于扩展自己权力的那种急不可待、不避嫌疑的心态。

但是,人事权不是根本。想当年,老毛根本不掌握中组部,那里都是刘少奇的亲信如彭真、安子文等在把持。可是,老毛敢对刘少奇说:我只要动一个小手指头,就可以搞掉你!你说老毛的秘密何在?我相信读者诸位都是知道这个秘密的。邓小平也是这样:陈云出身组织系统,胡耀邦之后那几任中组部长多是陈云线上或陈邓妥协的人物,没有一个能说是邓的亲信。可是,老邓说了,我们这一代“我是核心”。言外之意,你陈云资格再老、本事再大、人脉再广、民望再高,你得给我屈居第二,别想抢我这头把交椅。人家陈云明白这个,当年请老邓出山的时候就说了:我也不是不可以做第一把手,但是,这么大个党,这么大个国家,还是由一个带过兵、打过仗的同志来做比较好。对了,这就是老毛的秘密了,也就是中共的秘密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不仅出整个党的政权,而且出某个人的权力。老毛不在乎谁当中组部长,但是他在乎谁掌握军委、总参,在乎谁当中央警卫局局长,谁当公安部部长,而且很在乎!老邓也是的:你把中组部拿去吧,军委秘书长、二炮政委、公安部长,这些都必须是我的亲信。

有人可能会说:你这分析没有什么独到之处,谁不晓得老邓、老江都是把著军权不放,而人家习近平现在不早就一把从胡锦涛那里把军委主席接过来了吗?枪杆子在握,你说这个什么“权力扩展”还有啥子说道嘛?问得好,现在我就说到要害了:军队是枪杆子,可是不是全部的枪杆子;当今真正有用的枪杆子,在于公安、政法、武警。能不能掌握这个枪杆子,才是扩权的关键。

公安公安“国家安危系于一半”

说公安才是当今真正有用的枪杆子,这个话不是我说的,那是周恩来说的。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共建政当月,就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公安会议,毛、朱、周(请注意,没有刘啊)接见了与会者。周恩来的那次讲话,定下了中共公安工作至今六十多年的基调。周恩来对公安高官们说:“国家安危系于一半,国家安危你们担负了一半的责任,军队是备而不用的,你们是天天要用的”。听清楚了吧?军队这个枪杆子,平时用不上;公安这个枪杆子,“是天天要用的”。你单单掌握一个用不上的枪杆子,那顶多有威慑能力,人家怕你就是了。可是,如果人家就是不怕──这个“人家”,就权力棋局而言,可不是别人,而是那些同样位高权重的领导同志们呢──,难道你能真的调动军队打他不成?有把“天天要用”的枪杆子在手,那就不仅仅是威慑能力了。这话不用说得再透了吧?

周恩来明白这个,毛泽东也明白这个。所以,咱们前面说了,毛非常在乎公安部长的人选。从组建公安部,到文革前夕,罗瑞卿一直当部长,很多人回忆说,罗长子这十七年其实就是“毛主席的大警卫员”。罗瑞卿自己也以此自傲,自谓对毛忠心耿耿。可是,到了要搞文化大革命了,毛还是先把他给撤了。究竟什么原因,那是一段历史公案,这里不必去说了,反正换上来的是不仅毛放心、而且江青也放心的人物谢富治。谢死之后,围绕公安部长的风风雨雨,也不用说了,甚至弄到在任部长李震自杀,迄今似乎也还是一个悬案。到毛风烛残年的时候,中意华国锋接班,先调华进京当公安部长,这个重要性不言而喻了吧?等到邓小平大权在握的时候,他用自己当年一二九师时代的秘书刘复之出任公安部长,连当年周恩来信任的主管常务的副部长于桑也得赶出去,不就是因为于桑和邓小平此时的政敌汪东兴关系不错吗。名义上的一把手胡耀邦,也插了一脚,用自己看中的阮崇武来掌握“天天要用”的枪杆子,结果引起老家伙们强烈不满,阮崇武屁股没有坐热就被赶出了公安部。这些陈年掌故,是不容易搞清楚的,但我相信,那个内幕的激烈与热闹,决不亚于高层对于军权的争夺。

