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21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3年07月22日讯】【中国禁闻】7月21日完整版

提要
香港720反迫害活动 呼唤正义良知
中国家庭贫富差距234倍 民怨四起
北京机场人肉炸弹 官逼民反
日媒献策解决中国经济危机

冀中星截肢后去向不明 父亲被控

7月20号,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爆炸案震惊各界。引爆炸弹的山东菏泽残疾访民冀中星,21号凌晨做完截肢手术后,直接被警方带走离开医院,目前,具体去向不明,而他在老家的父亲也已被当局控制。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导,冀中星的兄长冀中吉表示,他父亲的电话卡以及冀中星的电脑已被政府人员取走,住所被警察拉起封锁线。

大陆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推特发文说,“为何还会株连家属呢?控制家属是担心他们接受媒体采访说出真相吗?”

据报导,山东菏泽青年冀中星,2005年被广东执法人员打成终身残疾,虽经多次上访,仍没有得到赔偿。

湛江警民冲突 村民引爆煤气罐抵抗

7月19号,广东湛江市遂溪县湾州村发生大规模官民冲突事件,上千村民为抗议当地政府强行征地,用卡车、煤气罐等设置路障,当局出动数百特警强行冲击,双方爆发冲突,村民引爆了煤气罐,火光冲天,最终村民不敌,遭到暴力镇压。

总部设在美国的《大纪元》新闻网报导,据当地村民介绍,当天,到场的特警、武警加警察有五百多人,这些特警冲进村里,见人就打,老人、小孩都不放过,见车就砸,打伤几十人,重伤十几人,当场打晕俩人,很多被打得头破血流,还抓了六、七个人。村民的汽车及摩托车也被砸毁。

据报导,当地官员贪污腐败、私卖公有土地,村民上访没有结果,于是堵路抗议。

调查:多国认为中国人权状况低下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国际范围内对中国人权状况持负面性看法的国家仍占多数。

这份报告是“皮尤研究中心”今年3月2号至5月1号期间,针对全球39个国家进行的年度国际民意调查,调查对像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中东、亚洲、拉美以及非洲等39个国家,收到的答复问卷超过3万7千份。

调查结果显示,北美、西欧、澳洲国家及亚洲的南韩和日本等国,认为中国人权状况低下,对中国人权状况持负面观点的答复超过了70%。

编辑/周玉林

香港720反迫害活动 呼唤正义良知

14年前的7月20号,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实行群体灭绝政策。十四年来,法轮功学员秉持真善忍的精神反迫害、讲真相,法轮大法洪传全球一百多个国家。中国大陆以外最直接面对中共的香港法轮功学员,在21号(星期日)举行反迫害14周年集会游行。请看来自香港的报导。

集会中午在九龙长沙湾游乐场举行,天国乐团演奏揭开今次活动的序幕。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首次在港参加法轮功反迫害活动。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加拿大人都尊敬法轮功。我到过超过50个国家,法轮功在身处的所有国家都获得尊敬。”

他在会上介绍和另一作者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合著出版的《血腥的活摘器官》。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在2001年到2006年期间,有大约41,500个器官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被夺走。”

香港支联会主席、立法会议员李卓人透过录音发言,他说中共对法轮功十多年的残酷镇压,现在香港梁振英上台后,也变本加厉。

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尤其看到最近有很多政治暴力事件亦是针对法轮功本身在街头的摊位,政府食环署和警方方面他在打压法轮功的表达自由中,亦是不遗余力的。我们很忧虑香港开始一个倒退。”

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介绍,14年来法轮大法洪传世界114个国家及地区,而超过1亿4千万人退出中共组织,正在解体中共。

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事实证明,法轮功在这14年的腥风血雨中挺过来了,没有被中共打倒,而共产党却正在走向衰败及解体。”

多位大陆知名人士也透过录像发言,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斥责中共对法轮功犯下反人类的罪行。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造成大量的人处于一种人间的地狱中,是一种反人类的暴行,法轮功在中国大陆的处境,就是类似当年纳粹德国时期的那些犹太人,只要你是法轮功信仰者,那么就会像遇到那些盖世太保或者党卫军的犹太人一样。

