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6月17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3年06月18日讯】【禁闻】6月17日完整版

提要
左派乱政局 喉舌搬出温家宝引猜测
斯诺登是泄密者 还是“双面间谍”
民间组织兴起 挑战中共政权

律师看守所会见自由作家杜斌

被刑事拘留的自由作家杜斌,6月17号下午,在北京丰台区看守所与代理律师浦志强和周泽会见。

据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在推特上透露,杜斌精神状态良好,说囹圄之灾是体验生活。他还给同监舍的人做心理辅导。

胡佳说,中共当局这次指控杜斌寻衅滋事罪,主要是针对杜斌的新书《天安门屠杀》和记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另外也涉及杜斌其它著作。

英媒:中国民怨催生污染减排指标

中共国务院最近宣布了治理污染十项新措施,并声称,要在2017年前,将重污染行业的排放量减少30%。海外媒体分析评论认为,是大陆的民怨催生了这些措施。

英国《独立报》6月17号发表文章分析说,出台治理污染新举措、制定具体减排指标的背后,是中国民众对污染已经不再沉默。

特别是中国日益壮大的城市中产阶级居民,越来越敢于对窒息的空气发出不满之声。

报导说,人们对工业污染的意识觉醒,已经使得污染成了影响中国社会稳定的一个导火索,中国各地因污染而引发的抗议也越来越多。

报导指出,全球20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中国就占了16个。

江苏公民发六四图片被批捕

江苏苏州常熟公民顾义民,因在网上转发六四图片和申请六四游行,日前被常熟市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批捕,顾义民早在6月2号,就已经被常熟当局以同样的罪名刑事拘留。

在此之前就是4月29号,顾义民为纪念北大才女林昭,已被当局以煽颠罪取保候审。

新疆特警突袭回民村拘23村民

新疆乌鲁木齐市当局出动上百名特警,上周五凌晨闯入高新区东庄子村,抓捕了23名村民代表,指控他们因强征土地非法上访,有村民被特警打伤。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当地村民介绍,东庄子村数十名村民代表,早前到区政府上访,反映征地赔偿款疑遭村官侵吞,区政府领导叫村民回村等候调查。结果等来的却是上百名特警入村抓人,部分村民还被指为带头上访,遭行政拘留10天。

报导说,当晚大批特警入村,肆意破门入屋抓捕上访的村民,其中有一名70多岁的老人被带走,期间有村民反抗被打伤。

编辑/周玉林

左派乱政局 喉舌搬出温家宝引猜测

近期,从网路流传“七不讲、新三反”的意识形态,到解读“宪政和中国梦”的大辩论,中国大陆从民间到官方的“左右之争”越演越烈,“文革”之音甚嚣尘上。14号,中共喉舌突然发表《温家宝总理离我们很近》的文章,引起人们的猜测。温家宝离任前曾经警告,“不政改,文革悲剧或重演。”请看记者的分析报导。

今年5月,网路盛传“七不讲”、和“新三反”的意识形态,并且在中共下达的“九号文件”中得到验证,导致大陆出现一片近似“文革”的舆论喧嚣。

随后,党媒一拥而上的“倒宪”,引发各界学者和普通民众的强烈反弹,纷纷以媒体和博客、微博等多种方式参与了“宪政”的辩论。

另一方面,被外界认为是习近平试图平衡左右两派而提出的新意识“中国梦”,也同样在各界引发和展示了严重的分裂和冲突。

一时间,中国政治思想界形成了一个上至中南海,下至社会民众,广泛参与的“路线”大碰撞。

一位接近中南海高层的人士向《新纪元》杂志透露,中共目前正面临国际局势敏感紧张、和内部经济危机,两个巨大难题。这些问题堆在一起令习、李疲于奔命。因此,习近平更不愿意见到党内左派和自由派的争论升级。

