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物】唐朝名相狄仁杰传奇

【新唐人2013年7月7日讯】狄仁杰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但人们熟悉的也许多是作为神探的狄仁杰,的确狄公判案的故事,从唐代以来就不断在民间流传。作为一个杰出的政治家,狄仁杰政绩卓著。他任宰相后,辅国安邦,对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之治的武则天时代,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狄仁杰,生于唐贞观四年(六三零)年,卒于武则天久视元年(七零零年),字怀英,唐代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他出身于官宦家庭,祖父狄孝绪任唐太宗贞观朝尚书左丞,父亲狄知逊官至夔州长史。他从小便受到严格的训练,少年时参加明经科考试及第,顺利进入仕途。先任参军、法曹等地方官,后因为官正直,才华出众,被唐高宗赏识,擢升入朝为官,历任大理丞、侍御史、工部侍郎、尚书左丞、都督、侍中、中书令(宰相职)等。死后赠文昌右相,谥号“文惠”,赠司空,追封梁国公。

狄仁杰是武则天称帝时期的著名宰相,唐代杰出的政治家之一。他智慧过人,才华出众,为官刚正,遇事果断,敢作敢为,且多谋划,出计为民,建策为国。他献策能服智慧聪颖、权谋超群的武则天,甚称为中国历史上一位杰出的谋略家。

专心攻读

仁杰幼年时读书非常专心致志,亦很聪慧。有一次,他家有个门人犯了公案,县吏到他家调查了解,家里的人都殷勤地出去迎接,唯仁杰坚坐读书,不闻不接。县吏责备他无礼,仁杰 回答说:“书卷中的圣人甚多,我都忙不过应对,那里还有空时间顾及偶然到来的俗吏,你又何必责怪我呢!”说得县吏哑口无言。

基层磨练

仁杰明经及第后,在地方上任不起眼的小官时间很长,但他毫无怨言,刚直用事,磨练自己。还曾遭人诬陷而坐牢。好在工部尚书阎立本明察秋毫,在审讯中不仅查明了他的冤情,还发现他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赞他说:“仲尼称观过知仁,君可谓沧海遗珠矣。”推荐狄仁杰作了并州都督府法曹。在此任内,狄仁杰通晓了吏治、兵刑等封建典章和法律制度,这对他一生的政治活动都有重大影响。其时,仁杰家住河阳(今河南孟县) ,在赴任路过太行山时,因怀念家人。伫立山头良久,对左右人说:“吾亲所居,在此云下。”“白云亲舍”这一成语由此而出,并成了游子们万古思亲的名言!

义感同僚

狄仁杰在并州任法曹时,同僚郑崇质接到命令出使边远绝域,此时其老母病,急需照顾。仁杰知其难,便主动向上司蔺仁基请求代郑出使。蔺当时正与司马李孝廉闹矛盾,见狄仁杰如此讲义气,自愧自己不如,乃主动找李谈和,他向李说了狄的义举后,感叹说:“吾等岂独无愧耶 ?”,于是两人相好如初。

获赏擢升

仪凤元年(公元六七六年),由于狄仁杰长期任职基层,政绩显著,被唐高宗任命为大理丞,是为六品的审判官,此时狄仁杰已四十七岁了,他到任之后,以其刚正不阿和卓越的才华,办案理狱,深得百姓的拥戴和高宗的赞叹。史载,他曾在一年之内断积案一万七千件,没有一个冤枉而申诉的。他执法严整,连皇帝交办的案件也要按法而行,决不徇私。成为朝野推崇备至的断案如神、摘奸除恶的大法官。

不久,狄仁杰被唐高宗任命为待御史,负责审讯案件,纠劾百官。任职期间,狄仁杰格守职责,对一些巧媚逢迎,恃宠怙权的权要进行了弹劾。调露元年(六七九年),司农卿韦弘机作宿羽、高山、上阳等宫,宽敞壮丽。狄仁杰上奏章弹劾韦弘机引导皇帝追求奢泰,韦弘机因此被免职。左司郎中王本立恃恩用事,朝廷畏之。狄仁杰毫不留情的揭露其为非作歹的罪行,请求交付法司审理。唐高宗想宽容包庇王本立,狄仁杰以身护法:“国家虽乏英才,岂少本立辈!陛下何惜罪人以亏王法。必欲曲赦本立,请弃臣于无人之境,为忠贞将来之戒!”王本立最终被定罪,朝廷肃然。后来,狄仁杰官迁度支郎中,唐高宗准备巡幸汾阳宫,以狄仁杰为知顿使,先行布置中途食宿之所。并州长史李冲玄以道出妒女祠,征发数万人别开御道。狄仁杰说:“天子之行,千乘万骑,风伯清尘,雨师洒道,何妒女之害耶?”,俱令作罢,免除了并州数万人的劳役。唐高宗闻之赞叹说“真大丈夫矣!”