到了江泽民如日中天的时代,谁也没有想到,甚至没有注意到,最高领导人对于公安系统的掌控却实际上大权旁落了。当然,这个时代,公安部又在其次了,因为上面多出来一个政法委。但是,道理是一样的:掌握政法委,掌握公安部,掌握武警,就是掌握“天天在用”的枪杆子。江的时代,不能说江没有掌握这一套机构,不过他是通过曾庆红来掌握的。周永康曾经是江泽民和曾庆红都信任的人,周出任公安部长,后来并升任中央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就是江、曾牢牢掌握枪杆子的表征。胡锦涛在位十年,政法委不在自己手中,公安系统他连个手指头也伸不进去,所以,“国家安危”,他这个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后来还兼军委主席,能使使劲儿管到一半(公安之外,不是还有另一半嘛),就已经很不错了。

习近平的刀子究竟指向谁?

胡锦涛公安大权完全旁落,不是江泽民在那里掌控;江的时代已经就有公安大权旁落的问题,不过还好那个时候是江曾一体──曾庆红在掌控,也就约等于江泽民在掌控了。当然,如果这个“江曾一体”出现了任何缝隙乃至裂纹呢?这个问题可就微妙了。周永康还好,是曾的人,但也得到了江的信任,也许相当于曾六(百分之六十的曾色彩)江四(不用解释了),或者曾五五江四五,反正当年是两人都放心的。江退休之后,曾还在前台,周永康掌握政法委,下面的公安部长孟建柱,那就恐怕是曾七曾八乃至曾九的政治色彩了,不关江泽民什么事儿。孟建柱固然出身上海,但当年老江支持陈良宇接掌上海,作为陈的竞争对手的孟建柱灰溜溜的,是曾庆红给了他奥援,建议他到曾的老家江西出任省委书记。到十七大上曾庆红退休的时刻,曾更鼎力支持孟接掌公安部。曾的这种影响,甚至延续到了刚刚过去的十八大。此次人事换届,孟建柱高升,郭声琨就任公安部长,据说郭与曾的关系更不一般,还是走得很近的亲戚呢。至于江泽民与郭声琨,那就更是如同路人了。所以说,自从周永康以来,中共政法、公安这把“天天要用”的枪杆子,实际上一直是掌握在曾庆红手里的。

说到这里,所谓一盘很大的棋,棋局应该就比较清楚了吧?再多说一两句,免得有人说俺看事不透:第一句,从江时代至今,至少到胡锦涛时代的结尾吧,曾庆红也是组织人事系统的老大。从曾本人出任中央组织部长开始,就是这个态势。前面不是说过胡锦涛后来用了李源潮而终于掌控了中组部吗?这里还得补充一句:李源潮同时也是曾庆红的小兄弟。实际上,李源潮能够到那个位上,秘密原来在于胡、曾都信任他──而不是单单因为胡信任他。第二句,自江泽民时代以来,曾庆红也一直是“太子党”的老大。李鹏等等,那一茬都太老了。今天正在叱咤风云(其实也是回光返照)的这一拨“太子党”,都是文革前后成长起来的一辈,驶上政坛快车道多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也就是曾庆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鼎力打造江曾世纪的时候。好了,第三句没有了,多了俺也不知道哈。

“儿皇帝”要玩真刀真枪?
“儿皇帝”其实是个好位子,有威有势,还不用真正负责,这样的低成本高收益哪里找去?可是,奇怪就奇怪在,坐那个位子的人,似乎都不甘心,往往很想真正负起责来。习近平如果真的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恐怕也是因为登基之后有了这个念想。新皇、旧皇、太上皇、太太上皇,“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皇上会怎么样?看来此文还结束不住,只好等待“下篇”了。

转载2013年9月《动向》杂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