时事评论员司马泰认为,在中共的体制下绕圈,任何领导人都将无路可走。除非习近平能跳出中共专制的框框,否则将会越来越被动。

时事评论员 司马泰:“经济发展的模式走到头了,政治改革他(习近平)想启动,可是又被自己的智慧给限制了。他就在共产党这个体制之内改这个政治,又改不动,江泽民和周永康那一派他们又要制约、抗衡他。其实没办法抗衡,就是因为他在共产党这个体制之下,不可能真的改变什么。”

6月14号,中共党媒《人民网》突然发表了一篇回忆前中共总理温家宝的文章。

有海外中文媒体分析,文章发表的时机和标题颇有深意。

《温家宝总理离我们很近》这一标题,暗示了两层含义。第一,胡温势力仍然大权在握,对中国政治局势产生重大影响﹔第二,作为第一大政治派别,在混战纠结的关键时刻,将重新发力并表明态度。

时事评论员 任百鸣:“(习近平)因为刚刚掌握权力,立足未稳,还面临左派的挑战。接下来打掉了江泽民的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被审,也是面临着江系的仇恨当中。接下来大的事情是审判薄熙来,这是后续双方肉搏的一个重大事件。审判薄熙来之前,文章出来力挺习李,是为下面打大的战役作一定的铺垫。”

不过,胡、温的动作将有多大,是否敢于跨出实质性的步伐,仍然有待观察。

文章还认为,当前中国政坛意识领域的冲突已经公开化、扩大化,逃避和长期拖延将极度危险。而作为先期的条件,加速审理薄案,并向全国大众公开,已经迫在眉睫。

另外,还有消息传出,习近平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提到“民主问题”,并坦承﹕“民主”关系到中共的生死存亡,党内阻力非常大,而他本人压力也很大。

有评论分析指出,这是习近平在中南海分裂白热化,处于无解的情况下出的“新招”。

不过,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认为,从中共的历史和现实来看,中共高层在体制内采取化解危机的任何举动,除了造成政治运动,给民众带来灾难,或是造成另外更大的危机之外,从来没有真正成功过。

采访/常春 编辑/李明飞 后制/钟元

连夜毁文物 广州古城再遇劫数

广州市6座正在发掘的先秦古墓一夜之间被毁,有70年左右历史的金陵台、和妙高台等民国的建筑,一夜之间被夷为残垣断壁。在大陆,这样令人痛心的毁坏文物事件仍然在不断发生。经历文革浩劫的文物,正在经历强拆的浩劫。

夜晚黑暗而静谧,当梦神掩上大多数人的眼睛时,却也有些人趁著黑暗,偷偷摸摸的干着为人所耻的勾当。6月14号,就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广州市萝岗区来峰岗遗址,正在开发的6座先秦古墓,一夜之间变成了一片黄土。

被毁坏的6座古墓,是从商代晚期至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考古人员正在进行挖掘。不过,同时,这里也在建设地铁6号线,由中铁二局承建。

中铁二局官员解释说,这次现场的破坏是因为没有明显的标示,施工工人不清楚是个误会。

但是,在考古发掘现场工作的钟先生对媒体形容,被挖掉的都是考古人员用红线围起来的范围,还树有文物考古勘探发掘区的黄色警示牌。同时,没有发掘完的墓葬被大幅塑料布遮住,目标非常明显,不可能看不见。更可疑的是,他们的考古工具还特意被人移动到了一旁。

考古学家分析,估计今年6月之前,这一片工地至少已经破坏了十多座古墓,破坏的文物数量无法估计。

很显然,14号的那个晚上并不是一个偶然的夜晚。同样是广州市,再来看看发生在6月10号深夜的一幕。

在广州越秀区观绿路和诗书路交界处附近的居民,被轰鸣和震动惊醒。声音来自诗书路69号之一的民国建筑,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早上起来居民们吃惊的发现,曾经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金陵台和妙高台,被铲成了一片断瓦残垣,附近居民形容简直和日本鬼子轰炸过一样!

