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和:残冬的圣战(2)

【新唐人2013年7月16日讯】中华同胞你们好!海外侨胞你们好!

我是张文和,今年59岁,北京通州人,回族,50岁以前信仰伊斯兰教,51岁以后皈依基督教。1979年1月我在北京参加了任畹町等人发起建立的中国人权同盟。在那个时期,我参加了西单民主墙的活动;我在来京上访的人们中进行调查和串联,计划成立“在京上访人员联合行动委员会”,联合在京的人权民主人士,去中南海门外静坐请愿,要求中共政府为饥寒交迫、处境悲惨的在京上访人员解决食宿问题;我曾寻访串联革命同志,计划建立“兴中会”,开展进行推翻独裁暴政的人民革命。1979年3月9日,我为筹集活动经费向旧货商店变卖手表和照相机,被北京市东城区的员警扣留,我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等被员警搜获,我遭到了几个员警的毒打,之后被他们抓进了东城看守所,他们还到我的家中进行搜查。3月底,我被北京市公安局以“反革命罪”逮捕,关进了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受到审问后,我被检察院起诉到法院。在法庭上,我对审判员说,我认为我无罪,我要求中共政府将我释放,如果不释放,我要求法院开庭审判。几个月以后,检察员向我要回了“起诉书”。

我在看守所里遭受过员警的酷刑。几个员警把我按在地上,从背后给我戴上“紧铐”,使手铐紧紧铐破皮肉,并给我的头上套上防毒面具。大约10个小时以后,员警从我的头上取下防毒面具,把“紧铐”换成“死铐”,让我日夜戴着“背铐”连续戴了三个多月。被关押在看守所十九个月以后,我被北京市公安局押送到延庆监狱中的精神病医院。狱医对我说,你有精神病,要老老实实地接受治疗,若不接受治疗,就把你绑起来,给你灌药,给你用电疗,治死你我都没事。我被关押在延庆监狱精神病医院长达八个月,被强迫吃了大量的药片。1981年6月我被释放。我的母亲已到70岁,她在“文革”中遭受过残酷的迫害,在我被关押被强制治疗期间,着急害怕,病情加重。我出狱后,为了在父母的晚年和临终时在父母身边尽孝,偃旗息鼓,娶妻生子,务工经商,惨淡经营。片警巷吏经常骚扰,官府刁难苛捐杂税,官僚腐败社会堕落,民怨沸腾民变频生。我的心中一直保留着革命的火种。

2001年家母去世,之后我积极参加帮助重庆的李裕芬申冤维权。李氏的丈夫是“右派”,死的很早很惨。李氏的独生子范李在24岁时被员警抓进派出所,被员警打死,法医解剖了他的尸体,说他是自杀。李裕芬二十几年上访告状寻找青天的经历太悲惨。中共官场太黑暗。申冤维权太艰难。2004年,我在香港支持并参加了香港同胞举行的要求民主、要求中共结束一党专政的“七一大游行”。我高举著中华民国的国旗,举著标语牌,站在香港街头集会游行的旁边。天气炎热,缺乏休息,我的心脏病发作,使我未能参加游行。香港的太阳报刊登了一张我的照片。我曾拜访过香港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老先生,并通过他们把我撰写的《张文和五十岁致辞》、《张文和五十岁宣言》、《新兴中会战歌》印制成传单。2005年,中国国民党江丙坤副主席访问大陆,在他们前往北京香山碧云寺拜谒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的衣冠塚之际,我前去迎候,欲与他们联络。他们到来之前,在衣冠塚门前,我被便衣员警抓进派出所,晚上八点以后才放我回家。

我在派出所时,员警来到我的家中,恐吓我的妻子,叫喊着要把我抓起来,要把我的妻子开除,使我的妻子受到了很大的惊吓。2005年,中国国民党连战主席、亲民党宋楚瑜主席先后访问大陆的期间,我受到通州区公安局的软禁和监控,被禁止外出,被扣押手机。2006年2月,我参加了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维权抗暴接力绝食活动,去看望支援高律师时,在他家的门外,被便衣员警扣留,被通州区公安局关押在某研究院的招待所里和乡村的旅馆里,连续关押了两个多月。不久以后,又被关押在宾馆里和山区的旅馆里各一次。2007年1月,我参与开办中国人权论坛网站,以后陆续在论坛的专栏中发表文章,抗议暴政,维护人权,争取民主,号召革命,抵制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2007年7月7日,我和北京的一些人权民主人士去胡佳家中看望胡佳、曾金燕和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和女儿,支援陈光诚和袁伟静。陈光诚此时被关在监狱中。离开胡佳家后,我们被一群便衣员警扣留,我被扣留了八个小时。员警说,你不说清楚谁组织了这次活动,你们都说了些什么事,你就别想回家。我的妻子身患重病,生活不能自理,由我做饭、日夜服侍。晚上七点以后,我和妻子都没有吃午饭和晚饭,我再三要求回家,员警知道这些情况,还是不让我回家,我就在警务工作站里大发雷霆,把烟灰缸摔到了电视机上,把他们的问话记录撕碎,冲破他们的阻拦,回到家中。2007年9月12日,我邀请北京的一些人权民主人士来通州聚餐,为任畹町大哥和大嫂饯行。