弘道元年(公元六八三年)十二月,高宗病故,武则天把准备继位的太子李显贬出京城,让不中用的儿子李旦当傀儡皇帝,自己以太后身份,临朝称制,揽权掌政 。这时侯,狄仁杰出任宁州(今甘肃宁县)刺史。宁州是少数民族与汉族杂居的地区,民族关系复杂,狄仁杰采取一视同仁的政策,做和睦团结工作,深得各族人民拥护,称他为狄使君,为其树立了德政碑,狄仁杰因政绩显著开始受到武则天的注意。

宰相生涯

垂拱四年(公元六八八年)武则天任命狄仁杰出任豫州刺史。任内在处理原越王李贞(唐太宗子)兵变的善后事宜。在处理被迫跟随叛乱的六七百人及其连坐家属五千多人,狄仁杰认为他们是“诖误者”,是被迫胁从的,主张“缓其狱”。因此,上疏武则天说:“此辈咸非本心,伏望哀其诖误。”武则天听从了他的建议,特赦了这批死囚,改杀为流,安抚了百姓,稳定了豫州的局势。平李贞叛乱的元帅张光辅自恃有功,纵将士抢掠百姓,要求狄仁杰多给俸禄给养,狄仁杰没有答应,反而怒斥张光迅杀戮降卒,以邀战功。张光辅无言可对,但怀恨在心,还朝后奏狄仁杰出言不逊。狄仁杰被贬为复州(今湖北沔阳西南)刺史,入为洛州司马。但是,狄仁杰的才干与名望,已经逐渐得到武则天的赞赏和信任。

天授元年(六九零年),武则天登基称帝,武周天授二年(六九一年)九月,狄仁杰即被任为宰相。当武则天告诉他:“你在豫州时,办了许多好事。可是有人谗毁你,你想知道谗毁你的人吗?”狄仁杰很聪明,他高风亮节地回答说:“陛下以臣为过,臣当改之;陛下明臣无过,臣之幸也。臣不知谮者,并为善友,臣请不知。”武则天对狄仁杰坦荡豁达的胸怀深为叹服。狄仁杰为相后,政绩卓著,为武则天的统治出了许多好主意,对武则天称帝和执行的政策是拥护的,对她也是忠心的。

治国方略

武则天在执政的初期,实行的是高压政策。狄仁杰为相后,推行的是缓和政策,并以此影响武则天变暴政滥杀为开明政治,去酷吏而用贤才;在内政建设上他主张发展生产,富足百姓,保持社会安定;他反对奢侈浪费和迷信鬼神,曾力主拆除过多的祠庙和劝谏武则天停建大佛像,节省国库数万两;在边防外交上他反对穷兵黩武,主张和睦相处,加强防御。这一系列的正确方针,使多谋而高傲的武则天对他亦深为信服,称他为 “国老” ,在他死后感叹 “朝堂空矣 !”

劝武放权

大概是怕被人揽权打倒,武则天称帝后权力高度集中,连太学生请假也亲自审批。狄仁杰任宰相后,力劝武则天放权,这既为武则天减轻了负担,也为开明政治和后继问题做了准备。他对武则天说:“作为一国之主,管住有关生杀的大事就行了,至于一般的事情。应让有关部门去处理。若什么事都想管,光是太学生就上千人,你连诏书都发不过来。武则天接受了他的意见,逐步放权,各司其责,再也不事无巨细都要她一人说了算。