被拆毁的两栋民国建筑建于上世纪40年代,其中妙高台曾是粤剧泰斗薛觉先的故居,专家评估具有历史价值,应予以保留,因此在去年获得了缓拆令。但是,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被开发商强拆的命运,引发了广州民众的怒火。

网友“古粤秀色”在微博上说,“专家论证已有价值,都被拆除,简直是广州文保史上的耻辱,无法接受。让热爱广州、对广州文保给予希望的我们非常失望!默哀!”

还有网友指出,保护历史建筑的法规一直不完善,开发商即使被追究也只是罚款了事,开发商将罚款当成本。更有广州市民质疑,开发商为什么敢无视缓拆令强行开工?背后是否有官商勾结?

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后,大陆和香港媒体的报导形成有趣的对比。

《中新网》等大陆媒体报导,官方称金陵台、妙高台被拆属‘开发商私拆’行为,将责任归咎于开发商,对开发商的背景却只字不提。

但香港《东方日报》等媒体报导,强拆金陵台、妙高台的开发商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香港旅游发展局主席林建岳,他也是全国政协委员。

香港媒体批评说,中国五千年文明,经历十年文革浩劫,本来已被破坏得七零八落,如今文物也遭强拆,五千年文明逐渐消亡,经济发展空有躯壳,没有灵魂。

大陆网络作家荆楚﹕“共产党讲保护文物,其实就是一种民族主义。来吸引国人的眼球,来愚弄人民而已。它所说的保护文物是假,应该有它意识形态、奴役、控制人民,才是它真实的目地。”

这样的夜晚不仅仅发生在广州,也不仅仅局限于6月。目前,大陆仍然没有任何法令和措施,保护文革中幸存下来的文物,能逃过新一轮“强拆”的浩劫。

采访/刘惠 编辑/尚燕 后制/李月

斯诺登是泄密者 还是“双面间谍”

有越来越多的人,对泄密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雇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 ,发出质疑。同时,美国国会提出,要彻底调查斯诺登跟中共的关系。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米勒表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经开始对斯诺登展开刑事调查。而华裔作家章家敦更大胆猜测:斯诺登是“双面间谍”。美国前副总统切尼也怀疑:斯诺登是中共间谍。

《中国即将崩溃》的作者,美籍华裔作家章家敦对《福布斯》新闻网表示,斯诺登选择藏身香港,香港跟美国有引渡协议,并且有密切合作的传统。这意味着,能阻挡斯诺登进监狱的唯一力量是北京。

章家敦对《新唐人》表示,斯诺登曝光美国国家安全局“棱镜”监听计划的时间点令人质疑。他说,斯诺登第一次泄密,正好选在美国总统欧巴马会见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的前夕。他认为,这破坏了欧巴马关于网络安全的整个谈话。而斯诺登最近一次泄漏有关国家安全局刺探香港和中国的运作细节,这些信息只会帮助北京。

美籍华裔作家章家敦:“ 因为他不仅仅是谈论监控,他在给中共或公开披露,因此给予中共信息,它们是技术细节性的,比如IP地址,美国国安局在查看什么,他们在监控什么服务器,这些信息对中共情报机构之外的任何人都没有用。对于泄密者,这个概念来说,这样做完全没有必要。”

章家敦相信,斯诺登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并且从一个大多数人认为不太可能的位置上,获得这么多数据是非常困难的。而居住在纽约的“中国基督徒民主党”发言人陆东认为,中共很有可能策划斯诺登做间谍,因为中共就是利用这个事件,来反击美国对中共网络攻击的指控。

纽约中国基督徒民主党发言人陆东:“中共利用斯诺登,策反斯诺登,到香港去对美国的国家安全网络监控进行攻击,他的要害就是为了给他自己对网络攻击美国,被美国所揭露以后的一个反击。因为斯诺登事件跟奥习会是完全相关的,跟奥习会完全是同步进行的。奥习会的要点就是网络攻击问题。”