我在车站迎接他们时,被便衣员警抓进警车,关进了派出所,下午五点半以后才放我回家。员警头目徐建强对我破口大骂,侮辱我的母亲。几年之中,员警经常对我进行监控、跟踪,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剪断我家的电话线,抄走我家的电脑主机,他们在2007年9月12日以后,告诉我的儿子我有精神病,几次要求我的儿子把我送进精神病医院。2007年10月1日,我在家中开始绝食,抗议中共匪帮迫害我,抗议中共匪帮独裁暴政践踏人权。10月2日,员警来到我的家中,说我涉嫌损坏公物,叫我跟他们走,之后把我关进了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狱医让我吃药,我说我不是精神病,拒绝吃药,狱警就把我绑在床上,准备给我灌药,准备给我电疗。我被关押在强制治疗管理处长达十五个月,被强迫吃了大量的药片。2008年12月25日我被释放。员警对我说,如果你再敢进行活动,就把你再抓进来,再也不放你出去。我从2009年8月下旬以后,摆脱了亲属的“监护”和“管制”,开始去看望和联络一些人权民主人士。9月3日,胡佳仍被关在监狱中,我去看望他的妻子曾金燕和女儿,支援胡佳和曾金燕。在胡佳家的楼门外,被便衣员警拦住,他们不允许我进入,我只好回家。员警随后到我家,把我抓进了通州区精神病医院。我被关押在这间医院里长达三十二个月,被强迫吃了大量的药片,2012年5月10日被释放。

在通州区精神病医院里,有的护士经常打骂病人,有的护士随便打伤病人,有的护士指使病人摔打病人。有的病人被打伤,有的病人被摔打致残,有的病人被摔打致死,护士向上报告是病人自己摔伤,是病人自己摔倒致残,是病人自己因病死亡,他们都能蒙混过去。有的护士折磨病人,有的护士虐待病人,有的护士体罚病人,有的护士扣留病人的饭食拿回家喂狗,每星期至少10公斤。这些护士的恶行无人查处,这些护士逍遥法外。在这间医院里,有些病人受到伤害,没有能力对人诉说,或者不敢对人诉说,非常悲惨,非常可怜。今天是“助残日”,我把这些护士的恶行揭露曝光,希望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希望大家见义勇为,挺身而出,为受伤害的精神病人维权,要求中共政府认真调查,严肃处理;希望通州区精神病医院能够接受人民的监督,早日成为让人民满意放心的医院。我愿意参与监督。我希望人民大众和中共政府任命我为不用公众和中共政府发工资的精神病医院监督员。我保证比别人干得好!

我在1966年12岁时遭遇“文革”,家被抄光,住房被贴上封条禁止使用,父亲被打被斗被关起来,母亲被打被斗被剪光头发,大哥被关进派出所,大姐被打被斗被剪光头发被关起来,另外4个哥哥都不能回家,我和55岁的头发又短又乱鼻青脸肿遍身血迹的母亲、上初中一年级的二姐、刚上小学的妹妹在夜晚被驱赶到乡野,天降暴雨,满身泥水,恐惧饥寒。母亲后来被逼迫去扫街。我早上4点从家中出发,步行10多公里,去双桥农场打工。红卫兵工头骂我是“狗崽子”,辱骂戏弄欺骗我,不给我派工。我夏天在运河边和庄稼地里打草卖给养牛场,一斤青草卖4釐钱。我冬天在垃圾堆上捡拾废纸卖给废品站,一斤废纸卖3分5釐钱。我16岁下乡插队,刚去几天就被批斗,被发配到砖窑,和地主、富农、地富子女一起劳动、生活,披星戴月,又脏又累,艰苦不堪。我的工分最少,每天3分5,不到三毛钱。1972年至1978年我在花丝镶嵌厂工作,憎恨暴政和压榨,开始敢于造反。