他又批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罪行是禽兽不如。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活摘器官这种事情肯定是国家公权力才能搞的,黑社会做不出系统这种事情,显然从法轮功的指证上来讲的话,这是一个群体性的事件。”

因为拍摄揭露马三家劳教所黑幕遭国安拘留刚释放出来的记录片导演杜斌强调,自己做了一个人应该做的事,又指如果《小鬼头上的女人》这部记录片里面没有提法轮功,那就毫无意义。

大陆记录片导演杜斌:“他们就是用自己的信仰来帮助世界的人,让他们有更好的精神生活或者希望生活得更好。我对他们在劳教所受到的虐待和酷刑,最后还能保持一种非常健康,用理性的方式对待这个社会或国家,我还是深感敬佩。”

一年多来一直侵扰法轮功真相点的中共外围组织香港青年关爱协会,在现场不停的用扩音器大声辱骂,干扰嘉宾发言,引起众人的不满。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他们正是北京的610办公室在民主香港分部。这帮人对青年漠不关心,对言论自由置若罔闻,对香港人也毫不关心。我推断他们是收受了庞大的金钱报酬才来到这里。”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梁振英是责无旁贷,他令一些邪术破坏香港自由,破坏香港一直维护的核心价值,所以梁振英绝对是香港的大罪人。”

朱婉琪说,近期看到青关会在旺角遭香港正义民众的群起围剿的片段。

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看到香港市民大声斥责青关会骚扰法轮功,谴责共匪活摘器官。针对日益增加的义举,证明了全民反迫害的势头已起。”

约八百人的游行队伍,下午2点在天国乐团的领头下,前往终点尖沙咀码头,沿途吸引许多香港市民和大陆游客观看,纷纷拿着手机拍摄留念,不少大陆青年称赞香港自由。

新唐人记者林秀宜在香港报导

中国家庭贫富差距234倍 民怨四起

“北京大学”发布的一份最新社会调查显示,中国家庭贫富差距高达234倍,尽管这一数字令许多大陆民众感到震惊,但经济、社会学家认为,中国大陆真正的贫富差距远远高于这个调查结果,而且还在持续扩大,一旦突破民众的容忍底限,将有可能导致社会动乱。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7月17号发布《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大陆的家庭人均纯收入均值为13033元,收入最低的5%的家庭人均收入只有1000元,而收入最高的5%家庭的人均收入则高达34300元,两者相差234倍。但有社会观察家表示,由于部分群体存在隐性福利和灰色收入,中国的家庭贫富分化程度实际可能更为严重。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我觉得它这个调查,它的数据采集可能有一些局限性,我想不要说3万了,30万可能都不止。或者它在某些范围内展开的(调查),中国差距不止这么多,这是肯定的。”

判断民众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被学术界称为基尼系数,基尼系数越接近0,表示民众收入越平等,基尼系数越大,收入分配就越不平均。中国“西南财经大学”去年12月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大陆的基尼系数已突破0.6,达到了0.61,远超过国际上0.4的警戒线,世界罕见。

究竟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国巨大的贫富差距呢?各专家学者的说法不一,有人将它概括为发展原因、体制原因和制度原因,三个方面。

中国经济学学者段绍译:“第一方面是,因为现在中国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第二个原因是因为,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现在还很差。”

中国经济学学者,经济专栏作家段绍译指出,由于缺少有力的社会保障机制和救助机制,城市的贫困人口和底层群众,一旦遇到重病、灾害,会立即陷入绝境,很多时候,仅仅因为家里有一个重病人就导致全家濒临破产。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由于“城乡二元制度”存在,使城乡贫富差距更为显著。

巩胜利:“第一是城镇人口与农村人口的差别,这种差别是从源头拉大的,比如说,农村人口,生下来以后就是赤裸裸的,不管就业、不管看病、不管上学,那么这些钱都要自己掏,这些钱从哪里来啊?”