在斯诺登曝光美国国安局所谓“棱镜”的监控计划之后,在美国人当中引发不同反应。

《路透社》6月12号发布的“益普索民意调查”显示,45%受访者表示,在特定情况下可以接受监视项目,37%表示完全不能接受,只有6%的受访者表示完全可以接受。而陆东在采访中表示﹕支持美国“棱镜计划”。

陆东:“这套监控不但是应该的,而且是必须的。因为这套监控并不是说要监控美国公民的日常生活。它只是把很多资料存档,但是一旦这个人出现特务嫌疑,出现跟外国政府频繁的联系,那么我们就可以,回过头来用这些档案来查这个案件。就像我们在十字路口马路上有监控器一样。”

美国前副总统切尼6月16号在“福克斯周日新闻”早间节目中,也为美国的监控项目辩护,他说,“这一间谍项目已经挽救了美国人民的性命,使我们免受袭击”。切尼在节目中还批评斯诺登为“卖国贼”。他认为﹕斯诺登有可能是中共的间谍。他说,斯诺登泄密后逃往香港,显然是要向中共泄露更透的情报。他说,“如果你对自由充满向往的话,你是不会选择去中国的。所以问题就出来了,泄密之前,他是否就和中共串通一气了呢。”

美国《彭博》通讯社引述美国官员的话说,调查员将使用“棱镜计划”,来审阅斯诺登的所有电子邮件,短信,网上发帖,电话和其他通讯。而且,调查员将探查有关斯诺登的财务状况,和搜寻任何色情陷阱或勒索的证据,他们说,中共和其他国家仍然使用这些技术来招募美国人和其他人员。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周天

民间组织兴起 挑战中共政权

老牌地下组织在当地的声望和支持度,远远超过了村委会。村民表示,如果当官不为民做主,那就只能靠自己。网民分析,大陆民众的日益觉醒,会使这类民间组织遍布全中国,挑战日益腐败的中共政权。

据大陆媒体披露,在大陆广东,特别是粤西农村,正在形成一股民间地下组织热潮。各种“兄弟会”、“青年会”、“姐妹会”相继建立,这些神秘的地下组织,没有人说得清具体有多少,也没有人统计过有多少人加入,但是却受到了民众的欢迎和支持,很多官员和商人也加入其中。

例如﹕广东湛江市遂溪县城月镇的“A兄弟会”,有一名会员就是小学校长。这些会员每年每人缴纳100元会费,并且规定,无论是“红事”还是“白事”,会员都要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加入“兄弟会”的人不但结拜成兄弟,而且彼此无条件帮助,因此吸引了很多人参加。

广州维权人士郭建和:“现在比我们那个年代,就是说70年代那些人,已经觉悟很多了,现在的年轻人啊,他们的目地是推进民主、互助。”

与之相反的是,当地政府、或村委会官员,对这些民间组织的评价极差,他们认为“青年会”干涉村里政务,经常参与纠纷处理,架空了他们权力,甚至通过非法手段与村民争夺利益。但村民表示,侵害他们权益的却是中共官员,而“青年会”等组织,恰恰在为村民出头。

广东湛江市遂溪县村民袁先生:“这个民间组织应该有的,因为这个受害者,在北京或者是当地信访以后,政府这些狗官,把这些人,把上访的受害者打伤、打残废、打死啊,这个受害人得不到政府的公道的处理,所以我们就要团结起来,大家互相帮助,为这个受害人讨回公道。”

广东佛山市顺德区独立候选人李碧云:“是自发组成这个组织的,因为顺德(区)的贪官很厉害,把我们农民的土地全都拿走了,也不管我们的生活,不管我们有没有地方住,所以很多人开始站出来了。”

民间地下组织的热潮引发了当局的恐慌,决定进行解散与取缔。在5月的清理活动中,吴川市56个青年会组织被取缔,其中42个“青年会”的组织负责人,被命令与公安签订了“自行”解散组织的保证书,停止一切所谓“非法活动”。