1978年至1985年我在玉器厂工作,因参加人权民主活动,在1979年3月至1981年6月被中共政府囚禁、强制治疗。我从1985年开始,在黑龙江小兴安岭的三个林业局采购木材,每月购进一个车皮的木材进行销售。不久被官府刁难并查封被迫停业。我从1992年开始,把香皂、洗发水、洗衣粉等日化产品销售给北京城内的小商店。2002年以后,中共政府允许私营企业制作销售金银工艺品,我聘用十几位世界上技术最好的能够制作国宝级的金银珠宝艺术品的工艺美术师和高级技师,为阿拉伯海湾国家的国王、总统、苏丹、大臣、大使制作精美的银摆件。我受到了几位驻华大使的欢迎。

巴林驻华大使引领我在钓鱼台国宾馆受到巴林王后的接见。阿联酋驻华大使愿意为我引见阿联酋副总理,给我寄来邀请信。阿曼驻华大使为我引见阿曼大臣。卡塔尔驻华大使表示愿意与我合作开办公司。沙特第一任驻华大使曾向我订购银摆件,并送给我6箱由沙特国王古兰经印制厂印制的古兰经,我把这些古兰经送给了中国的穆斯林。我多次被邀请去参加他们举办的国庆招待会。伊斯兰世界联盟秘书长第一次访华时,我被邀请参加他们举办的宴会。2004年,我撰写了《张文和五十岁致辞》、《张文和五十岁宣言》、《新兴中会战歌》,重返民主运动的战场。

我先后被中共政府关进精神病医院三次,受到强制治疗,合计55个月,他们从未给我看过诊断书和鉴定书。我将在2013年5月29日,前往中共政府的信访接待机关进行和平请愿。我要求中共政府把给我做过的诊断和鉴定公之于世,让人民大众看清楚中共政府有没有搞鬼,有没有使用克格勃的手段。暴政焉能客观公正。我要求中共政府允许我去香港或去台湾,去做精神障碍医学鉴定。我在此把《残冬的圣战》(2)奉献给中华同胞和海外侨胞,希望各种媒体广为传播;吁请大家多关注,海内海外有响应;拜托从事精神障碍医学鉴定的专家主持公道,客观公正地为我做出鉴定。如果有哪位专家愿意为我做鉴定,盼望您与我联络。谨致万分的感谢。

张文和五十岁致辞(甲申仲春)

父老兄弟你们好!大陆同胞你们好!
港澳同胞你们好!台胞侨胞你们好!
同舟共济我惭愧,学浅才疏贡献少。
鲜血生命捐给您,驰骋疆场敢效劳。
大道熏陶忧天下,熟知仁义爱同胞。
昔日卧薪养正气,甲申上阵逞英豪。

三民主义是国魂。革命自有后来人!
高举义旗战胡温,高歌呐喊震乾坤。
奋勇当先敢死队,精忠报国赤子心。
恭敬致辞寻同志,慷慨赋诗觅知音。
两岸志士请踊跃,五洲仁人请振奋。
海内海外大联合,浩浩荡荡大进军。

张文和五十岁宣言(甲申仲春)

风雨如晦,独裁暴政,惨淡经营,吾今知命。
文革浩劫,满目疮痍,贼匪暴虐,罪大恶极。
抄家打斗,室罄人伤,幕幕惨状,刻骨难忘。
鼻青脸肿,血染薄衫,夜驱乡野,落汤饥寒。
羸弱少年,失去校园,拾荒打草,贫贱连年。
十六插队,土窑造砖,披星戴月,苦役不堪。
憎恨暴政,反抗压榨,廿岁以后,敢打敢骂。
廿四结社,维护人权,争取民主,播火串联。
己未仲春,被捕受羁,毒打酷刑,囚月廿七。
贼匪狱医,强迫用药,八月万粒,昼夜睡觉。
获释隐忍,偃旗息鼓,片警巷吏,时常光顾。
务工经商,陈仓暗渡,宗教外交,亦有涉足。
哀哀父母,生殁乱世,勤俭忍耐,养大九儿。
家母晚年,残病缠身,床前尽孝,冥思求仁。
兄姊学浅,大义没有,不反暴政,逆来顺受。
一盘散沙,丧病疲惫,兴亡有责,我应无畏。
三民主义,仁政纲领,敬爱人民,天下为公。
中华民国,好事多磨,拨乱反正,锦绣前程。
爱国同胞,恪守节操,捍卫民国,劳苦功高。
泛蓝阵营,板荡干城,雄起雄起,重振英豪。
大陆港澳,怨声载道,革命烈火,必将燃烧。
海内海外,必将联合,独裁暴政,必将坍坼。
人类至尊,人民是主,国父信徒,甘做公仆。
鞠躬尽瘁,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女娲补天。
抓捕不怕,关押不怕,毒打不怕,酷刑不怕。
坎坷不怕,困苦不怕,挫折不怕,牺牲不怕。
甲申之年,上阵之年,高举义旗,诗歌当战。
唱动五洲,唱动大陆,唱动港澳,唱动台湾。
精忠报国,竭诚奉献,义无反顾,矢志不变。
奋勇当先,冲锋陷阵,誓师击鼓,甲申之春。