虽然造成贫富差距的具体原因有很多,但多数人认为,中共的体制以及特权阶层的存在,导致社会资源配置不公,正是造成少数富,多数穷的主要原因。

段绍译:“有很多特权参与社会财富的分配,好比说,我们中国有很多的高干子弟、有政府背景的人,他们就容易 利用特权得到比较好的机会。”

大陆媒体披露中共特权阶层六大便利通道,一度引发强烈反响。其中包括公款吃喝等福利待遇的享受,特权房、特权医疗等资源的抢占,各种“特供产品”的供应,官二代、军二代的教育、就业、经商的优先权等。

“北大”的调查报告也显示,在所谓“体制内”工作的家庭成员,收入明显高于社会的平均水准。

然而,随着贫富差距的持续扩大、和特权阶层占有的社会资源逐渐增加,以及收入分配的不公,社会阶层的矛盾也随之加大。

段绍译:“如果是用特权变得更加富有,而因为没有这种特权而贫穷,老百姓的这个仇富心理,也会引起社会的不安定。”

巩胜利:“贫富差距大的国家不稳定,这样的社会岌岌可危。”

评论指出,中国巨大的贫富差异已经成为大陆最严重的民生问题,社会冲突随时有激化或爆发的可能。

采访/朱智善 编辑/张天宇 后制/萧宇

北京机场人肉炸弹 官逼民反

7月20号,北京首都机场惊爆人肉炸弹事件,一名山东男子因遭暴力执法殴打致残,申诉无门,绝望之下选择在机场引爆自制炸药,当场除这名男子重伤外,没有其他人员伤亡。社会观察人士指出,随着中共暴政的进一步升级,将会有越来越多走投无路的民众选择极端的方式宣泄冤情。而机场爆炸事件就是中共大崩溃的前兆。

据爆炸现场目击者证实,这名残疾男子先是在机场散发传单,被机场人员阻止后,又拿出自制的炸药高呼要引爆,在多次警告附近旅客保持距离之后,才将炸弹点燃,因此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大陆媒体报导,这名残疾男子名叫冀中星,今年34岁,是从山东到广东东莞打工的农民。在冀中星2006年发表的博客文章中显示,2005年他在东莞骑摩托车载客时,遇警察巡逻查车,将他追到当地治安队门口,多名治安队员对他暴力围殴,导致他下身瘫痪,但因家境贫困无力治疗,欠债10多万。

武汉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现在中国大陆出现很多制度性问题,导致了上级部门向下授权作恶,只要你保证不出事,你怎么样达到目地我们不管,下级部门往往就无所不为,作出大量为了所谓维稳,而坑害平民百姓。”

冀中星的遭遇曾经得到了两名大陆律师的同情,决定为他提供法律援助,并向当地警方提出了行政诉讼及索赔,但被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两次判处败诉。那两名律师也受到当地政府的压力,最终不敢再多说话。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都是欺软怕硬的,看你好欺负他就打你、骂你。没有什么法律意识、法律观念,包括这些政府机关也是看你人的,如果看你是强势的,肯定给你办案,你如果是个弱势的,他恨不得敲诈勒索你。这个本身就是流氓政府。”

八年来,冀中星多次上访,包括向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和信访局投诉,但都没有得到答复和解决,他的家人曾对媒体记者哭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有冤无处伸”。

郭永丰:“现在现有的制度保证当权者的私利,它不保护普通老百姓的利益。老百姓有什么事的话,没关系、没后台、没有雄厚实力的话,基本上上访是一条死路。官官相护是独裁专制制度的一个本性。”

最终,失去一切生活希望的冀中星,选择了极端方式表达自己的冤情。然而,这种机场爆炸事件在大陆并非个案,从杨佳杀警到山东腾家镇政府爆炸案,再到今年的厦门公车爆炸案… 这些案例的共同特征就是:都是绝望的访民和冤民。

秦永敏:“中国所有的这些问题,说到底就是一条,那就是执政党它们的所作所为不受制约,所以它就为所欲为、不择手段的伤害民众,导致了很多民众利益严重受损、走投无路、投告无路,只有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走极端就很容易理解的了。