李碧云:“派出所的人劝他们,威胁他们,叫你不要站出来,按他的说:非法集会、扰乱社会主义、攻击政府部门。要这样给一个罪。”

当局取缔这些民间组织的一大理由是,这些组织不合法,未经审批、未经登记、扰乱社会治安等等。但网民说,即使这些组织登记、审批了,一旦触动当局的利益,一样会被取缔。

郭建和:“因为你讲什么会呢,政府肯定要打压的,说你非法组织。”

广东维权律师刘正清:“也不违法。只要不合它(中共)的口味,它就是违法的。它随意安个什么名字,它要打压随时找个什么理由。这个很普遍的了。”

对于政府的打压,民众认为,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因为大陆民众已经觉醒,这类民间地下组织不但不会消失,而且会从广东迅速扩散到全中国,直到凝聚成一股力量。

采访编辑/张天宇 后制/肖颜

【微视频】中办高官小三事件 党媒吃了报导

赵培:中国旅游与经济台的前主持纪英男、纪小姐微博实名举报中共中央办公厅高官被海外媒体广泛报导。但是,党媒的反应却耐人寻味。

中共的官方喉舌《人民网》6月17日报导说,“国家档案局政策法规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郭嗣平17日接受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电话核实时表示,该司副司长范某目前已辞职,单位已就相关情况进行了处理。郭表示,网络实名举报的女当事人所述并非完全属实,但范某也的确有问题”。

但是十分蹊跷的是,这篇报导不到几个小时就被删除了。同时,纪小姐曾经工作过的中国旅游与经济台在微博发了一个声明说,“本台声明:纪英男(女),已于2012年9月离开本台,从那时起已不属于我台(中国旅游与经济电视台)员工,她的任何活动不代表本台形象。特此声明”。

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声明吧,纪英男被中办官员包养的这四年难道就代表中国旅游与经济台的形象了吗?不过大家不用气愤,从两个媒体的反应来看,中共中央想把这次丑闻事件给掩盖了,并且中央一级的老大把这个事情怪罪在举报人纪小姐的身上。

旅游台的声明是想撇开这次揭发的责任,但是一个电视台做到这么没有社会公德心的地步,是对媒体这个行业的羞辱。

北京流传了了一个关于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顺口溜:“家里养著猫头鹰,出国带着李瑞英,听歌要听宋祖英。”这里面的李瑞英就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代表了中共中央电视台的形象。李瑞英有几年是江泽民出访时必带的中央电视台女主播,与江泽民传出丑闻。后来是败给了后起之秀的宋祖英,才被江泽民疏远。

2009年落马的广东政协主席也就包养了广东电视台的名主持。对比这些人来讲,纪英男和副司长之间要纯洁的多,起码纪英男是以结婚为目的与副司长交往。从纪英男的举报信来看,副司长扮演了同居男友的角色与她生活了两年多。

虽然副司长始乱终弃,但是起码他也很爷们,辞职了。这倒是中共官员第一个肯负起性丑闻责任的官员。毛泽东、江泽民、薄熙来不论玩弄了多少女性都没有是“伟大光荣正确”的。

重庆的雷政富不雅视频案牵连了21名官员,那么这次的北京副司长不雅视频案能牵连出多少人呢?中共中央办公厅如果抓走21人,中央办公厅主任能哭了。所以,中共中央这次对于这个事件最后只能是掩盖掉。

中共一直在打造“地方腐败、中央清廉”的假象。副司长不雅视频直接拆穿了这种谎言,中共是从中央到地方都烂透了。文职官员包养明星、主持人,军官包养文工团员。

根据纪英男的举报来看,副司长当中央办公厅巡视员的时候,每天给纪小姐一万元零花钱,并且买奢侈品都有公司帮忙买单。这才是大问题,王岐山刚刚派出了十个巡视组调查贪官,巡视员如果都是这个德行的,这是出去发财的吧。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