新兴中会战歌(2)

庆祝中国国民党建党一百一十九周年。缅怀革命先辈,继承先辈遗志,发扬三民主义,效忠中华民国;联合同志,号召国人,精诚团结,共创伟业。张文和。中华民国一零二年。

独裁暴政逆潮流,践踏人权霸九州,
中华民族蒙耻辱,罄竹难书血泪仇。
不信青春唤不回,不容青史尽成灰。
革命自有后来人,竭诚奉献为人民。

中华英烈陆皓东,民国国父孙中山。
吾侪志愿学先辈,齐心再建兴中会。
青天白日举义旗,铁窗内外战国贼。
三民主义万万岁!中华民国万万岁!

三民主义是真理,人民有权拥护她。
人民有权建政党,人民有权治国家。
自由平等大民主,博爱和谐大团结,
文明富强大中华,屹立东方安天下。

新兴中会的政治纲领(1)

推翻暴政,建设民国,
振兴中华,造福人类。
民族平等,保障人权,
节制私产,消除贫困。

节制私产,就是由国家制订法律,规定每个国民的私有财产不得超过一定的数量(我们主张大陆的每个国民的私有财产的总值不得超过5000盎司黄金的价值),国家向捐献财产给国家的国民颁发勋章或奖章和荣誉证书。

新兴中会的神圣伟大的光荣使命,就是发扬光大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创立的三民主义,为建成民有、民治、民享的自由、平等、博爱、和谐、文明、富强的保障人权、国泰民安、神圣伟大的中华民国而奋斗,为建成大同世界幸福乐园而奋斗。新兴中会的三民主义,就是中国特色的民主社会主义,包括中国的好主义和外国的好主义。

世界的民主运动是神圣伟大的人民革命。只有实现了民主化,全世界的人民才能建成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自由、平等、博爱、和谐、文明、富裕的保障人权、天下太平的大同世界幸福乐园。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中国的民主运动,必将是世界的民主运动神圣诗选之中的一部鸿篇巨制。中国大陆的从西单民主墙开始的民主运动,至今已经开展进行了三十五年,铁窗内外,大有英豪,前赴后继,不屈不挠。中国的民主运动,必须有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正确的政治纲领,必须有成千上万的敢于拚搏、不怕困难、不怕辛苦、不怕伤病、不怕囚禁、不怕牺牲的英雄豪杰,必须有一个高度宽广的统一战线,必须能够感动中国的人民大众,必须争取到国际民主阵营的大力的支援,才能获得成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四海之内皆兄弟,全世界的人民是一家人,应当同舟共济、互相支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中国的民主人士应当把中国的民主运动搞好,也应当为其他国家的民主运动做出伟大的贡献。中国人民要把中国的建设搞好,要振兴中华,并且要为其他国家的建设做出伟大的贡献,要造福人类。伟大的中华民族应当争做其他民族的学习的楷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大丈夫当仁不让见义勇为。我是三民主义的忠实信徒,我是民主运动的一个老兵,愿意继续参加民主运动,英勇拚搏,不怕困难,不怕辛苦,不怕伤病,不怕囚禁,不怕牺牲,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并且在去世后向眼病患者和医学院捐出角膜和遗体,为人民做贡献。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才能胜利。全中华的人民,团结起来!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在暴政的鹰犬刀剑之前伸张正义,是最伟大的圣战。鞠躬尽瘁,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女娲补天。全中华的人民一定能够建成民有、民治、民享的自由、平等、博爱、和谐、文明、富强的保障人权、国泰民安、神圣伟大的中华民国。全世界的人民一定能够建成民有、民治、民享的自由、平等、博爱、和谐、文明、富裕的保障人权、天下太平的大同世界幸福乐园。上帝保佑我们。神与我们同在。

谨此奉告中共的新一届领导人,人民强烈要求你们顺应世界潮流,结束独裁暴政,以人为本,还政于民。如果你们这样去做,你们的功德盖世,你们将万古流芳,人民一定会同意由你们推选的人荣任两岸统一后的中华民国的第一任总统。我们非常不愿意我们的同胞与齐奥塞斯库、萨达姆的下场一样。希望你们做出明智的选择。

2013年5月19日(助残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