力荐太子

狄仁杰复唐谋略的核心是力复李显为太子。为此,他作出了最大的努力,想了许多办法。一是利用张易之、张昌宗两亲兄弟,此二人都是武则天宠信的面首,因色荣升,贵震天下。武承嗣想当太子,以图帝位,不断接近收买二张;狄仁杰也看到二张的重要性,决心以计让他们为自己服务。狄是当朝一品宰相,二张是暴发户,他们害怕武则天之后日子难过,故想请教狄为其出“自安之术”。狄对他们说,唯一的办法是敦促武恢复李显为太子,将来继位,你们是功臣,自然就安全了。二张果然采纳,也劝武则天恢复李显为太子。二是以自己与武则天的良好关系,注意观察武则天的意向。当武则天流露出为继承人而担忧时,他不像别的大臣那样,单刀直入要武马上复立李显,引起武则天反感,而是采取回诱法,说李显在外如何改错行德政,还很想念她等,以逐渐勾起她母子骨肉之情。

有一次,武则天以极其不安的心情向大臣们说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美丽的鹦鹉,两个翅膀全被折断了。要大臣们为其圆梦。在场的人都沉默无对。狄仁杰见是良机,解释说:“臣以为那只大而美丽的鹦鹉,就是陛下自己,因为陛下姓武。”武则天常以鹦鹉比拟自己,所以对狄的解说颔首点头。狄仁杰接着说:“两翅,就是陛下的两个儿子呀!现在他们都处于被囚禁的地位,这就是两翅折断的意思。没有翅膀的鹦鹉不能飞翔,陛下起用二子,鹦鹉也就能借助翅膀飞翔了。”武则天沉思不语,大臣们跟着也劝武则天快立李显为太子。在众议纷纷的情况下,武则天于圣历元年(六九八年)悄悄地把李显从庐陵接回宫中,有意立其为储君,但决心尚未下定。狄仁杰得知情况后,立即面奏武则天,他慷慨激昂、涕泪俱下地陈述了一个国家需要立一个有威望的储君,人民才能乐业,社会才能安定。说得武则天连连点头,也动了真情,立即表态说: “还卿储君”,并叫出李显与狄相见。狄马上跪地叩谢,又建议武以隆礼公开迎立李显为太子,武则天下诏而行。三是为了巩固李显的地位,在一次反击突厥人侵的平乱事件中,狄仁杰建议由太子李显为元帅,他为副元帅。在狄的谋划指挥下平乱成绩显著,太子的威望也因此大增。

荐用良臣

狄仁杰明白,要想恢复李氏天下,巩固唐朝政权,必须要有一大批有才干的将相辅佐。因此在他当了侍中和中书令之后,不断向武则天举荐名臣良将。

一次,武则天让他举荐一名将相之才,狄仁杰向她推举了荆州长史张柬之。武则天将张柬之提升为洛州司马。过了几天,又让狄仁杰举荐将相之才,狄仁杰曰:“前荐张柬之,尚未用也。”武则天答已经将他提升了。狄仁杰曰:“臣所荐者可为宰相,非司马也。”由于狄仁杰的大力举荐,张柬之被武则天任命为秋官侍郎,又过了一个时期,升位宰相。后来,在狄仁杰死后的神龙元年(七零五年),张柬之趁武则天病重,拥戴唐中宗复位,为匡复唐室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狄仁杰还先后举荐了桓彦范、敬晖、窦怀贞、姚崇等数十位忠贞廉洁、精明干练的官员,他们被武则天委以重任之后,政风为之一变,朝中出现了一种刚正之气。以后,他们都成为唐代中兴名臣。对于少数民族将领,狄仁杰也能举贤荐能。契丹猛将李楷固曾经屡次率兵打败武周军队,后兵败来降,有关部门主张处斩之。狄仁杰认为李楷固有骁将之才,若恕其死罪,必能感恩效节,于是奏请授其官爵,委以专征,武则天接受了他的建议。果然,李楷固等率军讨伐契丹余众,凯旋而归,武则天设宴庆功,举杯对狄仁杰说“公之功也”。由于狄仁杰有知人之明,有人对狄仁杰说:“天下桃李,悉在公门矣”。狄仁杰回答:“举贤为国,非为私也”。

在狄仁杰为相的几年中,武则天对他的信重是群臣莫及的,她常称狄仁杰为“国老”而不名。狄仁杰喜欢面引廷争,武则天“每屈意从之”。狄仁杰曾多次以年老告退,武则天不许,入见,常阻止其拜。武则天曾告诫朝中官吏:“自非军国大事,勿以烦公。”

久视元年(七零零年),狄仁杰病故,朝野凄恸,武则天哭泣著说“朝堂空也”。赠文昌右丞,谥曰文惠。唐中宗继位,追赠司空。唐睿宗又封之为梁国公。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