武汉人权活动家秦永敏还指出,中共继续倒行逆施,将会使这类个案的极端事件变成全社会性质的矛盾。

秦永敏:“这都是制度弊病在一定情况下形成了官逼民反的局面,所以走极端的人越来越多。北京残疾人爆炸案,应该说是中国社会走向大动荡的一个警示,一个信号。”

21号晚,“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引述冀中星的兄长冀中吉的消息说,冀中星在山东菏泽鄄城县老家的父亲已被当局控制,冀中星被送往北京积水潭医院截肢后下落不明。

采访编辑/张天宇 后制/李勇

日媒献策解决中国经济危机

这些年来,中国经济的表面繁荣一直是中共用来证明执政合法性的依据。不过随着“钱荒”的出现,中共统治下的经济危机,及随之带来的中共执政危机,越来越受到外界的关注。日前,日本媒体发表社论指出,中共应该向“不透明的机制”动刀。那么,什么是“不透明的机制”?能不能回避中国的经济危机?怎样才能解决中国面临的风险?我们一起来看看。

日前,日本《朝日新闻》发表社论指出,2008年,美国“雷曼危机”发生后不久,中共当局就出台了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这项政策因规模巨大、应对快速而受到多方称赞,但内情却很糟糕。

当时,接到中央指示的各地方政府,几乎同时开始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大部分资金需要依靠地方政府自主筹措,但银行的正常融资渠道却有诸多限制。

因此,一些信托公司通过推出高利息金融产品从个人手中筹集资金,国有企业的闲余资金也纷纷流入金融市场。这种被称为“影子银行”的融资方式,显示“不透明的融资”在不断膨胀。

文章指出,中国投资、消费需求、出口这“三驾马车”都出现了动力不足。国际社会关注中国的原因在于,中国的金融体系中或许埋藏着定时炸弹,因此建议向“不透明的机制”动刀。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中国这个不透明度机制恰恰是既得利益集团这个专制的机制,中共利益集团已经绑架了中国经济,从13亿中国人民的头上,用通货膨胀,房地产泡沫,股市泡沫等方式劫取了大量金钱,而这些幕后的交易,非法的交易因为中国法治的欠缺,非法交易的人士也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国务院参事夏斌撰文指出,中国已存在事实上的经济危机,目前地方平台偿债缺口、房地产泡沫、过剩产能,三个系统性风险是相互联系、互为传导的。只要某一环节出现较大的事端,风险会瞬间传导,资产价格即刻大幅缩水,将对全中国城市居民和中产阶层形成巨大的威胁。夏斌认为,如果民众的财富严重打折,将会对整个社会、政治的稳定带来难以想像的冲击。

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张清溪:“最严重的问题是它的制度问题,这个问题不太会显示出来,表面上看是金融问题,根本是经济制度问题,政府介入太多、太深,让市场经济不能发挥它的功能,受政府指导的东西就会造成很多后遗症。”

面对中国出现的金融危机等一系列问题,中共高层已经坐立不安。外媒报导,中共总理李克强在一个闭门国务院会议上发了脾气,当被告知他的上海自由贸易区计划遭到既得利益集团持续反对时,他气愤得捶了桌子。

到底要怎样才能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

张清溪:“因为它促进内需就是需要使所得分配更平均,但这个东西它做不到,因为它的政治力量介入太深了,很难走回头路,或者说根本的改变,因为真要改变的话,它可能就解体。不民主化的话,它这些问题解决不了”

随着“钱荒”的出现,虚假GDP再也掩盖不住千疮百孔的中共经济,看好中国经济的声音销声匿迹。30年前,跛足的经济改革带来的恶果,再一次成为学者专家反思的重点。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聘研究员毛寿龙:“(改革)这个问题是多方面的,不只是简单的金融危机,或者是劳动力就业问题,长远角度来讲,可以改变一些理念方面的问题,我们这30年来,是不是发展是最重要的价值?是不是其他不发展的价值,或者说和发展比较远的一些价值,是不是不重要?”

近年来,美国经济学者谢田一直坚持中国经济将会硬着陆,他的这个观点,现在得到越来越多经济学专家的认同。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萧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